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忧虑

    看得出宋如柏是真心高兴。

    云舒见他睡得不成样子,莞尔一笑,叫人给宋如柏收拾了衣裳拖到床上去睡了。

    第二天宋如柏醒过来,见云舒戏谑地看着自己,便摇头说道,“见了沈将军忘形了。”他很少会这样喝得醉醺醺的,也觉得有点可笑,云舒还是给他喝了一些米汤养胃,这才对他笑着说道,“我瞧着沈将军昨天也很高兴。你们俩倒是投缘。”这个投缘二字用得很妙,宋如柏敲了云舒的头一下,似乎明白云舒是在笑话自己似的。他起身,保哥儿和玉姐儿已经迎进来,和他在一起吃饭了。

    见保哥儿吃得飞快,似乎在赶时间,云舒问道,“你吃过饭难道还要出去?”

    “娘,我忙着呢。”保哥儿机灵地说道。

    玉姐儿坐在云舒的身边笑了。

    “你也忙吗?”云舒对女儿问道。

    “我也忙。”玉姐儿点头说道。

    “还是去国公府?”

    “是。”保哥儿对云舒高兴地说道,“国公府特别和气,唐家二舅舅还带着咱们一起玩。”他还跟云舒说老太太是怎么喜欢玉姐儿的,云舒一边听着一边含笑点头说道,“你们可以去。不过不可以给长辈们添麻烦,知道了吗?”她不会阻拦孩子们在外面游玩,毕竟孩子们以后都要在京城生活,没有一两个小朋友当然孤单。保哥儿干脆地答应了,又拉着云舒说道,“娘你放心。我知道娘生怕叫老太太费神,我和妹妹都孝顺着呢。”

    他回到京城更加机灵了。

    云舒笑着点头,算是知道了他的心意。

    又叫人去端了一些新做的糕点,叫保哥儿兄妹去国公府的时候给国公府带着去。

    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也都一块带过去。

    保哥儿得了云舒的吩咐,高高兴兴地吃过早饭就走了。

    “这两个孩子和国公府越发感情好。”宋如柏也不怎么管儿女交好小伙伴的事,只要别干什么坏事,比如上房揭瓦还没出息地被人抓住就行。他怎么撒手由着儿女,当初唐二公子都感慨过宋如柏和云舒心大。不过云舒还跟唐二公子说过,说不是每一家她都这么相信的。不是相信国公府,相信唐二公子的人品,也不可能会把孩子交给他。这话把唐二公子给高兴得不行,又怀疑云舒是在敷衍他似的。

    云舒想想唐二公子那又是怀疑又是高兴的样子,都忍不住想笑。

    “对了,老段这次过来没事吧?”他们对老段很不客气,云舒很担心地问道。

    “没事。你看他像是有事的样子吗?”宋如柏揉了揉自己还有点发疼的额头,一边穿好衣服准备进攻当差,对云舒说道,“他现在是着急了,连别人的脸色都看不清了。我现在才有点明白陛下为什么把他留在京城……还是把他放在眼皮子底下才能放心。”他摇头,觉得老段已经开始有点过于着急,以至于做事都不太讲究,方寸大乱了。云舒也觉得是这样,无奈地说道,“他当初就不应该……”

    她本来想说老段就不应该抛弃自己的发妻。

    不过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而且人家王家嫂子再婚,和高大人的生活过得还真的很好。

    高大人是个知足常乐的,有了一个贤惠的妻子,还有了一个儿子,现在小日子不知道过得多高兴。

    哪怕官职不如老段高,爵位更是比不上老段,可是人家家庭幸福。

    一个男人的家庭幸福不幸福可不在于他后宅有多少女人。

    只要有一个知冷知热,跟自己一起努力生活的妻子,那就已经足够了。

    她见了老段现在家不成家,儿子都不认他的样子,心里也有所感悟。一边唏嘘,一边送宋如柏去当差,自己便去了高家。

    高大嫂的长女欢欢已经说了人家,赶巧是在云舒刚回来这段时间,云舒也过去看看自己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

    特别是欢欢小的时候云舒也是疼爱喜欢过的,哪怕过去了五年时间,欢欢已经长成了大姑娘,可是云舒还是对她像是当做从前的孩子一样看待。

    她还带了一套很闪亮的宝石头面给高家。

    见这头面十分精致,看工艺应该是南边的金匠的雕工,精工细造,高大嫂忙对云舒说道,“真是叫你破费了。”那上面的宝石很大颗,也很难得,在京城也是不多见的。不过云舒在北疆的时候做生意,很是得了不少的宝石,除了花费了一些金子请了南边的工匠打造了这头面,也并没有耗费什么了,笑着说道,“嫂子何必和我客气。我也是欢欢的婶子,看着她长大,她要成亲,难道我还要藏着掖着不成?”

