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承认

    她似乎十分疑惑。

    唐六小姐已经哭得说不出声音,只能用力摇头。

    这就是他娶来,并且洋洋得意那么多年的妻子。

    老段看着自己的妻子,惨烈地笑了起来。

    “多谢娘娘,她跟着我回北疆也好。”在唐六小姐扭头看着自己的眼神里,老段咧开大嘴,一笑却流出了眼泪,对皇帝还有太后笑着说道,“我记得北疆还有岳父和岳母在。岳母去了北疆这么多年,她还没怎么想过岳母大人。现在也好,岳母从前最疼爱的就是她了,也是因为她才会去了北疆。现在,也该是她去北疆好好孝顺岳母的时候了。”二夫人为了唐六小姐付出了那么多,最后落得被唐国公赶去北疆的可怜下场。

    可是唐六小姐却再也没有对二夫人有过半点想念。

    而现在,她也该去孝顺二夫人了。

    这也会让二夫人感到高兴。

    老段咧嘴,痛快地帮着唐六小姐答应下来了这件事。

    唐六小姐被气得要哭出来了。

    “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她想要和老段如同在威武侯府里那样互相辱骂,可是谈何容易。这可是在宫里,是在太后和皇帝的面前,哪里容得唐六小姐撒泼,她才尖叫了一声就被押住了,很快被拖了下去。看着她和老段被拖下去,皇帝一边安慰地拍了拍太子的肩膀,一边继续说道,“太子本性宅心仁厚,不愿在之前的那些事上计较。”比如朝臣联名上书,还有跟着老段和侯家在朝廷里闹的那些糊涂虫,野心家,皇帝代替太子让所有人都知道,太子既往不咎。

    太子听从皇帝的意思,轻轻点头。

    顿时下方呼气一片。

    很多人的家里都涉及到了这些事,一直都担心太子不依不饶。

    现在太子既往不咎,所有人的心都落下来了。

    “不过首恶不能放过。侯家。”侯家可不及老段在皇帝的面前有感情,所以皇帝对侯家的处置毫不留情,很快就宣布把侯家抄家,全都下狱等待宣判。他明显是拿侯家杀一儆百,不过既然不追究更多的人,其他人也不会对侯家在这时候跳出来施以援手,冷眼看着侯家就这么风流云散,为了那些野心被皇帝从此全都下了大狱。当把侯家给抄家,命朝中审理侯家的事以后,整个宫里的气氛轻松了下来。

    皇帝却还是在笑。

    “不过既然京城里有关于太子的流言蜚语,那朕今天就跟你说个明白。”

    虽然太子的生母是沈二小姐这件事已经心照不宣,可皇帝却始终没有一个确定的说法。

    云舒本以为这件事含糊过去就算了。

    皇帝不是最喜欢把这些事含糊其辞吗?

    可是她想不到皇帝似乎这一次认真了。

    “陛下的意思是什么?”有人谨慎地问道。

    “朕有什么意思?朕没有别的意思,就是突然想到太子也是可怜,连自己的生母是谁都不能据实相告,给自己一个分明,还要因此被人质疑。连累得他整夜整夜都睡不着。既然你们都这么想知道他的母亲是谁,那朕也用不着遮掩。没错,他的生母是朕的表姐,沈家二小姐。”皇帝这话干脆地承认了太子的生母,如同石破天惊一样,云舒都面露惊讶,更何况是其他人。

    哪怕知道太子是谁生的,可是也不要这么直接承认啊。

    就算是朝中重臣,也对皇帝的干脆感到太突兀了。

    “陛下!”

    “不,不是沈家二小姐,而是沈皇后。”皇帝有趣地看着下方那些朝臣们因为自己的话变得失去了稳重,又无趣地看了看依然没有表情,仿佛老僧入定一样的唐国公,这才拍着太子的手含笑说道,“表姐就是朕的妻子,是朕的皇后。而太子的的确确是表姐,也就是沈皇后生下的嫡子。至于你们所说的皇后是二嫁之身,朕并不觉得有什么可耻,也不觉得皇后因此就比不上什么清清白白的女人。”

    他带着怀念,想起了曾经在北疆的风雪里,他的表姐把他扑倒在榻上,眼里泛着泪光,却对他笑着说道,“你天天去打仗,不定什么时候就战死了。我就牺牲牺牲,给你留个后吧。”当他一无所有,随时都会被远在京城的先帝还有皇贵妃赐死的时候,没有什么女人愿意追随,只有他的表姐为了他付出了一切。那感情是真正的感情,而不是现在在后宫之中,面对着天下所有的美色,当他成为天下至尊得到的虚伪的感情。

    所以皇帝不能容忍任何人看不起沈二小姐。

    再嫁之身也不是他们应该鄙视沈二小姐的地方。

    他怀念了曾经沈二小姐的主动,可是不会告诉这些朝臣当年自己经历了什么,反倒是挑眉问道,“难道该羞愧的不是见风转舵的靖南侯府吗?”

