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1章祖母

    虽然云舒和宋如柏说笑的时候看起来轻松,可是她还是不敢怠慢。

    殴打亲父,这在古代是要被砍头的。

    她第二天在宋如柏上朝以后,自己便收拾了东西,急忙去了高家。

    保哥儿和玉姐儿都被她放在家里,没有带着添乱。

    见她匆匆而来,后面高大嫂也来了,王家嫂子倒是没有儿子被御史弹劾的担心,请她们都坐下上了茶,才对云舒和高大嫂说道,“你们能过来,我明白你们对大郎还有我的一片心意。真是患难见真情。”她苦笑了两声,自然是因为昨天段大郎的事一闹出来,立刻就有交好的人家和她撇清关系。毕竟王家嫂子一直在京城,也交往了一些京城的夫人小姐的,平时往来也不少,可是遇到了大事了,那些夫人小姐的许多都不见踪影。

    都怕王家嫂子求她们出手帮忙。

    王家嫂子似乎也不怎么在乎。

    “大郎到底怎么样了?”高大嫂便问道。

    “沈将军昨天过来和我们说了,让我们安心。”见云舒和高大嫂听到沈将军的保证都微笑,王家嫂子便也露出微微的笑容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不好。他们这个爹,最近天天缠着他们,就算没有昨天的事,也会有他们受不了,和他冲突的那一天。只要他们不回段家,这件事就没完。”她早就有御史会有弹劾段家兄弟的一天,段大郎既然这次闹得这么大,在京城 所有人面前撕破脸,王家嫂子也放心了。

    闹完了这一次,以后跟老段井水不犯河水就好了。

    “沈将军是怎么说的?”云舒赶忙问道。

    “沈将军说,他身为大郎和二郎的上峰,最了解这两个孩子,愿意给他们担保,他们绝对不是不孝的孩子。”见云舒皱了皱眉,视乎觉得这样还不够,王家嫂子便笑着说道,“还有昨天你让老二媳妇传的那些话,沈将军听了,就越发地点头说这件事没关系了。”云舒给出的那个主意太缺德了,不仅让段大郎洗白,还能把老段给坑里,王家嫂子想到沈将军昨天听到云舒出的这缺德的主意,那脸上的表情都有点不自然了。

    似乎第一次发现,云舒也是这么坏。

    “只要能让大郎不要被治罪就好。”云舒无语地说道,“我的那些话不过是一些诡辩之道,只希望在朝上,沈将军多为大郎美言几句吧。”

    “老婶子那里可还好?”高大嫂又问段婶子。

    因为段婶子也知道老段父子这件事,她十分担心段婶子上了年纪,会受不了这样的事。

    王家嫂子便露出几分安心对她说道,“我把娘给接过来了,在后头歇着。她一个人,心里藏着这么重的事,我不放心她在外面。”她正说着呢,外面冯含秋匆匆忙忙地进来,见了王家嫂子顿时叫了一声,“母亲!”她的神色慌张,小脸煞白,看上去受惊了似的,因为冯含秋昨天都在为段家的事奔走,还回了一趟娘家,谁知道冯将军夫妻为了讨好老段,告诉她这件事他们肯定不会为段大郎说话,气得冯含秋大哭了一场,回了娘家再也不提这对兄嫂了。

    她这样慌张地跑过来,王家嫂子一愣,站起来问道,“是娘那里怎么了?”她一直叫冯含秋在后院照顾段婶子。

    看冯含秋这么吓人地跑过来,王家嫂子也感到紧张。

    “母亲,不好了,祖母不见了!”冯含秋见王家嫂子本来还很稳重的面容一下子变了,带着哭腔说道,“祖母跟我说想喝碗鸡汤滋补滋补,我就带着人去厨房给她端鸡汤,谁知道回来了一看,祖母人却不见了。不仅这样,”她快步上前,见云舒和高大嫂都惊讶地站起来,十分关心地听着,便含泪对王家嫂子说道,“我看见后院的墙头有踩过的灰尘痕迹,还架着一个缸,母亲,祖母是不是跳墙跑了?”因为冯含秋又曾经跳墙逃跑的经验,所以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段婶子竟然跳墙跑了。

    可是冯含秋当初跳墙是为了逃婚。

    段婶子又是为了什么?

