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血脉

    “怎么了?”唐二奶奶笑着推了推云舒。

    云舒忙摇头笑着说道,“没什么。只是想着侯家这次的希望要落空了。”

    “之前高家退亲那件事,侯家其实很丢脸。一个北疆武将都不愿意和他们家联姻,还是主动退亲,聘礼都退回去,能好看嘛。”唐二奶奶一边扶持着长辈们喝茶,一边对云舒笑着说道,“我听说宽嫔在宫中震怒,气坏了。”她是唐国公府的女眷,自然不会把宽嫔当一回事,云舒便好奇地问道,“有没有说到我?”她当初在高家出现,当天高家退亲,自认也在这里面出了里,觉得侯家一定会觉得这里面有她干的好事。

    当然,云舒并不后悔。

    与其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打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却一声不吭,冒充贤良淑德,她宁愿被侯家记恨。

    至于说她喜欢插手别人家的事,那随便说去。

    她现在也不是当年的无依无靠的小丫鬟。

    身为伯爵夫人,云舒也有底气面对所有人的流言蜚语。

    “这个我倒是没怎么听说。”唐二奶奶便笑着说道,“你也太多心了些,就算是你在高家家里说了什么,还有高家挡在前面,侯家怎么敢来惹你。”

    “宽嫔当初还威胁我呢。我可没看出她是有眼色的人。”云舒笑着说道。

    “你说的没错。她的确不像是有眼色的人。可惜了她的花容月貌,我听说侯家就是因为她长得出色,才把她送到宫里。”唐二奶奶说了一些侯家的事,云舒也慢慢地都记下来了,又见保哥儿还有唐家的几个小孩子一起打闹着进来,她笑着叫保哥儿到自己的面前给他擦了擦汗,一眨眼,保哥儿的身边就簇拥着好几个小家伙,都仰着头让云舒帮忙。云舒也耐心地给这一个个不知道在外面玩了什么,都是小花脸的孩子们给擦干净了脸,又看着丫鬟们捧着盆进来给孩子们洗手,孩子们手拉手一起跑到一旁吃东西去了。

    大概是玩闹得畅快,孩子们吃得香甜,也很能吃。

    看见他们几个小兄弟都精神劲儿十足,老太太自然是十分喜欢看到孙儿们这样健康,充满活力。

    对保哥儿,她也同样喜欢。

    “翠柳最近怎么不进府里了?”老太太便关心地问道。

    “她最近正忙着照顾家里,陈家婶子病了。”云舒昨日才回了陈家去看望陈白家的,因为陈白家的病了,虽然并不严重,不过翠柳和春华却都留在陈家照顾她。云舒当然也知道陈白家的为什么生了病,还都是因为这么多年过去了,因为碧柳死了多年,陈白家的去给碧柳扫墓,见碧柳的坟前杂草横生,显然很久都没有人打理过,顿时又想起了长女的可怜。她可怜长女年纪轻轻就过世,而且还没留下一儿半女,整个人就恹恹的,回了家里心思多了,憋在心里就憋出了心病。

    云舒知道陈白家的为什么生病,只是却不能对老太太说陈家的事,便对老太太说道,“只不过是偶感风寒而已。”

    “这事我知道。”唐国公夫人便说道,“她因病了,还请人跟我告了病,最近都没进来。”陈白家的在国公府领着差事,既然病了,当然要通知国公府一声,老太太因想到云舒和陈家一向极为亲密,与陈白情同父女,而且陈白又是唐国公身边的体面人,便点头,对唐国公夫人叮嘱说道,“她一向在府里做事勤恳,又从没有什么错,这病了倒是让人挂念,回头你让人收拾些吃用带出去给她。”

    唐国公夫人忙应了。

    “怪不得这样。”老太太因为想到了翠柳,顿时便想到了琥珀,忙又对唐国公夫人说道,“再给琥珀也预备一份。她正有孕在身,应该多吃点滋补的。”她最心疼的就是服侍自己多年的大丫鬟琥珀,因为琥珀已经嫁给了段婶子的外甥王偏将,老太太对琥珀的终身就放心了。可是这些做长辈的对晚辈的关心永远没有尽头,关心完了琥珀的婚事,就关心琥珀什么时候能给夫家生儿育女。琥珀已经生下王偏将的长子,多年没有身孕,老太太又担心王偏将会觉得琥珀只给自己生了一个,让王家人丁单薄。

    琥珀现在时隔多年又有了身孕,身体也不如年轻的时候那么健康,老太太更加悬心。

    她是真的把琥珀当成自己的孩子,唐国公夫人也笑着答应了,又对老太太说道,“您放心,琥珀那丫头一向都很明白,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她就是太明白了,处处为了别人,哪能想到自己。”老太太便对云舒说道,“你也知道她的性子的。如果没有我挂念她,还有谁心疼她。”老太太提到琥珀当然有说不完的话,云舒含笑听着,一边对老太太说道,“您放心就是。不仅府里有大夫人照看琥珀姐姐,外头还有段家老婶子,还有我们在。不会让琥珀姐姐任性的。”她这么说老太太放心了,对云舒笑着点头说道,“那就好。”

    只是她片刻之后又担心地问道,“你说她生产的时候会不会有危险?”

