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0章不忿

    “陛下会怎么做?”云舒低声问道。

    “发配吧。”宋如柏平静地说道。

    他和老段早就没有什么兄弟的感情,所以对老段的下场表现得格外冷漠。

    甚至宋如柏在想,现在才处理老段都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云舒心里了然,倒是也没说什么,反倒担心地说道,“如果这件事涉及到唐家,那国公爷会不会吃瓜落?”

    “不会。唐家早就分家了。你忘了?更何况出嫁了的女儿,就算是处置,也只会处置婆家,娘家不会被牵连。”

    当然,唐国公面上无光是肯定的了。

    唐六小姐出身唐家,就算是唐家分家,可如果出了事,也丢尽了唐家的脸。

    云舒也不免唏嘘起来。

    宽嫔诬陷她的事已经分明,云舒跟这件事已经没有关系,当然心里轻松下来,等着看宽嫔和唐六小姐如何对质。

    不过她高看了唐六小姐的胆子。

    才战战兢兢跟被拔了毛的鹌鹑一样上来,唐六小姐被太后严厉地逼问了两句,就什么都说了。

    “娘娘,陛下,我只是听我家侯爷的指使去告诉宽嫔的!”唐六小姐哭得歇斯底里,在老段疑惑之后不敢置信的目光里哭着对太后说道,“娘娘陛下容秉,太子之事,是侯爷指使我对宽嫔坦白的。我本来不答应这么做的,可是侯爷威胁我,说如果我不这么做,就把我给休了。我太害怕了。”她涕泪横流地痛哭着说道,“侯爷已经休过自己的一个妻子,我知道他很轻松也会休了我。所以,我才被侯爷威胁,做了这件事。”

    老段被绑着跪在皇帝的面前,听到这句话,眼里痛苦无比。

    他的确休过一个妻子。

    可为和谁休了妻子,唐六小姐心里有数。

    他为了她休妻,可是现在,连休妻都成了她嘴里的罪过。

    “这么说,你是被威武侯胁迫。你承认是你告知宽嫔太子之事?”太后却并没有可怜唐六小姐,相反,抓住了她的话中的内容问道。

    唐六小姐无可奈何,只有点头的份。

    “还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太后看着唐六小姐问道,“你好歹也是名门之后,被威胁两句,竟然就这么答应了他,做这等谋逆之事?”

    “娘娘,都说出嫁从夫,我也没有办法啊。我嫁给侯爷数年,侯爷时不时就抬一个姨娘进门,我并不得宠,就连孩子都因为侯爷失去了,地位岌岌可危。”唐六小姐骄横的时候无比骄横,恶毒的时候当然也万分恶毒,可是当卖惨的时候,云舒倒是觉得她很会示人以弱,至少这么听着,唐六小姐只是一个深闺的可怜妇人而已。她默默地听着唐六小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把老段给形容成了一个对妻子无情无义,毫不爱惜妻子的男人,有心想问问唐六小姐。

    当年和老段爱得要死要活,逼着老段的原配离开老段也要嫁给他,现在怎么成了这样了?

    就算是云舒知道老段这些年对唐六小姐早就大不如前,可是唐六小姐这么直接地把老段给形容成这样,云舒也觉得齿冷。

    她看向老段,见老段浑浑噩噩,自然也被唐六小姐给打击坏了。

    “我的娘家早就和我没有了往来。威武侯当年骗我,我还是深闺女子,不懂事,他就把我骗到了手,骗得我芳心暗许,骗得我团团转。”唐六小姐把当年的事全都推给老段,对太后哭着陈述着说道,“国公府早就不让我登门了,大伯父不顾我的死活,对我置之不理,就是这么狠心的人。我兄嫂无情,不肯理我,父亲母亲又被大伯父放逐到北疆,这京城竟无一人为我做主,我只好听侯爷的话,才能活命。”

    唐国公紧紧地攥着拳头,依旧十分平静。

    他的呼吸都没有紊乱,可见还是能够承受唐六小姐这番可耻的话的。

    “这么说,你还真是可怜人。”太后便看向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老段问道,“威武侯,你夫人说的话,你可听到了?”

    老段抬头,已经满脸都是眼泪。

    一个大男人会这么痛哭,显然已经痛苦万分。

    “她说的话,娘娘和陛下如果都觉得是这样,那就是这样吧。”老段已经心灰意冷。

    他已经没有心情再和满脸紧张的唐六小姐对质什么。

    就算是在皇帝的面前对质,又能对质出一个什么来?

