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5章 舍不得

    虽然沈二小姐跑了,皇帝还册封了一个莫须有的沈皇后,那也只不过是骗骗京城里那些不怎么有门路的人家。

    其他的,如北疆武将,如和沈家交好的世家,还有唐国公这样的重臣,猜也猜到了那个什么沈皇后就是落跑了的沈二小姐。

    可是这么多年,所有知道这件事的都守口如瓶,装作没有察觉,也从不对其他人再提到这件事了。

    现在突然冒出这种风声,云舒倒不是担心别的,只担心是不是有人对皇帝和太子不那么忠诚了。

    因为不忠,所以才会流传这样的一些闲言碎语。

    “当然是有人想要作怪了。陛下的江山已经坐稳了,又正值盛年,后宫里那么多的嫔妃有野心也不奇怪。”合乡郡主便对云舒说道,“太子的出身,我们这些皇家是不在乎的。”宋王府早就知道太子生母是沈二小姐,可是那又怎么样?只要是皇帝的儿子就行了,更何况唐国公世子夫人还是太子的亲姨母,只要太子登基,唐家就会更加兴盛,宋王乐见其成自家的姻亲会更加显赫。

    至于其他皇家王府,也没有什么意见。

    沈家的出身不可谓不高贵,太子留着皇家和沈家的血脉,比后宫那些普通嫔妃生下的皇子更加高贵。

    “既然这样,那现在还有什么问题?”云舒见合乡郡主坦言太子出身就算被揭穿真相也不会影响皇家对他的态度,更加疑惑地问道。

    “现在是有人拿着沈家二丫头是再嫁之身议论太子。”见云舒沉吟,合乡郡主便对云舒说道,“他们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总之嫌弃太子是一个再婚妇人生的,觉得太子的血脉不那么纯粹。还隐隐有人说,后宫那么多纯洁清白,把清白之身给了陛下的嫔妃,生下更加清白的皇子,又为什么非要让一个生母是合离妇人的皇子坐在太子的宝座上?如果太子日后登基,那天下难道还要供养一位曾经再嫁过的夫人当皇太后吗?那如果这样的话,当初沈家二丫头第一次嫁的靖南侯府,又和太子算是什么关系?”

    云舒都要气笑了。

    “这是什么鬼话,真是无稽之谈。再嫁妇人又怎么了?想来前朝的武帝,光耀天下,他的生母王太后也是再嫁妇人。谁说再嫁妇人不能为天下生下太子?”云舒一听这话就知道是后宫嫔妃在找事,忙对合乡郡主道谢说道,“多谢郡主提醒,我最近没怎么进宫,也不大出门交际,竟然不知道还有小人在背后这么说太子的坏话。如果太子听到了这些话,本就失去母亲陪伴,又得多难受。”她十分心疼太子,对合乡郡主说道,“只知道欺负一个没有亲娘照顾的孩子,真是过分。”

    “你看,你着急了吧。你放心,我已经把这件事和太后娘很提了,娘娘已经肃清了宫里,宫里是听不着这样的事了。”合乡郡主便笑着说道,“我也是提醒你,多关心关心外面的那些话,也多去照顾照顾太子。我自然是一心支持太子的,我家父王,还有与我父王交好的王伯王叔们,也愿意支持太子。你用不着感动。”合乡郡主便笑着说道,“于公,太子既然是陛下的儿子,那无论生母是谁,我们这些出身皇家的人都会支持陛下的决定。于私,小五小六从小在宫里和太子一起长大,他们的身上贴着太子的标签,如果太子真的有个闪失,无论以后谁的皇子继承皇位,小五小六的前途也都没了。不会有新君会信任太子的伴读,不是吗?”

    云舒轻轻点头。

    “郡主真是看得分明。”

    “我父王也看得分明。就算是为了这两个外孙,为了他们以后和宋王府同气连枝,也得扶着太子。”

    太子如果顺利登基,合乡郡主这两个和太子自幼相处的儿子也会成为太子身边的近臣,前途不了限量,那时候同样也会为宋王府带来无数的 好处。

    老王爷无论是为了王府还是为了外孙,都不会坐视太子的地位动荡。

    听了合乡郡主的话,云舒点头之外,又格外惊讶。

    她想到曾经皇帝为太子召进宫了很多勋贵名门的小公子作为玩伴和伴读。

    而这些人家,也会在日积月累之后,同样成为太子兼顾的后盾。

    似乎就是不知不觉的时候,皇帝已经不动声色地为太子构建了一个稳定的世界。

    就算在外人的眼里太子是没娘的孩子,可是也没有人能动摇太子的位置。

    “宫里既然传出这样的话,那太后娘娘是什么意思呢?”云舒对宫里有人知道太子的身世,还刻意流传出来十分不安。

    “你为了太子倒真是不依不饶。”见云舒笑了,合乡郡主便也笑着说道,“你放心。太后娘娘最在乎的就是陛下。”太后的晚年是否安稳都在皇帝的身上,她当然会维护皇帝和太子的利益,合乡郡主便让云舒喝了两口茶压惊,对她说道,“娘娘已经答应我彻查,不过这件事不宜大肆宣扬,所以只是逮住了那几个在我的面前说到这件事的宫里人,再细细地问她们是从谁处知道。”

