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重男轻女

    不过这个下棋可不是五子棋,而是围棋。

    玉姐儿自己喜欢下棋,云舒倒是没想到,不过却不会阻拦。

    她对女儿喜欢什么从来都不会自以为是地指指点点。

    玉姐儿好歹现在也是伯爵嫡女了,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

    难道她做了伯爵府的小姐,还要跟云舒当年一样隐忍吗?

    云舒希望自己的女儿做一个快乐的女子。

    喜欢就去做。

    爹娘就是她背后的支持。

    说到女儿的时候,云舒的眼里明显是有笑意的。

    显然她很爱自己的儿女。

    太子看着,心里也知道玉姐儿在云舒的心里一定十分重要,也对这位还没有见面的小妹妹多了几分郑重其事。

    皇帝也不管太子和云舒说什么,反而是对宋如柏说道,“朕把宫中禁卫大统领的位置还给你留着。以后朕和太子的安危,就都是你的了。”他依然这么看重宋如柏,也相信宋如柏的忠诚,宋如柏起身郑重地受了皇帝的这份看重,皇帝才笑着叫他坐下。云舒夫妻在宫里吃了一顿饭,这才一同出宫,等出了宫回了自己的家里,云舒才觉得今天是很累的一天,倒在炕上对宋如柏笑着说道,“陛下跟咱们一起吃饭,京城里这些人家恐怕都知道咱们还是陛下心里信重的人。”

    皇帝留了他们夫妻吃饭,说明帝宠尚在。

    这对那些京城的人家对忠义伯府的态度显然是一种震慑。

    宋如柏点了点头。

    “陛下对咱们的确很好。”

    “太后娘娘也很好。还叫我带孩子们进宫去请安呢。”?云舒靠在炕上,对宋如柏说道,“不过我得过几天再进宫累。这真是累人。”他们这一回来就到处奔走,的确很累,不过云舒也不能这个时候就歇下,还得到处跟人应酬,比如往来得好的那几家,还有其他的一些在北疆做生意的时候打过交道的,也都有接触,等好不容易人情往来告一段落,云舒就歇下来,好好地蒙着头在家里睡了两天。

    等她轻松下来,才有别人上门来拜见。

    冯含秋和段家兄弟一起过来。

    见他们登门,云舒便叫他们一起来自己的屋子,冯含秋带着全姐儿过来,见保哥儿兄妹不在,好奇地问道,“保哥儿和玉姐儿呢?”她本来是想带着孩子过来一起玩的,却没想到云舒的孩子不在,云舒便笑着解释说道,“去了国公府玩去了。”保哥儿兄妹在国公府如鱼得水,唐二公子的儿子跟保哥儿年岁差不多,正还是喜欢玩闹的年纪,很快就成了一对小朋友。至于玉姐儿,老太太很喜欢她,总是叫到自己的府里去。

    云舒见他们兄妹是真的喜欢国公府,也不拦着,随他们去。

    正好他们兄妹去国公府,她还可以带一些北疆的美事给国公府送去,就当做是给老太太的孝敬了。

    见冯含秋点了点头,云舒便关心地问道,“你回来以后回娘家了吗?”

    “回去了一趟。”冯含秋跟云舒这些年的关系相处得好,也不瞒着云舒,叫全姐儿去寻段二郎去,便单独跟云舒无奈地说道,“我一回去,他们张嘴闭嘴都是叫我劝二郎回威武侯府去,说如果我能叫二郎回去,那威武侯得多感谢我,我就是段家的功臣,以后地位是一等一的!”冯将军夫妻简直就是苦口婆心地劝冯含秋了,希望她能把段二郎给哄回威武侯府,跟老段父子重归于好,可是冯含秋不愿意。

    她觉得威武侯府是一个很卑鄙的地方。

    不说别的,威武侯有了权势富贵,就把发妻给抛弃了,这就让人很不能接受。

    “你们吵架了?”

    “婶子真是说着了。我和哥哥大吵了一架。嫂子还骂人。”冯含秋却不是怕事的,对云舒反而笑着说道,“不过我也骂他们了。我骂他们攀附权贵,自己不要脸了,也得为我那些侄儿侄女儿想想。可是他们不听,我也没办法了。”她一边说,一边不屑地说道,“我其实也看出来了,哥哥是后悔了。当初如果他不通过威武侯府谋求京城的职位,留在北疆的话,那北疆通了商路,他也能插一脚进去。”

