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7章欢聚

    “你怎么不提醒娘一声。”云舒趴在窗子上点了点儿子的额头。

    “沈姨又不是第一次来家里,娘什么样是她没见过的,不怕。”保哥儿和沈二小姐在北疆的时候相处得十分好,见到沈二小姐,现在还很高兴地牵着沈二小姐的手。

    “可不是。你还不如保哥儿。”

    云舒苦笑着见沈二小姐的身后又转出了含笑的沈公子和沈将军。

    这像是沈家来宋家开大会似的。

    不过沈二小姐来了京城,云舒十分高兴,从外面把她接进来笑着问道,“怎么二小姐回来了,我却不知道?如果我知道二小姐回来了,也好给二小姐接风洗尘。”她一边说,一边众人已经到了会客的地方,云舒又命丫鬟把正在小睡的玉姐儿给叫了起来拜见沈二小姐。等大家都见过以后,见玉姐儿趴在沈二小姐的怀里打瞌睡,云舒便关心地问道,“二小姐一路回来是不是很辛苦啊?”

    这当然是辛苦的。

    为了儿子,沈二小姐快马加鞭地回了京城。

    虽然没赶上之前的宫里的事,不过也已经是最快的赶路了。

    “辛苦是辛苦,可是谁让我担心京哥儿呢。”沈二小姐便摸着太子的小手含笑说道,“我这个当娘的已经不能在他的身边陪着他,已经是巨大的遗憾。也不能让那些不知道从哪来的女人欺负了我的儿子去。”她一向洒脱,也从没有把皇帝的后宫怎么提及过,从不嫉妒吃醋,完全没有那些嫔妃的影子。可是这一次宽嫔把主意打到了太子的身上,彻底让沈二小姐发怒了。

    她虽然是笑着,可是却看起来并不高兴。

    太子感受到了沈二小姐的怒气,忙对她说道,“母亲,我没事。父皇没有委屈我。”

    “什么是没有委屈?让你深陷那些谣言,让你被那些女人算计,这本身就是委屈。”沈二小姐突然冷笑着说道,“罢了。想当初我是怕他绝了后,所以才给他生了儿子。如今他那么多的女人,也不差京哥儿一个儿子。如果他不能护着京哥儿,我倒宁愿不要什么太子之位。”太子在宫里,对沈家是有着巨大的好处的,能够延续沈家的光辉。因为沈家,也为了很多的理由,所以沈二小姐把儿子留给了皇帝。

    可是在她的心里,皇帝这一次没有保护好他们的儿子。

    “母亲别生气。”太子紧张地说道。

    “我为什么不能生气?你是我唯一的儿子。”沈二小姐看着太子已经褪去了稚气的小脸笑着说道,“那些女人在暗处,你在明处,以后没准还有更可恶的事等着你。”她心里正气愤,云舒也不好说什么,回头命丫鬟去通知厨房去做好酒好菜,晚上留沈二小姐这一家子在家里吃饭。倒是沈将军重重地咳嗽了一声,见沈二小姐不说话了,对宋如柏和云舒说道,“她刚回京城,心里还有气,你们别吓到。”

    “二小姐生气也是因为心疼太子殿下,又信任陛下。”云舒便笑着说道,“如果信不过陛下,二小姐也不会这么生气了。正是因为在心里把陛下当做是自己最信任的人,把陛下当做是太子殿下的父亲,所以太子殿下受了委屈,二小姐才会迁怒陛下。”她一连串就跟绕口令似的,沈二小姐噗嗤笑了出来,看着云舒说道,“你倒是知道为陛下说好话。罢了。”她对云舒说起了其他的事说道,“我前两天谁都没有惊动就回了京城,今天早上去拜见了唐国公大人还有老太太,也见了我大姐。”

    云舒轻轻点头。

    “世子夫人这次吓坏了。”她对沈二小姐说道。

    “大姐从前在家里的时候十分稳重,嫁了人以后,虽然遇到了当初的祸事,可是人却越发地受不得惊吓。可见是大姐夫习惯了维护她,她也习惯了被大姐夫维护。这是好事。”沈二小姐便对云舒问道,“我今天过来,你准备给我做点什么吃的?”她轻快地说道,“顺便再跟我说说那个宽嫔,还有老段家的那个。”她可真是十分记仇,一旦激怒了她,就不依不饶,云舒只能无奈地说道,“宽嫔已经被废了位份,被陛下给关起来,终身都不许她见人了。”

