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章质疑

    可是和宋如柏一样的男人,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云舒笑着和合乡郡主说话,心里捉摸着,是得好好打听打听京城里各处人家的家里的事了。

    想把玉姐儿嫁出去,不仅得夫君的性子好,那也得婆婆的性子好。

    那家里和睦不和睦也很重要。

    就比如合乡郡主。

    当初唐三爷犯了糊涂,多少更喜欢姨娘珍珠的时候,还是老太太当头棒喝,才让唐三爷慢慢地转过弯来。

    这就是有一个好婆婆的好处了。

    只有婆婆好,才会在夫君不懂事,或者做错事的时候,知道为儿媳出面,让儿媳能不要过得那么艰苦。

    她有意无意地就在京城里走访多了。

    也是在看看京城这些人家,和自己来往的夫人们的性子和自己是不是投缘,会不会也和玉姐儿投缘。

    因为这样,云舒也细心了一些,更听说了一些合乡郡主之前跟自己提过的消息。

    太子的身份的问题。

    她听到了这些,虽然只不过是听到有人遮遮掩掩地说了这么些,也觉得有点担忧,总是觉得这京城平静的水面之下还有着让人不安的动静,就找了一个时间把这件事和宋如柏说了。

    宋如柏早就听云舒提过这件事,见云舒又说起这件事,他便想了想对云舒说道,“宫里这件传闻已经消停了,陛下知道了没说什么,似乎没往心里去,倒是太后还在彻查,把那几个嚼舌根子的宫女都给下了诏狱,正问着。我看那意思,那几个宫女也不是骨头硬的,过不了多久就能吐出一些话来。”对于太子的身世这件事如果闹得沸沸扬扬,那对太子来说是沉重的伤害,哪个儿子愿意自己的母亲被人指摘,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母子?

    云舒便多问了一句,“沈将军知道了吗?”

    沈将军是沈二小姐的哥哥,是太子的舅舅,一向关心他们母子。

    如果知道这件事,一定会有动作。

    “知道。陛下和沈将军提了。沈将军的意思是,看看情况,也先查一查到底是谁在背后兴风作浪。”虽然看起来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可是云舒想到沈将军的厉害性子,便觉得这背后恐怕不能善了,迟疑地说道,“我怕这件事耽搁下去,日后必定生变。你想想看,既然这样的风声传出来,不可能无的放矢,不然谁会拿东宫的事说嘴。既然传出风声,必定有所图,这妄言东宫,是要掉脑袋的。”

    她十分担忧,宋如柏便安慰她说道,“如果你担心太子,就带着孩子们进宫见见太子。太子会高兴的。”

    太子在宫中寂寞,云舒如果进宫,太子会觉得很高兴,也能和保哥儿玩耍,忘记烦心的事。

    云舒想了想,觉得也是。

    她便时不时地带着儿女进宫,陪着太子玩耍。

    太子玩耍的时间不多,现在不是读书就是习武,难得有见到云舒一家的机会,十分惊喜。

    对于玉姐儿,因玉姐儿年纪小,太子便爱护妹妹一样爱护她,玉姐儿进宫他总是叫皇帝宫里的宫女陪着玉姐儿说话,自己喜欢带着保哥儿出去,一起到处嬉闹。因为和太子熟悉了,保哥儿对太子便多了几分仰慕,觉得比自己年长几岁,又沉稳成熟的太子像是自己的榜样似的。更何况太子又不是只知道疯玩的人,有博学多才的老师教导,他的谈吐学问和见识都是最好的,保哥儿因不喜欢读书,当然远远比不上,时常和太子接近,便自惭形秽。

    云舒觉得最近保哥儿似乎喜欢读书了。

    从前读着书就头疼,现在却开始努力苦读。

    “怎么这么认真读书了??”云舒见保哥儿在家里的时候整天捧着书看,便笑着问道。

    “太子习武比我还厉害,可是读书也好,宫里的师傅都夸太子殿下文武双全。儿子也想当文武双全的人。”

    保哥儿便对云舒说道。

    这大概就是近朱者赤吧,云舒笑着问道,“怪不得你最近不怎么去国公府了。原来是一心要在家里读书,想让太子殿下刮目相看?”她这么说笑,保哥儿就十分害臊,放下了书走到云舒的身边说道,“最近国公府里二舅舅忙着呢,听说是……”他想了想,因为年纪还小,也不大知道,只对云舒说道,“听二舅舅恍惚地说了一句什么,说是最近忙,还要忙着勾心斗角。这长大了真是烦恼太多,不仅要读书习武,还得学着勾心斗角。”

