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和蔼

    云舒忙起身说道,“为得宫中召唤,自然不敢叫他们随意进来。”

    太后见她还十分拘谨,笑着叫她坐下,这才对她说道,“这有什么。当年你没有离开京城的时候,保哥儿也经常进宫来,我也是十分喜欢他的。这多年不见,也不知道这孩子如今是什么样了。还有你的女儿,那是忠义伯嫡女,是伯爷之女,身份自然是配得上宫里的,不必这么紧张。”玉姐儿是宋如柏的女儿,是伯爷的嫡女,这样的身份在京城里也不算是平常的了。

    云舒便答应了。

    “下次把他们都带进来吧。我也想瞧瞧保哥儿。也不知道这孩子还会不会记得我。”

    太后从前就很喜欢保哥儿,说到这里,眼里露出几分怀念。

    她看起来比云舒离开京城之前没什么不同,只不过是头发更加花白了。

    不过看太后气色还不错,应该在宫里过得也不错。

    皇帝是孝顺的,对她这个嫡母又尊敬,后宫嫔妃众多,可因为没有一枝独秀的,所以对太后也不敢狂妄。

    太后当然会过得不错了。

    她和太后话了家常,说着北疆的事。

    太后认真地听了片刻北疆这些年的事,点头说道,“如果能平息干戈,互通商贸,这是对百姓最好的事。陛下还有沈家那孩子这次是做了一件好事。”她感慨了一下这件事利于千秋万代,又关心地问沈二小姐的事,知道沈二小姐已经离开北疆去别处做生意去了,她点了点头,对云舒说道,“你从前和她的关系一向都好,她在北疆,有你照顾我和皇帝也能放心。多亏了你在那里。”

    太后对沈二小姐这一次这么辛苦,亲自去北疆打通商路是十分关心的。

    云舒见她关心沈二小姐,便跟她说了许多沈二小姐在北疆的事。

    太后听了果然很高兴。

    等说了这么长的话,宫中的宫女来禀告说嫔妃们来给太后请安来了,云舒便起身告退。

    “你先去见皇帝和太子吧。等过两天再进宫里来,带着孩子们。”太后便对云舒说道,“这宫里头虽然嫔妃多,可是我也不能随意地亲近谁,还不如跟你们这些外命妇说的话多。还有保哥儿和玉姐儿,我说一句跟你的实在话。”见云舒急忙上前恭敬地聆听,太后想到云舒这个忠义伯夫人自从皇帝登基,对自己就毕恭毕敬,真心尊重,而不是外头有些女眷对自己脸上一套背后一套,倒也是真诚的女子,便露出笑容提点云舒几分,轻声说道,“太子也长大了,保哥儿在太子的身边还有旧日的情分在,多和太子相处,对保哥儿是有好处的。”

    她这一次是真心为保哥儿考虑。

    太子已经渐渐长大,皇帝已经开始教导太子为帝王之道。

    保哥儿如果现在能和太子重新走近,那对忠义伯府还有保哥儿自己都是一件极大的好事。

    保哥儿如果被太子看重,那日后忠义伯府更加兴旺,对玉姐儿这个忠义伯的嫡女也是有好处的。

    这是太后真实的关心。

    云舒感激地对太后道谢。

    她没有想到久居宫中一向谨言慎行的太后会对自己说一句这么真心的话。

    “去吧。多来宫里陪陪我。”太后便笑着说道。

    她愿意对忠义伯府这样真正尊敬她这个太后的权贵好一点。

    总比去对那些得到她的青睐,却背后还嘲笑她只是皇帝的嫡母而非生母,不定什么时候就被皇帝冷落的那些京城权贵贴心多了。

    想到这几年京城对自己的那些不满,太后无声地皱了皱眉,叫云舒出去。等云舒离开太后宫里的时候,正撞见了莺莺燕燕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数位宫中嫔妃。

    她对这些嫔妃是极陌生的,觉得似乎跟离开京城之前的娘娘们已经不是一拨人了,不过这并不妨碍她对这些嫔妃们敬而远之的心。

    正好有太后身边的宫女引着她去见太子和皇帝,云舒也没有和这些嫔妃撞到一起寒暄,而是去别处了。

    她离开京城多年,这些宫里年轻的嫔妃都不认识她,倒是见她美貌端庄,穿戴也十分贵重,看品级也是不低的品级,不应该是寂寂无名的身份,便有一份嫔妃好奇地指着云舒的背影问道,“这是谁家女眷?”云舒进宫当然是要按品级打扮,所以打扮得和京城的贵族女眷没有不同,这是很高的身份,却没有被人认识,当然会叫人感到奇怪。一旁一个宫女忙说道,“这位是刚刚回到京城的忠义伯夫人。想必是来给太后娘娘请安,这是又要去给陛下和太子殿下请安了。”

