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小人

    宽嫔心烦意乱。

    高家并没有如她想象中低头。

    本以为高家为了高欢欢的名誉,还是要对侯家低头的。

    谁知道高家竟然宁可退亲,把高欢欢砸在手里嫁不出去,也不愿意让高欢欢嫁到侯家。

    那现在怎么办?

    不仅高家得罪了,而且她那一日撞见了皇帝,对皇帝告状诉说忠义伯夫人的无礼之处,皇帝冷淡得很。

    他不仅没有斥责忠义伯夫人,还随后忠义伯夫人出宫的时候,重重地赏赐了她,这不是在给宽嫔难看吗?

    显然,皇帝用实际行动说明,在宽嫔和忠义伯夫人的争端之中,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忠义伯夫人这么一个外头的女眷,而不是自己的嫔妃。

    “高家既然这么做,以后就不要后悔!我倒是想看看,高家这么狂妄,连我的弟弟都看不起,能把那高欢欢嫁给什么有名有姓的人。”宽嫔恨恨地说道。

    高家既然让侯家丢了脸,让侯家公子被一个女人退亲,以后就是侯家的对头了。

    哪怕侯家用尽一切手段,也要把高家给打下去。

    不然,京城里的人岂不是随意谁家都可以欺到侯家的门上?

    “娘娘不必这么生气。从北疆来的小门小户,又没见识,也没眼光,粗俗得俗不可耐,这样的丫头嫁到侯家来,未必是侯家的好事,相反,只怕还会让这没规矩,性子也不好的粗俗丫头坏了侯家的家风。”宽嫔的对面唐六小姐一脸堆笑地对她说道,“我从前就对娘娘说过,这高家狂妄,又粗鲁,和侯家不般配。只是娘娘想要姻亲友好,所以没有嫌弃他们。现在更好了些,这高家自惭形秽,知道自己配不上侯家公子,难道不好吗?”

    “就算是退亲,也是我们侯家嫌弃高家,我们侯家退亲,哪轮得到他们。他们才在京城立足几年。”宽嫔虽然还没有帝宠,可是在宫里也是位份不低的嫔妃,是受不得气的。

    大好的名门公子被一个粗俗的丫头给退亲了,这上哪说理去?

    宽嫔想着想着,眼里更加愤怒。

    她心里也知道这门婚事对自己是有好处的。

    哪怕再嫌弃高欢欢,她都已经愿意忍受高欢欢这种粗鲁的丫头做自己的弟妹了。

    如果没有高家联姻,她还能得到皇帝的宠爱吗?

    后宫嫔妃那么多,她进宫的时候皇帝给她的嫔的位置让她的心里感受到,皇帝对她还是很看重的。

    可是哪怕是这样,皇帝一直都没有宠幸她,还是让宽嫔格外焦躁。

    不能得到皇帝的宠爱,不能生下皇子,蹉跎了青春,恐怕过不了两年,她就在后宫成了春后惨淡的花,不复美丽。

    那时候后宫再进来更多年轻的嫔妃,她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能得到皇帝的喜爱吗?

    “夫人,你也要帮我在陛下的面前美言几句啊。”宽嫔和唐六小姐一见如故,关系一直都很好,在唐六小姐的刻意奉承之下,她把唐六小姐当成自己无话不谈的密友,见唐六小姐急忙垂头倾听自己的话,十分恭敬,她便对她请求说道,“威武侯是陛下面前最受信任倚重的臣子,当年谁不知道威武侯一剑射杀谋逆的二皇子,成就了不世功勋。陛下当年封赏功臣,随他出生入死,忠心耿耿的臣子那么多,可首功却还是咱们威武侯的。”

    她刻意交好威武侯,也是为了侯家。

    想要影响皇帝,生下皇子,日后扳倒太子,没有北疆武将的帮助是不可能做到的。

    威武侯既然愿意和侯家频繁往来,宽嫔自然也对威武侯夫人格外要好。

    她期待地看着唐六小姐。

    “娘娘用不着着急。”唐六小姐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当然知道自己这个北疆武将在皇帝的面前不仅是无法美言,而且当初沈家落魄的时候,她何等得意,还曾经对沈家出言不逊,这些皇帝和那沈家都还记得呢,便对宽嫔勉强笑着说道,“娘娘如花美貌,陛下必然会宠爱的,如果着急了,那跟那些低微的,日日只知道争宠的宫女子岂不是成了一样的人?何苦叫人觉得娘娘轻浮。娘娘乃是嫔位,该做出的是端庄持重的样子,才能得陛下和后宫敬重。”

    “你说的我也明白。我何尝想卑微地争宠呢?可是只怕时间久了,陛下就记不得我。”宽嫔无助地说道。

    “陛下怎么可能不记得娘娘。如果不喜欢娘娘,不看重娘娘,也不会让娘娘刚刚进宫就封了嫔位。这可是天大的宠爱。”唐六小姐眼珠一转,顿时想到了一件事,眼里露出些冷笑,便对束手无策只求宠爱的宽嫔低声说道,“其实说起来娘娘刚进宫那会儿,陛下对娘娘多么喜欢?就算没有临幸,可娘娘自己也说过,陛下的赏赐不知道多少堆到娘娘的宫门口。”她声音微弱,仿佛怕是让人听不得什么似的,宽嫔忙也俯身靠过来问道,“那又是怎么回事?”

