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父母

    皇帝出宫驾临,云舒顿时不敢笑了。

    她忙起身,又在心里嘀咕。

    也不知道今天家里是什么风水,怎么来了皇后娘娘,来了太子,来了太子他舅,之后连皇帝都来了?

    “陛下。”云舒见沈二小姐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忙打圆场一样福了福。

    “不用了。这是在你家里。朕是未付出行,用不着这般大礼。”皇帝只带着几个禁卫而来,命禁卫们都站在外面护卫,自己进来,见了沈二小姐便笑着说道,“大哥把太子给接触宫去朕就知道是表姐回来了。你既然来了,朕当然也得跟着过来。”他见沈二小姐对自己不理不睬,也不恼,笑着走到了沈二小姐身边直接坐下,喝了一口桌上的茶对云舒笑着说道,“看来你们的席面得多准备朕的一副碗筷了。”

    “陛下不在宫中,为何来了忠义伯府。难道当皇帝很清闲吗?”沈二小姐见他坐在自己身边的座位里,含笑看着自己,便不冷不热地问道。

    “表姐都来了忠义伯府,朕当然也得过来。”皇帝似乎看不见她的冷面孔,柔和地说道,“朕想要见见你。不然,回头你又离开京城,朕恐怕又是多年见不到你。”

    沈二小姐看着皇帝,露出惊讶的样子。

    她自然是想不到皇帝会知道她很快就要离开京城。

    “别这么看朕。朕早就知道你的性情。你是受不得宫中拘束的人,根本不可能留在京城,留在朕的身边。时不时能见你一面就够了。”皇帝见沈二小姐露出了的确是要离开京城的样子,眼神黯淡,却还是笑着看着沈二小姐说道,“朕追着你和太子过来,一来是想见你一面。一来,是怕你把朕最后对你的念想都带走。”他眼底一抹泪光闪过,在沈二小姐惊讶的目光里勉强笑着问道,“你其实是想带走京哥儿吧?”

    “对。我进京城这一路上都在想,如果你保护不了儿子,那不如让儿子早点离开皇宫。天南海北,他自由自在也未必不好。”沈二小姐坦然地说道。

    “所以真才过来。想带京哥儿走,朕不同意。他也是朕的儿子,也是你给朕留下的唯一的念想。如果他都离开朕,那朕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陛下是在威胁我?”这不是典型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吗?

    闹着活着没意思这种,沈二小姐只在后宅见过。

    没想到皇帝也有闹着要寻死的一天。

    “不是威胁你。是你好歹给朕一个活下去的意义。”

    “陛下还可以有很多的皇子。”沈二小姐斩钉截铁地说道。

    “朕不可能会有皇子了。”见众人都疑惑地看着自己,皇帝抬起手,似乎想要碰一碰沈二小姐的手,可是见她下意识地收回了手,自然是不愿意触碰自己,他也不勉强,缓缓地收回自己的手看着沈二小姐说道,“后宫的嫔妃,朕已经命她们都迁出后宫,住去了京城之外的行宫里。后宫从此再也不会有一个嫔妃,朕也不会再宠幸任何一个嫔妃。京哥儿就是朕唯一的儿子,没有任何人可以再算计他,想要针对他。”

    “陛下,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沈将军听到皇帝这么荒唐的话,不由皱眉问道。

    “大哥觉得荒唐?朕却不觉得有什么荒唐。相反,当初朕鬼迷心窍,纳了那么多的嫔妃进宫才是荒唐。”皇帝靠在椅子里,见沈将军和沈公子都皱眉,似乎对自己不太赞同,便抬起手笑着说道,“当年纳了那么多的嫔妃进宫,一多半都是为了稳固朝堂,利益均分。可是说起来想要稳固朝堂,多多对臣子施恩便是,又何必选臣下之女入宫这一条路?当初朕走错了路,就算现在想后悔也来不及了。可是朕可以从现在开始,就当修身养性,就当为京哥儿做一点事好了。”

    “可是后宫无人,陛下平时没有人服侍照顾又该怎么办。”沈公子隐晦地说道。

    皇帝难道就这么空守着后宫?

    没有嫔妃的夜里的陪伴,那这皇帝的生活也太枯燥了。

    既然已经当了皇帝,又何苦这么自虐?

    “表姐离开了京城,不也是没有人照顾陪伴?她都不在意,朕也同样不需要人陪。”

    云舒捂着额头,明白了皇帝的意思。

    既然沈二小姐都能守得住,那他也决定为沈二小姐这么守着自己的清白?

