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7章奖赏

    倒是看着秋然蹦蹦跳跳地回去,云舒觉得这一下子就像是自己老了似的。

    那样年轻的生命,叫云舒心情不错。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

    虽然她也很年轻,不过都是两个孩子的娘了。

    大概真的比不上秋然这样的年轻女孩子那么活跃了。

    笑着回到了家里,迎接她的就是保哥儿和玉姐儿的欢迎。

    虽然云舒也已经不再是最年轻的时候,不过她抱着两个自己的宝贝,又觉得这样同样幸福。

    一个女子的一生会慢慢地老去,可是有着丈夫还有儿女的陪伴,也并不空白了吧。

    倒是秋然提到了被段二郎救过一次,等段家兄弟又跟着宋如柏回来家里吃饭的时候,云舒提了一句。

    她提到秋然的时候,段二郎的脸爆红一片,期期艾艾,又小雀跃地对云舒问道,“婶子,真的吗?她,她还记得我啊?”他摸着头笑了两声,短促又羞涩,云舒愣了愣,想到秋然同样那时候对段二郎很关心的样子,看着段二郎这时候一片心都在荡漾,她的心里慢慢地了然了起来。这恐怕不是秋然被救了以后芳心暗许,只有她一个对段二郎很在乎的,反而像是段二郎也没有忘记那个被自己救下来的小丫鬟。

    不过她不愿意插手晚辈的这些感情的事。

    如果真的以后有什么感情进展发生,也是段二郎和秋然自己在发展,她不会参合。

    无论是促成,或者阻拦,她都没有资格。

    “是啊。”她笑着对段二郎说道。

    “其实,其实我今天回来的时候看见她了。”段二郎本来在宋家很能吃,可是提到了秋然,竟然饭都吃不下了,涨红着被风雪吹打粗糙了的脸对云舒说道,“可是我怕她把我给忘了,就没打招呼。早知道她还记得我,我就问问她,还有没有人敢欺负她。”他还原原本本地把自己怎么遇到秋然的事跟云舒说了,不过就是在大街上看不过去一群混混堵着一个弱质纤纤的女孩儿调笑,他上去就把那些混混给打跑了,还送了女孩儿回自己主人家里去。

    云舒笑着听着。

    宋如柏在一旁也没说什么。

    这样少年的心跳动的样子,和他当初在北疆思念着京城的云舒没有什么两样。

    只是宋如柏尚不知道段二郎对秋然是一时心动,一时兴起,还是真的已经有了什么准备,愿意给予一个女孩儿一生的承诺。

    所以段家兄弟俩兴致勃勃地说着这件事,云舒和宋如柏都没有表态,由着他们兄弟自己做主的样子。倒是等到了晚上夫妻俩在一处,宋如柏抱着玉姐儿,腿上坐着保哥儿,云舒才问了一句说道,“你觉得二郎对秋然是什么想法?”她倒是不怕别的,只怕郎情妾意的两个年轻的孩子做了一些逾越了的事。可是少年的心如果一旦改变,那吃亏的只更多的是女孩,而不是拍拍屁股走人,又见猎心喜下一个女子的男人。

    虽然段二郎的品行很好,云舒也知道段二郎是个好孩子,可是她却有些担心。

    少年热血倒是没什么。

    可如果过了这段热血沸腾的时间,段二郎又觉得一个小丫鬟配不上自己,或者又是这个那个的,那还是女孩子更可怜。

    她不担心段二郎吃什么亏。

    相反,正是因为做过丫鬟,她知道在这世道里,为奴为婢过的女孩本来就生活得很困难,被人看不起。

    如果段二郎只是一时的喜欢,不能给秋然一生的承诺还有照顾,而且现在真的对秋然展开什么追求之类的,云舒很担心了。

    “少年动心,应该是喜欢的。”宋如柏没见过这个叫秋然的丫鬟,不过见云舒对这个小丫鬟很关心,知道妻子是在秋然的身上看到了自己,伸手把云舒拉到自己的身边坐下,对她温和地说道,“不过你别担心,我也是看着段家这两个孩子长大的。他们不是那种风流快活以后抬腿走人的。如果他真的喜欢这个丫鬟,以后也会负责。段家婶子和嫂子都是规矩人,不会允许他始乱终弃。至于名分……”宋如柏沉吟了片刻对云舒说道,“段婶子很不喜欢纳妾的男人,你看老段,不是叫她给骂成狗?她也没有门户之见,如果二郎真的喜欢那个孩子,会叫她进门做正妻的。”

    “哪怕只是个丫鬟?”云舒调笑着问道。

    宋如柏抱着两个孩子艰难地弹了弹云舒的额头。

    “你知道,咱们北疆的男人不在乎这个。”