    冯将军走得不是时候。

    他前脚才走,后脚北疆就翻天覆地了。

    冯将军好处半点都没捞着。

    一想到冯将军在京城里还住着他们曾经住着的小宅子,这么多年也没说再买大宅子给日渐狭窄的院子放一放,冯含秋便对云舒感慨地说道,“哥哥被功名利禄迷住了眼,可是却因为急功近利,反倒事倍功半。我这次回娘家就劝他,别总是盯着升迁,安安心心,踏踏实实把自己的差事给做好了,少一些浮躁。哥哥没说什么,嫂子倒说我站着说话不腰疼。”她这兄嫂真是两口子,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想得都差不多,冯含秋也没法说别的了。

    她只是想,段家兄弟在北疆还不算是用心经营,都赚了许多,她在京城都买了大宅子了。

    可是冯家却还是曾经的那样。

    云舒倒是觉得冯含秋说对了冯将军的本性。

    如果不是急功近利,也不会当初在打仗的时候闹出那么多的事来,折损了那么多的将士。

    “你现在在京城了,也小心一些威武侯府的事。”

    冯含秋点头应了,对云舒悄悄地说道,“其实咱们那一天才回来,威武侯就找上门了。说是要给大伯和我们二郎接风。只是我们都没有过去。”她顿了顿,见云舒没说什么,似乎并不意外,不由露出苦笑,对云舒说道,“婶子知道我为什么把全姐儿带出来了?”她就全姐儿这么一个女儿,爱若掌上明珠,更何况因为全姐儿是头一个段家的孩子,段二郎不必说,段大郎都很喜欢这个侄女,要星星不给月亮的那种。

    好在全姐儿是个十分乖巧懂事的孩子,就算被宠得不行,却没有什么不好的毛病。

    云舒也知道全姐儿受宠,笑着问道,“不是来和玉姐儿玩的吗?”

    “不仅仅是来找玉姐儿玩。也是为了给全姐儿散散心。”冯含秋眼眶微微发红,对云舒锤着胸口说道,“我不是来跟婶子抱怨什么,可是有些话我憋着,本想回娘家和哥哥嫂子说,他们却是那样……我又不想回家里说,免得家里人也生气,只能来和婶子说说,心里才能舒服点。婶子,全姐儿是我和二郎的命根子,闺女怎么了?闺女就不如儿子了?凭什么受人白眼鄙视,还口口声声丫头片子没用?”

    她一红了眼睛,云舒急忙给她擦了擦眼睛,又疑惑地问道,“这是什么话?女儿和儿子当然都是一样的。”

    “正是婶子这话。全姐儿是个闺女,可是我没觉得闺女比儿子差什么。”冯含秋便对云舒含泪说道,“更何况我生了女儿,婆婆与二郎都没有嫌弃过我,反倒叫一个抛弃妻子的给嫌弃了,还看不起全姐儿。全姐儿规规矩矩给他请安,他反倒嫌弃全姐儿,正眼都不看。全姐儿心里能好受吗?她这么小,却受了这样的气,这些天都心里过不去,我才要带她出来散散心。”

    她为自己的女儿感觉委屈。

    女儿怎么了?

    儿子和女儿没什么不一样的。

    可是偏偏有人重男轻女,觉得女儿生下来也没有用。

    哪怕只是不相干的人,可是冯含秋也不愿意叫自己的女儿受这样的白眼还有冷遇。

    云舒一听就明白了。

    “是威武侯啊?”能口口声声女儿没用的,也就是老段了。

    “可不就是他。自己站得就不正,做了那么多下作的事,竟然还有脸跑到我们的面前指手画脚,说生一个赔钱货有社么用,还催着我们赶紧生儿子,别总把心放在赔钱货的身上。”冯含秋气得又锤了锤自己的胸口,对云舒抱怨说道,“他凭什么对我们夫妻的事指手画脚?还真以为他是当父亲的?我们都不认他……”她才说到这里,云舒便忙压住她说道,“你可以不认他。可是这是在京城,人多口杂,规矩大过天,不要说了这种事,叫人拿住你们的话柄,以后影响二郎的事。”

    冯含秋急忙警醒了过来。

    “我在北疆久了,早就把谨言慎行给忘了。还是北疆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快意恩仇。”

    云舒听得一笑。

    “威武侯说全姐儿是赔钱货?”这可不好听啊。

    “是啊。就在全姐儿面前说的。全姐儿哪儿听过这样的话,顿时就哭了。”

    “那二郎呢?”

    “二郎和大伯把他给轰出去了,又回来哄全姐儿。只是全姐儿却还是记在心里,还偷偷地问我婆婆,她真的是赔钱货吗?还说以后不要那么多的衣裳宫花了,叫咱们别不喜欢她。”

    全姐儿才回来就被吓得胆怯了,云舒倒是能理解,毕竟老段高大强壮,看起来跟熊似的,也凶巴巴的,站在一个小孩子的面前,他说的话孩子一定会记在心里,并且畏惧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