    她当然也应该知道,她的人突然不见了踪影,一定会让人十分担心。

    可段婶子一向都不愿意给儿女找麻烦的。

    “怎么会……婶子这时候会去哪啊!”高大嫂便跺脚说道,“她上了岁数,有着急,难道是去见大郎去了?”她这一句顿时让云舒的脑海之中有了一个想法,急忙说道,“我猜着婶子可能去哪了。”

    “去哪了?”王家嫂子关心则乱,早就六神无主,见云舒想到了,便急忙问道。

    “婶子恐怕是去早朝了。”

    “去早朝干什么?”王家嫂子说完这句话,顿时和云舒面面相觑,摇晃了一下身体。

    冯含秋急忙扶住了她。

    “去早朝干什么?”高大嫂也赶忙问道。

    “大郎被御史弹劾不孝,就算有沈将军保证他会平安,可是婶子最疼的就是大郎二郎这两个孙儿,怎么能因为沈将军的一句话就高枕无忧?更何况,今天大郎被御史弹劾,明天二郎会不会也因为什么事被御史弹劾对父亲不孝?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婶子恐怕是要去早朝击鼓鸣冤,在御前,在所有的朝臣面前跟老段划清界限,省了大郎二郎日后几十年的麻烦。可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婶子和老段母子之间就再也没有缓和的余地了。”

    “怎么会不能缓和。”高大嫂不明白地问道。

    云舒耐心地对她说道,“婶子要把大郎二郎跟老段划清界限,老段心里能没有芥蒂?而且今日御史弹劾大郎不孝,能让大郎脱罪的理由,不外乎就是情有可原四个字。子不孝父,会因为什么情有可原?当然是父也不慈,子方才不孝,那段家的那些家丑,老段当年对嫂子做的那些事,婶子一定都会在朝廷里给他捅破了。甚至为了让大郎和二郎更不被老段逼迫,我担心,担心……”她迟疑很久,才对了然地看过来的王家嫂子说道,“担心婶子直接倒打一耙,再控告老段不孝。”

    那可就是要逼死老段了。

    如果段婶子真的为了孙子,连儿子都要控诉,虽然救了段家兄弟的未来,可是跟老段恐怕这辈子都不可能再缓和。

    老段那时候怕是要恨不得一口咬碎了段婶子。

    “怪不得婶子要偷偷地跳墙出去。如果她对咱们说这样的计划,咱们是肯定不能让她出去的。”

    就算是段婶子控诉老段不孝,让老段一蹶不振,可是她在京城只怕也会有一个坑害儿子的无情的娘的形象。

    段婶子要承受的太多了。

    “快点,让家里的人顺着去早朝的路把你祖母追回来。”王家嫂子便对冯含秋说道,“她还没走多久,快着些一定能追回来。”虽然婆婆这样做都是为了他们,可王家嫂子不愿意让婆婆为了自己母子几个牺牲那么多。她话音未落,冯含秋已经招呼了身边的几个丫鬟出去了,见到她慌张地出去,王家嫂子露出倦容,坐在了椅子里轻声说道,“如果娘真的这么做,我觉得对不起她。”

    “嫂子别这么自责。”云舒便安慰她说道,“如果不是嫂子和大郎二郎孝顺,婶子也不会对你们付出这么多。不管能不能追回来她,以后咱们更孝顺婶子,让婶子儿孙满堂,这就是最好的回报了。”她全围着王家嫂子,王家嫂子便对她露出了勉强的笑容,轻声说道,“我知道娘这些年都觉得对不起我们母子。我从没有怪过娘,在我的心里,她就是我的亲娘一样。”她不说话了,云舒却把自己担忧的事跟她说道,“那嫂子知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老段会突然给大郎退亲了?”

    她也是为了不让王家嫂子再为了段婶子的事难过。

    “你是什么意思?”王家嫂子忙问道。

    “大郎定亲很久了,新娘子都快要进门了,他突然要给大郎退亲,之前都没有半点风声,也没有表现出对大郎的不满,这很奇怪。”

    云舒便说道。

    王家嫂子便露出了思考的表情。

    “还不就是喜欢和京城里那些名门往来嘛。”高大嫂不以为然地说道,“这侯家非要跟北疆武将联姻,之前咱们欢欢不肯跟他们联姻了,他们就又结交上了老段,可真是太可气了。”侯家把一个什么宽嫔的堂妹要给段大郎当媳妇,还逼着段大郎定亲的那户小姐差点没了性命,这让高大嫂很不耻侯家的为人。她现在才真的感到后怕,想想侯家这么不择手段,如果女儿嫁过去,恐怕真的没有好果子吃。

    她因为最近的这几件婚事,很不喜欢侯家的作风。

    云舒听了,倒是觉得这样想也没错。

    可是她的心里还是有点不安。

    可是在这么紧张的时候,这点不安并不重要,倒是她们焦急地等待段婶子被找回来,冯含秋带着人失落地回来了。

    “母亲,我们一路没找到祖母。到了早朝门外,她们说祖母已经进去了,说是在门外大声喊冤,陛下命她觐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