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9章选择

    身为人子,大概就是这样吧。

    既舍不得自己的母亲,也舍不得自己的父亲。

    沈二小姐见太子和皇帝感情也这么好,也不再强硬地要求带着太子离开皇帝了。

    “以后母亲会回来多看看你。”既然她的身份已经被皇帝昭告天下,也就用不着躲躲藏藏,那以后想看啊儿子,便回到京城看望儿子便是。见太子对自己笑了,沈二小姐也笑着说道,“能知道民间疾苦,也愿意听到百姓们的声音,你被你父皇教导得很好。”一个知道要了解天下百姓安乐还有生活的太子,显然的确耗费了皇帝无数的心血,也代表着天下未来的希望。

    太子会是一个好皇帝。

    沈二小姐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私心,就让太子失去日后君临天下的希望。

    “谢谢母亲。”太子惊喜地说道。

    他和京哥儿都一起十分惊喜。

    “你也大了,既然知道自己以后想要揍什么路,那我也不会阻拦你。只希望你能和你父皇一样,以后管理好这个天下,不要让你父皇的心血白费了。”沈二小姐是爽快人,只不过和皇帝发了小脾气也就罢了。等云舒笑着打圆场,招呼大家一起去吃饭,沈二小姐自然顺势不再提这件事,一起在云舒的家里吃了饭。不过都是一些家常菜,可皇帝和沈二小姐吃得都很满意,沈二小姐还对云舒说道,“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出的这些花样,你家里的饭菜就是比别人家的好吃。而且天南海北的菜色,如果不是我从前就认识你,还以为你是一个走南闯北过的人。”

    如果不是知道云舒一直生活在京城,沈二小姐都要怀疑云舒是走南闯北过。

    她家的饭桌上,北边南边的美食都放在一起,十分丰盛。

    云舒一愣,继而笑着摇了摇头。

    宋如柏含笑看着坐在身边的妻子。

    他知道妻子有很多秘密。

    可是有些秘密却并不必去深究。

    “我倒是羡慕二小姐这些年走南闯北过。”云舒对沈二小姐笑着说道。

    “你已经去过北疆,日后还可以去去南方,去去更多的地方。”沈二小姐也笑着说道。

    云舒听着,却觉得自己大概不是和沈二小姐一样喜欢在外闯荡的人。

    其实说起来,她一生最期待的愿望,也仅仅只是当一个守着几亩田的小地主,一辈子在家里过舒服的,却安分的日子而已。

    “你可别拐着小云也要走南闯北了。老宋还不疯了。”在这一刻,没有了身份上的尊卑,皇帝和从前做八皇子一样和自己的亲人们玩笑,沈二小姐伸出筷子去敲他,沈公子笑着在他们俩玩笑的时候抢先去夹走一块烤鱼,放进嘴里品尝滋味。沈将军从来都不管弟弟妹妹的玩笑,也只有云舒帮着沈二小姐去拦着皇帝拿酒杯特意来撞沈二小姐的酒杯的动作。宋如柏坐在一旁看着这满桌的欢声笑语,看着妻子脸上的笑容,也笑着给太子和自己的儿女夹在。

    好不容易欢笑了一番,沈二小姐才准备告辞了。

    她和沈公子先行离开,云舒很快就给沈家送了沈公子即将成亲的贺礼。

    皇帝在离开宋家的时候,沈将军留了一步,对皇帝说道,“陛下大可不必做到这个份上。”对于皇帝把后宫的嫔妃都给荣养去了城外,沈将军觉得皇帝这么做只怕会引来朝廷的大动荡。皇帝却笑着对沈将军说道,“朕已经登基数年,如果还要看朝臣们的脸色,那也太失败了。大哥,你要记得,朕是皇帝。朕做皇帝不是看朝臣的脸色,也不是受他们摆布的。君临天下,他们是臣子,朕是他们的君主,朕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他脸色黯然了下来,对沈将军说道,“只可惜直到现在朕才明白这个道理。”

    如果他早就知道这个道理,大概也不会错过沈二小姐了。

    沈将军沉吟起来。

    “可是对陛下来说,后宫无人,这长夜漫漫过于凄冷。”

    “还有太后和京哥儿在宫里,宫里还是很热闹的,怎么会凄冷。”皇帝见沈将军无语,便笑着对他说道,“朕这样做也有私心。如果朕天天在后宫浪荡,那前朝的事怎么办?总不能耽于享乐。更何况朕好不容易有几个真心关心朕,念着朕的,朕不想因为那片刻的男女之事,连那份真挚的关怀都失去了。大哥,都说皇帝是称孤道寡,高处不胜寒。朕不想变成那样。哪怕少了几个女人,可是能得到表姐的牵挂,对朕来说怎么选择是多么容易的事。”

    皇帝的话已经让沈将军不再开口劝他。

    大概是因为沈将军发现,皇帝并不是漫无目的地做这件事。

    除了有对沈二小姐的真心真意在里面,还有皇帝已经对朝廷与后宫勾结的情况不耐烦了。

    出了一个宽嫔和侯家,以后会不会出现其他的朝臣还有嫔妃联手?

