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章悔意

    “可是太子……”

    “太子地位稳固,侯家能不知道吗?”不过云舒心里却有点犯嘀咕。

    这个侯家她在国公府里曾经听说过。

    也是京城里的大家族,老户了。

    还袭着一个伯爵的爵位,一向都很显赫。

    不过是因为京城里有唐国公,沈大将军那样的显贵,沈大将军坏了事以后显侯又跳了出来蹦跶得欢,这侯家就不怎么显眼罢了。不过就算是看起来不如唐国公这样的重臣显赫,也比不得如今眼下的沈将军宋如柏得皇帝真心信任倚重大权在握,可是侯家却还是在朝廷里有属于他的位置。他们侯家在京城也算是历经了先帝与皇帝的争端,却一直太太平平,可见侯家也知道韬光养略。

    只是没想到侯家好歹也算是伯爵之家,竟然把自家的小姐送到宫里去当妃嫔。

    侯家的小姐说实在的,何必进宫去当嫔妃,还不如做一个藩王的王妃,或者公府侯府的当家夫人。

    那是正是。

    宫里皇帝的嫔妃那么多,她趟了浑水,也并没有什么好处。

    更何况如果一边把自家的小姐送到宫里当嫔妃,另一边又与北疆武将联姻,这是有心还是无意?

    老高这些年在京城做事,兢兢业业,对皇帝忠心耿耿,又耿直,和老段这样已经渐渐失去皇帝信任的旧人不同,正是被皇帝信任看重的时候。

    他也是太子身边有力的臂膀。

    侯家往好了说,联姻高家,娶了欢欢是为了和太子保持友好的关系,为了下一代太子登基之后侯家的安稳还有富贵。

    可是既然只是为了交好太子,又何必把自家的小姐送到宫里去当嫔妃呢?

    可看着高大嫂那么忧心的样子,云舒便对她宽慰地说道,“嫂子担心侯家是有目的才娶了欢欢,是为了侯家那位小姐在宫里的地位,更担心日后如果那位侯家小姐生下皇子,会叫你们支持小皇子,背弃太子,是吗?”见高大嫂用力点头,云舒便对她笑着说道,“嫂子也在担心陛下会因为侯家闹的这一出,怀疑你们对太子的忠心,日后疏远了你们是吗?”她句句都在高大嫂的心坎上,高大嫂握着云舒的手说道,“你说的真是全中!我就是担心侯家有事,又担心陛下疑我。妹子,我们忠心陛下这么多年,也把太子当成未来的主君,怎么可能因为与侯家联姻就背叛太子?如果只是为了侯家,为了欢欢就坏了我们高家的一切,我心里不安。”

    因为高家并不止他们一家。

    还有高大人一家。

    为了欢欢的婚事,令皇帝不悦,迁怒高大人与老高兄弟俩,高大嫂会觉得更不安。

    “嫂子既然心里这么不安,为什么不对陛下坦言呢?”

    云舒缓缓地问道。

    高大嫂惊讶地看着云舒。

    “与其嫂子关在家里自己忧心忡忡,不安忐忑,不如将自己心里害怕的事和盘托出给陛下,让陛下明白你们的忠心,也撕开和侯家之间的联系。无论侯家是有意还是无意,只要在陛下的面前说开了,陛下不在意这件事的话,那也不会影响欢欢的婚事。”高家和侯家的婚事都已经传遍了京城,聘礼都下了,云舒看高大嫂的样子,都这么惴惴不安也不愿意说出退亲避嫌的话,可见还是希望欢欢嫁到侯家的。

    既然这样,也只能跟皇帝解释了。

    “陛下会相信吗?”高大嫂不安地问道。

    “陛下信不信是一回事,嫂子对陛下说不说是一回事。”云舒柔和地对她说道,“嫂子说开了不好吗?”

    “有什么说开不说开的!”就在她和高大嫂说话的时候,见老高气冲冲地进来,显然听到了她们俩说的话。

    他看起来是刚刚从外面回来,身上的衣裳还有灰尘在身,怒气冲天的样子,见高大嫂没说话,便对云舒说道,“妹子你用不着跟她解释这些话。我都跟她说了,这侯家恐怕是没安好心!前脚刚刚给我们欢欢下聘,知道这媳妇是跑不了了,回头就把自家的丫头送到宫里去,要说没有算计咱们高家,我可不相信!我是粗人一个,可不是傻子。这侯家这么算计咱们高家,图的是什么?还不是图的我们兄弟在陛下面前的分量,图的是太子殿下对咱们的信任!”

