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拜访

    老段说全姐儿是个赔钱货,云舒多少皱眉。

    想当初她第一次遇到老段的时候,虽然老段有一些这样那样的毛病缺点,可是也没有看出他是重男轻女的人。

    全姐儿是老段的头一个孙子辈的孩子,如果是别人,只怕要当眼珠子一样宠爱。

    老段怎么还这么看不起全姐儿。

    “既然二郎有主意,你就别难受了。全姐儿小孩子,胆子小,以后也别叫她再见威武侯了。”云舒想了想,便对冯含秋柔声说道,“你多陪着全姐儿,每天都多疼爱她,叫她知道你们很爱她这个女儿,她慢慢就好了。”她又给冯含秋出主意,可以把全姐儿带着跟京城里一些没有这种轻视女儿的人家走动,给全姐儿加强信心,冯含秋感激地听了,对云舒说道,“婶子你想想,他对全姐儿这样,我们能尊敬他,把他当父亲吗?冲到高家指手画脚一番,可威武得厉害,怪不得叫威武侯呢。”

    云舒无语了。

    “大概是想儿子吧。”她玩笑着说道。

    “他是真想叫大伯和二郎回去。”冯含秋对云舒悄声说道,“急得还许诺,他们兄弟如果回家,就把家里的金子银子分给他们。”

    “那你们是怎么说的?”云舒好笑问道。

    老段还以为拿钱能买到亲情啊?

    “我们就给他看了一眼我们带回来的金银珠宝。”冯含秋得意地对云舒说道,“告诉他我们不差钱。”

    云舒大笑。

    冯含秋刚刚还眼睛红着,现在也跟着一起笑了。

    “那也好。他们兄弟的态度在这里,威武侯也不可能总是来找你一个儿媳的麻烦,除非不要脸了。”云舒一边笑一边对冯含秋说道,“他是做父亲的,有事也只会找儿子,而不是找儿媳,不然在京城恐怕被传得不好听了。你也别为了他和你哥哥嫂子生气,这些事,你都往二郎的头上推。男人不就是为了承担这些事的嘛。”她把冯含秋也给说得忍不住笑起来,对云舒点头说道,“正是婶子这话。而且,我们还想把祖母给接过来。”

    云舒一愣,忙问是什么意思。

    冯含秋就把他们的意思跟云舒说了。

    段婶子现在不跟老段一起住了,平时都是高大人跟王家嫂子在照顾。

    从前这样也就罢了。

    可是现在亲孙子都回来了,她还叫前儿媳照顾那成什么话了?

    而且段家兄弟都已经成家的成家,立业的立业,再住在继父家里也不太好,所以索性就买了京城的大宅子,段家兄弟搬出来,接了段婶子在家里奉养。

    云舒听了这样的意思,倒是也轻轻点头。

    “这也好。而且婶子还能在家多陪着全姐儿,这可是四世同堂啊。”她这么一说,冯含秋眼睛微微一亮,忙说道,“可不就是婶子这话。而且大伯就要成亲了,都住在高家太不像话了。”段大郎已经准备成亲,一家子段家人反倒住在高家,就算高大人这个继父觉得没所谓,可是也叫人说闲话,现在搬出来也是好的。她跟云舒说了好一阵子话,又对云舒恭喜说道,“宋叔已经重新回宫里当差了,禁卫大统领,京城里都说宋叔的帝宠独一无二。”

    “陛下圣眷优厚。”云舒也认同她说的这话。

    宋如柏回了京城依旧担任禁卫大统领,这是叫人羡慕嫉妒恨的。

    别人离开京城这么多年回来了,总得赋闲在家一段时间才能遇到合适的位置重新回到朝廷。

    可是宋如柏就这么轻轻松松地回来了。

    “大郎和二郎的差事已经有了吗?”云舒想到段家兄弟,便关心地问道。

    “回沈将军的军营,还是从前的品级,也很好了。”冯含秋对云舒说道,“昨天我还去沈将军面前拜见了一面。可惜了,沈将军还没有家眷,不好在后宅亲近。”她一提到沈将军,云舒就想到了总是脸色严肃的那位了。不由一愣,问道,“沈将军不是说纳了个妾吗?”她当初在北疆的时候,因为沈家万众瞩目的,一举一动都会传得京城都是,甚至还传到北疆,她听说沈将军是纳了个妾在家的。

    对沈将军不续娶,反而纳妾,云舒当初还觉得奇怪。

    如果为了延续沈家香火,为了有女眷主持沈家后宅,那也应该是娶一个正妻,而不是姨娘啊。

    冯含秋笑了起来。

    她笑个不停,似乎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似的。

    “难道我说错了什么话吗?”

