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0章安慰

    而太子很快带着好些年少的锦衣少年到了太后的宫里。

    “给皇祖母请安。”

    他给太后请安。

    云舒见到太子还十分稚气的脸上多了几分沉稳。

    似乎是因为这件事,让太子也变得更加成熟,成长了。

    看着已经多了几分少年气,不再是个孩子的太子,云舒愣了愣,目光柔和。

    或许她想错了。

    太子已经不是她心里那个在年幼的时候因为一些委屈,还有孤单就需要她安慰的孩子。

    他已经是个小男子汉,并且有着自己的同伴,已经能够抗衡外面的波折。

    她要做的,不是和从前一样把太子当成一个孩子,小心翼翼地抱着他,把风风雨雨阻拦在手臂外,保护他。

    而是站在他的身后,支持他,给他一个可靠的后盾就够了。

    “姨母也来了?”太子见到云舒,露出了笑容,这一笑还残存着几分稚气。

    他身后的锦衣少年,除了唐家的几个孩子,对云舒都露出好奇的神色。

    “这是我娘!”保哥儿从太子的身后挤出来,站在太子的身边对云舒也笑着挥了挥手,对身边的几个锦衣少年说道,“我娘特别支持我陪着太子。”他似乎因为这件事十分骄傲的样子,云舒看着在这些少年里属于最小的孩子之一的保哥儿哭笑不得。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太后看着这些拘束起来的锦衣少年笑着说道,“不用这样拘束。你们过来坐吧。忠义伯夫人也不是规矩刻板的人。”

    “太后娘娘说的极是。我娘从来不拿规矩压着人。”

    保哥儿似乎和这些锦衣少年相处得不错,这些出身都极好的少年先给太后请安,又上前拜见了云舒。

    太后命人去端了吃的喝的给他们,问坐在自己身边的太子问道,“今日做了什么?”

    太子便说道,“在读书,又练了联骑射。”他似乎并没有因为外面的那些事受到影响,云舒却知道,太子的心里不可能这么平静,不过应该是这些少年对他的关心让太子心里少了很多的难过,他才会这么快振作起来。因为想通了这些,云舒也不急着让保哥儿从宫里出来了,相反,倒是见保哥儿和几个少年十分要好的样子,觉得有些纳罕。她和宋如柏都是沉稳的性子,其实也算不上擅长交朋友。

    云舒在国公府里出了名的好人缘,可是说到朋友却并不多。

    宋如柏更是如此。

    可是保哥儿却似乎跟谁都能打成一片。

    见云舒的目光落照保哥儿的身上,太子回头见保哥儿抓着点心毫不拘束地吃,并不在乎这是在宫里,便对云舒笑着说道,“保哥儿虽然年纪不大,不过武艺却很好,他在宫里的时候咱们一起玩闹,他的武艺出众,当然得到了很多认可。”他这么解释了一番,云舒莞尔一笑,便顺势问道,“殿下在宫里没有受到惊扰吧?”虽然告诉自己长大了,不需要自己这样的柔弱女眷为他操心,可是云舒还是忍不住问了这么一句。

    太子看着云舒,嘴角微微弯起,对云舒说道,“多谢姨母挂怀。我还好。外面的事其实也不算什么。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母亲的事不可能瞒着一辈子,现在被说穿了,也没设呢了不起的。”他不会为了自己的储君之位就否认自己的母亲是谁,所以,外面的猜测,太子在宫里欣然承认,不会一声不吭,让那些猜测自己身世的人对自己的母亲产生一些不好的想法。

    他坦然承认沈家二小姐就是自己的生母,似乎没有引来那些锦衣少年的异样。

    云舒就明白,想必太子已经告诉他们了这件事,他们也很快地接受了。

    “那就好。殿下说的没错,说穿了就说穿了,有什么不能承认的。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和殿下,还有二小姐站在一起。”

    云舒格外真诚,太子从不怀疑她的真诚。

    “就算姨母不说,我也知道姨母会保护我和母亲。”太子对云舒说道,“只是我的身世可以被人知道,却不能忍受有人为了自己的私欲算计我母亲。”

    他出身有问题,他并不在乎。

    可是这一次流传他身世这件事,明显是有人在算计他,还有他的母亲。

    太子决定把这个人给揪出来。

    他不会放过这个人。

    “太子长大了。”见到太子已经学会保护自己的母亲,云舒不由欣慰地说道。

    太子便把自己面前的宫中糕点托给云舒。

    云舒笑着拿了吃了,又见太后对太子叮嘱了一些最近在宫中要小心之类的这样的话,也知道太后生怕宫里人心浮动,对太子做出一些措手不及的事。太子也细心地听了,又请太后别为了自己的事过于忙碌焦躁伤了凤体,待这一天快要过去,云舒才一个人出了宫,把保哥儿留在了宫里。只是她才出了宫门,还没有上车,便见到沈将军也从宫里出来,她愣了一愣,便给沈将军请安。

    沈将军用不着她请安,问她,“你是担心太子才进宫?”

