第660章 朝贺(大结局)

    云舒听了倒是并不惊讶。

    “这也是应该的。既然是皇后入宫,那有品级的命妇当然要进宫参拜皇后。”

    “婶子也会去吧。”冯含秋笑着问道。

    云舒既然是忠义伯夫人,是超一品的命妇,当然也在去参拜皇后之列。

    云舒便笑着说道,“如果陛下真的是这样说的,那想必我应该进宫。”

    她一时十分感慨。

    谁会想到当年狼狈地拖着嫁妆无家可归,还要寄居在姐姐的夫家的沈家二小姐,会有成为皇后的这一日呢?

    可见人生就是这样变幻莫测。

    “婶子是伯爵夫人,当然是必须要进宫的。不过想来这满京城的权贵夫人,恐怕只有一人是不敢进宫的。”

    “谁家?”

    “靖南侯府家的女眷。”冯含秋便对云舒不屑地说道,“她们怎么敢进宫去见皇后娘娘。恐怕如今在家里正害怕得瑟瑟发抖。”靖南侯府当年对沈二小姐做的那些事,其实只比显侯家好了那么一点而已,说起来,也够落井下石的了。所以,现在知道不仅沈二小姐就是皇帝的妻子,而且当今太子竟然也是沈家的骨肉,靖南侯府这些天大概是觉得要大难临头,整个侯府都关着门,没有人进进出出,一副低调到不敢出门的样子。

    云舒忍俊不禁。

    “你说的是。”

    “还有我嫂子。”冯含秋吃光了手里的煎饼,觉得滋味儿极好。

    见她喜欢,云舒倒是命厨房去给她拿了一小坛子专门的酱料带回去,给她自己回家也能自己做,便听冯含秋惊喜地对自己道谢,又对云舒笑着说道,“她整天口口声声自己是靖南侯府的姻亲,我哥哥当初也十分自傲,觉得自己与权贵有亲。如今沈皇后还有太子的事儿一出,他和我嫂子全都蔫了,不仅十分畏惧,还跑到我的面前来,求我家二郎去和沈将军说一声,说他们早就和靖南侯府恩断义绝,和靖南侯府没关系了。”

    靖南侯府当初明哲保身,切割姻亲,恐怕没想到自己也会遇到同样的落井下石的姻亲。

    云舒皱了皱眉。

    冯将军和于氏如果这么干,那人品也太坏了。

    “这样不好吧?”

    “可不是嘛。我就跟我家二郎说,回头和沈将军提一句也好,也让沈将军知道我那哥哥嫂子是墙头草,不足为谋。婶子,我跟你说句心里话,谁不希望自己的娘家风光呢?可是我那哥哥的品性不好,如果走到高位,恐怕是祸不是福。还不如他现在这样,守着一个不高不低的官职,就算是整日钻营也闯不出更大的祸事,只不过是多一些茶余饭后的笑料而已。大富大贵是没有了,可是却有着稳定的生活,好歹也为了我那些侄女侄儿有个好生活吧。”

    冯含秋卷走了云舒送她的煎饼还有酱料,又和云舒约定了过一阵子沈二小姐如果邀请北疆女眷一起吃饭,她们一起去,这才离开了宋家。

    待到晚上宋如柏从宫中回来,云舒忙问宋如柏朝中事。

    宋如柏便对云舒说道,“陛下要迁走后宫嫔妃,朝中虽然反对声很大,不过还有些人只当陛下是因宽嫔迁怒后宫,只不过是一时之气,所以也没有过于反对,免得陛下心生叛逆,更不愿意把娘娘们给接回来了。”见云舒噗嗤一声笑了,宋如柏也笑着说道,“更何况还有人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后宫里旧的娘娘们给腾出地方,等以后陛下想要女人了,那新的娘娘们不是得到陛下宠爱的希望更大了吗?所以,一想到以后有新娘娘,这些朝臣也就不说话了。”

    为了后宫的事和皇帝一而再再而三地反对,这不像话。

    既然皇帝不喜欢后宫的娘娘们了,那也就罢了。

    等以后皇帝又想要宠幸嫔妃,他们再往宫里送就是。

    这些朝臣打着如意算盘。

    云舒笑得趴在宋如柏的肩膀上说道,“这些大人们可别偷鸡不成蚀把米。”

    “谁让他们谈心。所以,你让我为陛下说话,其实根本用不上我。陛下看得清清楚楚,人心全都揣摩得一清二楚。大人们心里的小九九啊。”宋如柏笑着摇了摇头,对云舒提醒说道,“陛下和朝廷已经决定沈皇后从午门中门,选吉时入宫,就在这几天了。你的伯爵夫人的礼服应该还有吧?”要去参拜皇后,当然得穿命妇的礼服,云舒点头,又疑惑地问道,“那皇后的朝服这么短的时间能准备好吗?”

