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回归

    至于给那些姨娘们一份银子,也能保证她们以后留在京城的生活,如果愿意再嫁,也算是一份简单的嫁妆。

    段婶子的意思都是给老段积德。

    云舒心里不免唏嘘了几分。

    “只可惜了威武侯这个爵位。”皇帝夺了老段的侯爵爵位,那以后段大郎也不能继承爵位了。

    “婶子倒是觉得这爵位本来也是他们兄弟俩不想要的。陛下收回了也好。”高大嫂便笑着对云舒说道,“不过本来婶子还想跟老段回北疆去。被我给劝住了。她都多大岁数了,还跟着不成器的儿子奔波啊?与其回北疆去跟老段生气,不如留在京城,守着大郎二郎,还有孙子孙女,享受天伦之乐。吃了那么多年的苦,也该好好地休息休息了。”更何况京城里还有她们这些和段婶子来往得好的女眷,段婶子在京城也不会受气。

    老段虽然被皇帝降罪,可皇帝没有迁怒段家其他人。

    段家兄弟两个还在军营里做事,以后慢慢升迁就是。

    段婶子也没有因此被皇帝治罪,又何必离开京城。

    “那婶子答应了吗?”云舒关心地问道。

    “婶子听了我的劝,犹豫了一下,答应了。”高大嫂笑着说道。

    段婶子本来想跟儿子回北疆。

    可是被她劝了两句,也觉得儿子老大不小的了,自己也岁数不小,难道儿子还没断奶吗?还得她帮忙照顾?

    所以段婶子思前想后,又舍不得自己的孙女,还是留在了京城。

    云舒不由露出了笑容。

    “那就好。”她点头说道,“回北疆路途遥远,而且北疆寒冷,不适合老人住,还是京城环境更好。更何况还有我们老太太和婶子一起打牌,乐趣也多。”她现下算是放心了,高大嫂也轻快地说道,“陛下虽然降罪老段,不过没抄没段家的家产,比对侯家宽容多了。”侯家的家产一律被抄没入库,这是十分严厉的,等到了老段这里,也不知皇帝是手下留情,还是不愿抄没了段家的家产让段婶子年老却无依无靠,失去金银,所以也没提段家的家产的事。

    没想到段婶子却把金银细软分的分,用的用,似乎没想给自己留一点。

    老段的姨娘们,还有一些得脸的,对老段忠心的下人们都各自有段婶子给的金银,也还能剩下一些,不过以段婶子的性格,应该都会留给老段,让他在路上还有回到北疆打点上下。

    “婶子就是爱操心的人。”云舒见老段现在这个结果,心里倒是满意的。

    老段当初看不起自己的发妻,休了她,娶了名门淑女,又是纳了许多的姨娘,似乎生活得十分幸福。

    可是到了现在,曾经和他海誓山盟的名门淑女和他已经夫妻反目成仇,至于那些姨娘,应该也纷纷离开了他。

    他自以为自己享受了风花雪月,可是却没有得到任何一份真情。

    “那倒也不是。也不是所有的姨娘都不肯他回北疆。”

    “还有谁?”云舒没想到还有人愿意跟老段回去吃苦,忙问道。

    “就是那个老段第一个纳的那个姨娘,说是厨房里使唤的那个。”见云舒细细想了想露出恍然的样子,显然是想起来了,高大嫂对云舒说道,“我听说她去求了婶子,说想跟着老段一起上路,看她平时粗粗笨笨的,没想到她倒是对老段还有几分真情。”这个姨娘正是当初老段在厨房里见到,粗手粗脚也上了几分岁数,也没有十分美貌,看着像是个劳苦的女子的那个。

    因为纳了她当姨娘,老段还和唐六小姐大吵一架。

    那时候大伙儿都在猜,这个姨娘看起来像是个习惯干活的民妇,大概是老段觉得她看起来更像是自己的前妻一样。

    不管怎么说,听说还有女子愿意跟着老段回北疆,云舒吃惊了一番倒也罢了。

    她对老段家里的事已经知道得差不多了,所以也没有十分留意。反而留意京城里的动静。

    因为宫里突然生了变故,而且重臣全都去了宫里,之后就传出了沈二小姐于社稷百姓有功,是太子生母,也是皇帝祭拜了宗庙,敬告天地祖宗的皇后,虽然让人吃惊,不过因为之前的流言不少,大家心里都有了心理准备,对这个突兀的消息接受得倒是都很快。更何况皇后这一件事也就罢了,沈二小姐还在回京城的路上,当事人不在,也没什么关注点。反而是京城里最近别的事更加让人心惊胆战。