    “已经和京城里有名的医馆说好了,只要一发动,他们就过来照看琥珀姐姐。”

    老太太这才露出放心的样子。

    她抹着怀里玉姐儿的小脸,对云舒说道,“不管这一胎是男是女,都是好的。至少孩子们能有个伴儿。”云舒早就习惯了老太太对琥珀这样关心,笑着听着,又和老太太说了一些话,让老太太高兴了起来,见天色沉了下去,宋如柏快从宫里回来了,这才起身告辞,带着孩子们一起回家。才走到一半路,云舒便听见身后合乡郡主在身后叫自己,因为自己从小就和合乡郡主关系不错,合乡郡主对云舒一直都很看重,云舒忙回头。

    合乡郡主扶着两个小丫鬟风姿摇摆地走过来。

    “你就这么走了?好不容易来一趟,去我那房里坐坐。”她便笑着说道,“打从老二媳妇进了门,你就只和她好了不成?”她一副嫉妒唐二奶奶和云舒关系好的样子,云舒也知道合乡郡主在说笑,便笑着说道,“您既然这么说,那我可得跟你好好说说,免得您误会了我对您的一片心。”她牵着保哥儿,保哥儿牵着玉姐儿,合乡郡主垂头看着这两个孩子,对云舒笑着说道,“叫他们跟小五小六玩去吧。你别说,保哥儿和我家那两个混世魔王格外投缘。”

    唐五公子和唐六公子虽然比保哥儿年长,可就是和保哥儿关系很好。

    云舒自然是一口答应。

    只是她没想到才进了唐家三房的院落,合乡郡主笑着让保哥儿带着妹妹出去,便让云舒进了屋子。

    屋子里没人,丫鬟都站在外面,合乡郡主笑容满面,却慢慢地笑容沉了下来。

    云舒一愣,觉得似乎合乡郡主有什么事要跟自己说似的,见自己的丫鬟也被合乡郡主给拦在外面,便惊讶地问道,“郡主这是?”她露出几分迷惑,合乡郡主便伸手让她坐到自己的对面,十分忧愁地对她说道,“我有件事想问问你。只是你也看见了,母亲现在的精神越发短了,我不想让外面的事惊扰了母亲。”老太太已经很大岁数了,从操心琥珀的事就能看得出来,老人家变得絮絮叨叨,精神也不怎么好了。

    云舒知道合乡郡主是不为了让老太太操心,明白她的心意。

    可正是明白了她的心意,云舒才觉得更加疑惑。

    “郡主是有什么吩咐吗?”她想了想最近京城的事,没有和唐国公府有关的啊。

    “我在宫里最近听见了一些闲言碎语的,回了宋王府,也听我母妃说,最近京城里有一些不怎么消停的话。大概这些还只是些许的闲言碎语,你尚且没有听说。我想着也跟你提一句,你也在外面留心。”见合乡郡主露出凝重的神色,显然是有些重要的事,云舒不干怠慢,急忙说道,“郡主想和我说什么事,我一定去细细地留心。”她本以为自己要听到的是一件关于唐国公府的事。

    毕竟合乡郡主最重视的就是唐国公府。

    可是谁知道合乡郡主接下来跟云舒说的事却让她大吃一惊。

    “您说宫里在流传什么?”云舒惊讶地问道。

    “你看,你也觉得这件事不对头吧。”合乡郡主已经命人在外面把守,屋子里没有外人,她便对云舒没有遮掩地说道,“突然流传太子的身世,说太子血脉不清,虽然是陛下的血脉毋容置疑,可是生母却是合离过的女子。”她见云舒沉默不语没有说话,便笑了笑说道,“太子的生母是谁,我有什么不知道的。不就是沈家二丫头。”她出身宋王府,又嫁入国公府,自然这些事瞒不过她的眼睛,云舒也知道唐家上下早就知道太子的出身,凝神听着合乡郡主的话说道,“这件事知道的人其实不少,怎么会突然传出这件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