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1章流放

    他抬起头看着皇帝惨笑说道,“当了威武侯,有了名门之女的媳妇,臣还想要更多。不仅要陛下的恩赐,还想要京城权贵的认同。侯家找上臣,并不是第一个。可是只有侯家让臣动了心,陛下知道是为什么吗?”他怅然地说道,“因为侯家对臣说了一件臣不得不正视的事。就是臣在陛下的心里比不上老宋,在太子的心里也比不上他。太子对老宋无比看重,又和老宋的媳妇那么要好,却对臣冷冷淡淡。他日后登基,臣还有什么好日子过?还不如和侯家联手,把宽嫔扶起来。”

    这是老段的真心话。

    太子对他并不亲密,甚至在太子的眼里,他大概还赶不上老高那个五大三粗的莽货。

    就算是他赶得上老高又能怎么样?

    太子的心里,还有整个沈家,还有更多的人排在他的面前。

    所以,就算是忠心太子,也没什么好处,还不如和侯家联手,拥立宽嫔的皇子。

    那时候,他有从龙之功,又在侯家的地位不一样,当然会比跟着太子更滋润。

    “所以,你才当初闹得要把大郎的婚事给退了,去侯家的小姐。”皇帝恍然说道。

    云舒也恍然了。

    当初老段突然插手段大郎的婚事,还去段大郎的妻子家里退亲,怎么看都十分突兀奇怪。

    云舒还觉得奇怪呢,想不明白老段为什么要和侯家联姻。

    现在她算是全都明白了。

    原来从那个时候开始,老段就对太子起了异心了。

    “原来如此。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不甘心。”皇帝看着不再吭声,被捆着垂头丧气,似乎已经放弃了所有的老段,很久之后才淡淡地说道,“既然你已经承认,朕也和你没什么好说的。你做了这么多错事,从前的事,朕都能原谅你。可只有这件事,朕无法再原谅。”以前老段的那点事,皇帝放过他,却没想到老段竟然还得寸进尺。他心里也唏嘘了几声,不由想到当年的北疆风雪里,老段那么忠心热烈地陪着自己经历过那么多的征战。

    他看着老段,心中黯然。

    或许,把老段从北疆带回来,让他见识到了京城的繁华,并不是好事。

    如果老段还留在北疆,现在的生活还是很平静幸福,妻子儿子都在身边,也用不着和段婶子母子反目吧。

    “既然这样,那朕就夺了你威武侯的爵位,发配北疆。”皇帝沉着脸看着愕然抬头看着自己的老段,冷冷地说道,“你从北疆而来,就回北疆而去吧。从前你始终不肯重新回到北疆,那时候朕也是保全。”他突然停住了这句话,含糊了过去,之后才对老段继续说道,“现在你已经被朕夺去爵位,已经和普通人一样。你也回去看看北疆的现在,也看看,老宋在北疆这么多年,都为北疆做了什么。”

    他曾经不肯放老段离开京城,不是因为别的,而是为了保全。

    当年老段惊天一箭,一箭射死了逼宫的二皇子。

    虽然这是功劳,可是以臣子的身份射杀皇子,又是以下犯上。

    如果皇帝不留老段在京城,放他去了自己看不到的地方,那老段恐怕会死无葬身之地。

    皇子的血,还有皇子的威严,哪怕二皇子谋逆,可也会有其他的皇族为二皇子报仇,用来警告所有的臣子,不要敢于冒犯皇族的威严。

    这不是二皇子一个人的事。

    而是整个皇族的荣辱。

    所以老段只能留在京城,就算皇帝对他再不满意,也不会让人知道,老段失去了自己的信任。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住老段的命。

    可是现在,老段已经被他夺去爵位,成为平凡的人,回到的又是众多北疆武将都在,都会保护他的北疆,那样的话,也不会再有人会对他动手。

    曾经的袍泽之情,皇帝最后希望能保住老段的性命,哪怕他做了再多对不起自己的事,可也对他的生命负责,让他余生安然。

    北疆已经火热热闹了起来,虽然依然十分寒冷,可是也不再是当初贫瘠的北疆,老段在北疆生活不会过得很惨。

    “这是朕对你最后的情分。”皇帝没有杀死老段的想法,是因为他对老段还有旧情,也不希望为了老段一个,让北疆武将对自己和太子齿冷。毕竟,就算北疆武将对老段怒其不争,可如果他死了,又会让人觉得太子一言不发,不为老段求情保住他的性命过于冷漠。就算是为了这些忠心耿耿的武将,为了曾经老段跋涉万里,抛家舍业不顾性命地跟着他一路南下重回京城,皇帝都会饶他一命。

