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诛心

    这么可恶的话一传出来,竟然在北疆不胫而走。

    很快,连李嫂子都来看望云舒的时候,问了今天跟云舒在一处的王家嫂子。

    “嫂子,咱们二郎是不是真的……”

    “没有的事。”王家嫂子都没有想到北疆一夜之间竟然会有这么荒唐的传闻,那些传闻里,冯含秋就是一个有心机,又淫荡,把初经人事的段二郎迷得团团转的妖精。这样的传闻显然是冲着冯含秋来的,毕竟一桩风流韵事之中,男子不过是被人笑一句有艳福罢了,可是对女子来说却是要逼死人的。更何况这种事是解释不清楚的,难道还能拉住每一个人都解释一番,说是清清白白,没有做任何苟且之事吗?

    那不是徒增笑话。

    王家嫂子皱眉,格外为难。

    云舒却觉得这传言蹊跷得很。

    这种传闻,虽然风流韵事一向传播得很快,可是也没有快到一夜之间街头巷尾就全都知道了。

    不像是传闻,更像是有人在刻意散播 ,所以才会闹得人尽皆知。

    “这不是要逼死人吗?”如果是性子烈一些的女子,听到这些传闻,知道自己解释不了,那不早就一头碰死了?

    更何况这叫两个孩子连成亲都成了别人眼里在掩盖自己的丑事似的。

    这传闻杀人诛心,实在太恶毒了。

    李嫂子是时常在赵先生处来往的,当然对赵先生身边的丫鬟印象都很好,想到这件事还连累了赵先生,她气得不行。

    “不行,我一定要把造谣的找出来给先生一个公道!太可恶了!”她起身气势汹汹地出去了。

    她可是在北疆安居几十年的人,难道还找不出北疆里谁干了什么恶事吗?

    见李嫂子怒气冲冲地出去,云舒也没有叫她别去做这件事,反而问王家嫂子说道 ,“嫂子想了这么多天,二郎的婚事如何决定?”她自然是更关心冯含秋和段二郎的婚事,王家嫂子脸色缓和了一些,对云舒说道,“这段时间我也一直在想这件事。冯家固然不好,可是含秋这个孩子却并不是跟冯家一样的人。她知道廉耻,也知道礼节,说起来,倒是我家二郎粗手笨脚,能被她喜欢,大概是乘了英雄救美的东风、”

    她既然这么说,云舒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这说明王家嫂子认可了这门婚事。

    “既然这样,那嫂子是想要下聘吗?只是含秋既然是冯家小姐,那下聘,又该给谁家去下呢?”

    冯含秋有自己的出身,她是将军府的小姐,总不能自己说自己跟冯家没关系,这下聘就不去冯家了。

    可是云舒却觉得冯家真是讨厌到叫人片刻都不想登门。

    “这件事我也想过。”王家嫂子就对云舒说道,“既然接纳了她,当然就要接受她的家庭,万万没有把她和她的娘家分隔相待的。我会想冯家下聘,不过以后不惯着冯家的毛病也就是了。含秋这孩子既然能离开冯家,说明她是个拎得清的人,以后也不可能帮着兄嫂来段家谋求冯家的好处,这样就够了。更何况,”她对云舒说道,“两个孩子的感情是真的。难道要为了冯家那两口子,叫他们两个无辜的孩子抱憾终身?”

    她想了很多。

    高大人也劝了她很多。

    高大人自然是为了段二郎说话的。

    被劝了这么几日,王家嫂子就已经默认了婚事。

    “可没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你说这是哪里出来的传言,也太可恶了。”王家嫂子对云舒说道,“现在我倒是觉得叫含秋回冯家待嫁是好事了。最起码,冯家就算是为了她的清白也会一起帮她解释清楚,也会维护她不是吗?这种传闻会逼死一个丫鬟,却未必会逼死一个官家小姐。只是连累了赵先生,倒是因二郎而来。”她倒是更多地觉得连累了赵先生,所以第二天就去了赵先生的宅子。

    赵先生也听说了外面的好些关于自己的风言风语,完全没有在意。

    “传言而已,不必在意。”她对云舒说道,“从前更难听的传言我都遭遇过,这点算什么?随便传,用不着解释。”

    “可是……”云舒迟疑。

    “相信我的清白的,自然是我的朋友。那些只顾着嫉妒还有笑话不相信我的清白,传播我的流言的,也不是什么好人,正好叫我知道了她们的真面目,以后远离更好。更何况人生在世,难道还要为名声活着?如果在乎名声,我早就墨守成规嫁人生子。再多的恶言也伤害不到我。”赵先生对云舒说道,“更何况流言天天都有,过一阵子自己就没了。”她虽然淡然处之,可是王家嫂子却十分抱歉,更坚持要给赵先生一个公道。

