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0章暗恨

    她没说要休息两天,反而要尽快求亲,自然是给秋然面子。

    云舒也笑着答应了,叫人给赵先生下了帖子,说明天和王家嫂子过来拜见。

    不过今天王家嫂子就很忙了。

    她在北疆十几年,北疆女眷和她的感情都是极好的,知道她回来,纷纷过来看望她。

    李嫂子们就不用说了,倒是云舒没想到于氏竟然也来了。

    见于氏来了,云舒也没说什么,给王家嫂子介绍了一番。

    王家嫂子对于氏不熟,看起来就神色疏远一些。

    可于氏却十分热情,坐在王家嫂子的身边说这说那,一副捧着王家嫂子的样子。

    她一向无利不起早,云舒虽然不知道她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也觉得是有什么企图的,果然没过多久,于氏就笑着问起了段家兄弟的事。

    虽然王家嫂子被威武侯休回了家,已经再嫁,算不得什么侯爵夫人,可是她生的两个儿子却是货真价实的威武侯府的公子。

    威武侯续娶的唐家小姐一直都没有生下孩子,留在北疆的段家兄弟当然就是威武侯府以后的继承人,哪怕母亲已经被休了,他们的身份却是不变的。

    冯将军正谋求着巴结在京城的威武侯的事,毕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威武侯跟忠义伯宋如柏不对付,那冯将军觉得威武侯当然就可以结交一下,日后有了威武侯做靠山自然可以不惧怕宋如柏了。夫妻两个今天刚知道王家嫂子到了,于氏匆匆而来,不仅是为了奉迎王家嫂子的,更有别的企图。她跟王家嫂子说着这事那事的,说了一会儿才捂着嘴笑着说道,“夫人膝下的两位公子都是出色的年轻人,我家将军从军营回来,总是对两位公子赞不绝口。只是北疆寒苦,公子们在北疆没有贴心人照顾,叫人怪心疼的。如果能早早地成了家,有媳妇们照顾,夫人也能放心了。”

    王家嫂子点了点头,却没有接话。

    见她不说话,也不顺着自己往下说,于氏心里有些着急,目光闪烁地笑着说道,“不知道公子们有没有说亲。大公子他……”

    “老大的婚事由他祖母做主。”王家嫂子不大在意地把儿子的婚事往万里之外的婆婆身上一推。

    于氏心里一凉,格外可惜。

    段大郎日后是要继承威武侯府爵位的,嫁给了他,那以后还能做个侯夫人。

    不过段家兄弟有两个呢,她便再接再厉地说道,“二公子的婚事怕是该叫夫人做主了吧?说起来,我们将军有个妹妹,端庄淑雅,蕙质兰心,年纪也和二公子十分匹配。”她一张嘴就是说亲,还是跟王家嫂子这么不熟就要巴巴地说亲,王家嫂子大概没见过这么非要巴结自己的人,便皱起了眉。然而坐在一旁的云舒脸色却有些怪,看着急切地等待王家嫂子回应的于氏,心里暗自嘀咕,这冯将军的妹妹,不会就是之前冯将军要给宋如柏做二房的那个吧?

    给不成宋如柏,就想再许给一家?

    可是这么多人就提到一个女孩子的嫁娶之事,多少有些不好。

    虽然云舒对那位之前传闻中要做宋如柏二房的冯家小姐并没有多少好感,可是也现在觉得那小姐有点可怜了。

    不管是不是那位小姐自己愿意的,可是一个女孩子,婚事跟好几个男子联系在一起,还是亲嫂子亲口传扬,那也有点太可怜了。

    她心里微微摇头,王家嫂子却已经感受到了于氏的死缠烂打。

    她并不乐意被于氏这么巴结,见于氏还等着自己回答,便拒绝说道,“已经给老二选好了人家,我这次来北疆就是来亲自下聘,娶儿媳过门。”她这话不仅于氏十分失望,就是李嫂子都很惊讶地问道,“嫂子是来给二郎娶媳妇的?是谁家的小姐,怎么之前没听说过啊?”段家兄弟也是她们打小看着长大的,当然十分关心,王家嫂子提到这才露出笑容说道,“是出自赵先生家。当初在京城的时候,我和赵先生有数面之缘,对她身边的这位女孩子也十分喜欢,总想着如果有这么一个孩子做儿媳是极好的。只可惜二郎来了北疆,我想着别叫那孩子来北疆吃苦,正叹息他们俩大概没缘分,没想到赵先生也同样来了北疆,我就想着,这莫不是千里姻缘一线牵?可见那女孩子和我家二郎有缘,恐她嫁了别人去,急忙过来求亲下聘。”

    她说得慢条斯理,李嫂子全都听懂了。

    “原来是你这个做婆婆的看中了,就想赶紧给二郎定下来。”