    她叫已经长成了大姑娘的欢欢上前来。

    当年还很活泼的小丫头已经长大成了十分规矩的大姑娘,见了云舒,她当然依旧很亲昵地靠过来。

    “我可不跟婶子客气。”她亲昵地对云舒说道。

    “嫂子还不如欢欢大方。”云舒笑着说道。

    高大嫂想拍女儿的肩膀,却见欢欢已经利落地避让开了,还拉着云舒的手问道,“玉妹妹怎么没见她呢?”她比玉姐儿大了好多,把玉姐儿当做是自己很小的需要照看的妹妹,之前与玉姐儿相见,玉姐儿也是很喜欢她这位照顾自己的长姐。云舒见欢欢还念着玉姐儿,耐心地对她说道,“去了国公府,今天就没过来。”

    知道玉姐儿去了国公府,欢欢很失望地说道,“之前玉妹妹送了我一套白玉棋子当成亲的贺礼。我本来还想要退回去。”

    “退回来干什么?”云舒好奇地问道。

    “那不是太贵重了吗?我可以随意要婶子的添妆,可也不能这么要妹妹的添妆啊。”玉姐儿那么小,欢欢就觉得自己拿了孩子的,当然不安。

    “这是你们俩好,她才单独给你。”云舒笑着对拿了玉姐儿的白玉棋子格外不安的欢欢笑着说道,“因为她把你当亲姐姐,才会什么都舍得给你。这是她的一片心意,你送回来了,她的心里也肯定不好受。既然给了你,就权当是妹妹给你的贺礼,你安心收下。只要你念着你妹妹,以后也别断了和她之间的感情。她没有亲姐姐,你不就是她的姐姐吗?”她拍了拍欢欢的手,欢欢也并不是凡事憋在心里的,听到云舒的开解,心中豁然开朗,用力点头说道,“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云舒这才对坐在一旁看着她们笑着的高大嫂问道,“欢欢的亲事还有什么要帮忙的?”

    “没有了。”高大嫂爽快地说道,“都按着京城的规矩办,咱们没什么可为难的。”

    欢欢要嫁的是京城里一家很显赫的门第。

    虽然逊色于唐国公府这样的名门,不过也是京城里数得上的人家,云舒在京城长大,也是听说过的。

    虽然没有想到欢欢没有结亲北疆武将的门第,相反嫁入了京城的世家,不过只要欢欢过得好,云舒也不会觉得这样的婚事有什么问题。

    倒是等欢欢又是高兴又是羞涩地捧着云舒送给她的添妆出去了,高大嫂脸上的笑容才微微一垮,露出一点不同的神色。

    云舒见了她这样的神色,本来还喜气洋洋,却一下子为难着什么,不由关心地问道,“嫂子这是怎么了?”按说高大嫂应该没有什么要发愁的事了。

    老高和她伉俪情深,夫妻俩感情很好,虽然老高在朝廷里也做着高官,可是却没有跟老段似的纳什么小妾姨娘的,和她一直都很恩爱。

    他们夫妻一子一女,儿女双全,女儿即将出嫁嫁入京城大户,儿子虽然还小,不过却也很活泼可爱,现在被送到了京城的学里去念书,并不用格外操心。

    高大嫂突然露出了这样的神色,云舒当然很疑惑。

    “小云,我心里总觉得欢欢这门婚事有点着急了。”高大嫂突然对云舒说道。

    她看起来有点懊悔。

    云舒一愣,便笑着问道,“原来嫂子是舍不得欢欢了?”

    看高大嫂的样子,说什么婚事着急了,这不就是舍不得女儿快要出嫁,离开自己了嘛。

    云舒没有放在心上,笑言了一句,却见高大嫂摇了摇头,看向门外很久,这才对云舒愁眉不展地说道,“我说的倒不是舍不得她。而是,”她叹了一口气对云舒说道,“妹子,你才刚从京城回来,恐怕还不知道。这侯家把家里的一个女儿送到宫里去为妃去了。”她这般忧心忡忡,叫云舒微微一愣的功夫就说道,“一下子这侯家成了外戚,侯家的那丫头的位份也不低,欢欢嫁到侯家去,那我们高家成了什么?”

    她突然压低了声音对云舒说道,“是算太子这边的,还是算侯家这边的?”

    云舒看着十分忧心的高大嫂,恍然大悟。

    原来高大嫂发愁的竟然是这样的一件事。

    这件事倒是叫她思考了起来。

    “嫂子也别这样忧心,京城里把女儿送进宫的人家又不是一户两户,难道都结不得亲了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