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大醉

    他听唐六小姐说了那么多自己的坏话,本来就对她的态度很不好。

    “这是我家的事。”老段果然带着怒气对云舒说道。

    “没错啊。这你家的事。那在我的家里嚷嚷什么?”云舒反问道。

    她从前不喜欢老段,是因为老段做事无耻无良。

    现在知道老段竟然还说全姐儿是赔钱货,她更讨厌他了。

    段家兄弟幸亏没有回威武侯府的意思。

    不然全姐儿就没活路了。

    她脸色不好,老段咬着牙看着她片刻,到底不是专门和一个女眷斗嘴而来,便看向沈将军用期盼的目光说道,“将军,我和老宋也是多年的兄弟……”

    “我和你早就不是兄弟。”宋如柏看着老段说道,“原因你自己知道。”

    老段想到自己曾建议北疆武将回北疆跟宋如柏争功劳,脸色很不自然。

    “如果你没有军情,那你可以走了。”沈将军坐在饭桌旁看着老段,冷声说道,“你好自为之。”他的声音很冷,老段见他不给自己面子,跟宋如柏就像是 一丘之貉,咬紧了牙关很久之后才说道,“将军,我和老宋都对陛下忠心耿耿。”他心里是不服的,凭什么宋如柏当年功劳不如他,却得了皇帝的信任,可是去北疆得到权势还有富贵?北疆翻天覆地,宋如柏去了北疆一遭,回来以后军功有了,功劳有了,金银珠宝也堆成了山。

    如果当初是他回北疆,那现在的一切都是他的。

    又何来宋如柏?

    可是皇帝明明知道北疆那许多的好处,却把这一切给了宋如柏,反而叫他留在如此平静,连街头放一把火都是大案了的京城。

    现在宋如柏从北疆回来,靠着这多年的军功,镇守北疆平安的功劳一跃成为京城显贵。

    可是他呢?

    都是对皇帝最忠诚的人。

    皇帝却在心里分出了高下,连禁卫大统领都还给宋如柏。

    这个位置老段曾经在宋如柏不在京城的时候渴望过。

    皇帝却没有给他的意思。

    老段这么想想,心里都为自己有点难受了。

    沈将军看着他这不甘的样子,冷眼旁观,却拒人于千里之外。

    他积威日久,老段畏惧他,不过是抱怨了一句就大气都不敢喘,讪讪地转身走了。

    他走得匆匆,却一副要不畏惧旁人的样子,宋如柏看了就没有兴趣,倒是段大郎无声地唾了一口,这才重新对沈将军拱手,坐回了座位里。

    倒是冯含秋看着老段走了的背影有些不安,对乐呵呵地给女儿夹菜的丈夫说道,“我看他对你们很看重的样子。会不会还纠缠你们回威武侯府啊?他是爹,你们是子,如果总是这么闹着,对你们一定不好。”她本来就不喜欢威武侯府,在老段摆出看不上全姐儿的态度以后,更是完全不想跟威武侯府有关系了。段二郎一愣,咬着牙说道,“拼了我们的前途不要了,我们也不会去。”

    “没错。大不了就是赋闲在家,断了前途。我们兄弟可不会被他拿捏。”段大郎也冷笑着说道,“他有脸摆出我们爹的样子吗?”

    他们兄弟既然这么说,那想必是要跟老段杠到底了。

    云舒见他们都已经有了这样的打算,忍不住对沈将军说道,“当年的事,将军也应该知道谁错谁对。当年本来就是老段害了王家嫂子,做了那等伤人的事。难道现在还要叫两个孩子也被连累,还要为了所谓的孝道,就害了两个孩子的前途?如果他们是在军营升迁也就算了,可是他们是真正从北疆回来的。将军,北疆现在再红火,那也是冰天雪地。再热闹,可是他们在军营也是忍受着孤单还有艰苦在守卫天下。他们兢兢业业为朝廷,难道朝廷就要为了一个无情的父亲,坏了年轻人的前途吗?”

    沈将军没有说话。

    云舒见他没吭声,胆子大了许多,对他说道,“而且他们风华正茂,又对陛下和朝廷忠心耿耿,能为陛下驱策几十年,如果因为与老段的争端就失去他们,也是陛下和朝廷的可惜。”

    “你从前就能说会道,现在还是能说会道。”沈将军喝了一口酒对云舒说道。

    他还是看不出喜怒。

    云舒干笑了两声。

    “我也是担心孩子们。”

    “他们叫你一声婶娘,你就真把自己当做长辈?”沈将军嘲讽她。

    “那是自然。他们认我为长辈,我就要做长辈应该做的事。”

