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好消息

    “还行。”

    沈二小姐笑着进来。

    她还拿出了几样有趣的小玩意给云舒说道,“给保哥儿和玉姐儿的。”

    “二小姐的身体还好吧?”云舒接过了沈二小姐的手信,一边笑着问道。

    “这也还好。除了冷没有别的。”见云舒又叫人去把碳火烧得更暖一些,保哥儿扶着桌子站在炕边正疑惑地看着自己,大大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疑惑,似乎在想她是谁的样子,沈二小姐先暖了暖手,上前就把保哥儿抱起来问道,“还记不记得我了?”小孩子嘛,总是善忘的,沈二小姐这都走了多久了,保哥儿一时也记不住。可是看着沈二小姐的笑脸,他知道这是喜欢他的长辈,板着手指虎头虎脑地对沈二小姐笑了。

    他身边,玉姐儿乖巧地坐着,也好奇地去看沈二小姐。

    “这是你给玉姐儿做的衣裳?”沈二小姐见孩子穿得十分精致,转头对云舒问道。

    云舒正叫人端了热茶来,捧给沈二小姐含笑说道,“还是闺女好,最好打扮。”

    她有许多的想法可以打扮自己的孩子。

    女儿自然是可以更好地打扮,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沈二小姐也轻轻点头,摸了摸玉姐儿身上的衣裳,见这小宝贝抱着自己的手对自己也一起笑得很高兴,她的眼神温柔了下来,把保哥儿放在自己的身边,用把玉姐儿抱在怀里,这才对云舒说道,“我这一路回来可真够累的,就想来你这吃点饭,好好休息休息。”她浑身的疲惫,云舒也看出来沈二小姐应该是一路兼程地回来,急忙叫厨房重新做了新的饭菜,又叫人做了一大锅一大锅的大锅饭,去送到了沈二小姐那些随从护卫的地方。

    他们这么一路奔波回来,想必是没有力气自己做饭的。

    见她想得周全,沈二小姐笑着点了点头。

    她埋头就开吃吃饭,大概是因为饿了,所以吃得很快。

    两个孩子趴在一旁见沈二小姐风卷残云地吃饭,都瞪着眼睛看着她,一副看西洋镜似的的样子。

    云舒忍不住莞尔。

    “慢点吃,”她坐在一旁端了一碗鸡汤轻轻地吹着,沈二小姐百忙之中抬头看了她一眼,见云舒侧脸温柔娴静,注意力全都在鸡汤上,便笑着说道,“你还真是贤惠。这宋如柏,一声不吭的却抢了一个大便宜。”她见云舒把鸡汤端给自己,也不再去看看鸡汤烫不烫,直接就给喝了,之后一抹嘴怀念地说道,“还是咱们这儿的伙食好。”她十分感慨的样子,云舒见她还算精神,一边给她夹菜,一边好奇地问道,“之前二小姐吃得不好吗?”

    “倒也不是吃的不好。只是吃的都是肉肉肉,偏偏不如咱们这儿的色香味俱全罢了。我这胃口吃不惯外面的东西,吃得时间久了,这胃口不好,所以都瘦了。”沈二小姐一边夹着云舒又重新给自己切好的一些新鲜的蔬菜,一边对云舒说道,“不过别的倒是还好。对了,你放在我那里的货都已经卖了,我换成了宝石还有金子,全都卖光了,这倒是一条赚钱的路子。”她说到生意的时候当然充满力气,云舒见她平安回来已经很高兴了,倒是不在乎别的,哄着她说了两句话,就劝她去沐浴,又给她找出了一身在家里穿的保暖的衣裳睡觉。

    沈二小姐沐浴以后出来,见云舒连客房都给自己烧热乎了,噗嗤一笑。

    “既然你这么想留我,那我就留意晚上。你不想问问我别的?”她笑着问道。

    “来日方长吧。二小姐先好好休息,休息好了,咱们慢慢聊天不是更高兴?”见沈二小姐含笑看着自己,云舒一边帮她换衣裳,一边柔和地问道,“明天想吃什么?吃家常菜吧?”沈二小姐在外面这么久了,应该是想念家里的饭菜了,云舒想到家里还有什么吃的,对沈二小姐说道,“吃酸菜排骨,锅包肉,铁锅炖大鹅?”她还给沈二小姐念了很多吃的,把沈二小姐给馋的,急忙对云舒说道,“再来一个你当初做过的那个东坡肘子!”

    可见沈二小姐是真的馋了。

    云舒心里更心疼她,也不露出心疼的样子,笑眯眯地说道,“那吃大包子,还有皮蛋瘦肉粥?”

