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1章冯含秋

    “冯家的小姐?”

    云舒没有反应过来,好默念了一句、

    之后,她看着赵先生惊讶地问道,“冯家?哪个冯家?”

    她知道的冯家只有一个,就是冯将军家里。

    可是难道秋然是冯将军家里的小姐?

    还是逃家?

    “就是冯将军的妹妹。”见云舒没有说话,格外惊讶的样子,赵先生对她说道,“之前冯将军那两口子要把她送到你们家去给宋伯爷做二房,她就跑了。”

    云舒骤然想起最近冯家一直都在忙着寻找逃跑的丫鬟,大张旗鼓,十分紧张。

    原来,不是找什么丫鬟,而是找逃家的小姐?

    她本来一直都不太喜欢那位冯家小姐,觉得她并没有站出来拒绝兄嫂当初要把她说给宋如柏做二房的事,觉得她和冯将军夫妻是一丘之貉。只是没想到这位小姐竟然还有这样的勇气,直接逃离了冯家。想想自己之前对自己的误会,云舒不由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秋然的时候,她对自己说的那些有些怪,现在想想却都是情有可原的话,一时感慨着说道,“没有想到她竟然是冯家的小姐。从前,我还误会过她。只是为了拒绝婚事逃离了家里,她一个弱女子倒是很有勇气。”

    她虽然知道了秋然是冯家小姐,却并没有改变态度,对秋然冷言冷语,赵先生点头说道,“的确很有勇气。我遇到她的时候,她躲在街头的巷子里,冻得脸都紫了。看她可怜,又听了她的那些话,我才把她接到了宅子里,给她个容身之地。”说到这里,赵先生欠了欠身对云舒说道,“只是我没有想到她和段家的小子有了情愫。当初,我本是应了她的央求,等过几年回到京城,把她也顺路带回京城去。”

    “那她说的丫鬟出身……”

    “在我的宅子里住,当然要干活。难道我白养活她?”赵先生反问。

    云舒眼角跳了跳。

    能这么干脆地使唤一个将军家的小姐的,大概也只有从不在意这些事的赵先生了。

    “所以,她在你的家里做丫鬟,然后你给她一席之地是吗?”云舒无奈地问道,“不管怎么样,秋然也受苦了。她不叫秋然吧?她叫什么名字?”她十分好奇,赵先生见王家嫂子也在听着,便解释说道,“这丫头叫冯含秋。她当初与段家小子往来,本想告知他自己的身份,只是我叫她等一等。如果她是个丫鬟,段家也真的愿意娶她,这说明她遇到了好人家,大概也就不会介意从前跟宋伯爷扯上关系过。如果段家不愿意娶她这个丫鬟进门,那大概也会介意更多的事,又何必叫段家知道她的身份,叫她白伤心一场,还再丢一次脸?”

    冯将军想把妹妹送给宋如柏,北疆就没有不知道的。

    他可是天天挂在嘴边。

    跟宋如柏扯上这样的关系,再想要嫁给段二郎,也不知道段家人会不会介意。

    所以赵先生叫冯含秋没有告诉段二郎。

    她也是为冯含秋考虑。

    云舒听着,便看向王家嫂子。

    王家嫂子却只是对赵先生问了一件事。

    “冯家小姐是真心喜欢我家二郎吗?”

    她在意的也只是这一件事而已。

    “自然是。”赵先生说到这里,才拍了拍手,很快,冯含秋就含着眼泪从一侧走出来。她身上已经换了一件更好看的裙子,上前就给云舒和王家嫂子磕头,低声说道,“我知道我骗了两位夫人,只是在夫人的面前,我实在没脸坦诚自己的身份。”她羞愧无比,不敢抬眼去看云舒的表情,声音也暗哑地说道,“我觉得自己在夫人的面前抬不起头,宁愿做先生身边的丫鬟,也不想做冯家的想要坏夫人夫妻和睦的小姐。”

    她的眼泪把面前的青砖都给打透了。

    段二郎是跟她一起出来的,也跪在她的身边愧疚地说道,“虽然从前不知道秋然因为什么总是很难过,可是现在我知道了。婶子,我……”

    “你们也没设么错,错的又不是你们。相反,我曾经也对你有偏见,觉得你和你的兄嫂都是一样的人,觊觎伯府,却没有想到你是这样刚烈的女子,我误会了你,得跟你道歉。”云舒扶着冯含秋的肩膀说道。

    “夫人别这么说。”见云舒并没有责怪自己差点破坏了她的家庭,还跟自己道歉,冯含秋连连摇头,越发地哭着说道,“都怨我,是我的错,是我没法反抗哥哥还有嫂子,不能叫他们收回那些想法。”她反抗过,可是却无力得很,她的兄嫂根本就不听她的反抗,还笑着说什么都是她在害臊,等以后进了宋家的门就知道好处了。这样的笑话,她没有办法改变他们,就只能逃跑。

