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红火

    “怎么会。”云舒笑着说道。

    看着冯含秋患得患失的样子,她问道,“你最近心情不好吧?”

    “能好的了嘛。”冯含秋小声说道。

    云舒耐心地说道,“你的心情不好,二郎就见到了。不然也不会专门带你出来散散心。”见冯含秋若有所思看着段二郎的背影,她笑着说道,“他希望你快乐高兴,只要你开心,他就觉得也幸福了。含秋,你哥哥嫂子的事,我不能你和他们完全没有关系,可是就算是这样,你也努力过得高兴一些,这样才能带给二郎幸福。二郎和你都幸福了,那这门婚事就没有错,不算是错的,不是吗?”

    冯含秋神色微微一动。

    “婶子的意思是,比起旁人我更应该在意二郎,和二郎一起好好生活是吗?”

    “为了别人却惩罚自己,叫自己闷闷不乐,叫二郎为你担心,这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你哥哥嫂子既然要回京城了,那你也别管那么多了。”云舒拍了拍冯含秋的手,倒是对今天得到的这个消息有些意外,等宋如柏笑容满面地扛着两个孩子回来,她就对宋如柏说了这件事,宋如柏皱了皱眉说道,“老段现在更糊涂了。”老段在京城的时间也不短了,怎么还这么没脑子,随手就插手北疆军营里的事,还把姻亲直接给提拔回了京城。

    这不是落人话柄吗?

    “不过冯将军回京城也好。”云舒接过玉姐儿对宋如柏说道,“我是真的挺烦他们家的。”

    倒不是说除了冯将军之外,云舒跟别的女眷就没有矛盾。

    平常也有吵架的时候。

    可是于氏的讨厌跟别人不同。

    那是叫云舒看见了就讨厌的人。

    特别是直到现在,于氏都没有给赵先生一个说法。

    这女人当初说了赵先生好多的坏话,还诋毁赵先生的清白,之后就当做没有事情了一样装死去了,云舒想想都觉得于氏这么一个人太恶心了。

    “他这时候离开北疆不是断了自己的前程。”宋如柏想不通冯将军为什么急吼吼地要回京城。

    一个武将在太太平平的京城能有什么前途。

    只有在征战的边关边城,武将才有用武之地,才能够得到军功升迁。

    回了京城倒是安逸了,可如果不能再离开京城谋到别处军营的空缺,那冯将军不是要在京城蹉跎吗?

    他这样的官职,能升迁的地方已经不多了,除非去五城兵马司这样的地方还有点可能。

    现在北疆即将要通商,到时候一定会有更多的目光还有皇帝的关注,正好是能走入皇帝视线的好时候。而且说实在的,宋如柏精明得很,一眼就看出这北疆坊市的商机。

    云舒之前没请沈二小姐带去多少货物,都拿回来那么多的宝石金子。

    一旦这条商路打通,那最先得到好处的就是北疆的人。

    他们可以将一些货物送出去,得到更多的金银还有财富。

    这时候走了,那不是白白让出了不少的好处吗?

    宋如柏摇了摇头,可不会去管冯将军自家的事。

    云舒也想了想,同样觉得冯将军做这事不怎么聪明。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决定,想必冯将军还是更愿意回京城,和老段这个儿女亲家一起携手奋斗。她当然也不会觉得这世上只有自己一个聪明人,也不会小看了冯将军自己的考虑,所以并没有鄙视觉得冯将军一家要离开北疆是很蠢笨的事。她最近正忙着张罗着第二批货物给沈二小姐,因为沈二小姐这一次不会跟着商队离开,而是叫商队自己去走这条商路,云舒跟沈二小姐在一起说话的机会更多了。

    沈二小姐搬回自己的宅子去了,正坐在屋子里嗑瓜子。

    她和云舒笑着说道,“还是丝绸更受欢迎。特别是颜色光鲜鲜艳的,南边的丝绸被运过去,真是收获很大。”

    她大概现在已经是一方豪富了。

    云舒从不小看了沈二小姐做生意的天赋,对比沈二小姐来说,自己那点货物就跟小打小闹似的。

    倒是沈二小姐好奇地对云舒问道,“你上次也赚了不少了,准备拿那些金子怎么处置?”

