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蚀把米

    冯家就算想瞒着也瞒不住。

    她从赵家回来,又恨不得敲锣打鼓的,北疆人人都知道,之前跟段二郎传闻很难听的原来不是一个普通的小丫鬟,竟然是冯家本家的小姐,当然当初怎么鄙视赵先生的,现在就成了怎么看冯家的笑话。倒是冯含秋回了冯家,也不吵闹哭叫,也没质问兄嫂为什么这么缺德,相反,舒舒服服地开始在家里养病,每天叫人给自己炖鸡汤熬燕窝,一副要把自己给好好大补一番的样子。

    可是她自己开始保养了,于氏却开始大把大把掉头发。

    冯含秋一副没事人一样地回来了,现在于氏却都不敢出门,一出门遇到的人都问她,冯家的小姐是不是在外面跟段二郎怎么怎么了,不然,怎么这么着急就要成亲呢?

    于氏的老脸都丢没了。

    更别提冯将军的了。

    冯将军也抬不起头。

    可是他们夫妻拿冯含秋束手无策。

    冯含秋第一天回家的时候,冯将军的巴掌都要打到妹妹的脸上去了,可冯含秋只仰着脸叫他打。

    还告诉他,打坏了她的花容月貌,叫段二郎不喜欢她了,那冯家就更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只要冯将军还想结跟段家这门婚事,就得把妹妹当菩萨一样供起来,轻不得重不得,不然冯含秋就要哭诉,就要嚷嚷着去跟段二郎退亲。

    冯将军怎么能跟段家退亲。

    他最心心念念的就是巴结威武侯府了。

    因为这样,妹妹就算成了一个讨债的,冯将军也不得不忍着每天好吃好喝地供着妹妹,免得妹妹意不高兴跟段二郎之间又有波澜。更为了叫这门婚事没有波折,冯将军又咬着牙叫于氏不许跟冯含秋冲突。他本来也痛恨于氏干的这件事,如果不是于氏的毒计,非要去诋毁一个无权无势的小丫鬟,能害了冯家自己吗?冯将军现在一想想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妻子牙根都痒痒。

    他对妻子当然没有什么好脸色。

    于氏受着冯将军的气,再受着冯含秋的气,怎么受得了。

    更叫她感到郁闷的事,她也是有女儿的。

    冯含秋的名声坏了,现在外面的人都笑话冯家小姐的清白,她自己的亲女儿也逃不掉。

    为了这件事是,于氏脸上多了好些皱纹,可是又不敢真的跟冯含秋发生冲突,现在只能每天在外人的有色眼光之下解释当初的那些事一定都是假的,都是有人刻意诬陷,还骂了无数次的“杀千刀的”,云舒听说于氏现在还得忍着郁闷在外面骂那些造谣的人,听着都觉得可笑了。

    倒是王家嫂子对于氏很不喜欢,于氏就算是现在厚着脸皮以姻亲的名义登门,王家嫂子也不待见她。

    她也就对冯含秋疼爱有加。

    于氏见王家嫂子的态度虽然对自己不怎么样,不过却没有拒绝娶冯含秋,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现在那些当初对赵先生那宅子里的各种奇怪的目光都落在冯家,于氏也忍不住对冯将军抱怨说道,“这北疆是不能住了!我都要被人笑话死了。”她每天都被人笑话,被人耻笑,好歹也是出身京城的官宦女眷,怎么能受到了这样的屈辱。这一抱怨,冯将军嘴上没说什么,却心里也有一点想法,倒是喝了两杯酒才含糊地说道,“除了北疆,也没有别的地方更容易升迁了。”

    他还是念念不忘升迁的事。

    于氏却受不了地说道,“升迁升迁,你在北疆名声都这么烂了,怎么升迁啊?你不想想自己,也得想想咱们的孩子。无论是哥儿姐儿的,天天被这么笑话,孩子们小,心里能好受吗?”

    “还不是你自己作孽!不是你干的破事,能祸害了自己的孩子吗?你还好意思和我抱怨!”冯将军摔了酒杯对于氏骂道,“含秋被你给害了,我的儿女也被你给害了,你损人不利己,还有脸跟我大声嚷嚷?!”他心烦意乱,觉得自己遇到的现在的倒霉事都是于氏给害的。如果不是于氏非要用造谣的办法想收拾了那个小丫鬟,能成现在的样子吗?他声音一大,于氏也很委屈,却不敢说话,倒是在一旁低眉顺眼地说道,“不如咱们去活动活动威武侯?”