    “只恐有小人在陛下的面前进了谗言,令陛下对娘娘心怀犹豫。”

    宽嫔顿时愣住了。

    “小人?”

    “可不是。”唐六小姐想到自己在云舒回到京城的时候见过她的样子,心里恨意无比。

    她摸了摸自己年纪轻轻就有了皱纹的脸。

    那小云在北疆苦寒之地竟然如鱼得水不说,本以为在那种地方过了好些年,她也应该被折磨得苍老了。

    可是没想到她依然是娇艳如花,水嫩嫩的,看起来气色那么好。

    看她的样子,唐六小姐无法不去生恨。

    凭什么一个当初服侍她的丫鬟,竟然生活得比她还好?

    甚至现在,唐国公府只欢迎这么一个丫鬟,却把她这个正经的唐家小姐拒之门外。

    “能影响陛下想小人,让陛下不来宠爱我……你说的是太后娘娘吗?”这宫里,皇帝虽然也曾经有几个宠妃,不过也没有会听宠妃的话偏听偏信的,只有太后被皇帝格外敬重,她的话才被皇帝能听到心里。想想太后一直以来对自己都和和气气,却并不真正地喜爱,宽嫔的心里当然有了怀疑。可是唐六小姐却笑着说道,“太后娘娘怎么可能会在陛下的耳边进谗言。陛下也不可能听太后娘娘的。”

    太后只是嫡母,又不是生母,皇帝就损失孝顺她,也只是做做面子。

    太后在皇帝的心里可没什么分量。

    “那你说的是谁?是陛下身边哪个內侍吗?”宽嫔忙问道。

    “自然不是。那些也不是多嘴的人,怎么会和娘娘别苗头。还不是忠义伯夫人。”

    “忠义伯夫人?”

    “娘娘可别小看了这忠义伯夫人。”唐六小姐见宽嫔并不相信自己,便冷笑着说道,“这可不是一个普通的人物。娘娘,我出身唐国公府,是看着这丫头长大的,从小她就知道讨好我们国公府的老太太,太太们,哄得我们老太太把她当宝贝一样疼,连我这个正牌孙女都要靠后,国公府里谁敢不敬着她?等她长大了,为了荣华富贵把我哥哥迷得团团转,还舍不得为难她,见她有了忠义伯这样更好的姻缘,也舍不得闹,舍不得看她受委屈,拱手相让,旧事一概不提。”

    “这些事,你曾经都跟我说过。可这和陛下有什么关系。”宽嫔说道。

    “正是因为知道她和忠义伯之间的事,她就巴结上了陛下。”唐六小姐低声说道,“当初我听说陛下刚刚登基,太后娘娘就有了借口把我们唐国公府的老太太给请到了宫里,指名要带上她,不是因为想见她。而是因为陛下想见她。娘娘想想,她离开京城之前,经常往宫里跑,不是跟陛下有说有笑,就是把太子牵在手里,本事大着呢!陛下如果不喜欢她,能让她那么自在吗?娘娘,您可要小心啊,你进了宫做了娘娘,又是出身高贵,又是年轻美貌,她心里能不讨厌您吗?恐怕之前陛下冷落了您,就是她在背后使坏,怕你得了陛下的宠爱,影响到她,甚至还撺掇着高家退了侯家的婚事。”

    “高家退亲这件事,又碍着她什么了?”

    “她就是看娘娘不顺眼。我听说高家退亲那一天,她就在高家。如果不是她说了什么,高家能突然退亲吗?”

    唐六小姐得意地说道。

    宽嫔恍然大悟,继而大怒。

    “这狐狸精!”她恨恨地说道。

    可是她又完全没有办法。

    她只是宫中嫔妃,也不可能拿一位伯爵夫人如何。

    “娘娘何必妄自菲薄。娘娘出身伯爵府,这样高贵,又是嫔位,虽然宫里也有陛下的其他嫔妃,可是她们早就不得宠,把位置让出来给娘娘了。只要娘娘讨陛下喜欢,那什么事都手到擒来。只是我担心她是见不得娘娘得宠的,怕是还要在陛下的面前说别的什么。娘娘可要小心啊。”唐六小姐摆出十分关心宽嫔的样子,宽嫔无比感动,便对她道谢说道,“还是你更记得我。不然,我竟不知还有这样的事。”

    “我一心是为了娘娘罢了。”唐六小姐奉承地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