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劝说

    说着说着,欢欢哭了起来。

    云舒在一旁看着欢欢,心里十分感慨。

    如果是古代的普通女子,就算是觉得委屈,可是也委委屈屈地接受了。

    欢欢能够说出不愿意嫁给侯家公子的心愿,云舒认为她是一个有着自己思考,并且不畏惧流言蜚语的女孩。

    可是云舒又十分发愁。

    她今天来了高家,高欢欢就传出风声不愿意嫁给侯家的公子了。

    可别让宽嫔还有侯家赖上自己,觉得是自己进谗言了。

    可虽然心里发愁自己可能会背黑锅,谁让自己来得这么巧,正遇到了欢欢不愿意成亲这件事呢?可是云舒还是愿意顺应欢欢自己的决定。或许这侯家的公子优秀,还有宫中宽嫔在里应外合,侯家会更加富贵,可欢欢觉得过得不开心,为什么一定要劝着她,逼着她接纳侯家的公子,过一辈子不舒心的生活?因为感动于欢欢愿意为了自己的婚事抗争,云舒犹豫再三,还是不忍见自己看着长大的欢欢受窝囊气,也对沉重万分的高大嫂轻声说道,“嫂子,欢欢如果觉得那人不好,那咱们还是好好考虑吧。跟侯家公子过一辈子的是咱们的欢欢,她觉得和他过不到一处去,勉强逼着她嫁人,那不是害了欢欢的后半辈子吗?”

    “那名声怎么办?”高大嫂反问道。

    “一个清清白白的名声,就能换咱们欢欢后半辈子的生活,还有喜怒哀乐吗?”云舒也反问道,“在嫂子的心里,是欢欢一辈子的开心快乐更重要,还是她的名声更重要?”比起女子的清白的名誉,还有退婚之后的那些不中听的话,难道不是孩子的幸福更重要吗?孩子既然觉得这个人不是自己想要的,觉得在他的身边过得不幸福,那做父母的又为什么要用一副为了孩子好的样子,逼着孩子做他们不愿意做的事?

    云舒便对高大嫂无奈地说道,“嫂子当年进京城的时候,何等痛快爽利。可是怎么现在却犹豫踌躇了?”

    欢欢站在云舒的身边,趴在她的肩膀上流泪说道,“婶子,您帮我劝劝娘吧。嫁给这样的人,我心里害怕。他今天为了权势娶了我,还欺骗我这么多,还赶走了从小服侍他的通房丫鬟,这个人不仅满嘴谎言,而且还狠心如铁。我和他一起生活,能安心过日子吗?每天睡着了,想想枕边人是这样的一个男人,我就害怕得睡不着觉。这是咱们侯家有求于咱们高家,才对我百依百顺。可是如果他们有一天不需要高家了,那通房丫鬟的今天,会不会就是我的明天?”

    她哭得满脸都是眼泪,云舒给她擦着眼角说道,“你娘也是怕你退婚的名声不好听。虽然还没有嫁到侯家去,可是下了聘礼,在外人的眼里,你也是侯家的人。如果这个时候退婚,就算没进门也会让人觉得你是侯家的媳妇再嫁。我也知道这些人想得不对,可是你娘那么疼惜你,怎么会不在乎这个呢?她这辈子最爱的就是你这个女儿,当然希望你过得幸福,不会让人鄙视你,轻视你。所谓关心则乱,正是你娘现在的心情。”

    “我明白。婶子,我知道娘疼我才瞻前顾后,少了爽快。我没怨我娘。我只是想让娘知道,我不想嫁给这侯家的人。”

    欢欢这么懂事,高大嫂也哭了起来。

    她走过来抱着女儿,连连点头说道,“是娘错了。娘想了那么多,却唯独没想到你的心情。咱们不嫁给他了!”

    她做了这个决定,欢欢真是意外之喜。

    云舒也露出了笑容。

    “娘,真的吗?”欢欢见高大嫂松口了,顿时惊喜地问道。

    “我是想让你嫁给高门大户的公子,过少奶奶的富贵生活。也想你名声好。可是如果你觉得嫁给这个人会让你这么不幸,娘怎么舍得把你嫁过去。”高大嫂曾经也以为侯家的那点事不算是什么,无论是侯家瞒着自家把宽嫔送进了宫里,还是侯家公子的几个通房丫鬟被送走,她都可以为女儿忍耐。可是当女儿也不愿意嫁给侯家的人,那她何必还要勉强女儿?女儿觉得不幸福的婚姻生活,光是她一个人觉得幸福又有什么用?

