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章偷鸡不成

    冯含秋很快下了床,直奔外间。

    外面李嫂子正跟赵先生义愤填膺地说着冯家做的那些可恶的事情。

    云舒唯恐冯含秋心里过不去,急忙跟了出来。

    其实换一个人也能想到这对冯含秋打击太大了。

    在外面谣传谣言,都要逼死她了的那些话,竟然是冯家的人,是冯含秋的亲人自己说的。

    虽然这算是误中副车,其实于氏并不是想害冯含秋,而是想害赵先生的丫鬟秋然,可是现在也太巧了。

    这不是害了冯家自己的小姐吗?

    “你先别着急。”云舒也不知道现在得这么解决了。

    如果仅仅只是知道冯家在外面散布流言,那直接打上冯家的门也就够了。

    可是现在怎么办?

    冯含秋能直接去给她的哥哥嫂子几巴掌吗?

    “夫人,你说的是真的吗?”冯含秋跌跌撞撞地冲出来,抓住了李嫂子的手虚弱地问道,“是我的哥哥嫂子是吗?是吗?”她看起来精神状态不太好,李嫂子没想到她竟然听到自己的话,吓得一甩手,差点把冯含秋给摔了,又忙扶住她了后悔地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你别往心里去。你哥哥嫂子要害的其实也不是你。他们也不知道你就是冯家小姐啊。”她本来是想安慰的,冯含秋却苦笑着问道,“难道我不是冯家小姐,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地诋毁一个清白的女子了吗?报应,真是报应。”

    她的那对哥哥嫂子丧了良心,为了一己私欲,就去诋毁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子。

    现在这些谣言都落在她的头上,未尝不是冯家的报应。

    冯含秋苦笑了一会,又无礼地松开了抓紧李嫂子的手,对赵先生磕头,轻声说道,“我要回冯家了。”

    “你现在回去又有什么好处。”赵先生虽然也知道人心险恶,也没想到冯将军一家这么坏,对冯含秋说道,“索性就不回冯家,你还是以我的丫鬟的身份出嫁算了。”她还是心疼冯含秋的,却见冯含秋抬着头笑着对她说道,“如果我不会去,他们不知道我就是秋然,那以后说先生的话会更难听,连先生你的清白都被他们给弄脏了。现在我回去,我倒是要看看,他们知道了自己做的那些事,还有没有脸自称是我的兄嫂,会不会后悔。”

    她不能留在赵先生的家里连累赵先生了。

    她更不如回去直接连累冯家算了。

    反正她的现在的处境也是冯家害的,冯家理所应当受到处罚。

    因为这样的念头,冯含秋说什么都要回冯家去。

    赵先生拦不住她,只能叫人整理了她的一些细软,云舒又忙叫人护送着冯含秋回了冯家。

    见冯含秋这么可怜地走了,李嫂子拍着大腿十分后悔地对云舒说道,“都是我这大嘴巴,早知道就小点声,这不是害了秋然这丫头吗?”她唉声叹气的,云舒无奈地说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冯家干了这样的事,含秋回去冯家以后怎么可能会察觉不到,到时候嫂子不说她也会知道的。”只是想到冯含秋到底可怜,云舒想来想去,自己束手无策,就叫人给王家嫂子传了话,请她代为劝说冯含秋别把这些事放在心上。

    王家嫂子是冯含秋未来的婆婆,想必她的话才能叫冯含秋更加安心,得到宽慰。

    毕竟冯含秋现在是最害怕的时候,未来夫家对她的宽慰,会叫她的心里对日后还有更多的希望的。

    “冯家这真是作孽。秋然这孩子有一句话说的好。这是一不小心伤到了自家人,所以看起来荒谬。可如果秋然不是含秋,冯家害的就是另外一个无处深渊的可怜的孩子了。叫我 说,这人呐,就不能作恶,做人就得善良厚道点,别眼珠子都叮在功名利禄上,什么都敢干。”李嫂子见赵先生没说什么,对云舒感慨地说道,“这心要是摆正了,做人好一点,那是一定不会伤害自己的家人的。现在好了,秋然回了冯家,这北疆全都知道跟咱们二郎在私底下这个那个的是冯家的小姐了,你说冯家的人还有脸出来见人吗?”

