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招呼

    “二公子也这么想。”陈平笑了一声对宋如柏说道,“咱们这位威武侯,看着粗豪,可是精明得很。”

    北疆条件恶劣,老段是说什么都不肯回北疆的。

    不过现在北疆依旧严寒,却多了很多的利益还有商路,老段不插一脚进来,难道还能容忍宋如柏在北疆一家独大,说一不二?

    早前还有个儿女姻亲的冯将军。

    可是冯将军没赶上好处,在最后关头下了马车,现在会了京城憋屈在五城兵马司,被几个京城出身的指挥使给压得死死的,也争不出头。

    再叫冯将军回北疆,打死冯将军都不干。

    可是看见宋如柏在北疆渐渐地风生水起,朝廷与皇帝几次称赞宋如柏,北疆武将的名头现在宋如柏成了头一号的位置,那老段能受得了吗?

    当年他可是功臣之首。

    现在虽然依旧是地位最高的那一个,却已经渐渐地感受到了别人的威胁。

    说的就是宋如柏。

    宋如柏在北疆这么久,北疆稳固,还几次大捷,现在更是稳定并且开始繁华,老段看不过去,想送几个跟自己走得近的北疆武将回来情有可原。

    宋如柏不在乎老段这么明显的手段。

    就算没有老段,京城里的其他大家族也会看着北疆这块地方眼红,他没有什么好在乎的。

    “我也只不过是食君之禄,担君之忧。陛下信任我,把北疆交给我,我兢兢业业为陛下尽忠。至于别人的小心思也没什么了不得。”就算是老段得逞了,叫人来跟宋如柏抢功劳,宋如柏也不在意。他已经做了这么多年的官职,难道还少了这样的经验?不过他还是对陈平说道,“回去替我多谢你们二公子的关心。”唐二公子叫陈平给宋如柏捎话当然是一片好心,宋如柏当然是感谢的,倒是又问了一句道,“你过来看北疆的商路,这份生意是你们国公府的,还是你们二公子的?”

    这可不一样。

    如果是给国公府看生意,那这生意是国公府一大家子的。

    如果只是帮二公子看生意,那就是唐二公子一个人的生意,是唐二公子夫妻俩的私产。

    “如果是国公府的生意还能轮得到我过来?我爹就来了。自然只是我们二公子的。”陈平拍着大腿对宋如柏轻松地说道,“国公爷自己对北疆的生意没兴趣。各房顾各房的。我听说三爷和郡主也叫人过来了,不过用不着来找你,他们跟着王府做的生意。”唐三爷跟合乡郡主也对北疆的生意感兴趣,不过人家走的是合乡郡主娘家宋王府的顺风车,没来跟云舒提,宋如柏点头知道了就算了。

    因为跟唐二公子关系不错,宋如柏带着陈平在北疆到处走走。

    陈平本来就是做生意的料,到处走了走,心里也有数了。

    云舒陪着赵雨跟翠柳一起去看望赵先生。

    赵先生对赵雨和翠柳没有过于热情,不过听说翠柳生了孩子,她送给翠柳一块细腻晶莹的美玉。

    翠柳十分感谢赵先生。

    “你的孩子现在谁在照顾?”赵先生还问道。

    “在家里母亲帮忙照顾。”

    “你婆婆是个聪明人。”赵先生对翠柳说道,“不过孩子长大一点别给你公公带,不然又要养出一个酸腐来。”她一向讲话都直来直去不客气的,云舒跟她来往这么久也习惯了,不过翠柳骤然听到这番话,虽然深以为然,觉得赵先生说的没错,她公公赵大人的确是个酸腐嘛,却急忙为赵大人开脱说道,“父亲是有文人的风骨。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父亲是做学问的,我家哥儿以后如果能跟父亲学读书,以后跟大伯一样做一个进士,那不知道该多叫人高兴。”

    她这么维护赵大人,赵先生有点意外,不过看翠柳的眼神却软化了很多。

    “他就是运气好。娶进门的儿媳也都还不错。”

    “您这是夸奖我吗?”翠柳顽皮地问道。

    她性子快人快语,跟云舒的端庄温柔不同,十分活泼,赵先生见她这么活泼,突然笑了笑。

    “算是夸奖你吧。”她留了三个人吃了午饭,这才叫人送他们出去,自己去给女孩们教书去了。翠柳出了赵先生的宅子就对云舒兴奋地说道,“早之前就听父亲母亲提过姑母,只是几次都错过了,没见过姑母。没想到姑母是这样和气的人。”她对赵先生的印象也很好,云舒也笑着点头说道,“外冷内热的人。”她们这才都穿得严严实实的在北疆到处逛。从前北疆严寒寒冷,大街上不怎么热闹,大家更喜欢都躲在家里。

