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争执

    “干什么还用我说吗?当然是退亲。你闺女不愿意嫁侯家的公子,你也不愿意,那我为什么要愿意?”

    高大嫂翻着白眼说道。

    老高一愣,咧开大嘴笑了。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干!”他一把把高大嫂给抱起来,原地转了几个圈。

    高大嫂被他转得头晕。

    可是看到老高那么高兴,她也大笑了起来。

    “我的乖乖。”老高还拿自己的胡子去扎妻子的脸。

    云舒在一旁看得都很想笑。

    看起来,老高这是不爽侯家很久了。

    所以当高大嫂同意退婚,还直接把婚给退了,他才会这么惊喜。

    “不过这次算是把侯家给得罪到底了。”高大嫂从老高的手臂上落下,一边笑着说道。

    “怕他个球。”老高不屑一顾地说道,“我可是陛下的人。给他吃一个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对我怎么着。”他虽然也知道侯家是京城里的名门,他却只是一个新贵而已,可是在嫁女儿这上面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反正老高现在心情很好,还嚷嚷着让下人去杀两只羊,嚷嚷着晚上要吃烤肉。这样的天吃羊肉还不上火啊,云舒无奈地见老高又让人去买酒去了,一边对宋如柏小声说道,“叫家里往这儿多送一些水果蔬菜,好歹败火。”

    “你说的对。”宋如柏笑着说道。

    他吩咐身边的长随回家去拾掇一些新鲜的青菜水果。

    自从他们回到了京城,当初山里泉水浇灌出来的青菜再一次回归了他们的生活,云舒是很喜欢那些青菜水果的。

    不过宋如柏和云舒跟着老高夫妻进家里的大堂的时候,轻声说道,“这侯家恐怕不会这么简简单单错过高家的婚事。还有的闹。”高大嫂虽然利落地把聘礼完璧归赵,可侯家能眼睁睁看着煮熟的鸭子飞了吗?必定不肯善罢甘休的,还会来纠缠。这件事如果闹得大了,肯定是欢欢吃亏,不过宋如柏也同意欢欢的想法,就是不能因为怕吃亏,就默默地忍受了委屈,让自己陷入更不幸福的生活里。

    他坐在高家,对老高说道,“如果有用得上我和小云的事,你们不用客气,要和我们说。”

    “你放心。不过只要我们家就是要退亲,侯家也不能拿我们怎么办。我是武将,侯家可没有能压住我的地方。”老高不在乎地说道,“我早就觉得他们家不好,偏她娘一定要做这门亲事。当初听我的多好。”他还自鸣得意了,高大嫂心里羞怒,用力掐了他的腰一下,看见老高捂着腰叫唤,不客气地说道,“你现在马后炮干什么?我不是都已经同意你们父女的心愿了吗?”

    老高是个妻管严。

    他捂着腰不敢吭声,大气都不敢喘了。

    云舒笑得不行。

    “高大哥今天是真高兴。”她便笑着说道。

    “以前是我误了事,再也不会了。”高大嫂便说道。

    她倒是也知道侯家可能不会这么轻易地善罢甘休。

    侯家是重视高家这门姻亲的。

    不是重视高家的联姻,也不会因为宫里有了风吹草动,因为高家夫妻进宫见了皇帝,他们就对高家那么示好。

    又是送一些小玩意给欢欢,又是把家里公子哥的通房丫鬟都给撵走。

    可见他们家是很想要和高家继续这门婚事。

    没想到一转头,高家就把聘礼给退回来了,侯家当然会感到万分的惊讶还有不安。不论是为了和高家的联姻,还是为了在皇帝的面前的位置,侯家果然在他们两家吃肉喝酒的时候,侯家的伯爷亲自过来,后面还跟着侯家体面的女眷。他们一股脑地来了,老高已经喝得醉醺醺的了,摇晃着自己的身体就去了前面。云舒见老高醉得不成样子,便有些担心地说道,“高大哥喝醉了,侯家的人不会伤了他吧?”

    “不会。他是武将,侯家那几个能对他干什么。”高大嫂也喝了几杯酒,走去了会客的地方去见女眷。

    云舒和宋如柏没有出去。

    虽然云舒会为欢欢说那些劝解高大嫂的话,可是在有外人的时候,她还是不愿意叫人觉得自己对别人家的事指手画脚。

    宋如柏明白她的顾虑,见欢欢也去了会客的地方帮着高大嫂理论去了,只剩下他们夫妻两个,便低声说道,“你后悔吗?”

    “后悔什么?”

    “后悔不该为了欢欢劝嫂子那么多话?”

