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进宫

    玉姐儿仰头好奇地看着老太太,见老太太看着自己,不由看向云舒。

    “来给老太太磕头。”云舒见两旁的丫鬟拿了垫子给玉姐儿,便叫玉姐儿给老太太磕了头,这才拉着玉姐儿在身边对老太太说道,“这孩子生在北疆,您还是第一次见呢。”

    老太太一边点头,一边对玉姐儿招手,叫她走到自己的面前,摸着她的小脸对云舒说道,“看见了她,就像是瞧见了当年的你。”玉姐儿今年才五岁,和当初云舒来国公府的年纪小了好些,不过孩子虽然小,容貌还有气质却跟云舒差不多,老太太便怀念地对云舒说道,“只是你没有玉姐儿有书卷气。”这虚无缥缈的书卷气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云舒笑着说道,“是在北疆的一位先生教她的。”

    “我知道。那位赵先生。”老太太点头说道。

    她是很大方的长辈,见玉姐儿可爱,已经叫人拿了厚厚的表礼给玉姐儿。

    唐国公夫人和合乡郡主笑着看着,也各有馈赠。

    等过了一会,唐国公带着宋如柏进来给老太太回话,保哥儿也过来给老太太请安。

    “保哥儿可壮实。”老太太见保哥儿小胳膊小腿都很有劲,眼睛不由一亮。

    云舒也忍不住一笑。

    她发现回了京城,每一个人都喜欢称赞保哥儿结实。

    “练武呢。”唐二公子便对老太太说道,“回头我带带他。”他这么说,老太太便点头说道,“你是做长辈的,当然得顾着咱们保哥儿一些。”她又问云舒一些北疆的事,对云舒说道,“你一向都是报喜不报忧,我只知道你在北疆的一些好事,却不知道北疆有没有人为难你。还有老二没闹什么坏主意吧?”唐二爷金姨娘的那点事,唐国公肯定不可能叫老太太知道了生气,云舒当然也不会叫唐二爷来叫老太太心烦,摇头笑着说道,“有国公府那么多人镇着,二爷难道还能翻天不成?一点水花都没有,他老实着呢。”

    “那个金氏就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老太太皱眉说道。

    她显然一直都不喜欢金姨娘。

    只不过是看在唐三公子的份上,老太太不愿意对金姨娘痛下杀手,免得叫唐三公子心里过不去。

    云舒也只是笑着说道,“再不安分守己,也是二爷要烦恼的事。老太太,我好不容易回来,您怎么只念叨二爷与金姨娘?都不心疼我吗?”她难得会说一些这样的话,老太太的心被她都拉回来了,拍着她的手背笑着说道,“当然心疼你。你一路回来这么辛苦,舟车劳顿不说,在北疆也过得未必很好。咱们多吃点好吃的补补。巧得很,前儿有外头的人送来了新鲜的鹿肉,今天都做了,给你吃着。”

    “这可好,北疆什么肉都有,鹿肉也是难得的。”

    “再给你做几样京城风味儿的菜。”唐国公夫人便叫唐二奶奶去张罗。

    她现在也是做婆婆的了,凡事用不着亲力亲为。

    倒是说着话的时候,一窝蜂地进来了好几个锦衣少年,有两个笑容满面的年长一些的小家伙,还有一个跟保哥儿差不多大的,也高高兴兴地跟在后面。

    见老太太身边坐着云舒,两个大一些的锦衣少年使劲儿想了想,其中一个叫道,“是云姐!”

    云舒看着他们那有些熟悉的眉眼,还有出落得俊美的稚气的面容,也笑着问道,“是五公子和六公子吗?”这是唐三爷和合乡郡主的两个儿子唐五公子和唐六公子,当初年纪还小,云舒走的时候他们还是小孩子,这过了几年回来,两个小孩子也已经出落成了少年的样子。倒是云舒没想到这兄弟俩竟然还能记得自己,又去看向另一个,便笑着问道,“这个我猜猜,是不是咱们的唐小公子?”