    他大步进来,云舒便站起来跟他问好。

    “高大哥,你别生气。”

    “我为什么不生气?这样的一户人家,我当初就说,门第这么好要求娶咱们欢欢,那叫什么来着,齐,齐大什么来着……”

    “齐大非偶。”云舒无奈地说道。

    “没错!有多大的碗吃多大的饭。我就觉得欢欢如果结亲咱们北疆兄弟家里,都是从小一起看着长大的,比什么京城的名门公子知根知底多了!那些名门公子一个个长得跟水葱似的,是比咱们家的那些孩子好,比他们名气大,可是后宅里服侍的丫鬟那么多,听说那些大户人家里,公子们成亲之前没有几个屋里人都是没规矩的事。这样的人家,进了门就叫一堆女人给她端茶,谁受得了?又整出这么一出,退亲,退亲算了!”

    老高在云舒的面前从不掩饰自己,直截了当地对高大嫂说道,“就跟侯家说,聘礼我们全都退还给他。这婚事咱们不结了。”

    云舒不由去看高大嫂。

    都说儿女的事最叫爹娘操心。

    孩子们都慢慢地长大,就有很多烦心的事了。

    “你以为我不想退亲啊?我这几天睡不着觉,这心里反反复复都是这点事,我心里能舒服吗?”高大嫂脾气大,见老高对自己大声嚷嚷,夫妻俩倒是对吼起来说道,“我也想退亲,可是退亲能行吗?这是在京城!聘礼都下了,欢欢如果退了亲,还嫁得出去吗?!我不怕跟侯家结仇,可是你也要为女儿的清白想一想吧?退亲再嫁,能嫁给谁?侯家是京城的大家族,京城里谁愿意平白得罪侯家去娶咱们欢欢?可是普通一点的那些人家,欢欢嫁过去了不也是要受委屈?”

    “那就嫁到咱们北疆兄弟的家里去不好吗?”

    “我也想。可跟咱们欢欢年纪差不多的那几个小子,从小跟欢欢一起玩到大,都跟兄妹似的,没有儿女之情,怎么成亲啊。”

    高大嫂便转身拉着云舒说道,“儿女都是债啊!孩子们长大了,烦恼就来了,小云,你也知道我心里欢欢那么重要。可是现在又有什么办法。”

    “总之我就不同意这门亲事。”当初高大嫂乐意这门亲事的时候,老高就不怎么乐意。

    他见过欢欢的未来的丈夫,很名门公子的一个人,白脸皮,很俊,细皮嫩肉的,做事也规规矩矩。

    老高觉得这女婿跟自己不对路。

    特别是他这两年偷摸地打听了一些京城的规矩,听说这些名门公子都有那屋里人,顿时更不乐意了。

    云舒见高大嫂为难成这样,那么泼辣爽快的一个人为了儿女成了这样,到底是别人家的家事,劝高大嫂把这件事去跟皇帝说清楚也已经是尽了最大的努力了,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劝解。不过她在心里也唏嘘了一下,因为当初高大嫂在欢欢还小的时候还曾经说笑过,说是女儿长大了,不如直接嫁给北疆武将的门第,好歹也放心。没想到过去了几年,欢欢还是嫁入了京城的大户。

    她见老高发怒,高大嫂也在大怒,很无奈地说道,“不如问问欢欢自己的意思。”

    可她想到欢欢刚刚说要成亲的时候高兴的样子,想必是愿意这门婚事的吧。

    果然老高不说话了。

    显然他当初问过女儿这门婚事怎么样。

    女儿的回答肯定不是他愿意听到的。

    “不管怎么样,我就是不想叫欢欢受那些大户的窝囊气。咱们出身北疆,门第不一样,那些大户的规矩就算是她学了好几年,可是真的要生活在那种环境,她能受得了不?”老高颓然地坐在一旁,无力地说道,“再有,等欢欢成亲了,那我就跟陛下告老去,歇了身上的差事,侯家在我的身上占不着便宜也就罢了。”他萌生去意,令云舒露出几分惊讶,急忙劝着说道,“高大哥何必这样。”

    “侯家找上咱们高家,我现在想想,八成是有意的。”

    “联姻而已。这京城大家族联姻,不都是连姻亲之好,为了在前朝后宫有盟友在嘛。高大哥其实也用不着过于忧虑,也不用这么极端,还什么告老。只要高大哥对陛下忠心耿耿,矢志不渝,无论侯家说什么,你都坚持站在陛下与太子这边,那联姻也没有什么关系。”云舒唯恐老高钻牛角尖,劝慰说道,“姻亲而已,侯家又不能指挥高家做什么。他有万般算计,你们也岿然不动,无可动摇,侯家也就无可奈何了。”

    她摊开手笑着说道,“而且还给你们赔上了一个好女婿。”

    高大嫂噗嗤一声笑了。

    老高没想笑。

    “我可不喜欢这个女婿。”

    “这个女婿怎么了?难道是长得丑,高大哥你瞧不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