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章不得宠

    “生下皇子又怎么样?侯家的皇子很值钱吗?你这是什么意思?”段婶子听出不对,急忙追问说道。

    她盯着老段,老段神色慌张起来,

    “我的意思是,宽嫔以后如果生了皇子,还有侯家扶持,那这皇子日后不可限量。陛下膝下皇子只有太子一个,再有一个侯家血脉的皇子,岂不是和太子兄弟之间感情极好?太子又是一个爱护手足的人,以后侯家还有更好的前途。”老段支支吾吾了一会才这么说,可是云舒就是觉得老段似乎这么说有点勉强,甚至段婶子也将信将疑,用怀疑的眼神看着老段说道,“你说的是实话吗?”

    “当然。”

    “那个什么宽嫔在宫里还一点动静都没有,你们就知道他会生个皇子了?”段婶子便看着儿子问道。

    “不管怎么说,宽嫔出身贵重。她才进宫就封了嫔,以后只怕会更加得宠。”老段对段婶子说道,“和侯家联姻是多好的事,为了侯家的小姐,退亲又怎么了?大不了,多给那家一些赔礼,他们要银子,就给他们银子。他们要金子,就给他们金子。”

    “你这王八犊子,在你的心里,金银珠宝就能比得过别人的尊严,比得过别人的感情了?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段婶子见老段没有悔过之心,更加愤怒,指着老段骂道,“快点给我滚出这个家!以后我不想再看见你。滚!”她怒吼了两声,似乎脸色更倦怠了,老段被唾沫星子喷了一脸,却更加生气地反问道,“我不孝顺娘吗?为什么你帮着外人也不帮自己的儿子?现在好了,我被贬官,娘你高兴了?”

    他也同样对段婶子大声指责。

    云舒站在一旁看着老段这副样子,知道他应该是被气得厉害了。

    可是老段刚才的话让她感觉到有天不对劲。

    老段就因为宽嫔以后“可能”会得宠生下皇子,就非要和侯家联姻?

    而且,她看老段的样子,提到太子的时候含糊其辞,似乎还另有原因。

    老段到底在想什么,还一定要和侯家联姻,还希望宽嫔生下一个皇子?

    难道他还想夺嫡不成?

    云舒想想都笑了,可是笑着笑着,看着老段那愤怒的样子,还有他这一次亲自逼着段大郎要他娶侯家的小姐,都让她心里更加不安。

    反而是段大郎捏着拳头扶着段婶子,看到老段竟敢和段婶子如此大声嚷嚷,有点按捺不住。

    老段还十分诚恳地看着自己的长子说道,“大郎,你是我的长子,是侯爵府的继承人,爹怎么会害你。侯家小姐出身名门,贤良淑德,美丽端庄,你娶了她,是你的福气。”

    “和你的威武侯夫人一样出身名门,只知道抢别人丈夫的贤良淑德的小姐?”段大郎冷笑着说道,“真是笑死人了。”

    “那也是因为她真心想要嫁给你,才什么都顾不得。”老段见儿子还是不肯和自己缓和,想到侯家对自己的那些许诺,还有期盼,忙对他苦口婆心地说道,“更何况现在你和侯家小姐的婚事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如果你不娶她,她就不能嫁给别人,你忍心害了一个姑娘家的后半生吗?”见段大郎不为所动,老段咬了咬牙根对他说道,“不然,你就两个都娶了,爹不让你为难,不让你背负背信弃义的名声。”

    “两个都娶?”段大郎可笑地问道。

    “没错。侯家小姐身份贵重,是宽嫔的堂妹,给你做正室。那家的小姐和你有约定,你舍不得她,不如给你做个二房姨娘,这不就两全其美了嘛。”

    看着老段这么无耻的嘴脸,段婶子破口大骂。

    “滚你娘的两全其美!不是老畜生,想不出来这么无耻的狗蛋!滚!什么侯家的小姐,我的孙子是不会娶她的。爱死哪死哪,滚!”她脱了鞋子一鞋底丢到老段的头上,老段被打得抱头,见没有一个人理解自己,都在看着自己,便叫道,“你们既然这么不识抬举,那以后不要后悔!”他不敢和段婶子发生冲突,不然恐怕就不是被贬官这么简单,转身在段婶子破口大骂里走了。

    云舒看见他狼狈逃窜,觉得心里才好受了一点。

    “祖母,你别生气。”段大郎安慰段婶子说道。

    “我没生气。”段婶子反而对十分不安的孙子说道,“你们放心,看到他这么下作,我也得好好保养,千万不能死在他前面,不然他还不知道怎么祸害你们兄弟俩。”她含着这么一股气,更加认真地保养自己,吃吃睡睡,竟然身体慢慢地更好了。只是因为长孙媳妇即将进门,段婶子就离开了高家,住到了段家兄弟买的那个大宅去,每天张罗着婚事,精神也更好了。

