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1章惊扰

    云舒也不堪其扰。

    宋如柏是皇帝的心腹,跟随他去了北疆,皇帝身边的事,宋如柏不可能不知道。

    云舒又跟着宋如柏在北疆数年,她还和北疆女眷十分亲密。

    甚至连太子都对云舒喊着一声姨母。

    这样的关系,说宋家不知道太子的生母,说云舒不知道这里面的详情可能吗?

    之后的几天,云舒就受到了不少人的叨扰。

    京城里平日里亲密一些的女眷,这时候都不会来打搅云舒,给云舒为难。

    倒是平常只是点头之交的,反倒天天来忠义伯府上,旁敲侧击地想打听太子的事。

    云舒怎么可能告诉她们。

    京城里因为云舒这段时日的冷对,对她也有一些不好的传言,风言风语的,云舒听了也很头疼。

    她索性把家门一关,谁也不见了。

    正是因为忠义伯府谁都不见,也从不提宫中的事一句,多少人对忠义伯府这种不识相很不满意。可云舒自己不在乎,宋如柏也不在乎,对那些什么只知道巴结皇帝太子,却不知道来往交好京城的门户的那些传言也不放在心上,反倒劝着云舒不要和那些小人置气。云舒本来也心宽,见宋如柏劝着自己,也就丢开了手,在家里带着玉姐儿学学读书写字,倒也能打发时间。

    虽然在家里不出去,也不见客清闲了不少,不过云舒也没有忘了打听宫里的事。

    宋如柏每一次回家都能跟她提一些宫中最近发生的事。

    听到说皇帝和沈将军依旧不反驳不否认,朝中的动静更大了,云舒便十分担忧。

    不过想到现在已经成长了的太子,云舒又觉得自己是杞人忧天了。

    她其实对太子的生母是沈皇后还是沈二小姐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也不能理解现在朝廷里那些人大声叫嚷着一定要查明白太子的生母是谁有什么要紧,甚至对那些跟着起哄的后宫嫔妃更加不理解,毕竟无论太子的生母是谁,都是皇帝的儿子,都是皇帝的长子。这些后宫的嫔妃只曾经得了皇帝的几日宠爱,就找不着南北东西,连个公主都没生过,就都敢肖想着太子的位置了。

    云舒敢肯定,现在在朝廷里闹着的那些大臣,有很多都是后宫嫔妃的瓜葛。

    因为储君之位会带来十分重要的利益,所以他们一起跟着起哄,想要把太子拉下来,自己好分一杯羹。

    想着这些,云舒再一次觉得皇家真是一个令人头疼的地方。

    为了皇位,真是什么都敢做。

    她正觉得担心的时候,唐国公府给她传话来,唐国公世子夫人千里迢迢从南边回了京城。

    虽然世子夫人早年一直跟着唐国公世子在南边,可是早些年的时候云舒也是和世子夫人认识的,她听说世子夫人想见她,忙收拾了一番,带着玉姐儿一起去了唐国公府。就见世子夫人已经坐在老太太的身边,比起早年离开的时候,世子夫人越发雍容端庄,见了云舒便善意地微笑,看到了玉姐儿,她便笑着对云舒问道,“这是玉姐儿吧?”她竟然知道玉姐儿,云舒忙叫女儿去给世子夫人请安。

    “快过来。二妹妹早前时常和我说起玉姐儿,说是个美人胚子。果不其然。”世子夫人拿了表礼给玉姐儿,云舒叫女儿给世子夫人道谢,便推着女儿去依偎进了老太太的怀里。

    老太太正在对世子夫人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一个人回来?这一路上十分辛苦啊。”她还不知道京城里关于太子的那些事,因为老太太的年纪也大了,唐家上下都不愿意让老太太操心,所以外面的事能瞒着就瞒着了。世子夫人也是一样的,听到老太太垂问,笑得毫无异样地对她说道,“的确辛苦。不过大哥来信跟我说瑾瑜快回来了,说让我快点回京城,赶着瑾瑜在京城的时候帮他相个好人家的小姐,好早日成亲。”

    她一边说,一边喝了一口茶对老太太说道,“您也知道,瑾瑜年岁也不小了,到现在还没有成亲,大哥也担心他,怕错过他这次回京城叙职,他又跑了。想要抓他成亲也不知道还要等到几时。”她的脸上带着端庄的笑容,说起弟弟的亲事,老太太便理解了,想到沈公子的年纪,叹了一口气对世子夫人说道,“你说的是。所谓长姐如母。给这孩子相看婚事,你这个做长姐的出面才行。”