    云舒一听就知道,这恐怕是唐二公子在抱怨。

    老段现在成了唐二公子的下属,以老段的心情能好受吗?就算是做了下属,也肯定要跟唐二公子你来我往。

    唐二公子又要忙着压制老段,又要忙着军营里的事,自然就没有时间多照看家里的这几个小子了。

    “你操心的事好真多。”云舒拍了拍儿子的头,让他自去读书去了。

    保哥儿一笑,专心地读书。

    只是他年纪还小,云舒担心他过用功熬坏了眼睛,是约束他每天读书的时间的,也让厨房多准备一些孩子喜欢吃的糕点之类的,如果保哥儿读书饿了渴了,叫身边的小厮去厨房端就有热乎的。她忙着好些这样的事,又蹉跎了几天,突然就发现京城里的气氛变了。似乎是一夜之间,太子的身世这件事之前还遮遮掩掩,并没有传扬得很快的样子,可再一眨眼的时候,似乎整个京城都开始流传太子的身世的问题。

    这件事越演越烈,甚至闹到了朝堂上去。

    甚至还有几个朝臣当面询问皇帝,太子的身世问题到底是真是假。

    他的生母到底是不是当初和靖南侯府的公子合离了的沈家二小姐。

    如果太子的生母是沈家二小姐,一个合离过后如今又在满天下乱逛,并没有住到宫里的女子,那太子的地位是不是就不应该那么高贵?

    说到底,如果沈家二小姐只是沈家二小姐,而不是什么清清白白的沈皇后,那太子还有资格成为太子吗?

    他的母亲是个合离过的女子,甚至在皇帝如今的宫中连个名分都没有。

    他的出身甚至比不上那些宫中嫔妃生下的皇子高贵。

    没名没分生下的孩子,又有什么资格成为天下的太子呢?

    因为这件事发作得急,皇帝并没有当朝说什么,含含糊糊地岔过去了也就罢了。倒是因他的态度含糊,似乎坐实了太子的生母并不是那位已经过世了的所谓沈皇后,宫里就多少有了许多的动静,整个京城再一次不安了起来。

    云舒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是高大嫂匆匆地赶到了她的家里,见云舒还在揽着玉姐儿的肩膀,握着她的小手和她一起写字,十分悠闲的样子,不由走到云舒的身边焦急地说道,“都火烧眉毛了,你还真是有心。”她十分焦躁,云舒此时还不知道京城的动静闹得厉害了,笑着把玉姐儿交给身边的丫鬟带出去走走,一边请高大嫂坐下,这才笑着问道,“嫂子这是怎么了?什么事这么着急?”

    “你还不知道?就是太子的事,太子身世的事!”

    高大嫂便对云舒说道,“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把太子的身世给泄露了,现在京城里都是太子身世的传闻和猜测,今天早朝上,还有人拿这件事问陛下了!”见云舒一愣,高大嫂便对云舒生气地说道,“这不是欺负太子一个孩子吗?还有,这件事也不知道是谁说出去的,当初知道这件事的,我刚刚都一一问过,都守口如瓶,跟我发誓一句话都没有提过。”她想不明白。

    如果北疆家眷都没有说这件事,那这件事京城里的人是怎么知道的。

    “我倒是听说是从宫里传出来的。”云舒便对高大嫂说道。

    “宫里?”

    “是。之前我回国公府给老太太请安,就和国公府三房的合乡郡主说话,她和我说过这件事。而且这件事不是空穴来风,早之前宫里就开始查问了。郡主之前跟我提的时候,把这件事当成秘密,因此我也没和嫂子说过。不过现在既然京城里大家都知道了,郡主和我说了什么,我就没有什么好瞒着嫂子的了。”云舒把合乡郡主在宫里禀告了太后,太后彻查这件事的事跟高大嫂说了,高大嫂便摸着胸口说道,“这位郡主真是好心人,不然,太子在宫里就被插刀子了。”

    “是。郡主是极正直的人。”云舒笑着说道。

    倒是高大嫂便又疑惑地喃喃自语说道,“可如果是从宫里传出来的消息,这更奇怪了。宫里能知道这件事的,更对陛下和太子忠心耿耿。”

    她烦躁不安。

    云舒虽然十分意外这件事竟然闹得这么大,心里忧心太子在宫里过得不好,十分焦虑,不过也不会给高大嫂这烦躁的心情火上浇油,便劝她说道,“嫂子别着急,这事儿我觉得陛下应该已经有计划了。咱们听陛下的就是。陛下不会让太子受委屈。”

    “可是他们现在质疑的是太子有没有资格做太子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