    最大的公道,就是抓倒造谣的到底是谁家的人。

    她心里也动了火,高大人为了妻子的心情,也开始叫人着手彻查这件事。

    倒是冯含秋也知道了这些传闻,深受打击。

    她还是个年轻的女孩家,当然受不了那些恶毒又充满了污言秽语的话语,又觉得人心恶毒。

    “我不明白,我在先生的宅子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从未招惹过谁,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冯含秋因为这些话卧床不起,见云舒来看望她,她靠在床头抓着云舒的手抽噎着说道,“夫人,我只是想嫁给二郎而已,也没有伤害谁,更没有抢谁的东西,为什么却有人这么对我?非要把我置于死地?”她已经够谨小慎微的了,躲在赵先生这里,唯恐从前见过的夫人小姐认出她,所以除了在云舒李嫂子这样从未见过她的女眷外,她都没有见过别人了。

    她这么小心,会得罪过谁,用这么恶毒的事来攻击她?

    她也只是想嫁给段二郎做平凡夫妻,招谁惹谁了?

    见她病得脸颊消瘦,云舒便温言对她说道,“你不必在意这些。不过是嫉妒你罢了。”

    “我知道。我病了也并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冯含秋对云舒说道。

    她心结很深,突然病了,外面的那些流言也只不过是压倒了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

    从兄嫂要把她送去给人做二房开始,她的心里就背负了很多,一直压抑着,本以为嫁给段二郎就能过简单的生活,小夫妻俩幸福地生活,却没想到还有这些风波。

    “不过你也得快点养好了。”云舒便对冯含秋说道,“嫂子已经答应你和二郎的亲事。你是冯家的小姐,她说会去冯家下聘求娶你。你做一个丫鬟的时候,外面的人肆无忌惮地说你的流言,可是你以后恢复了冯家小姐的身份,摄于冯家的威势 ,不会再有人这么狂妄地说你的事了。”见冯含秋用力点头,云舒便笑着说道,“嫂子应该会把你们的婚事办了以后再回京城,所以你快点养好了,才能做一个漂亮的新嫁娘。”

    “夫人对我的爱护,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知道云舒是为自己好,冯含秋流泪说道。

    “你把和二郎的日子过好了,那就是对我的最大的回报了。”

    “我知道。以后我会好好陪着他,好好孝顺祖母还有母亲。”冯含秋用力点头,突然对云舒轻声说道,“二郎不肯回威武侯府,我也不会贪图那侯府的富贵。”她喜欢段二郎,是因为那时候他从天而降救了她,叫她芳心暗许,从不是因为他是威武侯的儿子这样的身份。相反,威武侯伤害过他和他的母亲,他不认同威武侯,不愿回到威武侯府,那冯含秋也不稀罕那所谓的侯门风流富贵。

    哪怕段二郎失去侯爵父亲,只能从小兵做起,她也愿意陪着他。

    “无论是艰苦还是富贵,我都依着他。”

    云舒惊讶地看着冯含秋,之后笑了。

    “二郎把家里的事跟你说了?”

    “是。所以他选择再也不回侯府,我觉得他没错。”冯含秋一边哭,却一边又笑了,对云舒说道,“夫人,您相信吗?正是因为他斩钉截铁地说不会回侯府去做侯爵爹的孝顺儿子,我才放了心,知道自己没有嫁错人。”如果为了侯府的富贵就连娘都不要了,只知道讨好威武侯,那这样的人不是也很可怕吗?冯含秋庆幸段二郎做出的选择,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对云舒笑着说道,“我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才会那么高兴。”

    云舒莞尔。

    “那你收拾收拾,回头咱们送你回冯家。”她起身叮嘱说道。

    冯含秋点头说道,“还要麻烦夫人这一趟。”

    她正跟云舒这么说的时候,前面的屋子里却传来了李嫂子发怒的大嗓门。

    大概是李嫂子气得不行,所以声音难以压抑,连后面的屋子都传进来了声音。

    “先生,嫂子,你们相信吗?不查不知道,我这一查,嘿!你知道是谁在背后造谣,坏先生还有秋然那丫头的名誉?竟然是见了鬼的冯家!那个烂舌头黑了心的娼妇!”

    李嫂子气愤无比。

    云舒见冯含秋满是眼泪的脸一下子变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