    他们说的沈公子的婚事。

    云舒想到沈将军说沈公子也很快回来,世子夫人这么说,待到沈公子回京城给老太太请安,老太太也不会怀疑,一箭双雕,心里便放松了。

    不过想到沈公子现在还没有成亲,云舒的手指顿了顿,拿了一旁的茶喝了起来。

    世子夫人一边和老太太聊着沈公子的婚事,因为老太太十分关心沈公子这沈家独苗的婚事,还很关心地也提到了几家家风还有风评都很好的小姐,世子夫人一边帮婆婆唐国公夫人端茶,一边笑着回应。她看起来完全没有异样,唐国公夫人与合乡郡主妯娌两个也陪着老太太说笑,因老太太最关心的就是唐国公世子这个长孙,还有前些年世子夫人生下的唐国公世子的嫡长子,难免多问了几句。

    世子夫人无论心里多么着急自己的太子外甥,也沉住气没有露出异样。

    云舒见她如此大将之风,心里不由轻轻感叹。

    “只你一个回来也就罢了。什么时候你们全都回来了就好了。”老太太见世子夫人虽然和自己说着话,面上难免带着疲惫,自然是因一路上回来疲劳,便关心地对长孙媳妇说道,“快去歇着吧。别累着了你。”她催着世子夫人去休息,世子夫人也恭敬地起身,退出了老太太的房间,临走的时候,合乡郡主起身笑着说道,“我和小云去和侄媳妇说道说道。这京城里的好人家的小姐,我知道一半儿,小云这段时间在外面忙着,也知道另一半了。”

    她一向都是十分热情的女子。

    云舒见合乡郡主拉上自己,又见世子夫人对自己笑着,心里一动,便起身对老太太说道,“那我就去出出主意去。”

    老太太搂着玉姐儿,对云舒笑着说道,“你去吧。有了玉姐儿,你就没那么非要在我的面前了。”

    “原来玉姐儿如今比我还得您的宠了。”云舒笑着说了一句,这才转身跟着世子夫人与合乡郡主去了外院。

    唐国公夫人是不能在这时候也一起跟着走了的,便陪着老太太说笑,看老太太拿着十分精致的棋子哄着玉姐儿,脸上也露出十分的笑容。

    她们看起来都在笑着,都在为世子夫人回了京城,好歹也算是团聚了感到十分愉悦,倒是云舒跟着世子夫人去了外院,等坐下了,世子夫人才一脸疲惫地坐到了云舒的对面,和合乡郡主先道谢说道,“如果不是三婶给我来信提醒了我,又有大哥书信里催着我回京城,我竟不知,这京城里已经物议沸腾。”她今天进了京城,大街小巷全都是太子的身世,这么广为流传是世子夫人完全没有想到的。

    一想到民间都有这么多的传闻,那宫里和朝廷里还少得了吗?

    世子夫人十分担心外甥。

    “咱们这样的人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更何况太子是沈家的血脉,也和唐家休戚相关,这种道谢的话你不用多说了。”合乡郡主便问道,“你妹妹人在哪儿?”

    “她还在路上。”世子夫人便对云舒也道谢说道,“我看了大哥的书信,这段时日都是你在宫里安慰太子,保哥儿这孩子也是十分好的,也守着太子。这些年,我知道你时常在宫里安慰太子。其实说起来,我这个姨母还不如你称职。”她神色黯淡,想到了早些年的事,便含着泪对合乡郡主与云舒说道,“打从沈家坏了事,其实我的日子过得最平安不过。二妹妹和靖南侯府合离,颠沛流离。瑾瑜他受了那么多的罪,还有大哥也成了朝廷的要犯,隐姓埋名。只有我,享受着国公府的庇护,做着世子夫人,什么苦都吃不上。”

    她不免想到她的父亲沈大将军还在世的时候,给她挑了唐国公府这门婚事时候说过的话。

    那时候,母亲本不愿意把自己最疼爱出色的长女嫁到唐国公府上。

    毕竟,唐国公和沈大将军在朝中屡次纷争,关系也并不好。

    与其把爱女嫁到唐国公府上,面对着唐国公府上下的冷淡,还不如寻和沈家亲密往来的世交,好歹不会委屈了她。

    可是父亲却坚持把她嫁了过来。

    或许是那时候父亲就隐隐有了预感,预感自己功高震主,先帝对他起了忌惮之心,为了以防万一,才把自己的女儿们都嫁到了和自己十分要好的人家,想着就算是沈家出了什么事,可这些和沈家交好的世交起码不会薄待了沈家的外嫁之女。父亲说唐国公虽然为人无情,不过却不是一个功利小人,绝对不会因为沈家就对她不好。如今想到两个妹妹的结局,世子夫人心里自然十分伤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