    这天下始终是皇帝的天下。

    任何人想要谋算动摇皇帝的天下,想来皇帝都不会允许。

    “既然陛下早就想过,我会全力支持陛下。”沈将军说道。

    皇帝笑着说道,“当然要你支持朕。不然,朝廷里那些人难道还要让朕一人面对吗?”他们表兄弟说着怎么对付那些会引发震动的朝臣一起走了。云舒送他们到门口,听到了这些话,无语地回来对宋如柏说道,“如果朝廷真的会反对陛下做什么决定,你可要为陛下说话啊。”皇帝想一出是一出的,来日如果迁走后宫嫔妃的事曝光了,那引来的震动不亚于太子的身世的问题,恐怕阻力很大。

    宋如柏笑了笑。

    他把忙了一天的妻子拉到身边坐下,一边让正给妹妹说着宫里的事的保哥儿小点声,对云舒含笑说道,“你以为陛下是突发奇想?侯家自己送上门,陛下是走一步看三步的。早就想好了怎么拿侯家当靶子。”

    “此话怎讲?”

    “现如今只要陛下对外说,从宽嫔和侯家勾结,让他对后宫嫔妃们的内心感到十分防备,所以不能放心宠幸。唯恐又闹出宽嫔之祸,所以才会把后宫嫔妃全都迁走,虽然朝廷里那些朝臣还是会对陛下不满,不过更恨的大概是引发了皇帝这一系列事,比如闹出一个活生生的沈皇后,比如太子竟然成了沈家的亲外甥,和沈家关系又近了一层,比如太子生母为社稷有功,就算再有皇子也动摇她也不得,还有现在皇帝因为宽嫔勾结侯家和老段引来了这么多的事,从未冷淡了后宫。你想想,那些心里也有野心的人,心里最恨谁?”

    自然是引来了这么多混乱的侯家还有宽嫔。

    “你的意思是,侯家成了陛下的替罪羊?”

    “他们非要揭开太子的出身,成陛下的替罪羊也是罪有应得。”宋如柏便说道。

    云舒想来想去,也觉得如此。

    她和侯家还有宽嫔之间的关系很不好。

    当然更希望沈二小姐和太子能更好。

    “陛下既然想得这么多,我就放心二小姐还有太子殿下了。”

    “有陛下在,谁也动不得他们。就算陛下……”宋如柏便对云舒说道,“太子登基之时,还有沈将军在。有沈家作为支持,太子会继位不会有半点麻烦。”他和云舒夫妻俩低声细语地说话,保哥儿和玉姐儿在一旁兄妹多日不见,自然有无数的话要说,小兄妹两个在一起说笑打闹,一家人十分欢快。等这一天过去,宋如柏再上朝,云舒留在家里,正想着京城经历了这件事以后应该会风平浪静了。

    一切的波折还有麻烦全都没有了。

    现下,云舒才觉得生活重新变得安静了下来。

    整天在家里赏赏花,做做针线,和玉姐儿一起读读书,看儿子兴奋地在院子里跑圈,一时安然。

    她好不容易歇了一天,待到了下午的时候,冯含秋便上门来给云舒送吃的。

    “娘亲手做的小菜,说是分给婶子一份。”冯含秋把送来的王家嫂子亲手做的小菜拿给云舒,见云舒笑着回礼,眼睛一亮笑着问道,“是煎饼吗?婶子,我想吃点热乎的。”她看起来精神十分好,并没有受到老段的事的影响,想必在冯含秋的心里,不省心的那公爹回了北疆还是一件大好事。云舒笑着点头,命丫鬟去厨房吩咐了,摊了热乎的煎饼,抹了厚厚的酱料,里面用葱丝还有肉肠油条煎蛋塞得厚厚的,卷起来拿给冯含秋。

    冯含秋笑着拿过来,不客气地吃着。

    “婶子还好吧?”云舒便问段婶子。

    “祖母昨晚上回来了,心情不错。”冯含秋对云舒说道,“我听人说他在牢里还想让大伯还有我家大郎去见他。”

    “你们要去吗?”

    “都没去。”冯含秋对云舒说道,“大伯心里还是在恨他。我家二郎也不愿意和他接触了。祖母也没有勉强咱们。”她说起家里没有人管老段的事,说得很是平静,倒是说起了另一件事对云舒说道,“婶子知道吗?听说今天朝上,陛下已经命人张罗沈皇后入宫的事。虽然没有封后大典,可据说还命京城里有品级的命妇们一同进宫,参拜皇后。”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