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悔婚

    云舒觉得这话得去问侯家了。

    不过宽嫔竟然还敢在皇帝的面前告状,是云舒没有想到的。

    侯家怎么会把这么一个沉不住气的送到宫中呢?

    不过宽嫔是个很美的年少女子,云舒倒是看出来了。

    她试探地对皇帝问道,“那高家这门婚事……”

    “朕倒是想看看,侯家娶了老高的女儿,敢不敢对她做什么。”皇帝脸色微微一沉说道,“还是还要算计高家别的。”

    云舒便没说什么。

    “还有一件事你不知道。这几年老段在京城里和侯家这样的人家走得很近。”见云舒惊讶地看着自己,皇帝垂着头看着自己的腿,脸色看不出什么表情对云舒说道,“朕希望他对朕依然忠心。”

    “他和陛下同气连枝,应该……”

    “他的夫人时常进宫笼络宫中嫔妃,想必你也不知道吧。宽嫔就和他夫人走得很近。”这宫里没有什么能瞒得过皇帝的眼睛,皇帝其实对后宫和京城的那些事知道得一清二楚。云舒听了不由疑惑地问道,“是唐家六小姐吗?”她倒是没有想到唐六小姐竟然在宫里如鱼得水,不过她身为威武侯夫人,也是身份很高的女眷,在宫里被人重视也是能够理解的。哪怕唐六小姐和老段夫妻感情不好,威武侯府姨娘众多,可她是正室,就会受到重视。

    “是啊。就是那个丫头。”皇帝说道,“朕当初真是没想到,唐家会出这么一个……”

    云舒干笑。

    唐家小姐里头其实不省心的不少。

    唐大小姐唐二小姐都有各种问题。

    只不过是唐六小姐经常在宫里出没,到处闹出的事也难看,所以皇帝看起来才会更讨厌她。

    “她是二房的。”云舒无力地解释说道。

    “朕又没说她是长房的。”皇帝见云舒恨不得撇清唐六小姐和唐国公府的关系的样子,一笑说道,“只不过是一个妇人,朕懒得和她计较。只要她不要自己做出朕不能容忍的事,在宫里替老段结交一两个嫔妃,朕不会在乎。”他已经很久没有宠幸嫔妃了,眼神有点复杂,却掩饰着没有让别人发现,和云舒说起了京城里的其他的事。待知道云舒最近在京城的生意很是不错,又开了一个专门卖北疆商品的铺子,因为有异域风情,还有一些别的北疆商品铺子没有的特别的玩意儿格外红火,皇帝好奇地对她问道,“怎么有些商品只有你们有?”

    “二小姐给介绍的商队。”云舒含糊地说道。

    皇帝一愣。

    他看着云舒轻叹了一声。

    “她对你是真好。可见你对她也是真心。”

    “陛下……”

    “没什么。她自从去了北疆,朕就每天做梦都梦见她。她在大雪茫茫的冰原上走,冷得发抖,却一步一个脚印为了朕的理想往前奏。朕总是梦见这些事,忍不住想,她在北疆为朕付出,什么都给了朕了,朕还有脸在安逸的地方享受风花雪月吗?”见云舒想跟他说什么,他便笑着说道,“你放心,朕没想能挽回她。所谓覆水难收,当朕开始当初宠幸第一个嫔妃,朕就知道跟她没有未来了。”

    他在云舒的面前突然说出这句话,云舒都愣住了。

    皇帝其实也不用云舒回答什么。

    他只是想把憋在心里的话对云舒说一说,不然在宫里苦闷坏了。

    “如果有下辈子,朕一定只有她一个妻子,不拥有这么多的女人。你看这宫里女人这么多,燕瘦环肥,可是对朕有几个真心?只不过都是宽嫔这样的人而已。”皇帝看着太子的背影沉着脸说道,“她希望有一个对她一心的人,朕做不到了,所以她走了。可就算是她走了,她还是念着朕,记得朕。京城里这些人想得太好了,就算她不在朕的身边,可谁也比不过她在朕心里的位置。太子是朕唯一和她之间的联系了。”

    所以,就算是后宫有嫔妃生下皇子,也都赶不上太子。

    侯家以为宽嫔生了皇子,联姻几个北疆武将就能挖太子的墙角,那是做美梦。

    云舒听了皇帝的话,心里轻松了些。

    “当初陛下也是没有办法。稳定京城,势必是要广纳嫔妃让京城与朝廷安心的。”

    “这只不过是最简单的一条路,又不是唯一的路。朕只是偷懒了,所以失去了她。”皇帝见云舒安慰自己,笑着说道,“朕更羡慕老宋,你们夫妻二人,一双儿女,日子比朕过得高兴多了。”他见云舒露出羞容,便大笑几声,又对她笑着说道,“大哥前阵子去你们府上喝酒,回来吐了一地,醉得不成样子,你们家到底是什么酒这么醉人?”他跟云舒这么玩笑,云舒也玩笑着说道,“老白干吧。”

    “这是什么?”

