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迎接

    果然,冯含秋跟云舒说道,“我和二郎商量着,祖母和娘都已经不年轻了,咱们也该回去尽孝,好好照顾老人了。”

    她和段婶子与王家嫂子都相处得很好。

    虽然平常都不能相见,不过逢年过节还有祖婆婆与婆婆的生辰,冯含秋都是有贺礼送回京城的。

    她在北疆也开了饭馆铺子的,赚了不少,也不是小气的人,对两个婆婆都十分大方。

    段婶子和王家嫂子当然对她也更喜欢疼爱。

    至于唐六小姐这个继婆婆,冯含秋平常是提都不提,更别说有什么孝敬了。

    因为段婶子现在在京城是王家嫂子在照顾,冯含秋觉得这样也不行,还是得自己也回京城去照顾长辈才好。

    她既然这么想,那段家兄弟当然也愿意回京城。

    段大郎更愿意了。

    段婶子在京城给他说了一门亲,他还想早点回去成亲呢。

    “那咱们就等等朝廷的意思。”云舒笑着说道。

    等宋如柏回来的时候,云舒把这件事跟宋如柏商量,宋如柏一边拿着玉姐儿写的字高兴,把自己的女儿夸上天,一边笑着对云舒说道,“虽然还没有动静,不过我看着陛下应该也有换防的意思了。你先慢慢地收拾着,免得圣旨来了咱们再兵荒马乱地收拾。”如今他们这北疆的家里已经是跟从前空旷完全不一样,到处都是生活的气息,也被打理得叫人觉得舒服,还有各种的东西,这些年云舒在北疆得到的许多的稀罕的东西,都得精心地收拾。

    “等回了京城咱们再歇一歇吧。”云舒趴在宋如柏宽阔的肩膀上柔声说道,“这些年你也受累了,咱们不着急立刻就为陛下做事。”

    “辛苦的是你,我辛苦什么了?两个孩子的教养,我是个撒手掌柜……”宋如柏回神给云舒捏着肩膀,看着她也柔声说道,“这些年你陪着我吃苦,其实能回京城我很愿意。”云舒一声不吭,一句抱怨没有地陪着他在北疆一住就是好几年,宋如柏心里是心疼的。他抚摸着云舒的肩膀,俯身额头碰在她的额头上说道,“你本应该长在温暖的地方,过舒心的生活。”富贵里长大的女孩子,一点苦都没吃过,这辈子吃的苦都是跟着他。

    宋如柏心里知道云舒为自己牺牲了多少。

    她那么慵懒只喜欢过舒坦日子的人,却因为他,在北疆喝着冷风,无怨无悔。

    “你说什么傻话啊。”云舒叹了一口气对宋如柏说道,“你对我也很好啊。”

    “我对你好是本应该这样。不然你嫁给我干什么?”宋如柏说道,“可是我却没有让你过好日子。”

    他只希望回到京城,重新回到富贵温暖的地方,自己加倍对云舒好,把这几年吃的苦都给补偿回来。

    云舒无奈地看着他。

    一旁保哥儿和玉姐儿见爹娘这样依偎在一起,也跑过来爬到宋如柏的背上。

    “爹爹,京城是什么样的?”玉姐儿好奇地问道。

    “京城很热闹,想吃什么都有。”

    “还有呢?”

    “还有很暖和。”宋如柏抱着女儿耐心地说道,“还有很多长辈亲人在那里等着咱们。每年你得到的那些小首饰,好看的布料,都是京城的长辈记挂你,带给你的。他们都喜欢你,想见咱们的玉姐儿。”他一边对露出笑容的玉姐儿说,一边拍着保哥儿的小肩膀笑着说道,“还记不记得你陈家舅舅给你带来的小木刀小木剑?都是京城里长辈对你的心意。对了,你的三字经背完了吗?”

    刚刚还很温和的爹张嘴就是三字经,正被京城的舅舅们感动的保哥儿听了一哆嗦,在爹爹严肃的目光里默默垂下了头。

    “不喜欢读书,喜欢打仗。”他对宋如柏说道,“保哥儿以后做个武将,就不用读书了。”

    “不读书的武将是不合格的武将。一将无能累死三军,你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吗?不读书,你能明白兵法,明白军营里的事吗?我还没听说哪个将军是个睁眼瞎。”宋如柏严肃地对儿子说道,“回京城很高兴吗?你先去把三字经抄写三遍,我会检查。”他对女儿和儿子的态度当然不同,保哥儿不爱读书,求助地看向玉姐儿。玉姐儿躲在宋如柏的怀里笑,点头说道,“爹爹说的对。哥哥应该读书,我不帮你抄书。”

