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看望

    云舒没有买太多北疆的地。

    只不过是又买了一些地,建了两处宅子,留着以后或许会有亲朋好友过来给他们歇脚居住也就够了。

    倒是饭馆开了两家,一处都是家常菜的饭馆,因为云舒记得沈二小姐回来一趟很想念家乡,所以应该会有人特意从商路上回来想念家常菜。

    至于另一处当然就是火锅店,这自然就用不着多说,生意一直都很兴隆。

    她也给京城忠义伯府去了信,叫小顺亲自过来研究过商路,避开了那些经营丝绸的买卖,也不去参合那些收益颇丰的,只买卖调料还有烈酒也就罢了。

    虽然赚的自然没有丝绸赏人那么多,不过也是很可观的。

    倒是冯将军两口子拖家带口地回了京城,他的职位就空缺了出来,一直都没有人添补。

    宋如柏也不在意,分派了其他人接手了这些,并没有什么影响、

    好的就是冯将军一家走了,冯含秋彻底地松了一口气,总算是不再为娘家头疼,更安心地跟段二郎在北疆过日子。

    她本来也不是一个娇滴滴只知道依靠丈夫的女子,眼见北疆开始热闹起来,也很机灵地拿嫁妆银子买了北疆的一块地修建了一处大院子。不过跟云舒是给朋友过来修建的宅子不一样,冯含秋的这个大院子本来就是要做客栈的,所以修得前后门都很宽敞,能叫拉货的马车顺利地进出,每一间屋子都不大,里面都是大通铺,看起来并不精心,可是却是那些来往想要省钱的商人更需要的。

    这院子一开,冯含秋当然赚了很多。

    她也不是一个小气吝啬,把着自己的嫁妆银子不放的,平常多有补贴给段家兄弟。

    段二郎不好意思,段大郎见自己被弟妹养活更不好意思了,跟弟弟兄弟俩合计了一下,就一起出了钱开了一处饭馆,不叫冯含秋拿钱出来养家。

    冯含秋来跟云舒说,云舒不免笑着劝她说道,“既然他们兄弟不好意思了,你就把客栈的钱自己收着就是。”

    “都是一家人……”冯含秋对云舒说道,“我自己拿着却叫大伯和二郎都吃得不好,那不是我的不是嘛。”

    “他们想吃得好自己就能想到办法了。你看,自己开了一个小饭馆,不是就赚钱了吗?至于你赚的钱,就把自己打扮起来,趁着你还年轻,还没孩子,多打扮打扮自己。等有了孩子就没时间享受清净的时候了。”云舒真是肺腑之言啊,因为这时候保哥儿兄妹俩已经联手扑过来抱住她的腿,仰头对她叫道,“娘,抱抱!”两个小宝贝都张开手叫云舒抱,云舒对冯含秋无奈地耸肩,把这两个会说话以后叽叽喳喳的宝贝都给抱到膝上坐好,玉姐儿还给云舒看自己头上的花说道,“娘,看。花花啊。”

    “花花谁给的?”云舒笑着问道。

    “先生。”玉姐儿不好意思地把脸埋进云舒的怀里。

    她昨天去跟赵先生处启蒙,赵先生送她一朵十分精致的头花,正适合小孩子。

    玉姐儿喜欢得不行,一整天都戴在头上,跟人炫耀。

    见她不好意思了,趴在自己的怀里,云舒摸了摸她的头。

    冯含秋羡慕地看着这两个孩子。

    她忍不住垂头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云舒无奈地笑了。

    不过她也没劝冯含秋不着急,只跟她说一些最近北疆的事。

    比如李嫂子她们又一起兴冲冲想要做生意,想要合力买一些丝绸卖出去,还有一些各家的生意经。

    等冯含秋见天色不早跟云舒告辞,云舒又叫人拿了一小坛子的酸菜给她,冯含秋高高兴兴地走了,云舒便见下人给自己送了一封信过来。

    她好奇地打开,忍不住露出笑容。

    信是翠柳写给她的,说是陈平最近要来北疆,她和赵雨夫妻俩也跟陈平一起过来。

    离开京城已经很久了,哪怕时常跟翠柳通信,可是云舒心里也格外想念她。

    见翠柳跟陈平竟然要来北疆,云舒忙叫人开始收拾客房,之后翘首以盼。

    好容易等到翠柳来了,见了翠柳,云舒都不敢认了。

    “怎么了?我生了孩子以后,你觉得认不出我来了?”翠柳数月之前生下了长子,现在正被喜悦万分的赵夫人亲自带着,这是云舒早就知道的。不过云舒没想到曾经婀娜却略显青涩的翠柳变成了一个风韵美貌的女子,她也摸了摸自己的脸对她问道,“我是不是也变样了?”她跟翠柳都好久不见,也都慢慢地长大,都不是曾经少女时的样子了。翠柳端详了她一会儿嬉笑着说道,“你也变成大人了。”

