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回家

    在这北疆,总有人见不得人家段家日子过得好,恨不得看见人家火上房的。

    云舒虽然猜不到到底是谁跟唐六小姐嚼了舌根子,却也不喜欢这种做法。

    她本来就不是喜欢说人是非的人,见冯含秋被人嚼舌根子,心里也为冯含秋感到抱不平。

    “不知道。六小姐又没说。”翠柳跟冯含秋不熟,当然不在乎她的这些事,跟见云舒皱眉头,便劝她说道,“这是你也照顾不到的地方。人心隔肚皮,谁知道谁会做什么事儿啊?你别太替她操心了。她想回京城去还得好几年,到时候谁也认不得她了。”这番话叫云舒莞尔一笑,点头说道,“你说的对。不过这件事我还是得给京城去个信的。”唯恐以后唐六小姐那冯含秋这件事闹腾,云舒给王家嫂子写了一封信,提醒了王家嫂子一声。

    王家嫂子在北疆那么多年,和北疆女眷也都熟悉,会会在背后嚼舌根子,王家嫂子自己心里也能有个猜测。

    至于别的,云舒也替冯含秋做不了了,也就罢了。

    她每天都陪着翠柳,等到了他们启程要回去的时候,云舒难免不舍。

    保哥儿跟玉姐儿这段时间和翠柳相处得极好,见翠柳要走,趴在翠柳的怀里舍不得叫她回去。

    “这两个孩子对我倒是真心。”翠柳摸着两个孩子的脸说道,“等以后你们回京城了,姨母就能和你们天天见面了。”

    “还有小弟弟。”保哥儿脆生生地说道,“等保哥儿长大了带小弟弟打雪仗,推雪人,坐冰车。”

    他听云舒和翠柳聊天,知道这位姨母还有一个儿子,便大包大揽起来。

    翠柳笑嘻嘻地听着。

    “他可不能过来。他的身体可没有你好。”保哥儿的身体健康得叫翠柳都羡慕得不得了,这样寒冷的北疆,保哥儿在雪地里打滚儿就跟玩儿似的,一点都不冷,可不像是别人家的小子在雪地里一会儿就受不住了。至于翠柳的儿子,虽然也很健康,可是遇到冬天也是不敢随便带出来的。她喜欢虎头虎脑,格外健康的保哥儿,也喜欢玉姐儿在自己怀里软软地叫姨母的样子,摸着他们两个的脸十分不舍,对云舒轻声说道,“也不知咱们何时才能在京城相聚。”

    “等北疆稳定了,自然是有这样的时候。”云舒笑着说道。

    她心中不舍,却不会表露在脸上,含笑目送陈平他们走了。

    宋如柏把孩子们都扛在肩上,拍着云舒的肩膀低声说道,“等过两年我们就回去。”

    “没事。还是你在北疆的事更重要。”云舒好奇地问道,“陈平哥说好会做什么生意了吗?”

    “他心里有数。以后会亲自过来一趟叫人明白商路的路线,把对面的商路给打通,以后就不必每一次都过来了。”宋如柏宽慰云舒说道,“虽然一路辛苦,不过我听陈平的意思是唐家二公子以后会放了他的身契,也叫他得一个自由身,跟着他一起做生意,背靠大树好乘凉。”这是唐二公子与陈平主仆一起长大,和陈平感情十分深厚,所以放了陈平的身契,叫陈平自己就可以拥有一份家业不说,以后的儿女也用不着进唐家当差,为奴为婢。

    云舒听到这里,不由露出了高兴的表情。

    “这是好事啊。”

    “自然是好事。”宋如柏也温声说道。

    如果能做良民,做平民百姓,谁愿意为奴为婢,儿女也继续去侍候人?

    唐二公子放了陈平的身契,陈平心里会更加感激,对唐二公子也会更忠心。

    对主人的忠心,本来也跟一纸身契没有关系。

    如果忠心耿耿,就算没有身契难道就不忠心了吗?

    因为陈平的这个好消息,看见他们回了京城的伤感也稍稍缓解,云舒心里高兴,还埋怨说道,“怎么走的时候才告诉我。”她带着几分娇嗔,宋如柏不由笑着说道,“就怕你一高兴一蹦三尺高,天都让你给捅下来。”他这样玩笑,云舒的心里离别的伤感更少了很多,拧着宋如柏的手背夫妻俩说说笑笑就回去了。

    果然陈平很快就带着很多的商队重回北疆。

    “这里面有翠柳他们两口子的一份。”陈平没了身契更轻松了几分,对云舒笑着说道,“二公子说了,商队是唐家的,是他名下的,不过我也可以在里头捎带一些。”虽然只不过是捎带一点点,却也足够他和翠柳兄妹俩赚的了,因为唐二公子一向是个大方的人,云舒也笑着点头说道,“那以后陈平哥做生意得更起劲了吧?”她笑着揶揄,陈平也毫不脸红地点头,又高高兴兴地去做生意了。

