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9章争功

    云舒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在乎过什么老段的事情了。

    其实老段对云舒来说也算不得什么亲近的人。

    如果不是之前他为了唐六小姐跟云舒有过冲突,还闹出抛妻弃子的事,云舒早就把这样的人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可一下子听到老段的事,还是叫云舒一愣。

    “他又纳妾?”

    唐六小姐进门以后,老段又纳了一个厨娘做姨娘,听说是因为这厨娘虽然年纪大了一些,也不那么文雅,可是却叫老段感受到了被关怀的温暖和以夫为天的乐趣之类的,总而言之,就是唐六小姐自视甚高,认为自己出身大家,把老段就看得不是那么重要,这让老段的心里觉得低人一等,就又娶了一个要仰望他,什么都指望着他的女人。在这之后,云舒就来了北疆,当然也不怎么听到这些,翠柳现在提起来,云舒皱了皱眉问道,“怎么又纳妾?”

    高贵的妻子,顺从的,能叫他感受到成就感的姨娘,这不是已经都拥有了吗?

    “你怎么会知道威武侯府的事?”云舒又问道。

    “还能是因为什么。我去国公府给老太太请安,六小姐就趴在国公府外面哭,哭得左右都震动出来看热闹,还是那威武侯亲自黑着脸把她给带走的。不就是纳个妾嘛,闹得京城里沸沸扬扬的,威武侯丢死人了。”翠柳摇着头对云舒说道,“听说新纳进门的这个姨娘还是个良家,家里清清白白的人家,自己也是个小家碧玉,还读过书,身份可不低。”普通的姨娘,有的是丫鬟,有的是从外面买来的,又有一些各处送的,都算不得是清白的门第人家。

    可是老段纳的这个不一样。

    人家也是清清白白的正经人家,家里是平民百姓,不是那些奴婢之类的。

    云舒看向宋如柏,见宋如柏正跟陈平和赵雨在说话,便扭头问宋如柏问道,“宋大哥,你知道老段纳妾的事吗?”

    “他又纳妾?”宋如柏就皱眉头问道。

    老段没完没了地纳妾,宋如柏是看不过去的。

    “你看看你们两口子,说的话想的事都一样,这叫心有灵犀吧。”见宋如柏跟云舒的态度都是一样的,翠柳哈哈大笑起来。

    保哥儿跟玉姐儿虽然不知道这个好看的姨母为什么笑,可是翠柳笑了,他们也拍着手笑了起来。

    “这两个孩子。”陈平最喜欢机灵的孩子,见了保哥儿虎头虎脑,玉姐儿白净可爱,喜欢得什么似的,也不客气,跟妹妹的身边抢过保哥儿,把他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骄傲保哥儿玩闹,一边对宋如柏笑着说道,“咱们那位六小姐在国公府门口好一顿哭诉,京城里都传遍了。听说威武侯纳了之前的姨娘新鲜满足的良田,又鄙夷那姨娘出身不高,说话粗鄙上不得台面,又想要拿一个家风好,家世清白的女人。你说这不是脱裤子放屁费二遍事吗?想要出身好的女人,六小姐不就出身足够好了?他又嫌弃这个,嫌弃那个的,纳了现在这个进门,不过我们公子也说了,回头威武侯肯定又要挑出这个姨娘的毛病,再纳一个姨娘。”

    老段挑剔得不行,每天都在挑剔自己的女人。

    唐二公子也在京城,虽然对唐六小姐这个堂妹的死活不怎么在乎,可是也够鄙视老段的了。

    老段总是在女人的身上找毛病,这个有不如意的地方就再找一个,这算什么?

    简直不像话。

    唐二公子看不起这样的人。

    “真是没想到会是这样。”云舒便轻声说道。

    她和二夫人也是有来往的。

    二夫人虽然已经对唐六小姐失望,可是如果知道老段竟然接二连三地纳妾,想必也是心里不好过的。

    “二夫人如果知道了,想必也会为六小姐担忧。”

    “你和二夫人还有往来吗?”

    “都在北疆,而且二夫人也不是刻薄的人,我们是有往来的。”更何况二夫人跟唐二爷还有金姨娘的关系不怎么样,在那个家里住得憋屈,就来云舒这里走动。她之前在于氏咄咄逼人,想要踩云舒一脚的时候并没有参合,云舒当然也记得二夫人的维护之意,平常对二夫人也是格外照顾一点。现如今二夫人已经想明白了,也不怎么在意唐六小姐了,更对唐三公子心绪平和了很多,跟云舒聊天的时候从没有什么抱怨怀恨,只说一些北疆的闲话,两个人的关系当然还不错。

    见翠柳点头,云舒好奇地问道,“老段这么干,唐家二房没有动静吗?”