    “你这就是不了解陛下了。皇后虽然不在宫里,可是皇后的朝服陛下每年走做。现在就有簇新的。”

    皇帝对沈二小姐的一番心思,云舒也十分唏嘘。

    可是想到他和沈二小姐至少能被人接受,沈二小姐能成为皇后,云舒又为他们高兴。

    “夫妻有每天都在一处恩爱,也有跟陛下和二小姐这样,虽然天南海北,可是却彼此牵挂着对方吧。”

    云舒正笑着和宋如柏感慨,外面传来保哥儿的笑声,保哥儿捧着十分精致的小甲胄进来,对云舒大叫,“娘,你看太子给我送来了什么?!”

    “这是什么?”云舒见那甲胄精致,笑着问道。

    “这是太子给我送来的。说是等皇后进宫那一天,我要穿着甲胄,跟着太子一起出门迎接皇后娘娘。”保哥儿小小年纪兴奋得脸颊发红,对云舒说道,“太子命人跟我说,这样的甲胄只有二十人有,都是他最信任的人!”他似乎得到了太子的肯定,成为太子最信任,就连皇后进宫这样的大事都可以跟着太子十分欢快。云舒一愣,继而也惊喜地笑了,走过去摸了摸这精致的甲胄,对保哥儿说道,“既然太子信任你,以后你可要为太子尽忠,不要辜负了太子殿下啊。”

    “儿子知道!”保哥儿转身捧着甲胄去和妹妹炫耀去了。

    看着他欢快的背影,云舒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着儿子那高兴的样子,她觉得这样很好。

    保哥儿天天在家里擦他的甲胄,十分珍惜。

    云舒也忙着修整自己进宫的命妇吉服,到了皇后进宫的那一天,她和几个有品级的北疆女眷一起进宫,簇拥在一直都空着的皇后的中宫等待沈皇后进宫。

    因为宽嫔和侯家造成了京城比较严重的后果,几乎又是一场宫变,还牵连了北疆武将,所以京城里对沈皇后进宫这件事虽然议论纷纷,却并没有十分抵触。

    一个不会留在后宫的皇后,对那些还对皇帝有着期待,希望新娘娘能进宫的权贵来说,是最没有威胁,最可以接受的事情了。

    所以,哪怕沈皇后是二嫁之身,又不会留在后宫不符合皇后的设定,可是除了一些街头巷尾的议论之外,朝廷竟然被皇帝搞定了。

    云舒站在中宫,看着那些京城的权贵夫人们低声谈论,还有小心思的话,并不在乎。

    想来,沈二小姐也从来都没有在乎过。

    除了那些心思异样的命妇,还有唐家,还有几家和唐家和沈家关系好的女眷都在欣慰地笑着,看到唐国公世子夫人脸上露出笑容看着中宫门口等待妹妹正位中宫,亲人们都在面前,云舒觉得这一刻,沈二小姐有真心为她高兴的亲人见证她这一刻,已经是很幸福的事情了。

    宫门外,晴天传来礼炮的响声,宫中无数的宫人从远处午门而来,迎接了沈二小姐进宫。

    穿着皇后朝服的沈二小姐进了中宫,云舒便跟着女眷们对她拜下。

    从此,这个宫里有了皇后娘娘。

    虽然这位皇后娘娘不会留在这个规矩多得数不清的皇宫里。

    因为是在郑重的场合,沈皇后没有来得及和亲人还有朋友说一两句知心话,受了命妇的参拜,又去往太后的宫里给太后磕头去了。

    云舒便看见沈皇后的身后,太子带来了十几个穿着一样的小甲胄,年纪小小却精精神神的小少年,护着沈皇后随行,格外引人注目。

    保哥儿走在小少年的中间,虽然年纪最小,个头儿最矮,可云舒就是觉得自己的日子是最帅的那个。

    那一刻,看着儿子,云舒觉得满心的欣慰。

    当然,还有玉姐儿今日当她出门的时候,已经懂事地告诉她,会给爹娘哥哥准备热水,回家就能解解乏。

    降生的时候跟小猫一样的儿女,已经长大了,并且开始有了自己的未来。

    而她这个做娘的,大概要看着儿子还有女儿一步步地走上京城还有朝廷的舞台,有属于他自己的精彩。

    她笑着看着那漫长的宫中人簇拥着的队伍,簇拥着一身朝服的沈皇后去了太后的宫里,想到儿子的背影,还有女儿慢慢学着关心爹娘的样子,不由把目光投到了中宫门外。

    沈二小姐母子各归各位,皇宫还有天下全都太平,她再也没有为难还有不安的事。

    宫门口,宋如柏的身影一闪而过,看似不经意,可云舒一下子安了心。

    “哟,这是担心你呢,还是过来让你看一眼,让你放心他也好着呢?”唐二奶奶笑着在云舒的耳边调侃。

    云舒看着宋如柏那已经离开的背影,微笑起来。

    “都有。”既是让他放心她,可是他也惦记着她。

    这就是夫妻。

    她的儿女们或许会在长大之后展翅高飞,拥有属于他们自己的人生。

    她只会祝福,不会失落。

    因为她有着一个时时会把她放在心中的夫君。

    还有他和她在一起白头到老,携手人生。

    这就是她曾经最希望得到的幸福的人生。

    她终于得到了她想要的幸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