    “是啊。”王家嫂子笑着说道。

    既然谈婚论嫁,为了秋然的清誉,总不能说她做着丫鬟的时候就和段二郎有了情愫往来,叫人说闲话。

    她只说自己早就在京城看中了秋然,这次恰逢其会万里迢迢赶过来下聘,这件事也就圆满过去,以后不会有人说怪话说秋然勾引段二郎了。

    这也是一番维护秋然之意,云舒听得分明,心里更加放心,坐在一旁笑着喝茶不说话。

    倒是李嫂子现在对赵先生身边的人格外重视熟悉,又好奇地问道,“赵先生身边的小姐?是谁啊?”赵先生来北疆,身边可没有别的学生了。

    王家嫂子便说道,“是那位秋然姑娘。”

    “那不是个丫鬟吗?”李嫂子一愣,脱口而出。

    只是见王家嫂子没说话,云舒在一旁静静喝茶,李嫂子顿时发现自己大概说错了话,急忙摆手说道,“嫂子,妹子,我说话不走心,没有别的意思。”

    她就是大咧咧的性子,云舒也知道她不是指桑骂槐,或者看不起自己的意思。

    她如果是那么多心的人,那日子还过不过了?

    见她笑着没有在意,李嫂子先心里一松,又在王家嫂子的笑容里说道,“我倒是知道秋然姑娘。她可是赵先生身边生得最美,最讨先生喜欢的一个,谈吐举止都是上好的,听赵先生说还会管家呢。没想到嫂子看中的是她。如果能娶到她,二郎倒是有福气。只是嫂子,我没嫌弃秋然姑娘的身份,就是担心段大哥那里会不答应,平白害了秋然。”她也不是嫌弃秋然是个丫鬟,只是老段现在最看重身份地位了,连自己的妻子都换了个名门淑女,更何况是儿子们的妻子。

    王家嫂子给儿子娶了秋然,小两口如果感情好倒是很合适,可是叫老段知道还不闹起来?

    他到底是段二郎的父亲,如果逼着段二郎休妻,就跟当初休了自己的妻子似的,还秋然就可怜得很。

    就算是不休妻,可秋然如果回到威武侯府,摊上唐六小姐那么一个继婆婆,外加一个老段那样的公爹,只怕也算是要被磋磨的。

    李嫂子十分忧虑,王家嫂子听了,便缓缓点头说道,“你担心这个,可见是真心关心两个孩子。不过二郎已经到了自立门户的年纪,他父亲也不能左右他的生活。”

    “可到底是他爹……”

    “我还是他娘呢。他的婚事我说了算。”王家嫂子干脆地说道。

    见她这么护着秋然,李嫂子倒是也没有别的话说了。

    反倒是于氏的脸气得铁青。

    王家嫂子给她的这份羞辱,叫她颜面无存。

    明明她提亲在前,可是这段家的弃妇宁愿娶一个丫鬟做儿媳,也不肯接纳冯家的小姐,这不是明摆着看不起冯家吗?

    一个丫鬟都能踩到冯家小姐头上来了?

    一想想王家嫂子的这份羞辱,于氏不由愤恨地看向云舒。

    前头一个丫鬟把她在武将女眷之中的地位全都给比下去了,这后面的一个丫鬟,还敢抢夺他们冯家看中了的妹婿。

    宋如柏不肯娶她的小姑子做二房,于氏心里骂了无数次宋如柏没长眼。

    可是现在,虽然小姑子还不见踪影,可是她也想着先给小姑子的婚事决定下来,谁知道婚事又被一个丫鬟抢走了。

    丫鬟是她的克星吗?

    是他们冯家的克星吗?

    段二郎虽然不能入哥哥一样继承爵位,可是也是冯将军口中很有前途的年轻人,又跟段大郎一母同胞,没有爵位也能借威武侯府的权势,这门婚事于氏很是觊觎。

    如果说段二郎要说一个官家小姐,那于氏束手无策。

    可如果对手只是一个丫鬟,难道于氏还收拾不了一个出身卑贱的丫鬟不成?

    她脸色一会阴一会阳,看起来不怎么好的样子,云舒也不管她,倒是女眷们一同吃了饭,高大人来接妻子回去,王家嫂子回去之前拜托云舒明日跟自己一同去赵先生处下聘。

    云舒欣然答应,第二天,郑重打扮了一番,见自己不会失礼于人,便和王家嫂子一同到了赵先生的宅子。

    赵先生依旧没什么热情的样子,倒是王家嫂子落座之后就跟她提了两个孩子的婚事,她才对王家嫂子说道,“还有一事,我一直瞒着没说。既然段家当真有这样的诚意,我就坦白告知。”在云舒和王家嫂子疑惑的目光里,赵先生便开口说道,“秋然不是我的丫鬟,而是逃家出来,在我这里躲避。她其实是冯家的小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