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人情

    因为冯含秋进了门,王家嫂子很快就和高大人一同回了京城,大概也是去看京城里的动静了。

    王家嫂子跟云舒私底下说,得看看皇帝会展露出什么意思。

    如果皇帝没有露出把冯将军给调走的意思,那她就要把段二郎小夫妻给换一个地方,别被冯家给拉住了。

    “冯家?那个冯家?”沈二小姐当然也知道冯将军当初自作主张的事,皱眉说道,“怎么是他家?我当初听说他想把妹子说给宋如柏,是不是就是这个姑娘?”

    “那孩子跟冯将军两口子性子不一样。”云舒原原本本地把冯含秋逃家的事跟沈二小姐说了,对沈二小姐说道,“她嫁过来这几天,也对娘家冷冷淡淡的,也不和她娘家嫂子亲密,倒是很明白事理。而且自从她进了门,那兄弟俩至少就有人给他们做口饭吃,用不着兄弟俩整天在这家吃两顿,那家吃两顿的,也像是一个过日子的样子了。”她并不是一个会夸大其词的人,所以既然说冯含秋不错,沈二小姐便不再说什么,只是对云舒说道,“冯家可不是什么好样子。”

    “我知道。可二郎和她难得是真心互相喜欢。”云舒说道,“谁家还没有一两个糟心的亲戚?习惯就好。”

    沈二小姐又笑了。

    “习惯就好?”

    “可不是。”当初翠柳那个大姐碧柳多讨人厌啊,多糟心的亲戚,云舒差点看破红尘。

    她跟沈二小姐说说笑笑了一会,沈二小姐就跟她说道,“坊市的事,那头也已经答应。虽然只是刚刚开始,不会一下子经营处很大的规模,可是只要咱们互相信守诚信和承诺,以后会慢慢好起来的。”她把这些都跟云舒说了说,云舒倒是觉得这样也挺好的,因为最近也没有别的事做,就给沈二小姐专心地做各种好吃的,等到沈二小姐穿不上之前的一套衣裙脸都黑了,嚷嚷着不能再被云舒给填鸭才算是过去了。

    待过了一阵,沈二小姐才跟云舒告辞带着很多随从走了。

    不过她倒是留下了很多的东西。

    除了云舒请她带出去的一些货物换回来的宝石和金子,沈二小姐还给她留下了很多的皮毛,光是熊皮就是好几张,完完整整,很难得一见。还有其他的皮毛也都是极为上好的,还有一些其他的小玩意,都是在京城里没有见过的。云舒把玩着这些,挑了几样上好的叫人送回京城孝敬老太太还有国公府里的几位夫人,另还有赵夫人陈白家的的也都是十分稀罕的。她又挑了一些北疆的特产,加上那些上好的皮毛也都装了及大车,倒是沈二小姐留下的一样宝石叫她觉得很惊喜。

    沈二小姐给她留下了半匣子的金刚石。

    小小的颗粒不大,也没有云舒在现代见到过的那些工艺,不过还是很闪的。

    云舒瞧着喜欢,更何况沈二小姐给她留了不少,她就允了一些也送回京城,自己认识的各处的女眷也都送一送。自己看着这留下的钻石也很高兴。

    “你这么喜欢这种宝石?”宋如柏是个钢铁直男,今天回来,见云舒趴在桌面上看着钻石高兴,看了两眼说道,“太素净了。”他觉得还是红宝石绿松石的花花绿绿的好看。

    “你懂什么。”云舒把钻石小心地收起来对宋如柏说道,“等玉姐儿成亲的时候,我把这些给她做嫁妆。”

    “你喜欢就自己做首饰,委屈自己给孩子留着干什么?日后如果玉姐儿成亲,我再给她寻来,用不着克扣你自己。”宋如柏被云舒嗔了一句也不恼,坐在云舒的身边,见玉姐儿似乎听懂了以后嫁妆厚厚的,还知道露出小门牙笑,忍不住扯了扯女儿今天头上的一朵小小的绢花对云舒说道,“这孩子像是很爱美似的。”不过女儿爱美又不是坏事,宋如柏给玉姐儿好好整理了一下头上的小花,对云舒说道,“以后我就能时常回来了。”

    “是因为二小姐回来了的原因吗?”之前沈二小姐没回来的时候,军营里一直都在戒备的状态,沈二小姐一旦有什么危险,他们就要去救援。

    现在太太平平的,宋如柏当然用不着一直都在军营。

    “她说这两年都会留在北疆,也好,你也有一个好来往的对象,免得平常那么寂寞。”宋如柏对云舒说道,“陛下本想借着这件事把她给骗到京城去,只是她不同意。陛下现在也拿她没办法,还偷偷给我写信,叫我去骗她。这位二小姐如果那么好骗,早就进宫做皇后娘娘了,还轮得到我。”皇帝一直都想再见沈二小姐一面,不过沈二小姐的意思就是相见争如不见,云舒是女人,当然更在乎沈二小姐的感受与想法,听着便说道,“回京城当皇后娘娘有什么好的,看陛下宠幸别人吗?宫里现在又是谁得宠了?不是之前的那位娘娘了吧?”

