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4章长大

    “你这次回来是想提醒家里?”陈白引着云舒回了前面的屋子,云舒把宋如柏的叮嘱跟他说了,陈白方点头说道,“我本来还想去提醒你。既然你心里有数,那就好。阿柏是北疆无疆之一,是陛下的心腹,忠义伯府现在不知道多少人明里暗里盯着。之前你在府门口骂了一个将军夫人,现在还有你不认旧人的一些不好的流言,可见忠义伯府才是最被人盯着的。你也要小心。”

    “我明白。”云舒忙说道。

    陈白家的便笑着靠着椅子。

    似乎当家里天平了,他整个人都没有那么紧绷了。

    他笑容满面,似乎也是在期待将来的好日子。

    因为陈白家的有陈白说要照顾,云舒便送今天过来照顾母亲的翠柳回赵家,姐妹俩聚在一起自然很多话说,到了赵家,云舒先把要在京城谨慎走动的话跟赵夫人提过,却没想今天赵大人也在。这位一向都很古板教条的读书人见了云舒,先是点了点头,又突然停住了要出门的脚,回头对云舒板着脸说道,“在外不要妄议太子的身世。你身为陛下看重之人,更应谨言慎行。”

    赵大人一直都是那么古板,并且老学究,看不起那些歪门邪道。

    云舒见他突然提醒自己,还愣了一下,之后笑着说道,“是。我记住了。”

    “太子的身世如何,那是陛下自家的事。他的生母是谁,只要是陛下的儿子,就有资格做太子。外面的那些人……哼!”赵大人就说道,“为了功名利禄,权势富贵,猪油蒙了心!明明做读书人的应该不失气节,可看看这群乌眼鸡!”他十分看不起那些朝廷里位列朝中的文臣武将为了储君之位就抹了自己做人的气节,失了读书人的面子,疯狂地做一些读书人本来不应该做的事。

    云舒闷笑。

    赵大人这么多年倒是一直都没变。

    还是这么老古板。

    怪不得一直都只能在五品上打转。

    可云舒倒是觉得赵大人在这一刻可爱了很多。

    “虽然您是很有道理的,可是在外还是不要提这些了,免得会被人攻击。”就赵大人这种芝麻绿豆的五品官,还敢骂那些朝中大臣,还不让人记恨啊?到时候恐怕人家动动手指头,赵大人五品官都做不成了。云舒含笑这么说,赵大人便用白眼翻她说道,“难道为了官位,我就要泯灭良心吗?古人还不为五斗米折腰!如果让我跟那些没了气节的读书人为伍,这官还不如不做!”

    他话音刚落,赵夫人在一旁凉凉地说道,“可不能不做官。不做官,没了你那五斗米,你去哪儿养你的小妾去。”

    赵大人被堵住了嘴。

    和妻子斗嘴,他从来赢不了的。

    “妇人之见,真是妇人之见。”说不过妻子,赵大人掩面走了。

    云舒看着赵大人气呼呼的样子,倒是觉得很可乐。

    赵夫人得胜而归,满意地带孙子去了。

    “你别说,父亲最近真的很不与外面的人同流合污。”翠柳把云舒送出来的时候,对云舒笑着,满是光亮地说道,“还有人想联合他一起上一个追究太子身世的折子,邀他一起署名,他都拒绝了,还因此得罪了几个同僚要有上峰。不然,你没见父亲最近都赋闲在家了嘛。”可就算是被排挤了,赵大人也没有跟那些人在一起上折子,云舒对赵大人这样不知变通,过于耿直的做法逗笑了。

    “其实赵大人这么多年都没变过,倒是很难得。”

    踏入官场这么久,赵大人始终如一,因此造成了官位也始终如一,也算是难得。

    翠柳坏笑,捅了捅云舒问道,“你是在揶揄父亲吧?”

    “怎么会。”云舒板着脸严肃地说道,“我是觉得赵大人是个难得的人罢了。”

    “可就算是不知变通,父亲也点头让我进了门,这些年对我也还不错。”翠柳和云舒对视哈哈笑了一场,突然对云舒说道,“小云,我现在真的满足了。”有一个虽然会吵架可是却很好的婆家,一个英俊又爱护自己的夫君,还有活泼可爱的孩子,衣食不愁,手里富庶,翠柳想着这些,和云舒靠在一起笑着说道,“小的时候我可没想到自己会得到这么多。”当她们还都只是国公府里的扫院子,给大丫鬟随意使唤,看人脸色的小丫鬟的时候,可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拥有这么多。