    可是现在大街上来往的人就更多了,也繁华了。

    虽然赶不上京城,甚至赶不上一些富庶的地方,可对北疆来说却已经算是改天换地了。

    翠柳兴致勃勃地拉着云舒到处看着。

    赵雨跟在她们俩的身后兼职当拎包的。

    “来了北疆,我才知道你当初为了宋大哥真的付出很多。”北疆的冷不会因为人多一些留褪去的,翠柳跟云舒到处玩耍当然很高兴,可是冷却依旧是真的冷。等她们回来了,凑在火炉的面前搓着手吃着烤红薯,翠柳因为刚刚到北疆还不习惯,哆哆嗦嗦的,对云舒说道,“北疆的生活真的很辛苦。你看,你都不怕冷了。”到底要怎么习惯才会连寒冷都不怕了?那说明冻习惯了。

    云舒笑着啃着烤红薯说道,“夫妻不就是应该这样吗?”

    患难富贵与共,无论是贫寒还是富有,无论是去严寒的地方还是富庶的地方都相随相伴。

    见她眼里露出幸福,翠柳说道,“我不懂你说的什么道理。可是我看着你们一家四口在一起,就替你高兴。”特别是保哥儿跟玉姐儿在她们回家以后扑过来抱着云舒的腿不松开,那母子情深的样子叫翠柳格外感动。她趁着赵雨和陈平都跟着宋如柏在外面的时候,也跟北疆的女眷们认识了一下,特别是冯含秋。当知道冯含秋的哥哥就是冯将军,翠柳的脸色有点微妙,笑嘻嘻的跟冯含秋说京城里的事。

    等冯含秋回去了,翠柳才对云舒问道,“这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冯家小姐吧?”

    “大名鼎鼎?”云舒好奇地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吧?想必威武侯府的老太太不能跟你提这件事,免得叫你知道了也头疼。”翠柳今天见了冯含秋才想起来这事儿,对云舒说道,“冯将军不是被威武侯安排去了五城兵马司吗?跟咱们二哥是同僚。”赵二哥就在五城兵马司,因为有上峰提携,年纪轻轻就已经在五城兵马司官职很高了,当年皇帝领兵回京城,他又是开门迎皇帝进城的,也算是有功来,当然这些年很受到提携,冯将军骤然来了五城兵马司,跟赵二哥是一样的官职,就想跟赵二哥论个长短。

    他本来没把家里长辈背景只不过是五品官的赵二哥当一回事。

    没想到在赵二哥的身上却踢到了铁板。

    赵二哥看起来为人冷峻,可却不是吃素的,几次就叫冯将军栽了跟头。

    冯将军去求助老段,于氏就去了威武侯府,可是如今威武侯府是唐六小姐在家,她舔着脸管唐六小姐叫亲家,唐六小姐能答应吗?

    唐六小姐把段家兄弟当成眼中钉的,段二郎的妻子娘家人对唐六小姐也是敌人,于氏在威武侯府被唐六小姐一顿臭骂,羞愤无比,灰溜溜地回了家。

    云舒听着都笑了。

    “这才叫恶人自有恶人磨呢。”

    于氏当初在北疆那么嚣张,云舒就算拿言语弹压她,也没有口出恶言,好歹还记得彼此的体统。

    于氏就以为谁都会对她客客气气的。

    遇到了唐六小姐这混不吝的,于氏算是知道厉害了。

    “那个不是。冯将军两口子这么一闹,唐六小姐当然就骂咱们这位冯家小姐在北疆不要脸,勾引了段家二公子的事。”

    “她怎么会知道这件事?”云舒突然皱眉问道。

    冯含秋当初跟段二郎之间的事,按理说唐六小姐远在京城,她又没有熟悉的人,本来应该是不知道的不是吗?

    难道是二夫人跟她和好了,书信跟她说的?

    那也不对。

    因为当初二夫人因为冯含秋这件事还跟云舒感慨过,说冯家小姐是个可怜人,遇到了中山狼一样的兄嫂,清清白白的姑娘却被无辜害了名声。

    还跟云舒提过说谣言止于智者,这种传言自她们而止,以后不要再提,慢慢地散去,或者终结也就罢了。

    既然二夫人这么提过,以二夫人的性格,也不会随便跟唐六小姐再提冯含秋的事。

    不管怎么说,云舒也是在国公府长大,二夫人的人品在这一点上没得挑。

    可如果不是二夫人跟唐六小姐提的,那说明北疆还有女眷跟唐六小姐有往来。

    还把冯含秋的这些北疆的闲话说给唐六小姐这个继婆婆听,这明显没安好心,甚至还连冯含秋在京城的名誉都跟着黑了一把。

    到底是谁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