    沈二小姐便问道,“老段家的那个呢?”她可笑地说道,“我是真的没有想到,背叛了沈家的竟然是老段。”当年在北疆的时候,她也和老段的关系很不错,知道老段在北疆也是皇帝信任倚重的下属,本以为皇帝登基以后,所有人的好日子都到了,竟没有想到最后背叛了皇帝的不是那些君恩普通的北疆将士,相反,还是沐浴皇恩,得到皇帝最多宽待的老段。一想到老段干的那些事,沈二小姐恨得牙根痒痒。

    云舒心里为老段默哀。

    沈二小姐在北疆势力极大,老段回了北疆,恐怕日子也不好过了。

    就算是有兄弟们的照顾,可是有沈家的压制,那日子也得水生火热。

    不过云舒却不准备为老段求情。

    都是老段自己做的这些好事,她跟老段又不是什么朋友,为什么要为老段求情。

    “我后来听人说起这件事,说是老段在他夫人的面前说走了嘴,他夫人就进宫和宽嫔提到。宽嫔又传话出宫给侯家知道,侯家又找上了门。”云舒简单地说了这件事,见沈二小姐点头,似乎也认可这样的说辞,便对沈二小姐说道,“陛下已经准备把他们夫妻都押送回北疆了。想必在京城里富贵娇养大的名门小姐,到了北疆会很不习惯。”让习惯了享乐的唐六小姐去北疆,这本身看似普通,可是却是对唐六小姐最大的惩罚。

    她受不住北疆的残酷的寒冷,也受不住北疆的一切的。

    也不知道唐六小姐在北疆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

    “早就该这么做了。”沈二小姐便说道,“我还记得她。当初对沈家幸灾乐祸,嘲笑瑾瑜。”

    她看向一旁笑着和保哥儿说话的沈公子。

    沈公子抬头,见姐姐看着自己露出询问的样子,笑着说道,“保哥儿在跟我问怎么才能把书读好。我给他说说我的经验。”

    沈公子是才学出众的人,说的办法自然是极好的。

    云舒见保哥儿也很认真地在听沈公子的经验,微笑着让丫鬟给他们端了茶点。

    “那你可多费心吧。”沈二小姐揶揄了一声,摸着怀里玉姐儿的手臂,对云舒笑着说道,“现在管教别人的儿子,过几年就有了管教自己儿子的经验了。”

    “沈公子要成亲了吗?”云舒惊喜地问道。

    沈公子在一旁笑着点头说道,“是世交之女,与我们沈家是门当户对。”他提到这件事也没有委婉,云舒便好奇地问是哪一家,便听沈二小姐对云舒说道,“是大姐在京城里帮他挑的,也是世交之女,当年沈家遇到了祸事,虽然没有出来救咱们沈家,不过也没有落井下石。这就很好了。这世间有几个唐国公呢?”当初沈家遇到了祸事,只有唐国公出面为沈家争取,保住了沈家姐弟的几条性命,这让沈家姐弟有感于心,格外感激唐国公。

    其实说起来,如果唐六小姐是唐国公珍爱的孩子,或许沈二小姐不会记恨唐六小姐。

    可是既然唐国公都不喜欢唐六小姐,沈二小姐对唐六小姐做什么也都没有感觉到心里负担了。

    倒是唐国公是当年难得的。

    其他的,如显侯,靖南侯那样会落井下石的,沈家自然不会再有往来。

    可是当初明哲保身,却并没有拿沈家的事来做先帝的投名状,好歹保全了对沈家的情意还有自家的气节,沈二小姐觉得这样也已经不错了。

    她对云舒提到了沈公子的云舒,也是因为沈公子即将要娶的这位小姐并不是一个会让人讨厌的女子。

    云舒心里更高兴了。

    能和沈公子门当户对,又是世子夫人亲自为弟弟挑选,应该和沈公子很默契。

    说起来,沈公子这些年在边城忙于军务没有成亲,他也老大不小的了。

    既然沈公子愿意,也答应成亲,愿意娶回家一位以后会陪伴他,和他一起面对人生的妻子,云舒自然是为沈公子感到高兴的。

    “那可真是要好好庆祝了。”云舒笑着说道。

    “这不就是来跟你讨一桌庆祝的席面嘛。”沈二小姐便对云舒低声说道,“好歹有个弟媳也好。不然沈家还没有人主持后宅,总不能人家家里生个小孙子之类的,还得大哥亲自过去恭喜。那不得吓坏了小孩子啊。”沈将军和沈公子都没有成亲,对后宅之事当然很苦恼,云舒听沈二小姐这么说,顿时噗嗤一笑,见沈将军沉着脸不说话,忙摇头说道,“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你是怕了大哥,不敢说吧。”沈二小姐揶揄地说道。

    云舒大笑。

    就在她的笑声里,会客厅外传来皇帝兴味盎然的声音问道,“笑什么呢?朕都听到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