    他不在乎妻子的出身。

    段家那两个孩子也同样并不在意。

    至于段婶子就更不会在乎了。

    如果段婶子在乎女子的出身,当初也不会为自己最关心的外甥王偏将求娶了国公府的丫鬟琥珀。

    其实对宋如柏看来,在乎妻子的出身,千方百计只想娶一个名门淑女做妻子的,也就老段这么一个奇葩了。

    “不过我也就是随口说说罢了。这两个孩子其实也就是见过面,彼此有些好感,或许在军营里一段时间,二郎就把这件事给忘了。”云舒对宋如柏说道,“是我小题大做而已。”她虽然是小题大做,可也是担心一个女子被伤害,宋如柏太知道云舒心软又多思的毛病,当初这丫头嫁给自己都为难成那样,想了好多。不过见被他安慰以后明显好了很多,宋如柏也不揭穿云舒这么心软的心情,声音沙哑地说道,“我都许久没有见你了。”

    他慢慢地靠过来,眼睛就像是狼一样在发亮。

    云舒还得先撑着他叫他别胡闹,把两个孩子送到了鹤壁去,这才和宋如柏夫妻吹了灯一同睡了。

    不提夫妻俩多日不见是多么恩爱,等到了第二天,宋如柏先大早上起来去照顾两个孩子,亲手给孩子换了尿布,又给他们换了肚兜,等云舒还感到疲惫,一觉到了白天的时候睡醒了,他才抱着两个孩子出来。虽然他时常要在军营里,时不时就不见人,可是两个孩子却对父亲很亲密,都很安分地趴在宋如柏的怀里。云舒看见宋如柏照顾孩子的样子,见他也不假手于人,也不叫丫鬟来帮忙,便从床上撑起半个身体说道,“叫丫鬟婆子们照顾吧。”

    “我时常不在家里,难道回了家还要当甩手掌柜?你好好歇着吧。”宋如柏抱着孩子对云舒说道。

    云舒这么想想,也觉得有道理。

    不叫宋如柏照顾孩子,他能知道带孩子多累吗?

    而且,只有父子互动,感情才能好,两个孩子才会对父亲更亲密。

    她也不再劝了,靠在床头看着宋如柏颠颠这个孩子,逗逗那个孩子的,还有些慵懒地问道,“你这回能在家里几日?”军营里的事还没有安稳下来,沈二小姐去了北疆对面那头现在还没有消息,想必是不能安心的,宋如柏怕是还要在军营待命整顿。果然宋如柏抱着小手扒着他的两个孩子过来,歉意地说道,“只能在家里三天。”他扬声叫外面的丫鬟去端饭来,一边对云舒说道,“过了这段时间,我多陪陪你。”

    “嫁给你的时候我就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了。”云舒推了推离自己这么近的男人,回身自己穿好了衣裙。

    刚刚从京城来北疆的时候,她天天觉得冷得很,出门的时候,哪怕只出去一小段路都要赶紧把斗篷给穿上,不然就会冷。

    可是现在,她似乎已经开始慢慢习惯了北疆的寒冷。

    虽然能够感觉到天依旧是冷的,也知道天是冷的,不过身体却已经能够抗衡这种寒冷,出门在院子里的时候,云舒已经能不用裹得那么严严实实了。

    她也就算了,更适应了北疆的倒是保哥儿。

    这小子现在都能在雪地里玩耍了。

    云舒倒是觉得这样的话证明身体素质更好,所以也挺满意的,等穿好了衣裙,只不过是围了一个皮毛的围脖就出来,去了正厅去吃饭。

    这一整天,她就和宋如柏一家四口在一起,段家两兄弟没有过来吃饭,云舒也没有在意。

    这两个小子在北疆长大,是北疆的地头蛇,军营里还有许多的叔伯,去谁家吃饭都不奇怪。

    倒是宋如柏跟云舒提了两句说冯将军最近做事恍恍惚惚的,虽然没有出什么错,不过却精神没有全放在军营,大概也是担心京城皇帝那里会对宋如柏禀告的事做出什么决定。

    云舒想想冯将军之前为了能拦着宋如柏别叫他禀告皇帝,又是唐二爷金姨娘又是这个那个的,也觉得无奈极了。

    “他是有战功的,陛下不会因为他的错就连功劳都抹杀了,他怕什么啊。”犯了错受了责罚给人家无辜战死的将士一个交代,这不是应该的吗?云舒觉得皇帝也不是那种只看得到一面的人。果然,没过两天,京城里关于这次北疆战事的旨意八百里加急而来,对于宋如柏数次大捷,将从前的晦气一扫而光,皇帝龙颜大悦,赏赐了宋如柏很多的金银珠宝作为奖赏,又赏赐各处的将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