    “怎么活动?威武侯远在京城呢。”冯将军无语地说道,“还不如咱们跟靖南侯府熟呢。”

    一提到靖南侯府,于氏就不吭声了。

    她自得于靖南侯府的姻亲,其实也就是糊弄糊弄那些没见识的。

    她自己心里不是不知道,靖南侯府自从当年沈家被先帝治罪,休了沈二小姐以后,就大不如前了。

    “那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这样。”她扭着帕子烦躁地说道。

    “等他们成了亲,我亲自去京城里活动活动,跟威武侯套套交情。威武侯虽然续娶了唐国公府的小姐,可是现在成年了的健康儿子就这么两个,能不在乎吗?只要我跟威武侯保证段家这两兄弟以后跟他重归于好,叫含秋吹吹段二郎的枕边风,没准威武侯就……”冯将军正说着这些,却听见外面传来冯含秋的声音。她一下子把房门给推开,站在门口看着正在吃饭的兄嫂冷笑说道,“快别做梦了,我什么都不会劝的!想叫我劝二郎回去认他那么抛妻弃子的没良心的爹,你们都是做梦!”

    王家嫂子是个那么好的婆婆。

    她现在在北疆声名狼藉,可是婆婆却还是接纳了她,在冯含秋的眼里,王家嫂子是比任何人都亲切的长辈。

    至于休了她,抛弃了她的威武侯,还有那个什么玩意的唐国公府的小姐,在冯含秋的心里都是狗屁。

    她才不会为了富贵权势就去巴结威武侯,背叛她的婆婆。

    冯将军的那些话简直就像是在白日做梦,冯含秋听到了,就要打破这种美梦。

    她说得这么痛快,冯将军都听傻了,转身看着站在门口的妹妹说道,“你疯了?认了威武侯有什么不好?你不想去侯府做侯府少奶奶吗?”

    “我宁愿和二郎在北疆喝西北风,也不去京城当那没有骨头的少奶奶。”冯含秋便对冯将军说道,“哥哥一天天都弄一些歪门邪道有什么用?平白机关算尽叫人看不起!我听说别人家的将军都长居在军营,只有哥哥隔三差五地回来,哥哥,你不在军营里好好做事,努力做出成绩升迁,反而天天琢磨这些歪门邪道,这不是本末倒置?哥哥想成千,就去立功,做出一番成绩来,也好过去巴结那个没良心的威武侯。”

    冯将军气得眼睛发黑。

    “你竟然敢来教训我?”

    “我现在的处境,不都是哥哥的歪门邪道造成的吗?如果你们没有诋毁我,冯家跟段家的关系也不会是现在这样。”冯含秋每天补得中气十足的,现在跟人吵架也不觉得累,见冯将军气得直哼哼,她干脆地说道,“想要叫我去劝二郎巴结威武侯,那是不可能的。还有,哥哥嫂子以后别再害人了。难道家里的笑话还不够多吗?侄儿侄女都被你们给祸害了。对了,”她准备走了的时候又想起来了一件事,对气得摇晃的冯将军说道,“嫂子在外头别总是觉得自己出身官宦高人一等。夫人们忍让着你,你真的以为自己比人家高贵啊?哥哥混了这么多年,也没混出一个伯爵之位,按理说你还得给人家夫人行礼请安。”

    “你连我都编排?”于氏一手扶着冯将军,一手指着冯含秋问道。

    冯含秋从赵先生那里回来以后,对冯家的态度就变得太多了。

    冯含秋却反问道,“你能编排我,难道我不能编排你?”

    于氏就没话说了。

    冯含秋转身走了。

    “孽障啊,冤孽了,咱们心疼她,照顾她,还养出一个没良心的来了!”半天,冯将军府里才传来了于氏的哭诉。

    不过这哭诉没有人会在乎。

    云舒也没听人说过这件事。

    她每天也就是去看看王家嫂子给段二郎小两口成亲的事,就是在家里照顾两个孩子。

    大概是因为最近十分太平,天虽然还很寒冷,可是却比之前好过了一些,云舒时不时地就带孩子们在院子里玩耍。

    她还叫人在后面盖了几间小暖房,种了一些鲜嫩的青菜,时不时地吃一些刚刚长出嫩苗嫩叶的青菜,总比每天都吃肉好一些。

    等到了第一批嫩萝卜出来的时候,云舒叫人给各家都送了几个,自己在家里吃了两天糖醋萝卜丝,开胃又清爽,正觉得唯一遗憾的是宋如柏还是在军营没回来,便听到窗下突然传来沈二小姐的笑声说道,“你的小日子过得还挺美啊?”

    云舒一愣,便见沈二小姐在外面推开窗,她的身后站着自家的下人,似乎是想禀告却被沈二小姐拦住了。

    看到沈二小姐平安归来,心情也很好的样子,云舒急忙站起来迎了出去笑着问道,“二小姐这是旗开得胜回来了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