    一转眼,宫里就废了一个宽嫔娘娘,不仅如此,还有好几个嫔妃因为在宫里也嚼过舌根子,背地里和娘家通过气,因此被禁足的禁足,训诫的训诫,还有两个仗着从前皇帝宠过她们不服气的,被皇帝直接给打入冷宫。这样的干脆,让后宫禁声不提,甚至都不敢在私下里去议论那位还活着的,并且在京城里很多传言的皇后娘娘了。

    太后也难得拿出强硬的态度,对每一个敢在自己的面前说酸话的嫔妃都开口训斥、

    因为后宫被皇帝和太后的这一系列强硬的手段给打服了,京城里又有侯家被抄家,还有靖南侯府,虽然皇帝对靖南侯府一个字都没提,可是老靖南侯大病一场,自己上了告老的奏折,退出了朝廷,皇帝也恩准了,靖南侯府也很快寂静了下去。

    别的不说,侯家被抄家这件事才是最让人感觉到皇帝的警告。

    侯家可是伯爵府。

    因为太子和沈皇后,皇帝能抄了一个伯爵府,这无异于最大的警告。

    如果京城里还有人敢算计皇后和太子,那侯家只怕就是他们的下场了。

    皇帝一强硬了,京城里的各种闲话少多了。

    只不过是有一些侯家被抄家以后,官卖侯家奴婢还有侯家的一些家产的事。

    云舒不爱跟侯家扯上关系,虽然也知道官卖的产业更便宜,不过她也没有凑这个热闹。

    宋如柏也不在乎云舒这不会当家过日子捡便宜的做法。

    “既然宫里都安静了,那二小姐的事到底怎么说啊?”宋如柏在宫里忙了好几天,见宋如柏终于休息了一天,便关心地问道,“是要举办封后大典吗?”

    “你又不是不知道皇后的性子。陛下举办封后大典,她肯定不愿意,别到时候开了空窗,大典准备好了,皇后人跑了。”宋如柏见云舒忍俊不禁,便也笑着对她说道,“陛下太知道她的性子了,所以礼部的人问陛下要不要准备封后大典,陛下的脑袋就先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可见怪不得是做夫妻的,的确了解自己枕边人的性格。”沈二小姐如果知道京城里还有个封后大典等着自己,恐怕回头就跑了,根本不会回京城来给皇帝当这个皇后。

    所以礼部问了皇帝,皇帝摇头十分干脆。

    他太知道自家那表姐是什么人了。

    云舒笑得趴在宋如柏宽阔的肩膀上。

    “那怎么办?没有封后大典的话,二小姐能正名吗?”

    “陛下的意思是,等皇后回京城以后,肯定是要进宫的。到时候把皇宫的午门正中的门而入,就是正了皇后的名分。”

    皇宫的午门正门,除了皇帝和皇后这两位至尊之外,也只有每次科举金榜题名的前三甲才能从午门正中而入,郑重威严无比,寻常人,哪怕是皇家的王爷和朝中重臣,也只能走侧门的。

    云舒听了皇帝的安排,倒是觉得还好。

    从午门中门而入,这的确是给沈家二小姐正了名号。

    “只是我不仅担心朝中有人反对二小姐做皇后,还逼着二小姐当一个本分的皇后娘娘。更担心二小姐恐怕是不稀罕当皇后的。”云舒跟宋如柏说到自己的担忧便说道,“二小姐如果想当皇后,早就留在宫里了,至于离开京城漂泊吗?只怕陛下现在自说自话,说是要给二小姐封皇后,他想得倒是好。可是二小姐却不愿意答应她。”以沈二小姐的性格,怎么可能会在乎一个皇后之位。

    云舒十分尊崇沈二小姐的性格。

    那不是一个愿意被皇家的规矩束缚的女人。

    如果被约束成了一尊后宫里的泥像,那才是对沈二小姐最大的伤害还有否定。

    “你们听听,也只有小云明白我。”云舒正跟宋如柏靠着窗子说话,没想到窗外便传来了女子的笑声。

    云舒被吓了一跳,急忙推开窗户,便看见沈二小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窗外,似乎是在偷听他们在说话了。

    她的手里牵着太子,还有高兴的保哥儿,显然这么没声没息地来了忠义伯府,是保哥儿这个小叛徒给带的路。

    “二小姐怎么来了。”云舒撑着宋如柏的肩膀从他的怀里爬起来。

    因为只有夫妻两个在,所以云舒在宋如柏的怀里也没有什么形象,怎么舒服怎么来罢了。

    现在被沈二小姐看见了,哪怕沈二小姐在北疆都看见她很多贪图舒服不要形象的样子,云舒也觉得羞赧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