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9章清白

    一转眼,这就成了高大嫂的事。

    云舒看着宽嫔,没想到她是这么无耻的人。

    “宽嫔娘娘何必这样急着撇清。太后娘娘已经命人彻查,是非黑白,都要给人一个清白。现在胡乱攀扯什么。”大概是高家退亲这件事令宽嫔心中记恨,这时候想要陷害高家。云舒自然不相信宽嫔的鬼话,不过却生怕旁人去怀疑高大嫂,不由对宽嫔说道,“用不了多长久的事,何必宽嫔娘娘这样忙着拱出了这个,又供出了这个。娘娘一开始就在骗人,诬陷于我,现在还亲口承认了。既然已经有过骗人的经历,那我也不相信你现在说的每一句话。”

    “我家和高家是姻亲,和你不一样。”

    “什么姻亲。”云舒忙对众人说道,“并没有什么姻亲。因侯家公子行事不检点,撒谎骗人,高家才退了这门亲事。既然退亲,侯家和高家就没有往来,还有什么联系。更何况高将军夫妻的人品,京城全都知道,最爽朗不过,却从不对任何事指手画脚,更何况是太子殿下这么大的事。娘娘先污蔑了我,几乎陷我于不义,如今,我也怀疑娘娘又在诬陷别人。不如就等等,用不了多久,是非黑白自然全都分明。”

    太后已经命人去查了。

    宽嫔想诬陷高家,也只是垂死挣扎。

    见云舒几句话就把场面给圆了回来,宽嫔更惊慌了。

    “伯夫人何必为高家说话。不如让高夫人进宫对质。”

    “怎么,娘娘诬陷了一个伯夫人,召唤她进宫对质还不够,还想再召唤一位将军夫人?娘娘以为自己是谁?”云舒讽刺地说道,“娘娘也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这天底下的事,难道都围着你转?娘娘也别忘了,不管是谁对你说了这件事,你也是构陷太子的始作俑者,自己就是罪人,是阶下囚。有什么资格让我们都听你的摆布。”她已经对宽嫔忍无可忍,更何况,宽嫔只代表了后宫嫔妃的态度。

    她不是唯一一个对太子有恶意,对皇帝偏爱太子不甘心的嫔妃。

    只有把宽嫔给杀鸡儆猴,后宫嫔妃才再也不敢对太子再有什么狠毒的心思。

    不然,只凭太子这件事在京城闹得这么大,就算是有侯家做推手,那难道没有别人在背后谋划吗?

    既然宽嫔跳出来,云舒只能让宽嫔成为这个被示威的对象。

    “太后娘娘。”宽嫔求助地看着太后,可太后本来也不是站在她的立场,所以对她置之不理。

    看到自己四面楚歌,这一次连朝中重臣见她反口,说云舒是清白的以后对她再也没有了兴趣,宽嫔顿时慌乱了。

    她想求助皇帝,却被皇帝冷漠的表情给吓了回来。

    最后,宽嫔甚至把目光求助地落在太子的身上。

    “太子殿下,我对殿下没有恶意。”如果威武侯夫人被供出来,那宽嫔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想到威武侯好歹是皇帝身边的信任的人,皇帝对北疆武将一向忍耐,如果威武侯倒下了,侯家就没有了支持,她只能求助地看着太子,希望太子年纪小,看在自己楚楚可怜绕过自己,保全侯家以图日后东山再起。她求助的样子被太子看在眼里,太子却没有为她张嘴,反而看着云舒露出了笑容。

    “我就知道宽嫔娘娘是诬陷您。”他欣慰地说道。

    宽嫔刚刚亲口承认诬陷云舒,这可是她自己说的。

    如今,云舒是真的清白了。

    云舒也对太子露出了笑容。

    见太子对自己不理不睬,宽嫔涕泪横流。

    她本来也只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子,就算是野心勃勃,妄图在宫中兴风作浪,还有很多的野心,还想要成为皇子之母,可是当危机发生的时候,宽嫔还是不知道如何应对。她的形容已经很不好看了,钗环散乱,面上满是眼泪和脂粉混合,云舒看着这个似乎自己一进宫就对自己莫名无比敌对的宽嫔娘娘,甚至都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招惹了宽嫔,让宽嫔对自己的怨气那么大。

    她的确曾经在高大嫂的面前劝说为了孩子的心情多考虑侯家的婚事能不能继续。

    可是最后做出决定的是高家,又不是她。

    宽嫔难道就因为这一件事那么怨恨她吗?