    女儿比儿子读书更好,赵先生都在云舒面前夸玉姐儿好几回了,说玉姐儿聪慧,很难得。

    至于保哥儿,赵先生不教男孩子,也没提过。

    “不抄好书晚上没饭吃。”云舒对保哥儿笑着说道。

    保哥儿拖着沉重的脚步十分忧愁地走掉了。

    宋如柏无奈地摇头,玉姐儿张望着哥哥的背影,从宋如柏的怀里跳下来说道,“我去帮哥哥磨磨。”

    他们小小年纪兄妹感情就很好,兄妹情深,云舒很愿意见到,笑着见她追着保哥儿跑了。

    “真的不给保哥儿饭吃?”宋如柏才做了严厉的父亲,转身就很担心地对云舒问道。

    “怎么可能。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云舒笑着对宋如柏说道,“保哥儿不是读书不好,是静不下心。你放心,他肯定赶得上吃饭。”他们夫妻相对而笑,宋如柏又有些感慨地说道,“一晃孩子都能跑能跳了。”他感慨了一下岁月,云舒也只是笑着听着,果然到了晚饭的时候,保哥儿的脸上都是墨汁,小花脸一张捧着抄好的书跑来跟云舒和宋如柏交差。云舒还得无奈地拖着他去给他洗练。

    家里热热闹闹的,宋如柏心也清净。

    再看看儿子抄写的一丝不苟的三字经,他的心情更不错。

    更何况如果能回到京城,宋如柏其实也是愿意的。

    他们夫妻在北疆虽然并没有对外提过,不过云舒也叫人不要惊动人,慢慢地收着宅子里的各种东西。

    待过了些日子,朝廷里就有圣旨而来,果然是命宋如柏一家回京城叙职。

    这一叙职自然就用不着重新回到北疆,倒是云舒很好奇接替宋如柏的位置的是谁。

    只是皇帝处还没有定论,云舒也就不再好奇。

    因为早就有了准备,她们整理得很快,很快就踏上了回京城的路。

    这路上结伴的还有同样被调遣回京城的段家兄弟一家。

    冯含秋索性带着全姐儿跟云舒一辆车,由着几个孩子在车里嬉闹,自己陪着云舒说话。

    她倒是有点近乡情更怯。

    云舒见她格外担忧,关心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婶子也知道前些年那侯府里的说了我不好听的闲话。”冯含秋通过王家嫂子也知道唐六小姐当初对自己嫂子于氏破口大骂,提到了自己跟段二郎的事,对云舒说道,“我倒是不怕别的。我自己的名声好坏都没什么。就担心全姐儿被我拖累。”全姐儿是女儿家,如果她这个做娘的坏了名声,那全姐儿也会被连累的。冯含秋把女儿当成眼珠子似的疼爱,想到女儿会被自己拖累心情就抑郁。

    云舒便劝她说道,“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谁还记得当初的事。”

    “没有人记得,架不住有人恶意提到。那侯府里的女人会放过叫我丢脸的机会吗?”冯含秋便冷笑说道,“不过如果她敢拿从前的事来诋毁我,坏了我的名声,我索性也要拉她垫背。我与二郎有男女私情,她也不是守规矩的,当初……她不怕这种事被人重新翻出来,我也不怕。”唐六小姐自己就立身不正,按说冯含秋不是那种要跟人两败俱伤的为人,可是如果唐六小姐非要旧话重提的话,她也只能帮唐六小姐回想当初她是怎么跟老段私通的了。

    见冯含秋主意正,云舒莞尔。

    冯含秋这些年看着是一个孝顺柔顺的小媳妇,可是谁敢小看冯含秋啊。

    这是一言不合就敢逃家的刚烈姑娘。

    如果逼急了冯含秋,她真的能把唐六小姐也给打得满脸开花。

    “你回了京城不要忍气吞声就好。你要知道,你的身后还有二郎,有你婆婆,祖婆婆给你撑腰,你不用做那等贤惠人,被人打骂还要忍受。”

    云舒温言说道。

    “婶子放心,我都明白。”冯含秋也笑着说道。

    她们心情轻松,因为冯含秋没有再把唐六小姐会不会恶意地诋毁她坏她在京城的名声当回事了,也就没有别的忧虑。

    都说心情好,路程也会觉得飞快,回去的路上云舒就感觉到似乎没过多久就快要回到京城了。

    这样的速度重新回到京城,云舒甚至都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

    直到她看到京城的巍峨森严的城门,看到城门口笑容满面地来接自己的翠柳和陈平,眼里才多了笑意,又慢慢地湿润了眼角。

    “回来了?一路辛苦了吧。”陈平快步走过来对云舒招呼了一声,又指了指城门口笑着对云舒说道,“二公子也过来了,老太太早就等着你呢,说要给你接风,咱们先回国公府。”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