    她唏嘘了几声。

    云舒倒是觉得,只要冯将军跟于氏的脸皮够厚,那没什么不能出来见人的。

    于氏干的破事也不仅仅只有这一件。

    只是冯含秋的为人跟冯将军夫妻都不一样,云舒并不希望她被冯家给害了,甚至以后的婚事都被折腾。

    担心冯含秋回了冯家,和段家的婚事有什么变故,云舒出了赵先生的家里,还去王家嫂子那去看了看。

    她本来是想瞧瞧王家嫂子的态度有没有改变。

    王家嫂子已经知道了这件事,知道是冯家嫉恨赵先生身边一个小丫鬟都能做段家的媳妇,所以刻意诋毁,也是想逼着一个无权无势的小丫鬟自己退了这门亲,好叫段家考虑自家的小姐,如果说心里并不在乎,那是不可能的。可是想到了冯含秋的性子,还有她自己就说出“报应”两个字,王家嫂子见云舒来了,先让了茶给云舒,两个人坐在一起的时候才对云舒说道,“含秋的品行倒是不错,这孩子也是个可怜人。如果这时候咱们段家退亲,不娶她进门,我看她恐怕也活不成了。”

    年轻轻的孩子受到那么多的打击,再因为这件事被拒婚,那恐怕真的不想活了。

    云舒迟疑了一会儿,见王家嫂子并不会退婚,便对王家嫂子建议说道,“难得的是二郎喜欢她,她也喜欢二郎,两个孩子倒是没错。只是冯家也的确不怎么样,以后如果两个孩子成了亲,那冯家恐怕就要摆出自己是威武侯府姻亲的旗号了。”之前,于氏一副出身京城,跟靖南侯府是亲戚就高人一等的样子,明明靖南侯府已经家道中落不被皇帝待见,他们都能把靖南侯府当做自己的靠山,那日后有了威武侯府这正经的姻亲,冯将军还不得更加炫耀了吗?

    段二郎如果留在北疆,那恐怕以后不知得受冯将军多少牵连。

    “你的意思是……”

    “大郎二郎在北疆也历练了一段时间了,叫我说,不如二郎成亲以后,嫂子问问他的意思,能不能换个地方,比如回京城去?他早些时候不是在沈将军的麾下吗?回京城依旧归于沈将军的麾下,有了在外面的历练更老成一些,能在军营里更出挑成熟。而且含秋跟着二郎如果能回京城,不留在北疆不是也没有和冯将军那两口子牵扯的机会了吗?”云舒觉得冯将军跟冯含秋这对兄妹不能在一起,不然以后冯将军各种操作肯定得把冯含秋气死。

    王家嫂子不由意动。

    “你说的没错。叫含秋离冯家的人远远的也好。”

    云舒就笑着点头。

    “不过我还是更想叫二郎多在北疆历练。”王家嫂子拿着茶盖思考了一会,对云舒低声问道,“你说,叫这个姓冯的离开北疆怎么样?”

    “可是他已经是将军,恐怕要调动就不是咱们能说的算的。”云舒迟疑着说道,“陛下对北疆军营自然有自己的考量,将军这样的位置事关重要,既然陛下之前没有将他调走,那说明陛下需要他在这个位置上。嫂子,咱们可别因私废公。”她当然不喜欢冯将军,可不管再不喜欢冯将军多少,只要皇帝需要冯将军留在北疆,云舒就会忍耐着,不会去破坏皇帝的意思还有设想。

    就像是觉得冯将军一家烦人,云舒也只会劝并不会影响军营的段二郎暂避锋芒,而不是直接把冯将军给踢走。

    不然,谁知道因为自己的私心,会不会乱了皇帝对北疆的计划还有什么呢?

    云舒不会为了一些私人的事,坏了皇帝还有朝廷的一些部署计划。

    王家嫂子看着云舒笑了起来。

    她点了点头。

    “你放心,我过来北疆的时候,还没有出京城其实就已经隐约听说陛下想要将一些人给调动离开北疆。北疆这里你也知道,陛下是想要开通一个坊市的,这是很重要的,却也还彼此都带着试探,陛下得保证留在这里的将士都是沉稳并且忠诚,不会惹出乱子的。这个冯将军这次自作主张差点连累了军营,我听一些传闻说陛下很不满。”见云舒这才点了点头,王家嫂子才对云舒说道,“如果陛下真的调走他,倒也是一件好事。”

    云舒便说道,“如果是陛下的意思,那自然是好的。”如果是皇帝的意思,那云舒才举双手赞成。

    不过这件事见王家嫂子不会拒绝冯含秋嫁进门,云舒也不再担心两个孩子的婚事。

    她满身疲惫地回了家里,见了儿女才心情好了,又给玉姐儿编了两个小花结,看女儿笑呵呵地抓在手里,心里十分惬意高兴。

    没过两天,赵先生身边的丫鬟秋然就是冯家逃家了的小姐的事就在北疆传遍了。

    说实话,冯含秋回冯家的时候就没有瞒着人,大张旗鼓,热热闹闹地回去了冯家,十分喧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