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芳心

    之前段二郎受伤,云舒已经把这事儿跟段婶子说了。

    段婶子还来信叫她别担心。

    说做武将的,谁能不受伤呢?

    只要人没事就行。

    虽然段婶子说得轻松,不过云舒还是觉得段婶子心里得惦记着她这两个大孙子,所以这次见到段二郎精神头挺好,就想再给段婶子写一封信告诉她。

    “那就麻烦婶子了。”段二郎道谢说道。

    段大郎已经把保哥儿给背在背上,跟他一起玩闹起来。

    云舒见保哥儿在段大郎的背上攀山越岭,十分无奈地说道,“这小子就知道欺负哥哥。”

    “保哥儿这是精神。”段大郎说道。

    见他们经历过一场战事,浑身都充满了跟从前不一样的劲儿,云舒便问了问当初他们在北疆的情况。

    段家兄弟跟她说了一些,云舒也了解得更多了。

    只是云舒见段二郎眼神有点飘忽,似乎有心事的样子,便关心地问道,“你还有什么心事吗?”这把段二郎吓得回神,见云舒关心地看着自己,段大郎抱着保哥儿偷笑,急忙说道,“没什么,只是……”他对云舒说道,“想家了。”他明显没说实话,不过见他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云舒也不追问,今天叫人做了一大桌的家常菜,给这两个能吃的小子吃吃喝喝,见段二郎似乎饭也吃得魂不守舍的,云舒还是没有追问。

    她不追问,段大郎一边吃一边偷着笑,去看弟弟。

    段二郎察觉到了,回神,红着脸去踹哥哥。

    见他们俩还像孩子似的打闹,云舒笑着看了一会问道,“你们还回军营吗?”

    “宋叔叫咱们跟婶子报个平安,我们就得回去了。”段大郎犹豫了一下,对云舒说道,“还请婶子跟母亲和祖母那说一声,我和二郎这一次得了不少的功劳,往朝廷里请功的话,就算不加官进爵,也能得很多的赏赐吧。婶子,这些赏赐给祖母跟母亲一人一半,就当做咱们兄弟俩不能在长辈面前尽孝,照顾长辈的心意。”他这么一说,段二郎也跟着点头,云舒听着,看着这两个孝顺的孩子,柔和地说道,“这事我会写信回去说。这是你们的孝顺之情,我不会劝你们别的。”

    段家兄弟见云舒答应了,也憨笑着点头。

    “回去的时候再帮我给你们宋叔带一些吃的用的。”至于宋如柏怎么分给这两兄弟,云舒就不管了。

    段家兄弟都有一把子力气,也答应了下来。

    等兄弟俩吃了饭,又跟保哥儿玩闹了一会,段大郎又看了看玉姐儿,这才跟云舒告辞,逆着风雪走了。

    看着他们走了,云舒倒是感慨了一番。

    这兄弟俩这么懂事,怎么能不叫人心里心疼几分呢?

    她就给京城写了书信,又把孩子们的意思说给段婶子,想必段婶子也会格外欣慰又心疼吧。

    写了这些信,见冯家还没有时间找自己的麻烦,赵先生知道云舒空闲了又给她了一封十分优雅的请帖,云舒就把孩子们也抱着去了赵先生的住处。

    赵先生无疑是很风雅的女子,住的宅院过了这些天,也整理得更加雅致了,不过对于两个小奶娃,赵先生没觉得这两个小孩子破坏了自己的清净,相反,还难得耐心地逗了逗,这才带着云舒一起去下五子棋。她的屋子里还焚了独特的香,衬托着五子棋叫云舒汗颜了。可是赵先生却没把五子棋当做上不得台面的,相反正襟危坐,十分认真的样子。云舒坐在她这暖和又带着独特香气的屋子里,很快也褪去了不自在,由着自己的两个孩子在赵先生那张很精致的躺椅上摇晃着玩耍。

    待一会,有丫鬟轻手轻脚地来给她们端茶。

    云舒接过来喝了一口,抬眼看了那丫鬟一眼,只觉得这丫鬟生得不俗,极为美丽,之前并未见过。

    不过赵先生本来就是一个风雅的人,身边的丫鬟长得好看并没有什么不对,云舒也跟赵先生认识不久,怎么可能见过她所有的丫鬟,也没感到奇怪,笑着对这个丫鬟点了点头。

    那丫鬟见了云舒,脸色有一点奇怪,给云舒福了福。

    云舒看她似乎看向自己的眼神藏着一些惭愧,似乎是有什么对不起她似的。

    她也没有在意,赵先生也只是对这个丫鬟点了点头说道,“去裱画吧。”她见那丫鬟脆生生地应了一声出去了,便对云舒说道,“秋然擅长裱画,我有很多画现在都交给她去裱起来。”这倒是叫云舒也笑着说道,“先生身边的女孩子都是很能干的。”只是赵先生显然日子过得很不错。说起来,赵先生虽然在京城也做了多年的女先生,可是那点束脩似乎支撑不起她过得这么优雅悠闲的生活,虽然看起来她的吃穿都很简单,可是无论是什么都是很考究的。

