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国公府

    他说着话的时候,唐二公子夫妻也已经走过来了。

    “快点回去吧,老太太成天等着你们,哟……这是保哥儿吧?”

    唐二公子看见保哥儿从车里钻出来,眼睛一亮。

    “这小家伙真结实啊。”保哥儿虎头虎脑,瞧着结实又健康,谁看了不喜欢。

    唐二公子伸手就把保哥儿给抱过来笑着问道,“你知道我吗?我是你唐家舅舅。”

    “知道。您还送给我小木剑呢。”保哥儿喜欢舞枪弄棒的,对唐二公子印象深刻,很规矩地道谢说道,“谢谢唐舅舅。”

    “你武艺怎么样?”唐二公子顾不得别人,只管问保哥儿。

    “可好了。只是爹说要我好好读书,娘也说不能偏科。”保哥儿不是一个拘泥怕生的孩子,虽然没有见过唐二公子,可是这么长时间一来唐二公子时常叫陈平带给他一些小刀小剑,他心里对唐二公子很是亲切。他的话叫唐二公子心有戚戚,急忙说道,“是得好好读书。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屁股,也得好好读书啊。”早些年的时候,唐二公子也不怎么喜欢读书,被唐国公给揍得哭爹喊娘的,见了唐国公就跟见了阎王似的,见保哥儿跟自己同命相连,唐二公子对他更亲切了。

    “爹还没打过我的屁股。”保哥儿同情地看着唐二公子。

    唐二公子无语了。

    他暴露了什么,似乎威严都减弱了的样子。

    “别听他的。”唐二奶奶拉着云舒的手,先和宋如柏招呼了一声,这才对云舒说道,“也别在城门口耽搁了。我们本劝老太太说,等你回了家安顿好了,休息好了再去给她请安。只是老太太说你这么长途跋涉地回来,回了家里也要整顿,也很累。不如先在国公府里吃一顿舒心的饭,也正好叫老太太瞧瞧你。”她握了握云舒的手对云舒笑着说道,“等咱们回去了,正好保哥儿还能跟咱们家里的小子多一起玩闹。”她也是做母亲的人,说起孩子一脸慈爱,云舒觉得这样也好,更何况她也是很想念老太太的,忙问道,“老太太精神还好吧?”

    “知道你回来了,精神更好了。”唐二奶奶对她笑着说道,“平常的时候每天和咱们说说话,一起打打牌,成天乐呵着呢。”

    她看向车里,见冯含秋紧张地出来给她福了福,笑着问道,“是段家的媳妇吗?”

    “是。”冯含秋忙说道。

    “段家老太太也派人来接你们回家,就在前头。”唐二奶奶指了指不远处,果然,高大人还有王家嫂子亲自过来接儿子儿媳。

    冯含秋忙抱着全姐儿跟云舒告罪,跟着高大人他们一起走了。

    “段家还好吧?”云舒想到冯含秋跟自己说的话,对唐二奶奶低声问道,“六小姐最近没闹腾吧。”

    “她啊。”唐二奶奶叹了一口气,因为一直跟云舒有通信,所以关系一直都不错,一同重新上了车进了城门赶去国公府,一边对云舒发愁地说道,“也不知道她是真傻还是假傻。总之日子过得一团乱。威武侯这隔三差五地就纳一个姨娘,她成天跟威武侯闹得不可开交,跟那几个姨娘斗得厉害,来一个斗一个,把这群姨娘全都得罪了。按说她是做正室夫人的,只要高高在上,稳坐钓鱼台,由着底下这群姨娘自己争宠对立也就罢了,谁也不能撼动她的位置。可是谁知道她却当了冲锋陷阵的先锋,这群姨娘现在全都团结起来跟她争,跟她斗,能不心力交瘁吗?”

    “我只知道老段又纳了几个姨娘。”老段纳了家风清白的小家碧玉,又觉得人家没有风情,就纳了一个别人送给他的扬州瘦马。

    过不了两年,又觉得扬州瘦马身份地位,过于风情了,不像是良家,就又纳了一个端庄贤惠的。

    这左一个右一个,叫人听着都觉得无力。

    云舒也知道威武侯府的事。

    段家兄弟在北疆,难免知道京城里的事,冯含秋跟她聊天的时候提过两句。

    “不说她了,成天地胡闹,还总是跑来国公府门前哭,父亲有一天觉得不耐烦了,叫人捆着他给丢回了威武侯府,威武侯觉得父亲不给他面子,对父亲也颇有怨言。”唐二奶奶说的当然就是唐国公了,云舒听她说唐国公竟然只是把唐六小姐给捆着丢回了威武侯府,不由诧异地说道,“国公爷这已经手下留情了,怎么威武侯还不知进退,不知道国公爷给他面子了?如果是别人,国公爷早就把人丢到护城河里喂鱼了。”

    唐二奶奶哈哈大笑。

    她拍着云舒的肩膀笑着说道,“没想到你这么了解父亲。这话你敢在父亲的面前说吗?”