    “陛下,臣,臣对不起陛下和太子。”老段也明白皇帝这是放过了自己,就算是成为平民百姓,就算也是流放,可是流放北疆,回到自己曾经生活过的地方,这都是皇帝的网开一面。他对皇帝的仁慈感到十分愧疚,本来心绪十分紊乱,到了此刻,已经跪在地上对皇帝痛哭起来。看着曾经风光无限的老段成了这样,云舒不由看向唐六小姐,见唐六小姐的眼睛都亮了。

    老段既然被皇帝放过,那她这个被老段胁迫的可怜妇人当然更不会被皇帝治罪。

    “陛下,嫔妾求陛下法外开恩。”果然,宽嫔也急忙磕头对皇帝请求说道。

    皇帝转头,在老段的哭声里看向两个女人。

    太后便对皇帝温和地说道,“既然是妇人之事,陛下就让我这个太后来做主吧。”她身为皇帝的嫡女,皇帝当然不会拒绝她,便点头说道,“既然如此,请母后裁决。”

    他果然就不管了。

    “太后娘娘!”宽嫔含泪看着太后。

    太后看着年轻美丽的宽嫔,想到她的那些雄心抱负,眼神露出几分怜悯,却还是说道,“宽嫔图谋皇位,罪大恶极,废为平民,押送冷宫,赐白绫。”宽嫔的野心也是后宫所有女人的野心,只有一次下手狠辣,才能保住后宫之后十年的太平,太后就是要让后宫的嫔妃看见宽嫔的惨烈,以后在做什么事的时候才会想一想自己如果事败的下场还有命运。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哪怕知道这样的处置狠辣,可是太后还是赐了宽嫔白绫。

    她突然做得这么彻底,唐六小姐吓得不敢动弹。

    本以为皇帝放过了老段,她会能得到宽恕。

    可是显然,太后比皇帝狠心多了。

    “娘娘,嫔妾知错了!”宽嫔想要抓住太后的鞋子求饶,却被宫女拖了下去,尖叫求饶的声音让整个宫殿都安静无比。

    只有宽嫔刺耳的尖叫声回荡着。

    “既然进了宫,就得有这样的觉悟。不然还进宫干什么。”太后看向唐六小姐。

    “大伯父,大伯父救我!”唐六小姐突然转头对一声不吭的唐国公大声求助,尖叫道,“大伯父想让老太太白发人送黑发人吗?大伯父,我是你看着长大的啊,你要对我见死不救吗?!”她别无求助的对象,只能去求自己的伯父,唐国公目光如冷电一般看着吓得尖叫不已的唐六小姐,依旧不出声。他本来就是这样无情的性格,在整个家族和一个侄女上,当然会选择整个家族的安危,不会再把唐六小姐和唐家联系在一起。

    倒是太后,看着唐六小姐这般尖叫,无语地摇头。

    “不管你当日对宽嫔所说那些话到底是被胁迫,还是自己不安好心。”唐六小姐那些推卸责任的话,也只能骗骗无知孩童。不过既然老段愿意为她承担,太后也无话可说。她见唐六小姐惊恐地看着自己,便对她沉下脸严厉地说道,“我也不管你是不是满嘴谎言!不过既然你的夫君为你承担一切,我当然不会因此让你再去死。”她似乎是要放过唐六小姐的样子,唐六小姐顿时给她拼命磕头,慌张地说道,“多谢娘娘开恩。”

    “不过既然你们夫唱妇随,情投意合,当年冲破所有人的眼光也要在一起,那现在更应该夫唱妇随。”

    “娘娘这是什么意思?”唐六小姐没明白,对太后疑惑地问道。

    太后脸色严肃地说道,“你陪你的夫君一起上路就是。你们的夫妻,既然他被流放,你身为罪臣之妻当然和他荣辱与共,不能独善其身。”

    老段犯下的可是大罪。

    身为老段的妻子,唐六小姐当然不可能会被保全。

    她作为老段的妻子,就算是被牵连,也得跟老段一起去流放。

    所以就算太后不计较唐六小姐的那些话,可她也得跟着被自己诬陷过后的老段一起踏上流放北疆的道路。

    唐六小姐不敢置信地抬头,看着太后。

    “流放北疆?”那北疆的风雪,无限的很冷,贫瘠荒凉的城镇,她要流放到那种地方去?

    “娘娘饶命!”她是金尊玉贵的唐家小姐,如果被流放去北疆,失去所有的荣华富贵,那是活不下去的。

    “你不愿意和你的夫君同甘共苦?”太后便疑惑地问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