    自由的身份,幸福的人生,还有那么多的家人。

    云舒看着翠柳也笑了。

    “是啊。真是没想到会得到这么多。”她从孤身一人的小丫鬟走到现在,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小姐妹也和自己一样幸福,这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正是因为得到了这么多,才更应该回报给了我这么多的人。”云舒对翠柳笑着说道,“我得到的这一切,是国公府,也是陛下给的。所以我也不能在这个时候掉链子。倒是你。”她拍了拍翠柳的手臂对她说道,“你也多去老太太的面前,抱着你的大儿子。老太太一定高兴。”她看似说笑,翠柳却认真了,一口答应了下来,又跟云舒抱怨说道,“老太太倒是更喜欢这些小孩子。有了小的,咱们大的就不怎么被待见了似的。”

    “以后你也有这一天。等你也当了祖母,太祖母,你的儿媳也这么抱怨你。”

    翠柳脸上笑容更多。

    似乎想到了她白发苍苍时的幸福的场面。

    “你别送我了,我先走了。”云舒出了赵家,也不用翠柳送自己,才要上停在赵家门口的车,却见不远处,一个俊秀的男人在看着自己微笑。她一愣,顿时露出惊喜之色,见他走过来,忙惊喜地问道,“公子回京城了?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都没有消息?你怎么走到这儿来了?”她一连串地追问,含笑看着她的沈公子哭笑不得,好半天才见云舒停下来,方才看着她笑着问道,“你何时成了这么唠叨的人?我昨天才回来,只有陛下和大哥知道,没有惊动别人。”

    “那公子这回回来,是留在京城,还是要回到边城去?”

    沈公子在边城好些年了。

    云舒也时常听到一些沈公子在边城的事,虽然他是读书人出身,可是边城的军营的武将却都很信服他,边城被管理得井井有条。

    按说,他在边城那么久,该学到的也都学到了,却迟迟没有回到京城。

    “还是回边城去。不过大概要留得久一点。”沈公子看着似乎有些失望的云舒,见她依旧温柔美貌,可是眉宇之间却少了当年在国公府时的小心与卑微,眼神不由更柔和了几分,对云舒寒暄着说道,“这次回京,我是以叙职的名义,陛下留我在京城多停留,我也能见见从前的故友。”他刚回来,云舒便急忙问道,“这一路上是不是很累?”沈公子只怕是快马加鞭而回,云舒不免关心。

    沈公子笑着说道,“也还好。”

    “见过陛下和太子了吗?”

    “见过了。太子的身边有个虎头虎脑的,说是你家的?”沈公子见云舒点头,便笑着看了看天色,对她说道,“别看他小拳头小胳膊的,可是有劲,气势也足。就是……”他莞尔一笑,对眼角微微一跳的云舒说道。“就是读书差了点。我进宫的时候,他正被太子抓着笔抄书,别提多可怜了。”他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云舒捂着额头无语地说道,“这么快就被公子你看破了。”

    沈公子大笑。

    在边关久了,他也更洒脱,比曾经文弱秀气的读书郎多了几分爽朗。

    “我还得去拜见长辈,过些日子闲下来再去找你和老宋一起喝酒。”他笑着跟云舒道别,就像是很普通的友人一样。

    似乎曾经的那些事早就被忘记,并且被消散在了风里,再也找不见了。

    见他目光坦然清澈,云舒心里忍不住感到高兴。

    能看着沈公子从曾经的那些事里走出来,变得更加爽朗,目光朝前看,这是她一直都希望的事。

    “那我和宋大哥随时恭候。”她也笑着说道。

    沈公子柔和地看着笑容轻松的云舒,心里轻声叹息,也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既然她希望他忘记那些陈年旧事,那就让她当做他全都忘了吧。

    “那你得慢慢等了。我家在京城的长辈这么多,一个一个拜见过去,你们还得排队。”他觉得这一刻,看到云舒轻松的笑容,自己也说笑轻松,仿佛回到了那一年,他成了官奴,而她只是一个小丫鬟,两个人也这样轻松地说笑的时候。

    可是他们都长大了。

    男婚女嫁,再也不会有曾经的那样的美好的时候了。

    “知道公子是个大忙人。你忙着吧。”云舒无语地说道。

    沈公子便一笑,和她挥了挥手,越过她慢悠悠地往前走了。

    他似乎在这一刻,放下了肩膀还有心里的负担,背影变得挺拔轻松了。

    云舒看着他的背影,看到他头也不回地走远,笑了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