    皇帝时不时地就换一个宠妃,那宫里头谁也没有独占鳌头的时候。

    不过因为皇帝并不专宠,就算是得宠的嫔妃也时刻都会被新人夺宠,这些宫里的娘娘们现在忙着争宠,就不大能顾得上太子了。

    没有专宠,当然就没有专宠的嫔妃把太子视作眼中钉。

    相反,为了能得到皇帝的喜爱和好感,这些嫔妃都很巴结太子,希望能从太子方面影响皇帝。

    虽然这是皇帝保护太子,不令后宫一人独大的手段,可是云舒想一想都觉得那宫里不如外面开阔天空。

    宋如柏摸了摸鼻子。

    他忍者不去笑话皇帝。

    三宫六院的,他觉得皇帝大概会很累。

    “留在北疆也好。对了,那坊市是不是也要你来管理?”

    “陛下没说,不过应该会派遣一些朝廷里的人过来。”宋如柏只想把军营管好就行,对云舒说道,“其实这也是好事。我听说你赚大了。”他眼底带着笑意,云舒也忍不住笑着说道,“还不是大树底下好乘凉。”她自然是因为沈二小姐才赚了不少,宋如柏就对她说道,“都给你当私房。”他自从成了亲以后,对家里的财物就不是很在意了,就像是娶了云舒以后,这是他最想得到的,对金银家产的渴望就没有那么大了。

    现在妻儿都在身边,宋如柏觉得吃饱穿暖就好。

    他也不管家里有多少钱。

    云舒不客气地点头说道,“那当然。这可是二小姐帮我赚的,跟家里的当然不一样。”

    他们夫妻笑闹了一晚上。

    因为宋如柏现在清闲了下来,自然也不经常回军营,云舒倒是能跟他日日相处,夫妻俩的感情更进一步。

    宋如柏没事干的时候,就新作了两个小冰车,寻了一天带着孩子们一起上了冰湖去玩。

    冰湖冻得硬邦邦的,最近到处都有人在上面玩乐,宋如柏把两个孩子都放在冰车里,一手推着一个去玩,云舒站在冰面上也四处看着,见段家兄弟也在玩,段二郎还推着冯含秋在冰上游戏,她微微一笑。倒是段二郎见了云舒,因为云舒是长辈,忙过来请安,云舒叫他别这么多礼,又对气色很好的冯含秋笑着问道,“你穿得怎么这么少?”冯含秋只穿了一件大斗篷,虽然有帽兜,可是看起来也有点冷。

    冯含秋笑着对云舒说道,“这么穿方便。”她的年纪也不大,也是爱玩的时候,当然不愿意穿得笨重不能玩耍了。

    见她不像是冷的样子,云舒才放心。

    倒是冯含秋叫段二郎跟着段大郎去砸开了冰面大鱼,一边站在云舒的身边对云舒小声说道,“婶子知道吗?我哥哥嫂嫂大概是要回京城去了。”她声音压得低低的,在大风的湖面上很微弱,云舒差点没听见,不过听到这里顿时愣了一下,见冯含秋脸色复杂,便关心地问道,“谁告诉你的?我都能没听说。会不会是谣传?”虽然冯含秋很气冯将军这两口子,可是到底也是自己的亲哥哥,骤然他们回了京城,却留她一个跟段二郎生活,冯含秋大概是一时很失落不舍的。

    冯含秋苦笑了两声。

    “当然是嫂子来跟我说的。一开始我还舍不得他们,可是后来才知道,他们回京城竟然走的是威武侯府的路子。”

    云舒倒是诧异。

    老段都跟冯将军不认识,难道冯将军修书一封说自己是亲家,老段就帮忙把冯将军给接回京城去了?

    老段难道叫红领巾啊?

    “别想太多了,就算是靠着威武侯回了京城,也和你没关系,你想怎么过日子就怎么过日子,没有亏欠谁对不起谁的。”云舒安慰冯含秋说道,“威武侯愿意出手是他的事,帮的是冯将军,又不是你。用不着当做自己的人情往心里去。”

    赖账谁还不会啊。

    老段出面调冯将军回京城又没有问过段二郎夫妻的意思,他们小夫妻当然就当做没这回事就是。

    “婶子,是我拖累了二郎。我哥哥这么麻烦,你说二郎娶我是不是娶错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