    “那就好。至于外面如果有这样的流言,我也会留心的。”云舒放心了宫里便安心地喝了几口热茶笑着说道。

    “正是这样。”合乡郡主便看着云舒,见她依旧面容美貌柔和,眉眼之间没有烦忧,想到忠义伯府里人口简单,云舒是忠义伯府里唯一的一个女眷,如今一双儿女,金玉成双,她心里便有些羡慕说道,“你真是有福气的人。”她突然说了这么一句,云舒愣了一下,疑惑地看着合乡郡主,便见合乡郡主笑着说道,“儿女成双还不是有福气吗?我膝下就那么两个小子,时间长了难免觉得烦了。”

    “您当初可不是这么说的。”合乡郡主当初连生两子多么惊喜啊,云舒便玩笑说道。

    “当初是喜欢儿子。可是看见玉姐儿那么乖巧可爱,我心里是真的喜欢。”合乡郡主看了云舒一眼笑着说道,“眉眼她大多像你,只是少了你的几分拘谨,多了开朗。”

    那是必然的。

    云舒的拘谨源自于她从小就是一个无依无靠,卖身为奴,性命都由不得自己的小丫鬟。

    她吃过那些苦,当然不会让已经是伯爵千金的女儿也受那样的罪,活得那么小心翼翼。

    云舒便笑着说道,“玉姐儿比我更活泼。”她说到女儿的时候脸上布满笑容,看着她简单的幸福的样子,合乡郡主也跟她说了几句心里话说道,“可如果我这辈子只能生两个孩子,我倒宁愿生的是两个儿子。女儿在家里的时候是娇客,受尽溺爱,可是一出嫁,成了别人家的媳妇,就有许多在家里的时候的不如意了。”就像是她,堂堂宋王府的郡主,在娘家的时候受尽宠爱,嫁到了对自己千般好万般好,都对她十分关爱的唐国公府,嫁给俊美多情的新科探花,不也是受了通房姨娘的委屈。

    哪怕合乡郡主早就不在乎这些事了,因为当初的那个珍珠依旧淹没在了时光里,可是她每一次想到自己当年刚刚嫁到唐国公府就见到丈夫身边站着另一个女人,就觉得心痛。

    这样的心痛,她自己承受也就罢了。

    如果她有女儿,想到女儿也会受到这样的伤痛,合乡郡主只愿意生儿子。

    她便叹了一口气,因为想到了珍珠,难免跟云舒多说两句说道,“你还记不记得当年我有孕在身,一次中秋家宴却因罗姨娘的猫摔倒在你身上,连累你受了伤的事?”她突然提到这件事,让本来正因为她的话十分感慨的云舒一愣。早年的事她都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只记得的确是有一件事,细节记不得了,只记得那一次她为了合乡郡主的平安挡在她的身体底下的时候的那故疼痛了。

    “记得,不过郡主与公子都平安,我那时很庆幸。”

    “那件事是珍珠干的。”合乡郡主平静地说道。

    云舒看着合乡郡主已经不再因为当初的陈年旧事愤怒的面容。

    “你不觉得奇怪?”

    “既然郡主说是她干的,那必然是查问到了什么。我明白郡主的意思,女人之间的争宠无所不用其极。”云舒想到曾经温温柔柔的珍珠,心里一叹,说道,“我也知道女孩子在世间辛苦。可是我家玉姐儿要嫁人,我一定会为她打听明白。除非对玉姐儿一心,如我家宋大哥待我一般,不然,我是不会随便把玉姐儿嫁出去的。”她想到那些妻妾之间的刀光剑影,自然不寒而栗。

    当年的珍珠,还有现在宫里那些觊觎东宫的嫔妃,都让云舒告诉自己,嫁一个三妻四妾的男人,真是太危险了。

    看着云舒心有余悸的样子,合乡郡主不由莞尔一笑。

    “看你,胆子小成这样。”她对云舒笑着说道,“那就把玉姐儿嫁给一个跟忠义伯一般人品,家风也好的夫郎不就行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