    她宁愿给赵先生当一个丫鬟。

    起码做丫鬟清净得很。

    也不会被人当做货物一样送给别人。

    冯含秋哭得不能自己,段二郎手足无措,不知所措地扶着她。

    看着她哭得更加愧疚,王家嫂子叹了一口气,看着云舒说道,“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事。只是跟冯家做亲家……”她是真的不太喜欢于氏,之前那一面叫她对于氏的印象很坏,也觉得冯家不是一个消停的人家,以后只怕还会有更多的麻烦。只是冯含秋本身却是没有错处的,还不得不躲在赵先生的身边哪里都不敢去,这么想想也是十分可怜。看着冯含秋,再想想冯家,王家嫂子一时难以抉择,更何况她还要顾及云舒的心情。

    不管怎么样,冯含秋之前跟宋如柏有过名声上的牵扯。

    她不愿娶一个儿媳还跟云舒生分了。

    云舒却觉得王家嫂子想多了。

    “嫂子用不着顾及我。”如果宋如柏对冯含秋当初动过心,云舒才会觉得生气。

    可是宋如柏一直都对她坚定得很,云舒为什么要迁怒无辜的冯含秋?

    就算她要恨,恨的也是冯将军夫妻那两个不要脸的,不是吗?

    只是云舒也知道王家嫂子更多地是对于氏的印象不好,这个云舒就没办法劝了。

    其实王家嫂子顾虑得有道理。

    摊上这么一个亲家,其实是很糟糕的,一旦段家跟冯家成亲,那冯家一定死皮赖脸地巴结上段家了。

    “叫我再想想。”王家嫂子说道。

    冯含秋一边哭,一边看着王家嫂子,急忙用力点头。

    “夫人,我愿意等,不管夫人是什么选择,我都不会有半点怨言。”她知道冯家在北疆的名声最近更坏了,所以也知道王家嫂子的顾虑,并不怨恨,相反,她对王家嫂子没有第一时间拒绝,云舒也没有直接甩她一巴掌骂她妖精已经心存感激了。她急忙又给王家嫂子磕了头,这才起身,又对王家嫂子咬牙说道,“二公子也是今日才知道我的身份,之前都是我在骗他。他并没有那么自私,只顾着他自己和我的感情,就不顾及两位夫人的心情。”

    她和段二郎一样,喜欢把事情都揽到自己的身上。

    王家嫂子脸色温和了很多。

    “你去洗洗脸吧。”她对冯含秋说道。

    冯含秋这才转身出去了。

    赵先生坐在一旁看着她们,又见段二郎立在王家嫂子的面前一副做错事的样子,便说道,“恐怕今天是说不成亲了。不过这件事我已经和你们说得明白,不管怎么选择,你们用不着顾及我的面子还有心情。”她只是救了冯含秋,给她庇护罢了,至于冯含秋能不能和段二郎成亲,那不是赵先生在意府范围。云舒倒是没说什么,王家嫂子有些头疼,又对赵先生说道,“不管如何,救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女子,没有叫她流落街头,受到其他的苦难,先生宅心仁厚。”

    冯含秋这样美貌的年轻女孩子,鼓起勇气逃出家门,这叫勇气可嘉,可是也有些鲁莽了。

    幸亏遇到了赵先生这个好人。

    不然她会遭遇什么,谁能说得清?

    她便对赵先生的印象很好了。

    赵先生点了点头,请她们喝茶,不再提婚事。

    云舒见王家嫂子显然还在思考,便也媒体,倒是这件事算是一桩奇闻,她没想到自己遇到了的一个丫鬟摇身一变成了冯家小姐。

    巧得很,宋如柏今天在家帮着照顾孩子,云舒回来了就把这件事跟宋如柏说。

    宋如柏没什么表情地听了,也就过去了。

    他没有把什么冯含秋还是冯秋然的当成一回事,更没有云舒的那许多感触,连多问一句的兴趣都没有。

    倒是云舒却没有想到,去过赵先生的宅子的第二天开始,街头巷尾的,竟然就有一些流言传了出来。

    说是什么赵先生是个不安分的女人,到处跟人眉来眼去的,做主子的就跟人勾勾搭搭,牵扯不清,现在身边的丫鬟有样学样,使出浑身解数迷住了段家公子,还要嫁到段家去,飞上枝头。

    又说也不知道这丫鬟是不是与没有见识过女人的段家公子私通苟且了,所以才拿捏住了段家公子,叫他连正室之位都许了出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