    可是他的心已经四分五裂了。

    曾经,妻子和他那么相爱,他以为她是为了他什么都愿意去做的节烈的女子。

    他以为她对他是有感情的。

    可是遇到了这么多的事,老段才发现,原来他本以为的无比节烈,感情热烈,对他忠贞的女人并不存在。

    他娶回了这么一个玩意,却为了她放弃了那么多年陪伴在他身边的妻子,还有自己的出息的儿子。

    为了她,他已经失去了那么多。

    既然这样,何妨再被她诬陷,再失去一些呢?

    所以老段不再说话,也没有对唐六小姐大吼大叫,说她诬陷自己,对她说出难听的话。

    他只是塌下了腰,整个人都像是被击垮了。

    看着他这样心灰意冷的样子,还承认了一切,唐六小姐顿时在心里轻松了起来。

    她被带到宫里来,被审问,被这么多人看着就知道自己跑不了了,可是一个被威胁不得不做那些事的可怜无助的女人,一定不会被宫中迁怒。

    她的想法的确是这样。

    现在太后和皇帝看起来也没有再追求她的想法,而是都看着老段。

    “为什么。”皇帝看似冷静,实则失望地对老段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朕对你还不够好吗?”他慢慢地掩饰不住自己失望的情绪,老段听到他失望的声音,颤抖了一下,垂下了头,却还是诚实地说道,“臣只是不甘心。”他想到这些年每每都被唐二公子压在手下,还有皇帝更信任倚重宋如柏,不由抬头看着皇帝,鼓起勇气,把自己这些年受到的委屈全都爆发了出来,对皇帝问道,“臣对陛下还不够忠心吗?可是每每陛下做事,第一时间想到的都不是臣。老宋被陛下更信任,臣也忍了。可就算是老宋离开京城,陛下也不肯让臣掌握老宋留下的位置。就算是臣和唐将军有纷争,可陛下却还是更偏心唐将军。陛下问臣为什么。可是臣也想问陛下,为什么?”

    为什么不愿意重用他?

    为什么就算是重用他,也要派一个毛头小子和他分权?

    为什么最后,反倒是毛头小子压在他的头上?

    老段早就想问问皇帝为什么。

    从前,他没有勇气。

    可是现在,他明显已经不会被皇帝原谅,或许还会获罪,那还怕什么?

    他当然想要问问皇帝,为什么对他这么冷淡。

    他看着皇帝,和皇帝四目相对,皇帝看着老段那充斥着血丝,愤愤不平的眼睛很久,才慢慢地问道,“朕对你还不够好吗?北疆武将,你的爵位最高。每一年朕赏赐给臣下的赏赐,威武侯府都是最丰厚的一份。难道这些还不够吗?你说军营里朕更偏心唐将军,那你难道不知道为什么?对军营里的那些不好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肯彻查的难道不是你吗?你欺上瞒下,让朕怎么信任你,怎么敢把重要的位置留给你。如果换一个人做这种事,朕早就把他给贬了。可犯了错的人是你,所以朕一声不吭。难道这还对不不够好?”

    皇帝的眼里无比地失望,指了指太后脚下吓得浑身发软的宽嫔缓缓地说道,“就因为你心里的愤懑,你就可以背叛朕,背叛太子,可以带着人想要逼宫?你口口声声对朕忠心耿耿,就是这么忠心?和朕的后宫勾结,图谋朕的皇位?”他冷笑着看着震动了身体,露出几分不安的老段说道,“你还只选了这么一个没脑子的女人。她连宠爱都没有,你就敢跟她联手,对付朕。不不仅对朕没有忠心,自己也是一个没眼睛的瞎子。”

    既然都已经在场,皇帝已经毫不留情地评价宽嫔,半点都没有遮掩自己对宽嫔的厌弃。

    宽嫔听到皇帝用这样蔑视的态度对自己,顿时知道自己大势已去,不由失声痛哭。

    “陛下,嫔妾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

    “这种事从来没有第二次机会。既然有胆量做一次,就要知道做这种事要承受的后果。不仅是你,还有侯家。”

    皇帝没有对宽嫔留情,然而看着因为无法反驳他,所以魂不守舍起来的老段,问道,“你还想质问朕什么?”

    老段垂下了头。

    “那现在,你应该回答朕的问题了。朕想不明白,朕对你那么好,你却和这种人联手害朕?为什么?”皇帝沉声问道。

    “一切,大概都是臣太贪心吧。”在很久之后老段才再一次声音沙哑地对皇帝说道,“陛下给了臣这么多,臣不知足,还想要更多。想要威武侯府以后更多的荣华富贵。”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