    她虽然多了时光的风韵,可是喜笑颜开,却还是曾经的样子。

    陈平跟赵雨站在一旁笑嘻嘻地看着。

    宋如柏知道他们今天过来,没有去军营,已经迎出来招呼他们进去。

    “春华有身孕了,陈平哥你还这么忙着在外面跑,不多陪陪春华吗?”云舒随口问陈平道。

    陈平很无奈地对她说道,“我是想陪陪她,不过娘围着春华前前后后的,没我的地方。”他显然是开玩笑,云舒也笑了起来,拉着翠柳的手一起进去,便见翠柳也没有舟车劳顿之路,进了屋子跟从前一样爽快地坐下,喝了两口热茶,忙对云舒说道,“给我酥油茶,我喝那个最暖和。这天可真冷啊。”她一下子在云舒的家里自在了,还和从前在云舒的面前一样,云舒也笑眯眯地叫婆子去冲酥油茶来,一边叫保哥儿跟玉姐儿来给长辈请安。

    陈平跟赵雨各有馈赠。

    翠柳见到玉雪可爱的玉姐儿,十分喜欢,把玉姐儿抱在怀里对云舒笑着说道,“一直都没见过玉姐儿,总算叫我见到她了。这孩子多辛苦啊,当初你有孕在身还来北疆,这孩子在你的肚子里跟着奔波。”她抱着孩子,玉姐儿虽然觉得这个长辈陌生,不过见她十分喜爱自己的样子,便安心地窝在她的怀里。翠柳见她乖巧,亲了亲她的脸对云舒说道,“我家那个小子简直就是个混世魔王,哭叫起来叫人受不了。”

    云舒挑眉。

    “不过他长得好看,我就原谅他了。”翠柳哼了一声继续说道。

    “你不是信上说你儿子随了他爹吗?”云舒笑着问道。

    “所以我才原谅他啊。”翠柳理直气壮地说道。

    赵雨已经在一旁看着翠柳笑了。

    他依旧是把翠柳放在第一位的样子,宋如柏招呼着他和陈平,对陈平倒是不在意,只是对赵雨问道,“你在五城兵马司有差事,这一路奔波数月,五城兵马司那里没有妨碍吗?”赵雨在五城兵马司挂着差事,他人机灵,长得又俊俏,做事也伶俐,就算是不靠着他兄长赵二哥也在五城兵马司混得不错,好歹是在衙门做事,宋如柏可不希望他为了些金银就把差事给丢了。

    赵雨知道他关心自己,忙对他说道,“宋大哥放心,我没丢差事。这次过来正好是得了上峰的话,叫我护送一些东西过来。”

    “护送东西怎么叫五城兵马司的人做?”云舒疑惑地问道。

    “其实是几个上峰也想知道北疆这边的情况,不是最近都说北疆这条商路还有坊市红火吗?所以喊我这么一个机灵点的人过来看看情况,回去好跟上峰们回话。”赵雨对云舒解释说道。

    京城里不少人正在观望北疆的情况,五城兵马司有人想要知道这边的情况也是可以理解的。

    云舒这才明白过来。

    她对陈平拉着宋如柏开始问的那些生意经没什么好奇的,反倒是拉着翠柳轻声问道,“那你有没有兴趣?我和宋大哥这几年都会留在北疆,如果你想在这里开个铺子,或者开个客栈,我也能帮你照看。”她和翠柳之间当然用不着那么客气,翠柳思考了一会对她说道,“我还得再想想。”翠柳心里是意动的,不过想到还要叫云舒受累,她又不愿意总是叫云舒为自己的事烦心。

    不过她还是对云舒问道,“真的那么赚吗?”

    “还好吧。”沈二小姐的山头都给云舒买好了,那当然是赚的。

    不过翠柳却不是一个为了银子眼红的人,对云舒说道,“虽然很赚,不过离京城太远了,也操心。”

    “不是有我吗?”

    “也不能总是靠着你。难道我靠着你,以后我的儿女还要靠着你的孩儿吗?那不是成了你的拖累。”翠柳长大了,也更成熟了,对云舒说道,“有多大的碗吃多大的饭,我前些年赚了那么多,买了那么多的良田铺子,小三又在他们做事,咱们生活已经很好,何必为了一点点的银子就叫你受累。”她说到这里,已经有了决定,对云舒说道,“北疆这里我就不参合了。我过来更多地是想要看看你,也看看咱们玉姐儿。”

    云舒看着她笑。

    “你啊。”她握着翠柳的手轻叹了一声。

    “别感动啊,我还有别的事跟你说呢。”翠柳亲了一口玉姐儿,压低声音对云舒说道,“你不知道吧?威武侯,就是娶了六小姐的那个,他又纳妾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