    好歹唐四公子也是唐六小姐的哥哥,老段又纳妾,这不怎么把唐家二房放在眼里似的,唐四公子没有出面为妹妹讨回公道?

    “四公子最近忙着呢,而且六小姐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过得不好,就见不得旁人好,几次在娘家兴风作浪,谁还愿意帮她啊。”翠柳撇嘴对云舒说道,“前儿四奶奶知道威武侯纳妾的事,就去了威武侯府坐坐,本想着叫威武侯知道六小姐背后还是有娘家关心的,可是谁知道六小姐对她破口大骂,说她是来看自己笑话的,说四奶奶是幸灾乐祸。再好的性子也受不了这个,从那以后,四公子就再也没叫四奶奶去段家了。”

    “那段家婶子没说什么?”云舒想老段这么荒唐,段婶子难道没有出面吗?

    “威武侯府的老太太早就搬出来了。说侯府乌烟瘴气受不了,现在搬到别的地方住去了。”翠柳摇着头见云舒皱眉,急忙问道,“怎么了?”

    “我也京城也有书信往来,婶子离开侯府我竟然不知道。”

    “之所以不告诉你,就是怕你远在万里之外担心吧。不过你别担心,威武侯府的老太太经常来看望咱们家老太太,瞧着嗓门嘹亮,精神气儿十足,还跟咱们家老太太炫耀娶了个好孙媳妇呢。”翠柳这么说,云舒便莞尔说道,“这倒是。”段婶子炫耀的好孙媳妇当然是段二郎娶的冯含秋了。自从冯含秋进门以后,就时常做针线叫人送回京城孝敬段婶子和王家嫂子,还用心地做了好看的小衣裳之类的给王家嫂子跟高大人生的孩子,生贤惠的。

    段婶子当然是高兴的。

    云舒跟翠柳说了一会闲话,待饭局散了,就叫陈平他们赶紧去休息。

    至于老段纳几个妾云舒可不在乎。

    又不是她的丈夫纳妾,她着什么急。

    倒是陈平他们一路过来大概很是辛苦,这一休息就是一整天,等到了晚上才一个一个地打着哈欠从房间里走出来。

    云舒叫人热了家常饭菜给他们。

    “好好歇两天再去外面吧。”云舒对陈平说道。

    “我也这么想。”陈平点头说道,“这些年跟着二公子走南闯北的,我也是老了。”他一副很经历过多的样子,云舒看着陈平脸上连胡须都没有却故作老成,无语了很久,又听翠柳跟她说道,“一会你帮我给姑母那头送封信,打个招呼,明天我和小三过去拜见。还有父亲母亲带来的书信和礼物呢。”赵先生是赵大人的堂妹,当然就是翠柳和赵雨的堂姑母了,这是正经的长辈,翠柳来了当然要去拜见才不算是轻慢了。

    云舒闻言便叫下人去给赵先生传话。

    “父亲在京城还十分挂念姑母,总是担心姑母在北疆会冻着之类的。”赵雨对云舒说道,“没想到姑母竟然在北疆也挨得住。”

    北疆严寒,生活条件恶劣,赵先生一介柔弱女流却能在北疆没有抱怨,悉心地给北疆的女孩教书,这是很了不起的事。

    云舒也格外佩服的。

    “先生说她愿意在北疆多住几年,看看北疆的兴盛。”北疆逐渐热闹起来,从前没有人愿意来的地方,现在开始人烟兴盛。都说商人逐利,因为北疆现在有了更好的商路,哪怕这条商路其实也很艰苦,赚的都是辛苦钱,可是也挡不住那么多的人蜂拥而来。赵先生本来想来几年就走的,可是看到北疆这样慢慢地多了人声,倒是也感兴趣,也不急着走了。云舒想到这儿,也有了兴趣,拉着翠柳的手笑着说道,“那我明天陪你去见赵先生,等回来的时候咱们也在外面逛逛。”

    “好啊。”翠柳眼睛一亮。

    她们从小在国公府的宅门长大,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现在离开国公府更加自在了。

    两个人在一起商量明天去哪里,陈平随意地把手臂搭在椅子背上看着,过了一会,见宋如柏坐在自己的身边含笑看着云舒,便无声地靠过去对宋如柏低声说道,“公子叫我跟你提一句,前段时间早朝的时候,威武侯跟陛下提议,说是建议叫一些北疆当年留在京城的武将返回北疆一同帮衬你,这恐怕另有目的。”他突然对宋如柏这么说,宋如柏思考了片刻才说道,“他想安排和他交好的北疆武将抢我的功劳和地位,插手北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