    皇帝的清白。

    云舒想一想也觉得好笑了。

    “陛下用不着这样。”沈二小姐也说道。

    “朕早就应该这样。如果不是这些年朕后宫收了那么多的嫔妃,也不会让京哥儿受这么大的委屈。可见当初就是朕错了。”皇帝看着沈二小姐笑着说道,“你的名字早在当年就被朕敬告了祖宗家庙,你已经是朕的唯一的皇后。朕知道你不在乎这个,也不喜欢这个,可是这是唯一能给你和京哥儿的东西。”见沈二小姐不语,他继续说道,“朕也知道你不会留在宫里。因为朕有过别的女人,你就不会再回头了。”

    沈二小姐出身将门。

    将门之女大多性情分明。

    就跟当初的沈贵妃一样,爱先帝入骨,可一旦发现先帝对她只是虚情假意,她也绝对不会挽留先帝,也没有抱怨先帝,而是直接撞死在先帝的面前。

    而沈二小姐出身沈家,当然是和沈贵妃一样的人。

    她不能接受自己的夫君有别的女人,想当年不管靖南侯府后来怎么样,只在和沈二小姐成亲前后,她的夫君也都是没有通房侍妾的。

    一旦夫君无情,她潇洒地就走,而且不会回头再多看曾经的夫君一眼。

    对靖南侯府是这样,对皇帝当然也是这样。

    当皇帝宠幸了第一个嫔妃,他便心里知道,他和沈二小姐再也回不了头。

    准确地说,是他想回头,可是沈二小姐不要他了。

    宁愿一个人清清静静地生活,也不会再要他这个和别的女人欢好过的男人。

    “陛下既然这么知道我的心情,就应该知道,皇后之位我也不在乎。”沈二小姐没有反驳皇帝的话,默认了。

    云舒不由在心里唏嘘。

    她没想到皇帝对沈二小姐看得这么明白,比云舒还要明白。

    哪怕云舒早就知道他和沈二小姐不可能再破镜重圆,可是当皇帝说穿了这件事,她还是不由感慨的。

    世间的女子,如沈二小姐这么分明,不肯回头的不多了。

    她没有劝说沈二小姐重新接受皇帝。

    因为她细心地想到,如果有一天自己的夫君也有了其他女人,之后还想回头,她大概也不会再要这个男人。

    “你是不在乎,可是朕在乎。朕想把朕能给你们母子的所有都给你们。”皇帝见云舒和沈家二小姐似乎都露出几分了然,不知道为什么,又格外羡慕宋如柏。

    他不如宋如柏坚定,也比不上宋如柏能坚持。

    宋如柏喜欢云舒,那就一心一意地喜欢,从来没有为什么利益去牺牲云舒的幸福。

    可是他却在那些蜂拥而来的一切里迷失了。

    口口声声迫不得已,为了朝堂才收了那么多的嫔妃,可是他的自以为是却伤害了自己本来想要保护的最重要的人。

    “陛下想怎么样?”沈二小姐既然被皇帝说破了自己不会在后宫当一个母仪天下的皇后,又被他说破了自己即将离开京城,反而放松了下来问道。

    “朕只要你从午门中门走进宫一次。”皇帝看着她的眼睛说道。

    沈二小姐沉吟不语。

    她明白皇帝的意思。

    从午门中门而过的,只有皇帝的妻子,只有皇帝的皇后。

    可简简单单地走一次午门中门,似乎比其他的皇帝想要给她加注的那些什么封后大典更简单随意,没有压力。

    “然后呢?”她默认了自己会答应这件事。

    皇帝顿时露出惊喜,看着她说道,“京哥儿留在朕的身边,他是朕唯一的儿子,再也不会有人伤害他。朕会拼命保护他。从此以后,你可以随心所欲,浪迹天涯。朕守着咱们的儿子,远远地等待你的消息。”他守着儿子留在皇宫的这孤城之中,放心爱的妻子自由,由着她的心愿,天南海北。哪怕夫妻不能相聚,哪怕她不会再回头和他再有夫妻之实,可是他也能够心安理得地得到她全部的消息。

    她要自由,他给她自由。

    她为了儿子不会再嫁,而他也愿意为她守住自己的下半生。

    哪怕遥遥相隔,可是皇帝也已经满足了。

    “说到底,你还是想把京哥儿留在你的身边。”沈二小姐说道。

    她却没有自作主张来回答皇帝这话问题,相反,还转头去问太子。

    “京哥儿,你自己的未来自己决定。”她给儿子选择的机会。

    太子看了看充满期待的皇帝,又看了看自己的母亲。

    “父亲和母亲对我都是一样的爱。父亲这些年护着我,母亲知道我受了委屈,奔波进了京城,我舍不得父亲,也舍不得母亲。”他便说道,“我留在宫里陪着父皇,不过也可以有时间和母亲出门走走,陪伴母亲,和母亲共享天伦之乐,也能见一见民间生活,知道百姓的安乐。这般儿臣也算两全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