    “自然是不敢的。”云舒叹气说道。

    她从小就怕唐国公这位国公府里的顶梁柱。

    从来只敢在背后腹诽,当面的时候都是唯唯诺诺的。

    “她闹国公府也就算了,还尝回二房闹去。”唐二奶奶脸色严肃下来对云舒说道,“段家这兄弟俩回来,我看她是还要大闹的。这几年她和威武侯这么吵闹着,也没生出一儿半女。那些姨娘也没有生育,威武侯就段家那么两个儿子,只怕这次他们回来,就算是为了自己后继有人,威武侯也要和那两个孩子重修旧好的。可你说她能愿意吗?”唐六小姐自从当年失了个孩子,这几年就再也没有身孕,膝下空空。

    老段岁数也不小了,也得操心日后了。

    妻子没有孩子,姨娘们也没有,那段家兄弟就格外珍贵。

    特别是这些年段家兄弟在北疆跟着宋如柏也有几分功劳,老段看着他们出息了,当然更眼热了。

    他当然更喜欢成年并且出息了的儿子。

    就算是现在又有了儿子,可是孩子那么小,老段也不敢保证幼子会比两个年长的儿子还出息。

    “他想把孩子们认回去,孩子们自己也不能干啊。”云舒觉得老段想得也太美了。

    真以为自己招招手段家兄弟还能回家啊?

    现在段家兄弟在北疆好几年,身家十分富庶,也不稀罕老段的那点家产了。

    “孩子们不愿意,架不住威武侯愿意。你看着吧,还有的闹。我只希望咱们国公府别再被骚扰。”唐二奶奶不胜其烦地说道,“不仅丢人现眼,而且还是人话柄。”她本来就不怎么喜欢唐六小姐,这几年唐六小姐做的那些事更加她心中恶感大盛,见云舒微微点头,她展颜一笑说道,“别说她的事了。快来说说你……这一路上累坏了吧?玉姐儿真是个漂亮丫头。”她只有一个儿子,没有女儿,自然觉得玉姐儿漂亮可爱。

    特别是玉姐儿虽然年纪小小,却很有礼貌,坐在一旁也不插嘴,叫人瞧着喜欢。

    “这一路上还好。”云舒叫玉姐儿跟唐二奶奶行礼,唐二奶奶抹下手腕上的镯子给她。

    云舒叫玉姐儿收了,掀开帘子往外看,又有十分感慨地说道,“回了京城都觉得陌生了很多。”

    京城这些年自然也是有变化的。

    “那是自然。你都走了好几年了。”唐二奶奶见云舒看着外面十分怀念,便也和她坐在一起往外看去,笑着说道,“这十里长街的,跟当年是完全不同了。你府里留下的那几个管事倒是能干,京城里你家的铺子井井有条的。”她还对云舒轻声说道,“还有北疆的生意,这京城里叫门下去北疆的不少,送回来的东西却还是你孝敬老太太的那些最好。可见你家管事是有本事的。”

    云舒莞尔。

    “你喜欢的话,我再送你。”

    “用不着。我们又不是没做北疆的生意。”唐二奶奶对云舒笑着说道,“不过你在北疆虽然吃了苦,却还是水嫩嫩的,老太太看见了一定高兴。”

    这几年老太太最担心云舒在北疆的生活。

    总是担心云舒在北疆吃苦受冻。

    可是云舒这几年在北疆,除了容貌更加美貌以外,并没有改变,还是细腻雪白,保养得很好。

    她的气色也很好,也没有消瘦,看起来生活得好极了,唐二奶奶看了就知道云舒在北疆没吃很多苦。

    “我也想念老太太了。”虽然时常书信请安,也知道老太太在京城的起居还有身体轻快,可是离得远,云舒总是放在心里惦记。

    现在她回来了,对能第一时间见到老太太更加高兴。

    只是当她一路到了国公府,进了国公府的大门一路直行去给老太太磕头,看到老太太的那一刻,云舒还是忍不住眼角湿润了。

    她万般情感涌上心头,见老太太看见自己就要起身拉扯自己,急忙过去扶住过来,哽咽地说道,“老太太,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老太太颤巍巍地反手握住她,见云舒气色还好,不由也含泪对云舒说道,“平平安安回来就好。以后可别再出去了。”

    她握着云舒的手,云舒忙点头答应说道,“再也不出京城了。”

    “这是……玉姐儿?”老太太看向她的身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