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宽嫔

    “公子哥儿一个而已。”

    “就算是公子哥儿,也未必是纨绔子弟。”

    唐国公府那么多的公子哥,不也都是各个出息了嘛。

    只是对于大家族公子身边通房丫鬟这件事,云舒没有办法了。

    如果是她,她不会给女儿选一个身边有通房丫鬟,还想三妻四妾的男子做夫君。

    虽然古代大部分的男子都喜欢三妻四妾,可是云舒却觉得要和光同尘,就因为大部分的男子都这样,就要委屈自己的女儿和别的女子一起分享自己的夫君,是她不能接受的。

    她和宋如柏夫妻恩爱,身无旁人。

    她自然也希望自己的女儿也能嫁一个对自己一心的夫君。

    更何况大家族里也不是没有这样的人。

    她想到欢欢刚刚那么高兴的样子,忍不住心里有点怜爱她。

    见老高似乎也并不高兴,她也没有说什么。

    说多了,老高和高大嫂恐怕又要吵架了。

    不过等回家以后,云舒倒是把这件事跟宋如柏说了,倒是也没有多说高大嫂对侯家的那些为难的地方,只跟宋如柏说,以后给玉姐儿选择夫君,一定要选择一个对她一心一意的人。她这话令宋如柏大力赞同,他还对笑着看着自己的云舒说道,“正是应该这样。咱们的女儿看着咱们恩恩爱爱长大,也一直过家里没有姨娘的生活,能受得了那样的生活环境吗?”他还对云舒说道,“欢欢的事,我更认同老高。”

    老高既然说有通房丫鬟的公子哥不好,那显然是疼爱女儿。

    不然,谁会愿意女儿受这样的委屈。

    哪怕是别人眼里司空见惯的事,可是痛在谁的心上,做父亲的全都明白。

    “我看高家嫂子不是不后悔。可木已成舟,聘礼都下了,两家成亲的事已经京城都知道了,轻易反悔不得。我怀疑侯家是不是就是看在这样不好反悔,再敢这么嚣张。他们这一家子也太奸了。”云舒从前不会评价京城里的名门,可是现在她好歹也是伯爵夫人,门第和侯家一样,哪怕根基赶不上侯家,底蕴也跟侯家差得远了,可宋家现在可是皇帝面前的红人,是新贵,侯家这就远远地比不上了。

    她当然不会在意在家里评价侯家。

    先让高家上了侯家这条船,等船开到湖中间下不去了,他就敢肆意妄为了。

    不然,怎么不早点把自家的小姐送到宫里去?

    如果侯家早点送女入宫,那高家恐怕就不会答应和侯家这门婚事了。

    “老高是被侯家给坑了。”宋如柏思考了片刻,对云舒说道,“这侯家不怎么地道,欢欢人还没进门,高家还没跟他们做姻亲,他们就敢跟高家玩心眼。现在就如此,以后还了得。”如果不是云舒今天去高家送给孩子的添妆礼,宋如柏还不知道老高家里这么为难,他沉思起来,云舒好奇地问道,“听说侯家的小姐在宫里。我最近也没有怎么在乎宫里的事,这是哪宫的主位啊?”

    她就算是进宫,见的也都是些莺莺燕燕,从不和宫里的嫔妃往来,当然也不记得什么侯家的小姐。

    “我记得似乎是个嫔。”宋如柏对宫里的事了如指掌,作为禁军大统领,宫里的人事他全都了解,对云舒解释说道,“陛下看在她出身侯家,所以直接进宫就封了嫔。”至于得不得宠,这就不是宋如柏在乎,应该留意的了。不过云舒也隐约听说宫中的嫔妃这段日子怨声载道,说皇帝很久都不怎么去各宫召唤嫔妃了。虽然皇帝没有说原因,云舒也没有资格询问,不过她内心猜测,这大概是和沈二小姐有关吧。

    沈二小姐在北疆那么辛苦地打通商路,平息着北疆的战事,想必皇帝也不可能任由她千里之外为自己付出,自己还在宫里风花雪月。

    云舒是这么猜测的。

    因为听说自从北疆商路被打通,皇帝就去后宫的次数不多。

    宫里虽然还有许多的嫔妃,也能跟皇帝说一两句话,皇帝也会去她们那坐坐,可是却没有宠幸了。

    这么看来,侯家这位小姐进宫的时间不怎么妙啊。

    正好在皇帝清心寡欲的这个时间点。

    而且还因此跟高家之间有了嫌隙。

    她思考着这件事,宋如柏便对她说道,“不过你别担心。只不过是一个嫔而已。更何况如果陛下知道她家和高家成了姻亲,那只怕她就只能是个嫔了。”普通的,和北疆武将没有瓜葛的嫔妃,或许皇帝还会宠一宠。可是这种一头和北疆武将联姻,一头还野心勃勃地送女进宫博取恩宠,博取未来,那皇帝是不能容忍这样的家族有可能撬动太子的利益的。说到底,皇帝怕是只能干晾着这位侯家的小姐了。