    她的所作所为,如果害了女儿的下半生,高大嫂还有什么活路。

    她转头对露出笑容的云舒说道,“让你看笑话了。”

    “都是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云舒便柔声说道,“这件事既然已经说好了,那孩子也能放心。”

    “可是欢欢以后能嫁给谁啊。”高大嫂为难地说道。

    无故退亲的女子,再嫁也很困难了。

    “天底下男人多得是,娘何必这么担心。”欢欢不在乎地说道,“就算是一辈子不嫁人,难道家里还容不下我吗?如果实在找不着让我合心意的郎君,我就一辈子留在家里当一个老姑娘。反正娘给我准备了那么多的嫁妆,就当成我的私房,我能过得很轻松。”

    “那怎么行。你留在家里一辈子,我和你爹倒是养得起你。你弟弟以后也能照顾你。可是没有儿女怎么行。”

    “就算我没有儿女,弟弟的孩子以后都是我的孩子。我好好抚养疼爱他们,他们以后也会善待我。更何况我有嫁妆,有银子,能买许多的丫鬟下人,就算是老了也用不着谁给我养老。”欢欢哼了一声,又恢复了北疆武将女眷的活泼劲儿,对一脸无语的高大嫂眨了眨眼睛,转身提着裙子跑掉了。大概是因为高大嫂点头答应她不把她嫁给侯家公子,欢欢的心里不再那么沉重,她的背影都看起来是很快乐的样子。

    云舒笑着看着欢欢的背影,露出浅浅的笑容。

    高大嫂见云舒对欢欢的背影微笑,便对她无力地说道,“欢欢都这么说了,这门婚事看来是行不通了。”

    “都是为了儿女。既然欢欢不愿意,那就算了。难道以高大哥和嫂子今时今日的地位,还要为了侯家的脸色就为难成这样?说到底,也不过是两个孩子没有缘分罢了。”云舒扶着高大嫂坐下,见她脸色有点不好,便拿一旁的茶杯给她喝了一点水,笑着说道,“欢欢有自己的主意,我倒是觉得这样很好。不然如果唯唯诺诺,嫁到侯家去,遇到了不舒心的事还要忍耐着委屈,憋屈着生活,那又何必呢?”

    “侯家真的会对欢欢不好吗?”高大嫂便好奇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宽嫔威胁我的那些话到底是不是侯家的意思。”云舒已经把宽嫔当初要拿欢欢当人质威胁她的那些话说给高大嫂听过,见她轻轻点头,便说道,“就算这只是宽嫔一个人的意思,跟侯家长辈们没有关系,可是摊上这么一个搅事精一样的大姑子,也够受的了。嫂子,你想想,如果宽嫔跟欢欢真的有了冲突,就算侯家的人公平,可难道还会护着咱们欢欢吗?”

    宽嫔那样的性格绝对是被侯家的人宠疼才会有的。

    可见她在侯家应该是极为受宠爱的一个小姐。

    她那么受长辈宠爱,一向说一不二,如果和欢欢有了口舌之争,谁胜谁负就说不好了。

    更何况,为什么非要嫁到侯家去受那些委屈。

    难道侯家还有皇位要继承吗?

    就算是高门大户,可京城也不是只有侯家一个高门大户,非他不可。

    “你说的句句有理。当初我也是鬼迷心窍,觉得侯家样样都不错。就算是他们先下聘,后把宽嫔送到宫里,我觉得他们不地道,可是想一想也忍了。可现在我才想起来了,我何时忍过别人的这份气?今天我忍了侯家这一件事,以后侯家变本加厉了,难道一直让我忍下去?”高大嫂痛快地垂着自己的腿对云舒说道,“还是欢欢比我清醒明白。她爹也是!她爹当初就觉得侯家的公子不适合咱们欢欢。”

    “我都说了,这都是关心则乱。嫂子希望给欢欢选一个天下最好的夫君,当然就会当局者迷了。”见高大嫂露出后悔的脸色,云舒笑着安慰。

    高大嫂笑着拍了拍她。

    “想当初我还劝咱们北疆的那些来京城的姐妹别忍着,还怒其不争,现在我掉到侯家这坑里,差点自己也成了这种人。”她干脆地说道,“既然欢欢都不愿意,那就不忍了!”

    她既然说不忍了,当然就是不跟侯家继续婚事的意思。

    既然已经决定这婚事要退,高大嫂也不忙碌,清点了一番当初侯家送到高家下聘的那些聘礼,因为都有聘礼单据,所以也不会落下什么。

    她是一个很痛快爽利的人,要退婚,就绝对不拖到第二天,免得耽误了人家公子再寻良配,当天下午吹吹打打,把聘礼都送回了侯家。

    等宋如柏个老高一起回高家,正好看见高大嫂忙着让人把所有的聘礼都送回侯家去的尾巴。

    看着最后的一箱聘礼被抬出了高家的大门,老高一个箭步进了自家的大门,忙着对高大嫂追问道,“你这是在干什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