    “买地吧。”云舒很朴实地说道。

    她是一个很质朴的人。

    最喜欢做的事就是买地当地主了。

    就算是已经成了伯夫人,可是云舒依旧是个买地狂魔。

    她正打算把金子送回京城,叫小顺到处打听打听京城附近还有良田铺子什么的。

    见她一门心的只知道买地,沈二小姐捂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说道,“买地买地,你的地已经买的不少了。”见云舒还知道不好意思,她随手把瓜子放在云舒的手里一把,对她低声说道,“不过买地也不是什么坏事。不过别买地了,买两座山吧。”她见云舒被自己的豪言壮语给吓住了似的,笑了起来对云舒说道,“这有什么,有的是卖小山头的,你买几个小山头难道不好吗?有山间流水……”

    “那又不顶饭吃。”云舒无语地说道。

    “可是山里又不是什么都没有。有药材,有野兽,还有树木,还随你喜欢在山里栽种。特别是如果在山里修建一处别业,那不是很悠闲的生活吗?”沈二小姐这么说显然是有点打算,云舒想了想,想着怎么说宋如柏也是忠义伯,的确得过得优雅一些,更何况还有玉姐儿的嫁妆,如果陪嫁一座山,那倒是会叫人刮目相看,把玉姐儿当做是天人一样。她现在满心都在给女儿的嫁妆上,因此也觉得沈二小姐的话是不错的,思考了一会就说道,“那我买三座。”

    “我比你买的多。”沈二小姐对云舒说道,“到时候咱们做邻居。”

    “要买何处的山头呢?”云舒好奇地问道。

    “自然是要买南边的,山清水秀。”沈二小姐一边说,一边叫人把云舒从家里拖来的货物都给装上了商队的车子,对云舒说道,“这趟就不给你银子了,我回头都拿去买山头。”她这么爽快,大包大揽,云舒赶忙谢了她,又好奇地问道,“二小姐是准备回南边了?”她如此敏锐,沈二小姐便笑着点头说道,“我不是回南边,是回去打理一下那边的铺子,很快会再回来。北疆这里最近两年我得盯着。”

    “真是累死人了。”她抱怨说道。

    可就算是这样,她依旧神采奕奕的。

    云舒觉得她是喜欢这样的生活的。

    “如果二小姐回南边,那帮我带点南边的好吃的回来。”云舒不客气地说道。

    “除了吃你还知道什么。”

    “人活着不就是为了吃啊。不然二小姐你当初怎么每天在我家里吃得那么香。”

    “好啊,你现在是真的不怕我了,还敢那我打趣。”沈二小姐心情极好,见云舒对自己更言笑无忌,并不觉得冒犯,扑过来和云舒闹成一团。

    她一边笑闹,一边对云舒笑着问道,“那我把保哥儿带去南边,你舍不舍得?”

    “保哥儿还小,等过两年,我倒是愿意叫他跟着二小姐见见世面。”见沈二小姐一口答应以后带着保哥儿出去,云舒便又想起来一件事说道,“二小姐回南边,还帮我多看看有没有卖上好的木头的,比如上好的紫檀,黄花梨。如果有好的,就帮我买了回来吧。”她的玉姐儿以后是要出嫁的,其实说起来,有底蕴的人家,的确现在就要给女儿开始打造家居,还有准备嫁妆了。

    玉姐儿是忠义伯嫡女,云舒希望她以后的生活会轻松。

    哪怕是靠着自己的嫁妆,玉姐儿也用不着看别人的脸色生活。

    她是一片慈母的心肠,沈二小姐难免感慨几分。

    “有了孩子以后,你的心也更在孩子的身上了。不过也不用你花钱,就当是我送给玉姐儿的。”沈二小姐很喜欢乖巧漂亮的玉姐儿。

    玉姐儿长得玉雪一团,云舒又擅长给女儿打扮,谁见了都赞一声玉姐儿是漂亮的孩子。

    沈二小姐自然也不例外。

    “太贵重了。”云舒犹豫着说道。

    “这叫什么贵重。你也知道,我最不缺的就是金银了。”

    “可是……”

    “如果你觉得我吃亏了,多给我做几顿好吃的吧。”沈二小姐揶揄地说道,“人生在世,不就是为了一口吃的嘛。”

    这话不正是云舒刚刚的话吗?

    云舒顿时莞尔,答应了下来,直到沈二小姐回南边之前,都拿美事给沈二小姐。

    沈二小姐心满意足地回了南边,北疆这里也慢慢地开始通商,渐渐地也有一些别处精明的商人看出这里的商机,虽然依旧担心有风险,却也开始出现在北疆。

    宋如柏的军营更加照顾沿路的地方。

    北疆人烟稀少,可是慢慢地,哪怕是严寒,却还是人烟兴盛起来。

    很多在通商上赚到了银子的商人更加高兴地来去,北疆也渐渐热闹起来。

    北疆人居住的地方本来并不大,可是慢慢开始了扩建,开始慢慢地想着四周变成了更大的一个城池。

    在北疆的军营女眷更多地在北疆买了不少的地修建了客栈,饭馆,来招待这些来往的商人,也算是给家里多了一项收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