    “不,我不后悔。”见宋如柏看着自己笑了,云舒也笑了。她一边摸了摸自己因为喝了酒发烫的脸,一边柔声说道,“我也是一个女子,如果在遇到这样的时候不为女子出声,反而要孩子受委屈,让她隐忍退让,那我承什么了?我宁愿让侯家恨我,让人把我当成一个多事的人,也不愿意一个年轻轻的女孩因为顾虑这,顾虑那,这辈子都陷入不好的生活。”她想起欢欢的眼泪,还有当劝服了高大嫂答应退亲,欢欢那高兴轻松的背影,摇头说道,“就算会被人说闲话,被人指指点点,还可能被侯家恨上,可如果再叫我选择一次,我还是会劝嫂子那些话。”

    “你既然不后悔,那我也不会让别人伤了你。”宋如柏对云舒说道,“你不用担心。横竖还有我呢。”

    “我知道。不过其实想想,嫂子的以后就是我的以后,给我提了个醒儿。这儿女的婚事,得问孩子们自己的意思,不能自己觉得谁好了,就强加给儿女。”

    宋如柏点头笑着说道,“你说的对。”

    他们夫妻脉脉温情,可是很快,高家会客的方向便传来高大嫂的大嗓门。

    虽然恍恍惚惚不能听清,不过看上去应该就是高大嫂在数落侯家的不地道。

    后来,似乎侯家的女眷也跟高大嫂辩解起来。

    那些声音都不小,云舒侧耳听了一会,摇了摇头说道,“我听着侯家女眷的声音也很恼火似的。看起来这门婚事退了也好,不然对欢欢怨气恼火这么大,嫁过去了还不把这些都发泄在她的头上?”不过她生怕高大嫂吃亏,走出门叫了两个高家的小丫鬟去听听会客厅都在吵什么,高大嫂是不是落在下风了。小丫鬟们得了她的吩咐,忙去了会客厅,好一会回来,十分伶俐地对云舒说道,“会夫人的话,我们夫人没吃亏,正数落侯家的人呢。”

    “数落什么了?”云舒莞尔问道。

    “数落他们不地道,还指使宽嫔在宫里威胁人。更数落他们自己不知羞,明明当初说房里没有服侍的通房,怎么今天又说撵走了两个?侯家到底哪一句话是真的,哪一句话是能让咱们高家相信的。”这小丫鬟对云舒并不陌生,因为云舒是时常来高家的,高大嫂对她跟对亲弟妹一样,她对云舒当然也更亲昵,见云舒笑了,便也笑着说道,“侯家来了两位夫人,被咱们夫人数落得哑口无言,跳起来了。我们夫人就说,想打架吗?她愿意奉陪。那两位侯家夫人不敢吭声。”

    高大嫂可不是弱质女流。

    如果想打架的话,高大嫂谁都不怕谁。

    所以当她要打架的时候,侯家养尊处优的夫人们当然不敢跟她打架。

    她一边笑着,一边追问道,“那婚事退了吗?”

    “侯家不想退。可我们夫人说了,聘礼都退回去了,高家没有侯家的东西了,当然婚事就不算数了。”

    云舒心里放心了几分。

    “那就好。”她轻声说道。

    她只希望在这不成功的联姻里,高家受到的伤害还有冲击能烧一点。

    “夫人,我们夫人叫你别过去。她应付得来。”另小丫鬟继续说道。

    “我知道了,叫你们夫人也放心。如果应付不过来了,她喊一声,我踩着风火轮过去。”云舒见侯家女眷不是高大嫂的对手,那想必老高面对的侯家的伯爷也应付得来,轻松地笑着说道。

    小丫鬟们伶俐地应了一声,兴高采烈地又去了会客厅,看侯家女眷在高大嫂的面前吃瘪去了。

    这件事当天就闹得大半个京城都知道了。

    因为涉及到了北疆武将,还有京城名门,还牵着着宫里的一位娘娘,当然有些人津津乐道。

    高家闭门不见任何人,摆出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无论谁给侯家说情,想要再续联姻都不理。

    云舒当然也不会随意去高家给高家人添乱。

    她时不时地去国公府和老太太说说话,打打牌,由着保哥儿和唐家的小公子们在一起玩耍,也见玉姐儿喜欢陪着老太太,帮她看牌,也觉得这样的日子最轻松愉快不过。

    她在国公府倒是波澜不惊,宫里的宽嫔却因为知道了这件事,听到娘家来宫里跟她诉苦,告诉她联姻被她的那几句威胁的话给祸害黄了,不由十分恼火。

    “高家好大的胆子!北疆来的几个武将,竟然还敢对侯家这么放肆。”宽嫔怒气冲冲地说道。

    她更觉得心里不安。

    高家是因为她当初威胁的那几句话退了亲的话,那娘家会不会把这件事都埋怨到她的头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