    赵大人自己穷得在京城买不起大宅子,当初过得紧巴巴的,总不可能是赵大人还有余力照顾堂妹。

    赵先生的生活过得可比赵大人这堂哥好太多了。

    云舒心里想法一闪而过,也就不再在意,赵先生并不是爱说笑的人,没有跟云舒说笑,反而推了推棋盘说道,“再来一盘。”

    她的心思都在自己专注的地方,云舒都已经被她杀得丢盔卸甲了,哪里敢分心,喝了两口茶就继续凝神下棋去了。

    她又跟赵先生下了半天的五子棋,又跟赵先生问了一些女孩子的教养问题,赵先生并没有隐藏什么,见云舒这么关心,显然是关心她女儿玉姐儿以后的教养,便也耐心地给她说了很多。之后,赵先生又对云舒说道,“日后有时间,你叫人给我再送几盘那个蒸蛋糕。”她难得喜欢,云舒笑着应了,赵先生点头说道,“这蒸蛋糕甜腻,不过陪着茶吃,难得有一番美味。”

    她还很会吃的样子。

    云舒也笑着说道,“还有苹果派也很好吃。”

    “你的心思都放在吃上了。”赵先生对云舒说道,“怪不得棋下的不怎么样。”

    云舒红着脸从赵先生家里出来了。

    秋然探头出来的时候,见云舒笑着要走,犹豫再三,忙撑着伞出来,对云舒说道,“夫人,外面下雪了。”

    这点雪不大,不过云舒谢了她的好意,见她咬着嘴唇想跟自己说什么,又似乎说不出口,笑着问道,“你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吗?”

    “没有,只是觉得夫人又温柔又和气。”秋然站在雪地里,穿得单薄,冻得小脸发青,却对云舒说道,“而且夫人最叫人羡慕的就是夫妻情深了。我觉得宋伯爷对夫人那般关爱,拒绝其他的美色,这是值得尊重的品格,跟夫人是最般配的。谁都不敢去给夫人还有宋伯爷添乱,那是很不要脸的事。”她这么说,云舒想了想,猜着这大概是送女儿们来赵先生处学习的那些北疆女眷提到冯将军送妹妹给宋如柏做二房的事,秋然听说,这是为自己抱不平呢。不管怎么说,这份为了自己说话都是叫云舒感动的,她笑着叫身边的人给秋然拿了一件斗篷披上,柔和地说道,“谢谢你。”

    “夫人不觉得我一个丫鬟说这些话冒犯了夫人吗?”

    “怎么会。你不是为了我说话吗?”

    “可是我只是个丫鬟。”秋然抱着斗篷对云舒黯然地说道。

    “我从前也只是个丫鬟。丫鬟怎么了?心灵正直,能分辨是非,这和身份是没有关系的。”云舒把伞还给秋然柔和地说道,“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谢谢你仗义执言。也谢谢你愿意对我说这些话。”她笑着叫下人先把两个孩子送进暖轿里去,秋然看着云舒,抱着她送给自己的斗篷,红着眼睛点头说道,“夫人说的对。做人得能分辨是非。你放心,没有人能去搅和你和宋伯爷。”

    她给云舒福了福,转身撑着伞就要回去,可是回去之前,却又犹豫了一下,转头有点不好意思地问道,“夫人,段家二公子还好吗?”

    她问的段家二公子叫云舒一愣,之后又想到这说的大概是段二郎,见秋然似乎跟段二郎认识,她疑惑地点头说道,“还好。你们认识吗?”赵先生平常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段二郎也不会来陌生的女流的家里,他们怎么会认识?

    “前两天在街上遇到了几个对我动手动脚的小混混,是二公子帮我把人打走了,还一路送我回来的。”秋然脸有些红,对云舒说道,“我听一旁的一位大哥说,他身上还带着伤,就有些担心。”

    云舒无语地看着秋然。

    段二郎身边的大哥……那不就是段大郎吗?

    一个是二公子,一个却成了一旁的大哥,要不要偏心得这么明显啊?

    不过细细一想,秋然会遇到段二郎,应该就是那天段家兄弟回宋家看望她的路上吧。

    没想到半路上还救过人。

    云舒失笑摇头,对紧张地看着自己的秋然说道,“他身体好多了,你别担心。”

    “我只是随意问问,没有很关心。”秋然却捂着脸跑掉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