    云舒好奇地问道。

    “不是婶子说错了,而是谣言三千里,这也传得太离谱了。”冯含秋便对云舒说道,“沈将军没纳妾,只不过是当初在吃酒的酒席上躲看了一个歌伎两眼,就有人直接给送到他的将军府去了,虽然他后来把那歌伎给放了,可是进了他的将军府,就有人说他纳了个妾。沈将军又不是能跟人解释的。”她虽然说这是个乌龙,云舒却还是琢磨出了一点意思来。

    能对沈将军的后宅这么翘首以盼,可见沈将军多年不成亲,叫一些想跟他结亲的人家都急了。

    都操心死沈将军的后院了吧。

    她摇着头笑着,没再说什么,却没有说沈将军应该续娶这种话。

    沈将军的亡妻是难产而死,想必沈将军是无法忘情的吧。

    云舒反而觉得沈将军这么多年孑然一身,并不续娶,是有情有义的。

    “你们在沈将军的军营里,也用不着女眷往来,联络感情。”云舒便笑着对冯含秋说道,“沈将军是一个只看重能力的公正的人,只要大郎和二郎有能力在军营出头,没有女眷之间的这些感情联络,也不会坏了他们的前途。叫我说,沈将军倒是最公正的了。”她这么说,冯含秋本想应和一番,没想到就在这时候听到外面有人声说话,片刻,见外面走进来了几个人,宋如柏和一个脸色看不出喜怒的威严男人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对冯含秋用力眨眼睛的段家兄弟。

    那威严的男人瞥了身后一眼。

    段家兄弟顿时一副立正站好目不斜视的样子。

    冯含秋差点从云舒对面的椅子里滚下来。

    “将军大人。”她慌忙站起来给这威严的男人行礼。

    云舒也无语了。

    她也不知道算不算是说曹操曹操就到,说着沈将军,沈将军竟然就过来了。

    她也站起来,又觉得自己很冤枉。

    也没说沈将军的坏话,可是怎么就这么心虚呢?

    段二郎对妻子一顿比比划划,冯含秋更紧张了。

    倒是宋如柏走过来,请沈将军跟自己夫妻对坐,又叫段家这几个小年轻坐下,这才对沈将军说道,“不过是女眷的玩笑话。”他似乎也想笑,却忍住了,对板着脸的沈将军说道,“我家夫人还为将军说话了。”他还为云舒辩解了一番,沈将军没说什么,也没有因为冯含秋与云舒乱讲他的八卦愤怒,相反,看了云舒一眼说道,“你倒是个明白人。”他看不出有没有生气,云舒笑了一下。

    “我怎么是个明白人了?”她又疑惑地问道。

    “知道我为人公正,给每一个有能力的人机会,你当然是个明白人。”

    这么说,沈将军竟然很喜欢自己拍马。

    云舒见沈将军还知道玩笑,心里一松,对紧张的冯含秋笑了笑。

    冯含秋这才放松了下来。

    “前段时间军营繁忙,没有来得及过来看看。”沈将军坐在宋如柏夫妻对面,气势很是惊人,这些年身上的气势更加令人敬畏,对宋如柏说道,“你回来也好,我也能专心军营之事。”他这次登门,也是做给京城的人看,叫京城人都知道宋如柏回了京城拿走了他手中禁卫大统领的位置,其实他是欢迎的,并没有与宋如柏有不和。宋如柏当然也明白这一点,心里也感激沈将军处处为忠义伯府着想,便对沈将军挽留说道,“大人不如在我这里用饭。尝尝我家北疆的美事。”

    “也好。”沈将军多年没有去北疆,倒是也想北疆的美事了。

    云舒忙叫人去张罗一些北疆口味的美事,听到沈将军又问道,“北疆传说我在京城纳妾,都谁知道了?”

    原来这事儿还没过去。

    云舒无奈了,对沈将军诚实地说道,“我都知道了。那当然大家都知道了。”

    沈将军没说话。

    他在大家都没有说话时,板着脸说道,“我没有纳妾。”

    他微微皱起了眉,是在很郑重地对大家表明,自己是没有纳妾,身边没有女人的。

    云舒看着沈将军这么严肃地说明一件事,有点无奈。

    似乎有没有纳妾,是否清清白白,对沈将军是一件十分困扰的事。

    特别是沈将军还看着云舒,似乎在暗示她什么。

    云舒在这样的目光暗示下琢磨了很久,一下子明白过来了。

    “我会写信回北疆,告诉大家不要相信这些不可信的传言。”她试探地说道。

    果然这一次,沈将军闻言便微微点头,看起来颇为满意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