    这简直就是莫名其妙的事。

    云舒心里疑惑,可就算是并不明白,也没有在这样严肃的场合多问宽嫔。

    她坐在宋如柏的身边鼻观口口观心,一直都不出声,只听到太后似乎和皇帝在低声说着什么。在这样压抑的气氛里,很久之后才有人把这段时间进宫的命妇的身份查清楚,当太后面无表情地看着宫女给自己捧来的名单,还有审问过后宽嫔宫中宫女招供的都有什么人进宫看望过宽嫔,有什么人和宽频过从甚密,那些吓坏了的宫女们迫不及待地就将威武侯夫人给供了出来。

    毕竟,宫女们都是宫里的人,又不是宽嫔带进宫,只能和她同生共死的。

    既然宽嫔眼见大难临头,宫女们也不会为她保守什么秘密。

    当皇帝听到威武侯夫人的名字,突然笑了笑。

    云舒也微微变了脸色,下意识看向唐国公。

    威武侯夫人不就是唐六小姐。

    这唐六小姐真是太坑她大伯父了吧。

    从前就因为她闹出了很多唐家最难看的丑事,唐国公被连累得都无法忍耐分家,现在唐六小姐还不放过唐国公?

    唐国公的脸色铁青,不过很快,他也是心机深沉的人,很快就不再露出表情。

    他端坐在一旁,任凭所有人打量自己,却并无反应。

    “让老段他们两口子都来。老段还在牢里吧?”皇帝对宋如柏问道。

    云舒吓了一跳。

    老段怎么进了牢里了?

    “是。”宋如柏起身对皇帝说道。

    “他们这两口子,真是夫唱妇随啊。”皇帝便笑着说道。

    不过这笑语不像是愉悦,也不像是夸奖,相反,还有一点阴阳怪气的味道。

    云舒更一头雾水,没想到皇帝已经对一旁的太后笑着说道,“这真是两口子。前脚老段敢带着人马想要进京城来逼宫,质问太子的事。后脚原来他这后娶的婆娘就是在宽嫔面前说三道四的那个。这夫妻俩珠联璧合,到底想干什么,朕也十分好奇。”他虽然看似在和太后说笑,可一头雾水的云舒却隐隐听得分明,不由愣住了。她的耳朵都觉得出现了幻觉似的,万没有想到老段竟然还有这个胆子,想带着人进京城来逼宫。

    不过他也太想当然了。

    就算老段手里还有军营里的权势,可是皇帝地位稳固,谁愿意跟他一起去作死啊。

    更何况虽然他掌管军营,可军营的主官现在是唐二公子,军营里的动向,有个风吹草动,顷刻之间唐二公子全都会一目了然。

    他只要敢动军营里的事,唐二公子就会知道,那自然就是皇帝知道了。

    更还有京城内的禁军,五城兵马司,五军都督府……老段还想逼宫,可见他被关进了大牢不冤枉。

    不过云舒想到老段竟然会逼迫皇帝,还质问太子的事,心里倒是有些伤感。

    老段跟在皇帝身边那么多年,皇帝对他还是很看重的。

    就像是现在,皇帝虽然冷嘲热讽的,可看他的笑容就知道,皇帝的心里不好受。

    “威武侯夫人还没到,也没承认,陛下不可轻易给她定罪。”就算太后心里也认定了唐六小姐就是跟宽嫔合谋的那个,不过也不会直接说出来。她倒是见云舒神色恍然,便对云舒安慰说道,“你今天受了惊吓,也吓坏了。这件事宫里会给你一个交待,给你一个明白的回应。”她对云舒十分温和,云舒忙起身对太后说道,“娘娘言重了。此事不是宫中过错,相反,我要感谢娘娘与陛下给我机会和宽嫔娘娘对质,还我清白。”

    她正在对太后道谢,宋如柏已经拖着一个被五花大绑的高大汉子走进来。

    他把老段给推到了众人的面前,却没有折辱他,而是无视他,走到云舒的身边坐下。

    “谢了老宋。”老段却十分感谢宋如柏并没有对自己吆五喝六,对自己推推搡搡。

    他被关在牢里这一晚上的时间,浑身已经满是污垢,胡子拉碴落魄不堪,受了牢里不知道多少人的辱骂还有嘲笑,都嘲笑他从高高在上的威武侯竟然鬼迷心窍,沦落到了牢里。这一夜的人情冷漠,在对着宋如柏对自己哪怕是无视却没有对自己冷嘲热讽,老段的眼眶都红了。他虎目含泪,见了上方的皇帝,动了动自己干裂的嘴唇,却最终跪下来无力地说道,“见过陛下。”

    宋如柏无视着老段对自己的感谢,见云舒看着老段,低声说道,“陛下不会原谅他了。”

    老段从前不管干了什么,皇帝都能容忍,都会原谅他。

    可是这次他犯了大忌。

    老段质疑太子,还妄图逼宫,这已经是皇帝绝对不能容忍的底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