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威胁

    “劝什么?”云舒含笑问道。

    她见宽嫔虽然容貌很美,可是气色却不怎么好,想想不久之前老高夫妻去了皇帝的面前哭诉,便猜到了什么。

    宽嫔的脸色为什么不好?

    被皇帝更冷落了嘛。

    “既然两家已经有了姻亲的约定,好歹也得顾着自家的女儿日后的生活好不好。”见云舒看着自己,宽嫔脸色不好看地对她说道,“高家来宫里和陛下哭诉了什么?有什么高哭诉的?我们侯家难道对不起高家什么了吗?让高家竟然进宫和陛下哭诉……”她才想批判高家,便听到云舒打断了她的话说道,“我听闻那一日高大哥与高家嫂子在宫里和陛下说的都是私密之言,关上门谁都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为什么娘娘这么肯定,认定了他们说的一定是和侯家的联姻?”

    “我猜也猜到了。还能是为了什么事。”宽嫔轻蔑地说道。

    云舒又问她道,“既然娘娘能踩到他们哭诉的理由,说明娘娘也该知道侯家做了不地道的事吧?才会让他们哭诉到宫里?”

    “我……高家小姐既然要嫁到侯家来,就是侯家的人。如果高家连累侯家的话,那她日后在侯家怎么做媳妇?大家都会讨厌她,她的日子还过不过了?”

    “娘娘是在威胁高家?”云舒听到这里便问道。

    “我不是威胁。而是既然已经快成亲了,板上钉钉的事,何必惹得我们侯家不快,影响她在侯家的生活。”

    “什么板上钉钉。”云舒都要笑了,对眼前这位年轻美貌的宽嫔娘娘笑着说道,“就算是成了亲还有合离的呢,板上钉钉这种话,娘娘也用不着跟我说。既然娘娘今天来问我,我也跟娘娘说一句实在话。”她抬头见太后正抱着玉姐儿在说笑,转头压低了声音对一愣的宽嫔冷冷地说道,“我倒是要劝娘娘回头好好劝劝侯家,别以为欢欢要进门,就以为能拿捏住人。如果叫我们欢欢过得不痛快了,大不了合离再嫁就是。天底下三条腿的蛤蟆不好遇,两条腿的男人到处都是。”

    宽嫔看到云舒的脸沉下来,愣住了。

    “你怎么能这么羞辱我家的公子。”

    “我不是羞辱侯家公子,是跟娘娘讲道理。联姻是连两姓之好,是为了和睦友好的。至于娘娘威胁我让欢欢以后进了侯家的门不给她好日子,我倒是要跟娘娘说一句。北疆武将同气连枝,娘娘当然也知道宋家和高家相交莫逆,欢欢也是我们这些北疆女眷看着长大,当做亲闺女一样!如果侯家对她有半点轻慢,侯家得罪的就是所有的北疆武将。侯家家大业大,北疆武将也不是软柿子,可别闹得难看,侯家得不偿失。”

    既然比威胁,那谁怕谁。

    云舒还从来没有被人威胁到过。

    高家怕欢欢在侯家过得不好?

    怎么可能。

    侯家敢碰欢欢一根头发丝儿,高家和宋家就能跟侯家翻脸。

    “那又怎么样。北疆武将只不过是新贵罢了。”

    “可是我们新贵女眷却可以在陛下的面前说的上话,就和娘娘知道高家嫂子可以直接到陛下面前哭诉一样。娘娘最近的日子过得不太好吧?赶不上刚刚进宫的时候吧。”云舒盯着宽嫔的眼睛,微笑着说道,“都是女儿家,娘娘何必要为难我们欢欢呢?都是嫁到别处家里,娘娘和欢欢同是这样的环境,为什么不能明白欢欢如果在婆家会受到什么苦楚,自己也同样也会受到什么苦楚呢?”

    宽嫔被她的话弄得有点疑惑。

    可是她想通了云舒的威胁,顿时愤怒起来。

    云舒是在威胁她。

    如果侯家敢对高家的那丫头不好,她们这些北疆女眷就有胆子进宫跟皇帝哭诉,让皇帝彻底冷落她。

    高欢欢过得不开心,她也别想在宫里过得开心。

    “你这么能这么狠毒。”见身边本来正看笑话的嫔妃听到云舒的话,就像是被针扎了一样急忙让开了一些,保持跟自己的距离,宽嫔知道她是被云舒威胁到了。

    高家小姐被侯家冷落,起码还能合离,再过好生活。

    可是如果她在宫里被皇帝冷落了,那老死宫里,就没有好下场了。

    “见人说人话而已。”云舒愿意对善良的人善良,可是面对这种一言不合上来就威胁自己,爬到自己头上的,她也会更恶毒。

    别以为她在北疆多年,就对京城里这点事都不明白了。

    这种争执,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如果欢欢一定非要嫁到侯家,她也只要用自己的办法来护着欢欢一些,免得欢欢受委屈。