    宋如柏见云舒正色而言,便对沈将军说道,“她说的没错。当年是谁犯了错,谁犯了错还想逼迫无辜的人,将军也应该知道。”他是看着段家兄弟在北疆拼搏的,当然不会叫他们因为和老段的争端就在京城失去支持还有前途。沈将军见他们夫妻一唱一和地位段家兄弟说话,反问道,“我是会叫你们担心,会刻薄他们前途,逼他们与老段和好的人?”他板着脸,云舒噗嗤笑了,忙给沈将军倒酒,拍马屁说道,“当然不是。您爱兵如子,最护着他们不过。”

    沈将军喝了她倒的酒。

    云舒心里更轻松了。

    “老段的事,你们不用担心。”沈将军见云舒坐在宋如柏身边笑得轻松,扫过她那轻松下来的样子,对段家兄弟说道。

    “多谢将军。”段家兄弟惊喜地说道。

    “你们是我的麾下。不护着你们,就不爱兵如子了。”沈将军不再看云舒一眼,满是嘲讽地说道。

    云舒靠在宋如柏的肩膀上无声地笑了。

    宋如柏拍了拍她的肩膀。

    “威武侯府的爵位倒的确是个麻烦。”宋如柏却想到这件事,对沈将军说道,“他一天没有添丁,就一天不会断了叫这兄弟俩回侯府的想法。”后继无人是很可怕的事,对于老段这样重男轻女的人更是厉害。沈将军也想到老段府里的荒唐事。

    他的纳妾的传闻是假的。

    可老段的却全都是真的。

    “他自己生不出来,谁都没有办法。”沈将军说道。

    云舒心说那都是老段活该。

    “等孩子们回来,你记得带他们进宫见见太子。太子在我耳边念叨了很多天。”沈将军便想到保哥儿跟玉姐儿,对这两个孩子亲近唐国公府,沈将军并不在乎,反正唐国公府也是与太子交好的家族之一,他只是没想到云舒这么懒,说好了要带着孩子们进宫去和太子玩,答应得好好的却一转眼就都给忘了。他的语气里带着几分谴责,云舒想到宫里太后也等着呢,便急忙答应说道,“等过两天就进宫。”

    沈将军不再说什么。

    他似乎想说什么,却没有说。

    云舒见他不再说话,和宋如柏继续喝酒,便轻松地跟冯含秋话家常。

    等到了很晚的时候,一番推杯换盏告一段落,沈将军才站起来。

    外面天色将晚,孩子们还没回来,云舒猜测只怕是老太太留了孩子们在国公府吃饭,也起身对沈将军说道,“我们送送将军。”

    沈将军没有拒绝。

    他缓步而出,走在忠义伯府的府邸里,身边是云舒柔声叫全姐儿小心台阶的温柔慈爱的声音。

    忠义伯府里下人不少,可是却井井有条,到处翠绿,也齐整干净,显然云舒这个忠义伯府的女主人做得很好。

    她把忠义伯府打理得很好,看起来也是一个很温柔又大方的母亲。

    如果不是把孩子教得好,唐国公府也不会那么喜欢那两个孩子,还留着孩子们在国公府吃饭。

    沈将军走在忠义伯府里,酒气慢慢地涌上了心里,看似不经意地回头,看见云舒正和宋如柏大大方方地手牵着手,夫妻两个感情很好,也不害臊,一边垂头正对全姐儿笑着指着府邸里的景色许诺全姐儿下次过来的 时候一起去看看。

    有那么一时间,看着云舒恬静的笑容,沈将军顺着酒气想问问,她还记不记得自己的弟弟。

    可是他还是什么都没问。

    当初是他羞辱了她,叫沈家错过了她。

    现在他又怎么有脸提到弟弟,让她的生活又有波澜?

    收回目光,沈将军把酒气重新压回去,穿行过了忠义伯府豪华宽阔的院子走到了门口。

    “将军喝了酒,还是别骑马了,坐车吧。”云舒见沈将军今天喝了不少酒,忙说道。

    醉醺醺的,如果从马上不小心跌下来那颗就是大事了。

    沈将军拍着自己面前的高头大马,没有迟疑,接受了云舒的好意。

    “劳烦你了。”他对云舒说道。

    “将军何必这样客气。”云舒笑着叫人套了马车出来,见冯含秋母女过来的时候也是乘车而来,这才放心。

    看着沈将军和段家小辈都纷纷回去了,云舒才和宋如柏一同回了刚刚推杯换盏的屋子里。

    “你没有喝多吧?”她扶着身上也酒气很重的宋如柏体贴地问道,“不然叫厨房做点酸汤醒醒酒。”

    “我喝的可不多。”宋如柏顺着椅子坐下说道,“我的酒量你知道,最好不过。”

    可他说了这样的大话,却靠在椅子里大醉睡了过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