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沈将军

    不过这样一来,气氛却一下子轻松了。

    沈将军没有把这种传言放在心里,看起来叫云舒去跟北疆的人去书信解释,其实只是为了安大家的心。

    他没生气。

    冯含秋顿时笑了。

    她看着这位高不可攀,皇帝跟前的红人沈将军,不免想到自己的哥哥冯将军。

    冯将军千方百计想跟沈将军扯上关系,却找不到办法。

    急的于氏都想把自己是靖南侯府的姻亲这件事也给扯出来了。

    都是亲戚吗。

    不过这个脑残的想法被冯将军给制止了。

    靖南侯府当初休了沈家二小姐,沈将军作为沈二小姐的哥哥,能对靖南侯府有好感吗?

    可别偷鸡不成蚀把米。

    不过沈将军似乎也没有因为靖南侯去就来找冯将军麻烦的样子。

    这不是宽容。

    相反,是冯将军一点都没有被沈将军当回事。

    心里感慨万分,冯含秋坐在一旁,见全姐儿回来了,就抱着她听沈将军和宋如柏说话。

    她想到自己的哥哥,还有在娘家的时候的争吵,心里有些不舒服。

    她父母已经过世,一直以来都跟着冯将军这个哥哥生活,其实生活得一直都还不错。可没想到她才到了能成亲的时候,哥哥就要把她送给权贵做二房,还不是这么一次,这让冯含秋因此对家里有了极大的不满。现如今跟娘家已经有了巨大的隔阂,冯含秋不是不难受,可是比起娘家,她还得为自己的丈夫女儿想一想。这么想着,她抱着全姐儿坐在云舒的身边发愣,云舒见了便关心地问道,“觉得他们说的话没趣儿吧?”

    “那倒也不是。”冯含秋急忙对云舒说道,“只是我也不知道外面的许多事,现在听着一头雾水的。”

    沈将军现在跟宋如柏在说京城里的一些局面。

    皇帝已经登基数年,早就皇位稳固,京城里也没有什么乱子。

    特别是皇帝在军营还有朝廷里都有自己信任的重臣,这些重臣也不辜负皇帝的信任,兢兢业业地辅佐着皇帝。

    比如唐国公还有沈将军,还有其他的一些大臣,都是十分忠诚的。

    不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朝廷里当然也有一些纷争,沈将军给宋如柏一一说了一些,免得宋如柏新回了京城摸不着头脑。

    他说得认真,宋如柏听得也很专注,云舒听了片刻,默默记下有一些人家最好少往来也就罢了,拉着冯含秋问她在京城还需要什么帮忙的地方。

    冯含秋新买了大宅子,还得接段婶子过来,还有张罗段大郎的婚事,有的忙呢。

    冯含秋也跟云舒商量起来,还跟云舒说道,“虽然还有一些生意在北疆,可是山高水长的,总有鞭长莫及的感觉。婶子i,我想在京城附近多买一些良田,你觉得如何?”她这般说,云舒却有些疑惑地问道,“这是极好的事。你还有什么可犹豫的?”买一些良田在京城附近不是很应该的选择吗?云舒见冯含秋犹豫,便十分疑惑。冯含秋想了片刻才对云舒说道,“京城附近的良田最近涨价了,比去年贵了许多。”

    不过京城附近的土地本来就是寸土寸金的。

    云舒便笑道,“贵的话,你担心日后降价,那就先少买点。”

    “那也好。”冯含秋垂头摸着全姐儿的脸说道,“我给全姐儿攒着,以后给全姐儿当嫁妆。”

    她现在才发觉云舒总是给玉姐儿准备嫁妆是多么正确的事。

    她不觉得自己的女儿是赔钱货。

    她希望能用更多的嫁妆来叫女儿不至于每天被人说什么赔钱货,还看不起。

    云舒见她还怀恨着老段,因为老段说得那么难听,的确有叫冯含秋记恨的理由,也没有劝解,一边跟冯含秋说话,一边听着沈将军和宋如柏的话。

    等到了吃饭的时候,云舒也没有叫人把桌子分开,一起吃饭。

    “保哥儿他们不回来吃饭吗?”