    倒是因为她告了儿子一状,让京城沸沸扬扬,没有几家愿意邀请她去做客了。

    只有国公府老太太才时不时地当做什么事都没有过,邀请段婶子过去问问婚事的事。

    云舒见老太太对段婶子还一如既往,也轻松了许多,时常带着孩子过去请安。

    这场风波仿佛在段大郎欢天喜地地娶了妻子进门以后就慢慢平息。

    新婚过后,段大郎带着含羞的妻子来各家北疆长辈的家里请安,云舒见这位小姐温柔贤惠,和段大郎感情很好,而且也不是强势的性格,又听说她和冯含秋妯娌之间十分和睦友善,便为段家兄弟高兴。

    她赠了段大郎的妻子一份很厚的表礼,作为自己的心意。

    等她再去老太太的面前陪着说话,老太太好奇地问道,“段家的长孙媳妇真的那么好?段家老姐姐都要把她夸出花来了。”

    云舒莞尔。

    “自然是好的,温柔贤惠,而且也不是大手大脚,喜欢奢侈享乐的,现在在府里每天侍奉婶子,和她弟妹一起管家,家里也是很和气的。想来段家婶子羡慕老太太您有这么多孝顺的儿媳孙媳好久了,现在有了好的孙媳,就迫不及待地来跟您炫耀。”她赞了段家的孙媳,又赞了唐家的女眷,一旁唐国公夫人微微露出笑容,喝了一口茶,看向云舒的目光十分欣慰。

    云舒越发会说话了。

    “可不是。她必定是羡慕我久了。那我就暂且忍着听她吹嘘吧。”老太太也笑着说道。

    她一边摸着玉姐儿的脸,一边见保哥儿早就不知道疯到哪去了,便对云舒笑着说道,“小二倒是和保哥儿投缘。保哥儿一来,他就高兴得很。”唐二公子喜欢保哥儿虎头虎脑,健康活泼的样子,保哥儿也喜欢总是教导自己一些拳脚的唐二公子,两个人很投缘,云舒也忍不住笑着说道,“也不知道二公子教了他什么,天天睡觉的时候还挥着小胳膊喊口号呢。”她十分无奈,老太太却笑着说道,“这是好事。你们家是武将之家,孩子皮实点才好。”

    云舒也点头。

    “对了,那侯家可又去找段家的麻烦了吗?”老太太也听说了侯家和老段联姻的事,皱眉问道。

    侯家和段家的婚事被闹得这么凶,京城轰动,侯家的小姐因此受累,侯家难道不要段大郎负责了吗?

    云舒便疑惑地说道,“并没有。想来是因为大郎已经明媒正娶了妻子吧。侯家的小姐再闹又怎么样?就算进了段家的门,也只能做妾。想来她是不肯的吧。”她这么说,老太太也想了想方才感慨地说道,“侯家跟咱们唐家这些年也不怎么亲近,当初我还觉得大概是侯家胆小,看着咱们唐家这烈火油烹的,惊心动魄的,不愿意靠上来,是一个老实又本分的人家。谁知道现在看来,这哪是老实,分明是自己有点想法,才不愿和唐家亲密,免得被唐家压得翻不过身,成了唐家附庸。”

    云舒倒是觉得老太太这话在理。

    侯家虽然也是京城大户,可是跟唐家比就比不上了。

    如果和唐家好,最多也就是当年显侯那样,要依附唐家,处处以唐家为先。

    他们不愿意,更有野心,想要成为跟唐家一样的大家族,所以才会和唐家没什么走动。

    “如果不是有野心,就不会要联姻北疆武将,还把宽嫔送到宫里承宠去了,”合乡郡主今天也在,因为出身皇家王府,时常进宫,所以知道许多皇家密辛,因都是自家人,所以也没有遮掩,直接不屑一顾地说道,“打着好大的主意把宽嫔送到宫里,谁知道正赶上陛下对宫里嫔妃没兴趣,这段日子陛下就没在后宫歇过,她还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宫里斜倚熏笼坐到明。”

    一个不得宠,没承宠的嫔妃,合乡郡主当然不会把她如何高看一眼。

    云舒并不惊讶宽嫔不得宠。

    侯家和老段为了联姻闹得这么难看,皇帝怕是又警惕又厌烦,宽嫔是不可能得宠了。

    让她惊讶的不是宽嫔,反倒是合乡郡主此刻透露出来的这么一句话。

    皇帝这段时间竟然一直都没有在后宫歇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