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段家

    可是像是这样的事,云舒无能为力。

    她的身份也在这样的大事上置喙不得。

    不过今天进了宫是一件大事。

    等云舒去了唐国公府上,感谢唐国公在宫里的时候为自己说话,唐国公觉得云舒莫名其妙。

    “这是为了唐家的声誉而已。”他对云舒说道。

    这意思是不是专门为了云舒说话的。

    是因为唐国公府被捎带上了,为了唐国公府的声誉,所以唐国公才会为云舒说话。

    云舒很无语地捂着额头,还是谢过了永远嘴里没有一句贴心的话的国公爷。

    似乎从她进了国公府,遇到的每一件事里唐国公都是冷言冷语。

    一点都不暖心的。

    “不管怎么说,你也是虚惊一场。这可恶的宽嫔,竟然敢陷害你。”合乡郡主推着云舒去了老太太跟前,一边笑着对云舒说道,“不过现在已经真相大白,对你也是好的。这也算得上是否极泰来了。”她笑着让云舒在老太太的身边坐下,老太太也点头说道,“的确是虚惊一场。宽嫔和侯家被陛下清算,我倒是能理解陛下。”她欣慰地看着云舒说道,“你能在宫里不卑不亢,和宽嫔理论,不愧是咱们国公府里出来的人。”

    “听说六丫头要被送到北疆去了?”合乡郡主便好奇地问道。

    “是。陛下是这个意思。”

    “那也好。她也该去照顾孝顺她的母亲了。”合乡郡主便说道。

    唐六小姐闹了这么一通,这些年在京城里使唐国公府十分困扰。

    虽然唐国公府已经把二房分出去了,对外都说唐六小姐这二房之女跟国公府没有瓜葛,可是唐国公也经常在京城里因为唐六小姐做这些事生气。

    奈何唐六小姐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唐国公想和打发二夫人一样把唐六小姐撵出京城也做不到。

    现在唐六小姐自己作死,得罪了皇帝和太子,灰溜溜地要跟着老段去北疆,合乡郡主也十分高兴。

    因为她不喜欢有人玷污了国公府的名誉,让唐三爷同样因此困扰。

    不过她提到了唐六小姐,云舒便格外小心一些,见老太太面无异色,这才轻轻点头,也不露出庆幸的嘴脸,小心翼翼地说道,“二夫人在北疆日子过得还好。只是北疆是老段的地盘,虽然老段获罪了,可是在北疆都是老兄弟在,他的日子也不会难过。倒是六小姐这回大大地得罪了老段,也不知道老段会不会在心里记恨她。”唐六小姐一张嘴在宫里便把所有的事都推到老段的身上,口口声声自己传播太子的事乃是老段胁迫,虽然老段一力承担了,把所有的事都兜揽在自己的头上,可是他心里怕是对唐六小姐十分失望了。

    夫妻感情算是坏了。

    可是老段却还是要拖着唐六小姐一起去北疆。

    这对唐六小姐能是个好事吗?

    “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她也飞得太彻底了。”虽然老段坏了事,唐六小姐索性把一切都推到老段身上,好歹保全一个自己也情有可原,可这难免令人寒心,也让老段知道娶回来的这个美貌的名门淑女并不是能跟自己共患难的夫妻。这样的一对感情上已经有了嫌隙的夫妻,还要在今后一起生活能过得好吗?合乡郡主身份高贵,也不怕说唐六小姐的不是,又对唐国公夫人说道,“嫂子这次千万别心软。六丫头已经嫁出去了,跟着那威武侯去北疆也是天经地义。别谁来求一求,嫂子就心软,帮她留在京城了。”

    唐国公夫人下意识地去看唐国公。

    “不忙。”唐国公冷漠无情地说道。

    唐国公夫人对合乡郡主无奈地说道,“你大哥既然已经发了话,我是不能忙她的了。”

    唐国公怎么可能帮唐六小姐留在京城。

    他恨不得唐六小姐这个给自己找了无数麻烦的祸头子赶紧滚去北疆。

    因为唐国公发了话,所以唐国公府对唐六小姐完全没有援手之意。不过让云舒感到疑惑的是,整个唐家二房,无论是唐六小姐的姐姐唐三小姐,还是她的亲兄弟唐四公子,都没吭声,似乎冷眼旁观,都没有打算救唐六小姐于水火之中的迹象。虽然有些奇怪,不过云舒想来想去,竟然也想得通了,毕竟唐三小姐已经是别人家的媳妇,不好自己做主,至于唐四公子早就因为唐六小姐几次三番拿自己和云舒的事传播流言,污蔑自己和云舒的清白,对这个妹妹早就不耐烦了。