    “一种烈酒。可比不上宫里的美酒。”

    “下次送进宫给朕尝尝。”

    “下次我把酒方拿给御膳房。”云舒便笑着说道。

    她总是这么谨慎,皇帝也不在意,因为太子和保哥儿能玩到一起去,他留了云舒母子三人一起吃饭。

    吃了饭他又赏赐了保哥儿和玉姐儿,云舒这才带着孩子们一起回了家。

    宋如柏今天在宫里值夜,晚上不回来,云舒回了家里问了些下人今天府里的事,便歇下了。

    不过因为在宫里被宽嫔威胁,云舒怎么也得跟高大嫂说一声,第二天收拾了一下,又把保哥儿兄妹往国公府厚脸皮地一塞,她一个人去了高家。

    进了高家,高大嫂已经笑着迎出来。

    “你怎么来了?”因为已经在皇帝的面前报备过女儿的婚事,高大嫂已经没有担忧了,便拉着云舒的手一起走到屋子里去,很高兴地说道,“我正要去寻你。你不知道,昨天大半夜的我们都要睡了,侯家来人了,夸了欢欢很多好话,她那未来的婆婆还给她送过来好些点心,还叫人跟咱们说,已经把未来姑爷身边的通房丫鬟全都撵走了,保证干干净净的。”虽然未来姑爷早前有通房丫鬟,可是只要撵走了,那不是就干干净净的吗?

    云舒却看着高大嫂发呆。

    曾经北疆女眷刚刚来了京城,被京城的美人们夺走自己的丈夫,高大嫂那时候多爽利啊,眼睛里不揉沙子,同斥那些小妖精,还支持北疆的姐妹们坚决不能对男人妥协。

    可是怎么到了欢欢这里,侯家只不过是撵走了几个通房丫鬟,她就这么高兴?

    就算是撵走了,可是也曾经存在过不是吗?

    也可能是因为未来的姑爷真的很得高大嫂的心意吧。

    云舒心里叹了一口气,见侯家竟然这么快就得到了宫里宽嫔的消息,对高家做出这种态度,也不愿意再提自己在宫里都威胁宽嫔什么了,对高大嫂笑着说道,“嫂子喜欢就好。”她还是觉得这婚事有一种委曲求全的感觉,高大嫂一笑的功夫,冷不丁见欢欢进了门,皱了皱眉,却见欢欢已经快步走过来,看着高大嫂忍着哭声的样子问道,“娘早就知道他是有通房丫鬟的吗?”

    云舒疑惑地看着欢欢。

    之前还高高兴兴要嫁人的小丫头,眼眶红肿不堪,像是哭过很久的样子。

    只是欢欢的话她有点听不明白。

    “欢欢,你听娘说。”高大嫂急忙说道。

    欢欢却退后了一步,对高大嫂问道,“娘知道他有通房丫鬟?”

    “他是伯爵府公子。”

    “可是当初我问他,他说他没有。”欢欢哭哑了嗓子对高大嫂说道,“我相信了他没有通房丫鬟,所以才愿意嫁给他的。可是他骗了我,他是有通房丫鬟的对不对?”

    “现在不是已经被赶走了吗?”

    “这不是有没有赶走的事。是他对我说谎,是他人品的事。娘,他是伯爵府公子,是名门出身,人也长得好,比和我从小长大的那些哥哥们都好看,我是喜欢他。可是他一开始就说谎,竟然欺骗我。能欺骗我一件事,以后也能欺骗我更多的事,我没有办法相信这样的人,也不能嫁给这样的人做我的夫君,和我躺在一张床上睡觉。”欢欢的话让高大嫂一愣的功夫,抹去眼角的眼泪说道,“更何况那通房丫鬟也是他的女人吧?为了能娶门当户对的小姐,他连自己的女人都说不要就不要了。今天他为了娶我不要通房丫鬟,明天,还不知道为了什么就能连我一起给处置了呢。”

    高大嫂听着女儿的话,无法反驳。

    云舒却对欢欢另眼相看。

    只不过是几句话就能看得出来,欢欢虽然年纪不大,可是却是极明白的孩子。

    “可是聘礼都已经接了啊。”

    “那就退回去。什么名声不名声的,我宁可不嫁人,也不嫁给伪君子。”欢欢不屑地说道。

    她在弟弟出生之前一直都是家中独女,受尽爹娘疼爱,一向都不是受气的性格。

    虽然进了京城以后高大嫂给她请了好些教导京城规矩礼仪的人,学得更加端庄,可她到底不是会为了名声忍气吞声的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