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谗言

    她笑着点头,看着太后和保哥儿兄妹谈笑。

    保哥儿还是个孩子,说起话总是还有孩子的天真。

    太后一直都在笑着听。

    云舒也就笑着看着。

    等他们去给太子请安的时候,太后还十分不舍。

    “你们兄妹看起来感情真好。”保哥儿照顾妹妹,就算是和太后说话,也时不时地去看妹妹两眼,这让太后看着心里很是宽慰。

    能善待自己妹妹的,当然都是好孩子。

    “我是做哥哥的,当然要好好照顾妹妹了。”保哥儿急忙说道。

    “谁教你的?”太后笑着问道。

    “这还用得着教吗?做哥哥的照顾妹妹,照顾弟弟,都是应该做的事,用不着别人教。”保哥儿早就把这些自己都想得很透彻,见太后笑着看着自己,便对太后说道,“妹妹只要每天微笑就好了。”他一副小男子汉顶天立地的样子,太后看着这促狭的孩子对云舒笑着说道,“你把这小子教得鬼精鬼灵的。”她叫孩子们去拜见太子去了,云舒带着两个孩子在宫里走过,看见宫里宫女很多,到处都很美,保哥儿对云舒说道,“娘,我还是喜欢北疆。”

    “为什么?”

    “北疆没有那些跟你说话的娘娘们。”保哥儿理所当然地说道。

    他都看见那些嫔妃对云舒的作态了。

    特别是宽嫔。

    见到宽嫔对云舒摆脸色,保哥儿虽然没有在宫里无礼地大声嚷嚷,可是却觉得宽嫔很讨人厌。

    见他不喜欢宽嫔,更不喜欢自己要假笑招呼的嫔妃,云舒不由笑了。

    “可是京城里也有喜欢保哥儿和玉姐儿的人。”她温柔地说道,“国公府里的长辈,陈家的婆婆祖父舅舅,不是都很喜欢你吗?不要因为一点点的人的不喜欢,就否定了全部。那些对咱们不好的才是单独的,是不多的那一点点。”她对保哥儿这么说,玉姐儿虽然年纪小,可也露出了思考的样子点头说道,“娘说的对。不该为了那些人就忘记了喜欢自己,愿意对咱们好的长辈。”

    她对保哥儿笑着说道。

    见母亲与妹妹都这么说,保哥儿也用力点头。

    母子三个说说笑笑着带了太子的宫里。

    太子对保哥儿很热情,对玉姐儿也很照顾,就像是如他当初所说,照顾妹妹一样。

    玉姐儿把这位比自己年长的哥哥当成和保哥儿一样值得敬重的人。

    “我在宫里平时也寂寞,你要经常来宫里陪我。我也会武,以后咱们比划比划。”太子兴致勃勃地问保哥儿现在北疆的情况。他在北疆长大,虽然已经离开北疆多年,可是却还怀念着北疆的一切。就算是风雪那么大,可是那时候他父母都在身边,是他记忆里最温馨快乐的一段时光。因为保哥儿绘声绘色地跟他说那些冰湖冰戏,趴在冰面上能钓出大鱼,还有冰灯,还有各种北疆有趣的特色,太子也忍不住露出了向往的样子。

    “那现在北疆很热闹吗?”

    “可不是,热闹极了。南来北往的,到处都是商队,我还看到了很多跟咱们不一样的人。”保哥儿对太子说道,“大家都很和气,和气生财嘛,这是娘跟我说的。”他虽然年纪比太子小,可是因为太子很照顾他,对太子就更是高兴地比比划划地说道,“等以后我长大了,我也要回北疆去,跟爹一样保护北疆的平安,保护陛下的天下!”他还这么小就说出这样的豪言壮语,太子看着保哥儿笑着说道,“你真自由。”

    “好了。”云舒见太子有些黯然,便对儿子笑着说道,“再跟殿下说一说一路上的风光。”

    “回来这路上景色也很美。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我觉得这天下很好。”

    “这么小就会拍马屁了?”皇帝的笑声从门外而来。

    “怎么是马屁了?就算是要拍,拍的也是陛下,拍的是龙屁。”保哥儿不服气地扭头说道。

    云舒捂着额头看着皇帝笑着进来,自己这儿子说得这么不服气,头疼万分。

    “是吗?你这个小家伙。”皇帝当年也是军营里的好手,伸手就把保哥儿抱起来晃了晃。

    “陛下放我下来。”保哥儿急忙说道。

    皇帝放下他,保哥儿一本正经地给皇帝请安,又张开手说道,“现在可以了。”他等着皇帝再把他给抱起来,皇帝又笑了,却已经不去抱他,一副刻意冷落了他的样子,反而把玉姐儿抱起来,放在自己身边的座位里,这才对云舒笑着说道,“朕早就说过,你应该经常带这两个孩子进宫。他们一进宫,宫里热闹又乐呵。”他笑着叫宫女们端上了很多孩子喜欢吃的糕点,见保哥儿兄妹跟礼貌地对自己道谢,看了云舒一眼才吃,对云舒说道,“他们真是听你的话。”

    “哪有孩子不听做娘的话的。”

    “在母后的宫里,你见到宽嫔了?”皇帝笑着问道。

    “陛下怎么会知道?”