    一辈子的衣食无忧也就差不多了。

    别的就别想了。

    “倒是可惜了如花似玉的美人。”云舒笑着说道。

    如果侯家没有要求得那么多,还想把高家捆到自家的身上,或许这位侯家小姐还能在日后有个孩子傍身,不辜负了大好年华。

    可是现在,侯家联姻高家,那皇帝怎么可能还去宠幸她。

    “侯家想要的太多了。这些年陛下的皇位更加稳固,天下更加富庶,连北疆那苦寒之处都能被陛下找出商路来,他们动了心也是有理由的。”宋如柏对云舒笑着说道,“你还叫高家嫂子去宫里和陛下解释这件事?这只怕是把侯家填这个坑里了。”到时候高家算是摘出来了,可是侯家怕是要被皇帝忌讳了,云舒倒是不怕这个,对宋如柏紧张地问道,“侯家会不会因此迁怒欢欢?她是嫁到侯家做儿媳的,如果迁怒了她,以后磋磨她怎么办?”

    “侯家越被陛下厌弃,越会好好对待欢欢。”宋如柏对云舒说道。

    云舒莞尔一笑。

    “你说的是。是我没想到这一层。”

    她放下了心,果然过不了两天,老高夫妻一起进了宫,和皇帝关上门不知道哭诉了什么。

    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不过等他们出来的时候,老高夫妻都很放松。

    他们还叫人给宋家传话,说是没事了。

    既然他们都说没事了,云舒才放了心,这一天又得太后的传召,把在国公府里闹得跟猴儿似的的保哥儿兄妹带着一起进了宫。

    太后在宫里似乎正等着,见了保哥儿兄妹,顿时露出了笑容,招呼着保哥儿上前笑着问道,“你还记不记得我?”

    保哥儿那时候还小,怎么可能记得太后,不过却抬头对太后笑着说道,“虽然不记得您的模样,可是却一直都记得太后娘娘的慈爱之情。您赏给我的长命锁,还有我在宫里您把我抱在怀里的疼爱,我都还记得。”他是一个活泼又机灵的孩子,又聪明讨喜,太后听到这里便露出了笑容,一手拉着玉姐儿,一手环着保哥儿对一旁的几个宫中嫔妃笑着说道,“我就喜欢保哥儿这聪明劲儿。”

    “他平日十分顽皮。”云舒笑着说道。

    “男孩子当然要顽皮一些,斯斯文文的看着虽然好,可是却不如咱们保哥儿令人喜欢,看着有生气。”

    云舒眼角跳了跳。

    她觉得太后意有所指。

    果不其然,一旁的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年轻嫔妃脸色就不好看了。

    她的身边,另一个嫔妃正带着讥笑看着她。

    “忠义伯夫人教子有方,忠义伯大公子当然也是聪明伶俐。”那个年轻嫔妃勉强笑着说道。

    “宽嫔说的没错。还是你教子有方。玉姐儿也是一个礼仪上好的孩子。”太后对云舒说道。

    那宽嫔已经不知道该怎么笑了,总之笑容里有点不好看的样子。

    云舒见她看向自己的眼神有点不善,倒是有点疑惑。

    自己似乎并没有招惹过宫中的嫔妃。

    更何况这位宽嫔她可从来都没有接触过。

    “这么说,你现在在唐家习武?”太后正听保哥儿说自己天天在唐国公府,便关心地问道,“会不会累?不会累着自己吧?”她还摸了摸保哥儿的胳膊,似乎是在担心。这样真心的在意,倒是叫云舒想起曾经在京城的时候,保哥儿尚在襁褓,太后就很喜欢她了。她多少也明白久居深宫的老人面对保哥儿这样生机勃勃的孩子会喜欢得很,也没有阻拦保哥儿和太后伶俐地说话。

    倒是一旁的宽嫔见她坐在一旁,便笑着说道,“久闻夫人大名,只是夫人几次进宫,咱们都无缘得见。”

    “我也是头一次见娘娘。”云舒便笑着说道。

    “虽然是头一次,不过也算不得没有渊源。说起来,我娘家堂弟正要娶北疆武将之女,就是高家。”见云舒一愣,宽嫔便笑着对云舒说道,“听闻伯府与高家极为交好,高家夫人也对夫人赞许有加,日后如果成了亲,高家小姐就是我的堂弟妹,这怎么不是缘分了呢?”说到这件事,宽嫔的脸上露出几分怒意,对笑了笑没回应自己的云舒说道,“夫人和高家关系这么好,不如帮我劝劝高家夫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