    靖南侯府两面三刀,见风转舵,看见沈家坏了事就把娶回家的媳妇给赶走。

    真正应该感到丢脸的就是他们。

    “可是皇后怎么可以是再嫁之身,这不是成了天下的笑话。”有人气急败坏地说道。

    “成了天下笑话的是有眼不识金镶玉,把皇后都错过便宜给了我的靖南侯府。至于沈皇后,你们有什么资格笑话她的再嫁之身。她在朕一无所有的时候陪在朕的身边,给朕生儿育女,这是女子的美德,贫贱时和朕同甘苦共患难,该当女子的表率。朕成了皇帝,她为了朕的清誉离开朕,周游天下,也是对朕的一片真心,本该莫失莫忘。还有北疆,为了朕的天下太平,为了朕的理想抱负,为了天下百姓的安居乐业,为了边疆不再有刀兵之祸,为了给百姓更多的富饶,她孤身在北疆周全,拼了自己的命也要为朕的天下付出全部,堪当母仪天下。”

    皇帝的言语让所有气急败坏,觉得沈二小姐不配成为皇后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沈二小姐在北疆的功绩,是没有人能抹杀忽视的。

    “朕看着她为了朕的天下奔走,为了百姓奔走,自己却只能在后宫风花雪月,都觉得羞愧。还有你们。”皇帝不客气地指点着下方安静下来的重臣们说道,“别以为朕不知道。北疆商路被打通,一路上彻底太平下来,你们谁家没有在北疆通商,谁没有在北疆的生意里插一脚?你们可别忘了,北疆的一切是沈皇后带来的,你们拿着沈皇后带给你们的一切,还来反对沈皇后?还要不要你们的老脸?”

    皇帝的话变得尖锐了。

    云舒觉得那些大人们的脸都快要被皇帝骂肿了。

    “当然,如果你们坚决觉得沈皇后不配母仪天下,不愿意吃沈皇后给你们的这碗饭,那从此就从北疆的生意扯出来。反正天下这么大,做不成北疆的生意,你们还可以做别的生意。”

    皇帝看起来通情达理,可是笑容却更加犀利了。

    在他的目光之下,重臣们都躲闪着皇帝的目光。

    北疆的商路带来的巨大的利益,谁愿意错过?

    可正是因为不愿错过,所以他们无地自容,发现自己对沈家二小姐竟然没有资格指指点点。

    “所以,你们说沈皇后没有资格做皇后吗?别说她是二嫁,就是三嫁,四嫁,也完全有资格母仪天下。还有太子,他是朕和沈皇后的孩子,他难道没有资格继承皇位?以沈皇后对天下的功绩来说,就算朕现在膝下皇子众多,可唯一有资格继承皇位的,也只有太子。”皇帝的笑容收敛了几分,在默然无语的宫殿里,握着太子的手缓缓地说道,“或许朕和太子还要感谢你们之前闹事。如果你们不闹事,那天下人永远都不知道她在背后付出了那么多的心血,也不会有人知道她是朕的妻子,是太子的母亲。”

    “皇后的确不容易。”太后叹了一口气说道,“为了陛下还有太子不得不远离京城,远离自己的夫君还有儿子。对一个女人你们太苛刻了。”

    她也为沈二小姐说了公道话。

    在压抑的气氛里,云舒沉默地听着。

    她其实心里很高兴。

    当皇帝认同了沈二小姐的付出,认同了她为天下还有北疆做出的功绩,而不是选择让沈二小姐当一个无名英雄,也不让沈二小姐明明是太子的母亲却要遮遮掩掩,她心里为沈二小姐感到无比的高兴。

    甚至云舒也突然觉得,或许宽嫔的野心造成京城的动荡未必是一件坏事。

    至少,沈二小姐现在身份分明了。

    至少她可以堂堂正正地告诉所有人,她是谁的母亲,而不是要躲藏,要遮掩,被人当成她和太子无关紧要的人。

    “陛下说的没错,沈家二小姐的确堪当中宫皇后。可是当年陛下把太子殿下记名在了莫须有的沈皇后身上,这让沈家二小姐如何归位呢?”

    有人担心地说道。

    被供奉在皇家的沈皇后的身份还有一切都跟沈家二小姐对不上,所以,就算知道这两个其实是同一个人,可是也很难办。

    他提出了这个问题,其实是已经默认了沈家二小姐就是皇后的身份。

    皇帝笑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