    “朕半路被她给堵住了,说你在太后的宫里给她下不来台,朕有什么不知道的。”皇帝拍着自己的腿,见保哥儿一边吃糕点,一边还给太子拿,虽然太子比他年长,更加稳重,可是两个孩子却没有什么生疏和隔阂,相反很是投缘,一边收回目光笑着对云舒说道,“侯家的事,朕早就知道。只是没想到老高这两口子这么小心,只不过是一门婚事,联姻而已,就跑到朕的面前来哭诉,说侯家不地道。”

    他眉眼舒展。

    “那是因为在高大哥与高大嫂的心里,陛下与太子殿下比任何人都重要,侯家又算得了什么。”

    “朕并没有忌讳联姻。如果区区联姻都要忌讳,那也小看了朕和太子了。京城里这么多的大家族,彼此联姻,互相利益相关,朕也没有在意过。”皇帝嘴硬说道。

    其实如果他不在意,也不会突然对云舒提到这件事了。

    云舒只当做没有发现,见皇帝笑着,心情不错,显然没有因为宽嫔的“谗言”就恶了自己,也笑着说道,“高大哥他们没有觉得陛下会忌讳他们和侯家联姻的意思,只是觉得被侯家给骗了,被侯家耍心眼了。这受了委屈还能去跟谁哭诉?只能来找陛下,因为在他们的心里,陛下是唯一能为他们做主,他们也愿意把委屈相告的那个人。”她一边说,一边叹了一口气很是伤感地说道,“高大哥一家在京城里踏踏实实,忠心做事,却被人这么算计,心里有委屈也不是不能理解。”

    “你觉得侯家算计了高家?”皇帝笑着问道。

    “陛下难道不这么觉得?如果陛下不是这么觉得,宽嫔娘娘怎么会找到我的头上横加威胁?不就是被陛下冷落了嘛。”

    “她威胁你什么了?”皇帝好奇地问道。

    “陛下不知道?”宽嫔不是找皇帝去告状了吗?

    “你觉得她会告诉朕她做了什么坏事吗?她只会告诉朕你对她做了什么坏事。”

    “那我就要跟陛下告状了啊。陛下也别觉得我是个奸臣。”云舒玩笑着说道。

    皇帝无语了。

    “她到底说什么了?你就是这点不好,做事瞻前顾后,总是想得多,嘴上说得慢。”

    “她威胁我说,如果陛下还冷落她,她只能让侯家的人去冷落作践欢欢了。”见皇帝脸色变冷,显然被宽嫔的话激怒了,云舒便继续说道,“我听了就很生气,这联姻是为了两家的交好,难道侯家娶了欢欢,还是为了受一个人质,为了威胁高大哥以后要听侯家的话不成?所以我就跟宽嫔娘娘说了,高家的确有人质即将被扣押在侯家,可是侯家也有个人质在宫里当娘娘呢。欢欢过得不好,陛下也是看着欢欢长大的,想必不会开心。陛下不开心了,那宽嫔娘娘能开心吗?”

    宽嫔既然还敢跟皇帝告状,云舒就帮宽嫔添一把火。

    她句句实情,不过比之前威胁宽嫔的时候委婉多了。

    皇帝听了,垂着头思考了一会才对云舒笑着说道,“怪不得。”

    “宽嫔娘娘说我对她做什么了?”云舒反而好奇地问道。

    “怪不得她跟朕说,你威胁她以后在朕的面前进谗言,把她打入冷宫。”

    云舒无语了。

    “打入冷宫就不必了吧。我怎么能左右后宫娘娘们的位置呢?”见皇帝指着自己笑了,云舒也笑着说道,“侯家好歹是个伯爵府邸,我不会和她计较,想必高家也不会和她计较。宽嫔娘娘只要好好地留在宫里服侍陛下,我们也都放心了。”她笑着说到这里,皇帝的目光却落在太子和保哥儿兄妹的方向,对云舒一边不在意地说道,“朕的确没想把她送到冷宫里。宫里嫔妃这么多,只要朕冷落着,在冷宫和不在冷宫又有什么不一样的。只是朕就很好奇,她这野心是怎么来的。怎么就笃定了朕如果宠幸了她,就能动摇太子的位置。”

    侯家那点小九九皇帝看得一清二楚,所以才觉得奇怪。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