    “忠义伯夫人?不就是威武侯夫人口中那个丫鬟上位的吗?”一个嫔妃调笑着说道,“真是人是衣装马是鞍,这穿戴起来,谁还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小丫鬟呢。忠义伯倒是有点意思,把这么一个丫鬟给看得比天还重,还叫她进宫里来拜见太后娘娘,连带着……”她似乎还想嘲笑什么,却见两旁的几个嫔妃都没有附和,反而离她更疏远了,心里不由奇怪。倒是那个刚刚指点云舒的宫女也无声地退后了几步,不敢应和。

    这位嫔妃娘娘进宫才不久,年轻气盛,所以竟然都敢这样笑话人家忠义伯夫人了,真是不知死活。

    想当年忠义伯夫人离开京城之前,那位威武侯夫人被在宫里骂得狗血淋头,差点都要跳楼了。

    谁不知道皇帝和太子都很喜欢这位忠义伯夫人。

    至于那位现在频频进宫,在各宫娘娘们面前说三道四的威武侯夫人,见了这位忠义伯夫人只怕都要绕路走呢。

    更何况,这是在宫里,如果叫陛下和太后娘娘知道有人看不起忠义伯夫人,只怕又是一场风波。

    其他一些在宫里久了的当然知道祸从口出,因此也不迎合。这嫔妃自讨没趣,又见几个姐妹的脸色有些怪,一时也讪讪地不说话,知道自己恐怕是说错话了。

    她们也不再说什么,赶忙进了太后的宫里给太后请安,云舒却不知道还有人背后嘲笑自己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已经到了皇帝的宫殿里。

    她进了宫门先给皇帝请安,皇帝见她拘束,笑着叫她起来,端详了云舒片刻才笑着说道,“过去了几年,你越发地有伯爵夫人的样子了。”云舒当年离开京城的时候年纪还不大,又是刚刚和宋如柏成亲,哪怕是生了孩子,看起来却还是一个年轻的女孩。现在过去了几年,她变得更加有风韵,多了管家夫人的雍容端庄,而且美貌依旧,皇帝见云舒美貌照人,知道她在北疆应该小日子过得不错,对云舒点头说道,“你没瘦。这是好事。”

    如果不适应北疆的寒冷和恶劣的生活环境,云舒就会消瘦。

    皇帝用很简单的想法这么想。

    云舒权当这是对自己的夸奖,对皇帝道谢,目光落在皇帝身边坐着对自己笑的一个小少年的身上。

    这少年见到她眼里十分亲近惊喜,高兴地对她笑着,眉目依稀还有年幼的时候的影子。

    “给太子请安。”云舒便笑着对太子请安说道。

    “云姨不必这样多礼。”太子对云舒更加亲昵,起身把云舒扯到自己的身边坐下,对云舒说道,“我和父皇在宫里时常听北疆的事,知道云姨在北疆做了很多事。”他从前就很喜欢云舒,现在是依旧喜欢云舒的,还对云舒好奇地问道,“我在宫里都听说保哥儿和玉姐儿。云姨和我这样好,保哥儿和玉姐儿就跟我的手足一般,一定要叫他们进宫来啊。”他把保哥儿兄妹说当成手足,皇帝还没心没肺地笑着呢,云舒哪里敢跟太子这样攀扯,忙说道,“殿下这话叫人惶恐。”

    “惶恐什么。京哥儿在宫里又没有手足,能有几个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倒是好的。”皇帝轻松地说道。

    云舒看着皇帝,心说太子在宫里没有手足,不都是皇帝干的好事嘛。

    为了确保太子的地位,直到现在宫里还没有其他的皇子公主出生呢。

    倒是太子这么想想也真是寂寞。

    除了当初被宣召进宫的一群太子的伴读,太子有了一群同样是贵族出身的伴当,太子还真没有什么兄弟姐妹。

    不过看太子和皇帝感情这么好,云舒又觉得皇帝为太子做到这样的程度,倒也不错。

    “那过几天我就带他们进来给太后娘娘还有陛下与殿下请安。”云舒对太子柔声说道。

    “我听说保哥儿喜欢刀剑?”太子好奇地问道。

    “是。”云舒没想到保哥儿喜欢舞刀弄枪的大名都流传到宫里来了,忍不住莞尔。

    太子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说道,“那更应该叫保哥儿进宫来。我这里有许多的刀枪剑戟,保哥儿一定都没有见过。那妹妹呢?”他对云舒好奇地问道,“她喜欢什么?”

    太子十分好奇的样子,云舒笑着说道,“玉姐儿喜欢下棋。”

    这倒是没说假话。

    玉姐儿喜欢下棋,并且在下棋上很有天赋,云舒觉得是受了赵先生的熏陶。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