    “是啊。”云舒便说道,“见到太子安好,我才能放心。”

    “我已经通知二妹妹和瑾瑜回来。”见云舒一愣,沈将军便对云舒说道,“从前陛下折腾出一个什么沈皇后,我就觉得不妥当。当年北疆知道二妹妹和京哥儿的太多,谁知道这些年谁走过嘴。只是那时候陛下说不过是权宜之计,我见陛下那时候伤心,也就点头,由着他胡闹。”弄出一个莫须有的沈皇后,还让沈皇后跟沈家连了亲,皇帝当年都是为了沈家还有太子,虽然知道这件事有不少漏洞,可是那时候皇帝才被自家妹子给甩了,只剩下一个儿子,实在可怜,沈将军看着皇帝那么可怜也没说什么。

    “其实现在揭穿了也好。总比以后再闹出波折来容易解决。”云舒便说道。

    “你说的没错。更何况这件事说穿了又能怎么样?京哥儿身上流着沈家的血,谁敢把他如何。比起什么远房的沈皇后,现在京哥儿才更让人承认是沈家的皇子。”

    沈将军虽然这么说,可是脸色板着,自然是不高兴的。

    他不高兴的是后宫和朝廷里有人心大了,竟然敢算计太子了。

    云舒见沈将军很快克制好了自己的情绪,便也没有说好听的话劝他。

    沈将军是沙场上见识过的人,心大,用不着一个女人安慰他。

    倒是她更关心地问道,“二小姐和沈公子要回京城吗?”

    “当然要回来,她和瑾瑜,大妹妹也会回来。”

    云舒听沈将军说唐国公世子夫人也要回来,忙说道,“可是世子还在任上,没有陛下的旨意,不可能回来。”

    “妹夫不回来,只大妹妹一个回来。”见云舒轻轻点头,沈将军便对云舒说道,“陛下也是这个意思。这种时候二妹妹受到的波及最大,大妹妹回来,她们姐妹感情最好,还能互相扶持安慰。”皇帝直到现在还对沈二小姐这么体贴,云舒沉默了很久才轻声说道,“虽然是陛下体贴,可是今日这事八成是他后宫嫔妃干的好事,都是因为他的女人而起。这么想想,我反倒只觉得这是陛下应该做的。”

    不管是宽嫔还是宫里的谁,肯定是有嫔妃心大了,想要拉太子下来。

    如果皇帝没有这么多的嫔妃,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的麻烦事。

    虽然云舒也知道皇帝广纳嫔妃当初是为了稳定朝堂,可也不吝啬在这个时候吐槽一下。

    她回到京城以后,难得会在沈将军的面前这么吐槽,沈将军皱眉看着她说道,“你也是在北疆久了,说话更加随心所欲。这话让人听到怎么办?”

    “这不是只有您嘛。”云舒小心翼翼地说道。

    沈将军看着她,没有再说什么。

    “幸亏只有我。”他便对云舒说道,“回到京城你要谨言慎行。从前的谨慎全都忘光了。对了,”他提醒云舒说道,“宫里的传言有太后彻查,京城里那些传言,你听着便是,用不着追问这些话是从谁嘴里传出来的。我和陛下有别的想法。”他怕云舒关心太子,在外面为太子抱不平,想问太子找出宫外是谁在宣扬这件事,云舒倒是认为沈将军想多了,她并没有这个能力。

    沈将军这么一说,云舒一口答应了下来。

    “二小姐什么时候回京城?我能为二小姐做什么?”云舒还是想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她回来,你过来陪她几天就是。”沈将军目光复杂地看着云舒,最后还是没说其他的事。

    他弟弟回来了。

    可是云舒却似乎完全没有想到这件事。

    “别为太子过于担心,天塌不下来。”他对云舒只有说了这么一句话。

    云舒听了便心里轻松了。

    她也不追问沈将军和皇帝到底还想做什么,有什么计划,耐心地等待。

    可是似乎皇帝一直都没有什么动作,相反,似乎过于沉默,引来了京城更多的动静。

    更多的朝臣开始要求查清楚太子的生母到底是被追封了的沈皇后,还是当初和靖南侯府合离了的沈家二小姐。

    京城开始不平静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