    “好啊!”沈二小姐继续说道,“再加一份八宝粥。”

    她的要求云舒全都答应了下来,送沈二小姐去睡了,她走出来,见家里的婆子走过来对她轻声说道,“夫人,二小姐带回来的随从已经都安顿好了。”

    “最近别节省,家里不是已经养了不少的鸡鸭?再杀两头猪,还有羊。”见婆子认真地记下来了,云舒便对她说道,“二小姐他们一路回来很辛苦,咱们不能帮上别的,饮食起居就最不能马虎敷衍了。还有衣裳,看看他们是不是也已经破旧了,家里如果还有库存,就先拿出来。”她吩咐了一些事,婆子也应下来了,见她笑着点头,这婆子就大着胆子说道,“夫人今天的心情真好。”

    “你看得出来吗?”云舒摸了摸自己的脸好奇地问道。

    “可不是。每一次二小姐一过来,夫人身上的感觉都不一样。”这婆子笑着说道。

    云舒也忍不住笑了。

    那大概是因为沈二小姐是她难得见到的这样生活得无拘无束的人。

    云舒一直都很羡慕沈二小姐的洒脱。

    那就像是代表着另一种在古代的自由。

    “大概是因为我很喜欢二小姐吧。”看到沈二小姐这样肆意地生活本来也是一件高兴的事,云舒心情很好,回了自己的卧房,又跟儿女们介绍了一下沈二小姐才一同睡了。

    第二天天色大亮,云舒早早地起来叫厨房张罗着做了一桌子的早点,当然不可能清晨就吃东坡肘子,不过虽然都是早餐,却很丰富,沈二小姐打着哈欠来房间吃饭,见了这一桌子的家常的早餐快步走过来,坐在云舒的身边先端起一碗甜豆浆喝了几口,又忙着去夹一颗小巧玲珑的包子,吃了一口一愣,对云舒问道,“是玫瑰糖包啊?”这小包子里满满的都是玫瑰花瓣,和红糖腌渍了很久的,配上薄薄的包子皮当然香甜可口。云舒给她端了八宝粥来吃,一边对她笑着说道,“肉馅的也有。纯羊肉馅的小包子,二小姐不如也尝尝。”

    “还有什么?”沈二小姐看着面前一盘子包子,放下筷子里的又夹了另一个,发现馅料跟之前的还不同。

    “这一盘子包子,不会每一个馅料都不一样吧?”她指着面前的小包子对云舒问道。

    “当然都不一样。想给二小姐什么都尝尝看。”

    “那你早上起得一定很早。”沈二小姐对云舒说道,“我又不是外人,用不着这样费事。”

    “起得也不早,就因为二小姐不是外人,所以才想给你做点好吃的。二小姐放心,别的也都没浪费,都分给你带回来的随从了。”云舒坐在一旁,见沈二小姐笑叹了一声不再说别的,慢慢品尝面前的吃的,就对沈二小姐戏谑地说道,“不过二小姐是真的瘦了不少。”她提到沈二小姐的痛处,沈二小姐无奈地对云舒说道,“你当初提醒我的真是没错,那边儿什么都还好,就是香料,也就是咱们这边的调味不丰富,做法也不如咱们这里煎炸蒸煮的,看起来都很好看,可是吃起来不如咱们的有滋味。更何况万里离家,背井离乡,心里惦记着家里,再好吃的东西也吃不出滋味来了。”

    她其实是想家的。

    云舒见她感慨,关心地问道,“二小姐这段时间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吧?”

    “也算不上危险,其实谁愿意打仗啊?能平息干戈,互通坊市,百姓安居乐业,这大家都愿意。不过是都是第一次接触,还有些犹豫,有些防备,都是情有可原之事。”沈二小姐一边端了八宝粥来吃,见保哥儿坐在小凳子里乖乖地吃蛋羹,吃得小嘴吧唧吧唧的,小手却稳得很,还知道给一旁还有点年幼的妹妹去擦嘴,不由一笑,对云舒笑着问道,“你这个小凳子倒是有点意思。”

    “这是我画了图纸,他爹回来的时候给他做的。”云舒说道。

    宋如柏空闲的时候回来,云舒就叫他给孩子们打了两个小儿童车,简陋得很,也不精巧,不过带孩子绝对足够了。

    “宋如柏还在军营里?陛下可真是没看错他。”沈二小姐觉得保哥儿照顾妹妹的样子很有大哥哥的风范,称赞了两声又好奇地问道,“我回来的时候看见街道里有红纸,难道是谁家成亲了?”她在北疆生活过,自然也关心北疆认识人的生活,云舒并没有什么好瞒着的,笑着点头说道,“段家二郎成亲了。是和冯家的小姐。”不久之前段二郎和冯含秋就成了亲,王家嫂子没含糊,问了段二郎跟冯含秋小夫妻俩的意见,就叫他们还住在从前的段家的宅院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