    这显然就是唐二公子的儿子了。

    不过云舒没想到这个孩子这么俊,眉眼的气质和唐二公子笑嘻嘻的样子很像,却比唐二公子好看多了。

    “就是这个小子了。跟他父亲一样是个猴儿。他祖父都拿他没办法。”

    唐国公对儿子们很凶残,却难得对孙儿们还有几分慈爱,是舍不得动手的。

    老太太叫孩子们都过来,又跟保哥儿玉姐儿见过,见玉姐儿年纪还小,却很可爱,打扮得也细心,头上缠着晶晶亮的珠花,几个小孩子都兴致勃勃围着玉姐儿说话。没过多久,玉姐儿就被他们给拐出去玩了。她还小,云舒也喜欢见她活泼一点,也不拦着她,等孩子们都出去了,她一边吃着国公府里味道熟悉的点心,一边和老太太说这些年自己在北疆的一些事。

    知道云舒在北疆生活得简单,老太太便问道,“你喜欢北疆的生活。”其实这话是肯定的语气。

    云舒便笑着说道,“京城的繁华又繁华的好,北疆的简单有简单的好。您别说,离开北疆的时候我还真是有点舍不得。”她其实并没有感觉到北疆的生活有多么不好,日升而起,日落而息,每天在家里做做美事,人情往来也不多,也用不着思考着每一句话要怎么说的生活云舒是很喜欢的。更何况北疆的生活也无拘无束,她想干什么都行,时间久了,反倒觉得在京城的时候一步都不敢踏错是很辛苦的事。

    不过回到京城,她也不会觉得京城一无是处。

    在京城长大,云舒早已经习惯在京城生活了。

    “如果北疆再暖和一些,你怕是要乐不思蜀了。”老太太感慨地说道,“你平常写给我的信里说砸开冰湖捕鱼,滑冰车,做冰灯,听起来就是很热闹欢快的事。其实年轻轻地出去走一走,瞧瞧这外面的山水,比被困在京城后院一辈子也没有见过外面的事好多了。”她感慨了一番,又问了云舒在北疆留下的那些产业该怎么处置,见云舒说那些宅院还有生意已经叫忠义伯府的自家管事接手,老太太便放心了。

    唐国公夫人坐在一旁含笑听着,见云舒落落大方,这些年在北疆作为北疆女眷之中领头的,已经有了伯爵夫人的气势,便满意地点头。

    她想到一件事,便对云舒问道,“陛下可说要召见你们了吗?”

    “有人过来传过旨意,陛下叫我们明天进宫。”云舒忙说道。

    唐国公夫人和合乡郡主都思考了片刻,合乡郡主便问道,“忠义伯这趟回来,陛下可说会叫忠义伯领什么官职?”

    宋如柏也在这儿坐着呢,见合乡郡主开口,他便说道,“陛下命我依旧领从前的差事。”这件事皇帝已经决定,更何况唐国公府算不得外人,宋如柏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当年他们夫妻离开京城的时候,宋如柏是宫中禁军大统领,离开的时候皇帝没有再认命新人,只叫沈将军代管,摆明了宋如柏回京城以后还要给宋如柏的。

    虽然唐国公府的女眷早就自当年从皇帝安排沈将军代管猜到了,如今听到确凿的消息,还是很高兴的。

    “这就好。”唐国公夫人笑着说道,“这咱们就放心了。”

    京城的位置都是有数的,宋如柏如果不能拿回禁军大统领的位置,那朝廷里能安排他的地方就不多了。

    她心情一松,也为宋如柏和云舒感到高兴,见老太太今天气色也很好,也很高兴,便叫人赶紧开了酒席。

    宋如柏对老太太告退跟着唐国公和唐三爷去喝酒,保哥儿留下来,跟新认识的小朋友们一起,云舒见他们兄妹今天高兴,也很放心。

    “你倒是放心。”唐二奶奶见云舒完全把孩子丢给国公府的丫鬟照顾,笑着说道。

    “国公府又不是外处。”云舒笑着与唐二奶奶撞了一杯酒,短短的时间,老太太已经吩咐丫鬟们说道,“这个给小云夹点,还有那个……小云也喜欢吃那个。”她很久不见云舒,当然很心疼云舒,张罗着给云舒吃这吃那,不大一会,云舒面前就被堆得高高的。两旁的丫鬟都在忍着笑意,云舒也很无奈,不过感受到老太太的关心,她心里也开心,顺从地把面前的菜全都吃了。

    待吃了饭,老太太又拉着云舒说话,直到精神不怎么好了,云舒才劝她回去休息。

    “我以后都留在京城,您想什么时候看见我就能什么时候看见我了。”

    听云舒这么说,老太太才回去休息了。

    云舒才告辞,与宋如柏带着孩子们一起回了忠义伯府。

    忠义伯府已经打扫清理了出来,不需要云舒忙活什么,她今天累了一天,跟宋如柏一头栽倒在床上,很快就睡了。

    待到了第二天,她和宋如柏整理一新,一同进宫去见驾,进了宫门,她先去拜见太后。

    太后多年没有见她,见她来给自己请安,却并不生疏,相反十分和煦,叫云舒坐在自己的下头,见云舒孤身而来,便笑着问道,“你家的孩儿怎么没有跟你一起进宫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