    “他们在国公府吃。”云舒笑着对冯含秋说道。

    两个孩子自来熟,在国公府比在家里还开心,而且还有唐二奶奶在,云舒十分放心,反正吃完了饭,两个孩子想要回家自然就有家里的车把他们带回来了。

    她格外轻松,甚至发现回了京城,孩子们总是跑出去玩,自己跟宋如柏又重新回到了夫妻二人生活中。

    见她十分惬意,没有半点担心孩子在国公府吃不上饭的样子,沈将军收回目光喝了一口酒,又尝了面前的几样菜。

    “将军觉得是北疆的风味吗?”云舒关心地问道。

    “还好。”沈将军点了头,正跟宋如柏碰了一杯,段家兄弟也跟着一同喝了,外面小厮突然进来,走到了宋如柏的跟前才说道,“伯爷,威武侯求见沈将军。”因为宋如柏这些年跟老段一直关系不好,忠义伯府里的下人都知道,所以没有请老段直接进门,反而进门通报。可这不是来找宋如柏的,反而是来找沈将军的,宋如柏便看向沈将军说道,“不然叫老段进来。”

    “我和他没有什么可说的。”沈将军冷声说道。

    他似乎对老段意见不小。

    云舒都愣了一下。

    哪怕是当初老段做了许多糊涂事,沈将军很不认同,可是也没有这样意见很大的样子。

    现在这样疏远,倒是叫云舒觉得似乎老段惹到了沈将军一样。

    “还是叫进来吧。不然京城里又要有话说。”宋如柏对沈将军说道,“他跑到我的府里求见将军,如果是紧急军情,那岂不是将军延误了事?”老段没有说来意,宋如柏只担心他是来找沈将军禀告军情的。沈将军没反对,看着那小厮去请老段进来,这才对宋如柏说道,“他不会有军情给我。这两年他忙着勾心斗角,早就荒废了。不过虽然这么说,他还是见了老段。

    云舒见老段进来,见他没有变样。

    依旧是修得很精细的胡子,还有看起来很昂贵的衣服,高大又有气势,走进来,对沈将军拱了拱手,又对宋如柏勉强笑了一下。

    “老宋,别来无恙。”他文绉绉地说道。

    从前老段可说不出别来无恙这样文绉绉的话。

    云舒坐在一旁,见老段貌似爽朗,跟宋如柏关系不错的样子,忍不住想到曾经老段还想叫人来北疆跟宋如柏争夺功劳。

    她倒是没想到老段在京城这么多年,没有学会别的,倒是学会了两面三刀。

    脸上别来无恙,背地里就给人捅刀子。

    宋如柏没有吭声,沈将军犯下手里的酒杯,也不叫见到两个儿子脸色有些异样的老段坐下,缓缓问道,“你来干什么?”

    “我听说将军与老宋一同吃酒,想着咱们兄弟多年不见,就过来了。”老段这话言不由衷,见宋如柏没吭声,沈将军也没有什么表情,心里有些不安。

    他是听说沈将军来了忠义伯府,专门赶到这里的。

    沈将军这两年对他已经大不如前,越来越不假辞色,仿佛已经不再记得他曾经在北疆的情谊,反而更与宋如柏要好。这一次宋如柏回来,沈将军身上禁卫大统领的差事被夺走,老段本来以为沈将军多少会对宋如柏不满。可是谁知道宋如柏拿回了这么重要的差事,沈将军还别无芥蒂的样子,亲自来忠义伯府和宋如柏打交道,这更加老段在府里坐不住了。现在京城的局势本来就有些暗中波澜汹涌,他也卷在里面沉浮,可回来了一个宋如柏这大大的变数,老段很担心宋如柏有沈将军的支持,两个人联合,自己在军营还有京城里的位置会有所变动。

    他迫不及待地赶过来,也想看看沈将军跟宋如柏都在商量什么。

    可是似乎宋如柏和沈将军对他都很疏远。

    老段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个发干的笑容。

    云舒正坐在一旁修闭口禅,就见全姐儿看着老段似乎打了一个寒颤,把自己塞进了冯含秋的怀里。

    她似乎很怕老段似的。

    冯含秋也用力地抱紧女儿,唯恐老段再说出嫌弃全姐儿的话。

    “宋叔,将军,我们先走了。”段二郎心疼妻子女儿,见老段的出现叫她们这么紧张,急忙站起来说道。

    他一站起来,本来心烦意乱的老段看见了,心里突然想到了好事,急忙说道,“还是一起坐下陪着将军吃饭。”老段没想到自己不受沈将军的喜欢,两个儿子倒是得到了沈将军的偏爱,还能在一起吃饭,这让他心里很是激动,一边想着可以通过儿子慢慢和沈将军缓和关系,一边又想叫儿子们回来,让威武侯府看起来是和睦融融的。他自作主张,段二郎根本就不听,拉着冯含秋就站起来板着脸说道,“不用了。”

    段大郎也站起来。

    “你们两个孩子难道还记恨我吗?”老段见这兄弟俩这么倔强,不免开口问道,“我是你们的爹!”

    他好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云舒坐在一旁开口说道,“要讲家庭伦理也别在忠义伯府。”

    她这么不客气,老段便看向她。

    云舒可不会跟老段客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