    宽嫔看着这个阴险的忠义伯夫人,忍不住想到当初忠义伯第一次进宫的时候,就有人跟自己说过她不简单。

    能从一个婢女爬到伯爵夫人的位置,还能让忠义伯多年情有独钟,果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特别是忠义伯夫人竟然还擅长指桑骂槐。

    “这都是高家的事,夫人这么威胁我,值得吗?高家都还没有说话。”

    “高家愿意做什么,和我们宋家没有关系。”云舒笑了笑说道,“娘娘大可以把我今天是活的话转达给侯家,转达给高家。我一向光明正大惯了,不需要隐瞒什么。”她堂堂正正,就算是威胁一个宫里的嫔妃也是堂堂正正的。

    可是宽嫔就是拿她束手无策,甚至看着云舒那笑吟吟又温柔体贴的样子,宽嫔的心里七上八下的。

    她是侯家的小姐,进了宫,当然不仅仅是为了皇帝的宠爱,她的眼皮子还没有那么浅。

    如果只是为了荣华富贵,侯家早就荣华富贵了,她嫁到任何世交家里,也依旧会享受最好的生活。

    进宫,不仅是为了能够让侯家在前朝与后宫都有呼应,也是为了侯家上下更多的雄心抱负。

    她渴望生下皇子,日后能够争取东宫的位置。

    太子的母亲早就没有了,虽然皇帝现在还对太子这个没娘的孩子那么疼爱爱惜,可是等时间久了,后宫皇子公主一个个地降生,皇帝还会那么喜欢太子吗?

    太子没有母亲,就没有人帮他说好话。

    后宫的枕边风吹得久了,皇帝会更喜欢其他的皇子。

    她出身侯家,出身那么好,如果能生一个皇子,这个皇子靠着侯家,怎么不能和太子争夺皇帝的垂青?

    正是为了拉拢北疆武将,侯家才会选中了高家,哪怕是看不上高家的底蕴,却还是让她的堂弟娶高家的小姐进门。

    宽嫔却没想到本来以为高家会闷头吃亏,却跑到宫里来哭诉,令她最近连皇帝的面都见不到了。

    而现在,她本来是在抱怨自己被皇帝冷落的怒气,以为高家会因此诚惶诚恐,却被忠义伯夫人连消带打,反而威胁起她来。

    看着忠义伯夫人那张温柔柔顺的脸,宽嫔不由想到与自己关系很好的威武侯夫人对她说的那么多的话。

    威武侯夫人就说过,忠义伯夫人看着温温柔柔,实则最有心机,最是个狠辣的人。

    “娘娘还有什么吩咐吗?”见宽嫔脸色变幻,看着自己不说话,云舒没有耐心和她继续说下去了。

    “你的话我记下了。咱们走着瞧!”宽嫔不服气地对云舒说道。

    可放狠话谁不会?

    云舒也会放狠话。

    她却懒得对宽嫔说什么狠话了。

    如宋如柏说的,高家夫妻进宫的那一刻,宽嫔就别再妄想什么宠爱了,她还有什么好说。

    她只需要让宽嫔给侯家带个话,以后别错待了欢欢也就是了。

    可正是看到了宽嫔的嘴脸,见到了侯家的这种玩心眼的手段,云舒才觉得自己更应该为自己的女儿多几分小心。

    知人知面不知心,女儿如果嫁错了人,就会受到伤害。

    就算是还能分开,也不代表受过的伤害不存在了。

    只是宫里的嫔妃和宽嫔一样想要生下皇子以求日后和太子争夺皇位的,未必不多。

    云舒想着太子对自己的亲昵,还有沈二小姐在风雪里慢慢走远,只为了打通商路的艰难,心里更心疼太子几分。

    她心疼太子这个没有娘在身边的孩子。

    特别是后宫中这些嫔妃的嘴脸,就算是皇帝在压制她们,可是对太子也是很大的冲击。

    “夫人快人快语,倒是让我觉得亲切。”一旁一个正偷听她和宽嫔说话的嫔妃突然笑着说道。

    宽嫔自视甚高,因为出身侯家,进宫就封了嫔,多少不把她们这些家世平常的嫔妃放在眼里,现在在云舒手上吃瘪,当然有人会觉得快意。

    更何况忠义伯掌管宫中禁军,可以说在宫中一言九鼎,多交好这位忠义伯夫人当然没有坏处。

    云舒面对这样的善意,欠欠身,却也只是笑着没有说别的。

    正是因为宋如柏现在做着禁军大统领,至关重要,事关宫中的安危还有皇帝的信任,她才更不可能和宫里的嫔妃友好往来。

    面子上保持着对娘娘们的尊敬就已经很够用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