    他现在有和自己门当户对的妻子,感情十分好,却几乎让唐六小姐几句流言害了夫妻感情,是绝对不能容许的。

    如果从前北疆还是那个荒凉贫瘠的北疆,或许唐四公子还会心疼妹妹。

    可是现在北疆正是热火朝天,人流如织,十分富庶的时候,除了冷点没有别的不好,唐四公子更不会心疼妹妹要被赶去北疆了。

    既然唐家二房没有动静,唐六小姐就算不想去北疆也没有办法了。

    她好歹因为老段把所有的事都一力承担下来,所以很快就被放出了大牢,送回了段家。

    因为老段身上的爵位已经没有了,又是罪臣,段家曾经兴荣一时,却已经变得门可罗雀,露出几分荒凉。

    府里的下人能跑的也都跑得差不多了,大乱之中,老段的那些姨娘通房也都乱成一团,哭闹不休,也不把唐六小姐这个主母的话放在心里,都在担心自己日后的生活还有命运。有聪明点的,已经把自己拥有的金银细软全都给收拾了起来,以防万一。有那些平日里只知道争风吃醋的,又见不得唐六小姐现在都已经一无是处还来摆当家主母的架子,整天忙着跟唐六小姐吵架。

    段家一团乱,段婶子不得不重新回了段家。

    云舒知道段婶子回了段家的时候,正在家里,听上门来的高大嫂跟自己一起骂还敢诬陷自己的宽嫔。

    “最毒不过妇人心啊,我现在算是明白是什么意思了。”高大嫂知道宽嫔竟然在宫里诬陷自己,吓得浑身都是冷汗,还小病了一场,好不容易好点了才来跟云舒抱怨说道,“宽嫔的心也太毒了。如果陛下和太子往心里去了,那岂不是害了我们高家。幸亏之前跟侯家这财狼之家退了亲,不然,我们高家,还有咱们欢欢都要万劫不复。”侯家被皇帝抄家降罪,老段也被夺去了爵位,这让高大嫂看见更是心惊。

    如果高家当初鬼迷心窍,跟侯家走得近了,那恐怕老段的下场就是高家的下场了。

    “嫂子别担心,陛下没有把这些当回事。太子也知道宽嫔是为了保全别人才诬陷你们。”

    “所以我才说这京城的女人心里太坏了。弯弯绕绕,一肚子的坏肠子,说不好什么地方得罪了她,回头就给你一刀。”高大嫂便叹气说道。

    云舒一边笑一边又关心地问道,“婶子回段家了?段家现在兵荒马乱的,婶子可别被那些人给冲撞了。”段家正是最乱的时候,因为老段获罪,已经兜不住了,所以现在段家的那些人吵嚷的吵嚷,趁火打劫的趁火打劫,恐怕不会有人把段婶子给当回事。云舒十分担心,段婶子也是上了年纪了,可别被冲撞了身体。她这么一说,高大嫂才把心思从嘀咕京城女人的身上偏过来,安慰云舒说道,“你别担心,婶子是什么人。她的心里全都有数。”

    “可是……”云舒皱眉问道,“婶子就算现在回了段家,又有什么用呢?”

    要走的留不住,不如让那些想离开段家的人就离开了算了。

    “婶子其实这回回去,就是放人的。”见云舒一愣,高大嫂便对她笑着说道,“婶子也说了,段家本来就是穷得叮当响的人家,本来也用不上那些小厮丫鬟。以前得陛下的隆恩,所以过上了使奴唤婢的日子。可是现在既然老段辜负了君恩,那陛下给予的一切也应该还给陛下,回到段家从前的生活里。所以那些丫鬟下人的也都用不上了,婶子的意思是,把陛下赏给段家的这侯府大宅归还陛下,丫鬟下人,如果是官奴就送回官奴坊,如果是从前买来的下人,就还给他们身契,放他们自由。”

    云舒听着,便低声说道,“婶子真是仁厚。”

    “婶子的意思也是多做仁厚的事,也给老段赎罪积德。”高大嫂见云舒轻轻点头,似乎十分承认段婶子这么做,又对云舒神秘地说道,“还有老段纳的那些姨娘小妾的,婶子说美人都给一份银子,送她们离开段家。”虽然北疆已经兴旺起来,可是不愿意千里迢迢远离京城,跟着获罪的老段去北疆的女人也不少,这样不愿意跟着老段走的姨娘们,段婶子也没有骂她们无情无义。

    有唐六小姐这个在宫里把罪过都推给自己夫君的主母珠玉在前,那些姨娘们不想离开京城竟然也算不得是可恶的事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