    一来二去的,北疆更加红火。

    北疆女眷也比从前更有钱了。

    无论是开饭馆的还是开客栈的还是什么,总归是她们赚的不少,云舒见她们每天笑逐颜开,也觉得心情很好。

    倒是朝廷里果然派遣了几位武将补充北疆军营。

    只是却没有北疆武将返回,想必是老段的提议皇帝并没有答应。

    “不过我听说北疆留在京城的武将被派出去了几位去了别处驻守。”冯含秋这一天来看望云舒,见保哥儿踩着小鞋子在院子里提着一把小木刀在练宋如柏交给他的刀法,小脸红扑扑的,玉姐儿坐在云舒的身边正在认真地描红,虽然是简单的字,不过玉姐儿却写得很是端正,便看了几眼对云舒说道,“玉姐儿的柳书比之前好多了。”玉姐儿刚刚启蒙的时候是赵先生帮着启蒙,很得赵先生的影响,举止言行也都是很有教养的。

    这方面云舒虽然也照看过,却没有赵先生对玉姐儿的影响深。

    见她是在夸奖自己,玉姐儿先放下笔,听了冯含秋的夸奖,这才对冯含秋一笑。

    这么有礼貌的好孩子,冯含秋看着眼热。

    “她啊,最喜欢先生的字了。”赵先生就是柳书极好,因为崇拜赵先生的学问,玉姐儿虽然年纪不大,却也跟着赵先生学了。

    “我听说各地边关都要有大的变动,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冯含秋对云舒说道。

    他们已经在北疆好几年了。

    这几年,北疆的变化很大,已经更加热闹,来往的人也更多。

    因为商路通畅,虽然辛苦,不过却很是一条极好的商路,所以来往的人多了,北疆也没有再发生什么动荡。

    宋如柏兢兢业业好几年,云舒陪着他好几年,也觉得北疆彻底稳固了。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当初老段再三提出要把北疆武将派遣回来却一直都没有成功,云舒就已经知道老段不可能成功了。

    果然,现在北疆武将被派遣去了别处,想来皇帝也不认同老段的提议。

    她摇了摇头,拿了一旁的两个桔子给冯含秋笑着说道,“才从外地运过来的,特别甜,你尝尝。”因为各地的货物都往北疆送,现在北疆的生活比从前好过太多了,如果是从前想吃桔子多难啊,可是现在却并不算是稀罕的了。这桔子红彤彤的,皮薄得很,轻轻地扒开,里头的果肉就像是小灯笼一样,比蜜还甜,是云舒跟孩子们最喜欢的。只可惜吃桔子吃多了上火,云舒不敢多吃,不过却喜欢看见别人吃。

    冯含秋道谢,拿了桔子扒开,先喂给玉姐儿一片,这才开心地吃起来。

    “回头给去全姐儿带一筐回去。”云舒便说道。

    全姐儿是冯含秋和段二郎的长女,生了全姐儿以后,冯含秋还没有再怀孕,小夫妻俩把长女当成命根子似的。

    连还没成亲的段大郎都格外疼爱自己的小侄女。

    云舒也很喜欢乖巧可爱的全姐儿,特别是玉姐儿,大概是因为觉得这是自己的小妹妹一样,玉姐儿有了什么好吃的好喝的都想到全姐儿。

    “我可不和夫人客气。”冯含秋高兴地说道。

    “瞧你,也像是还没长大似的。”云舒无奈地笑了,见保哥儿耍完了那一套刀法满头是汗地回来,恐冷风吹病了他,急忙给他擦了脸上的汗水,又垂着他去泡热水澡,又跟冯含秋说道,“朝廷这一次边关变动,我们可能会回京城去。你们呢?想不想也回去京城?”宋如柏已经在北疆这么多年,想必是要被召唤回京城了,云舒倒是觉得现在功成身退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更何况沈二小姐打通了北疆商路以后,又天南海北地行走去了,宋如柏在北疆也没有要听从皇帝的意思保护的人了。

    留在北疆的意义已经不大了。

    北疆这么太平,宋如柏已经把一个稳固的北疆献给皇帝,他们夫妻回京城自然是没什么不好的。

    至于其他的北疆武将,因为北疆已经安稳并且红火,富足,倒是没有人愿意再抛家舍业地回京城。

    倒是段家兄弟,本来一家子祖母母亲都在京城,这几年段婶子的岁数也更大了,老人家更希望孙子们留在眼前,云舒当然这么问了一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