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逃跑

    虽然唐二爷被唐国公赶走了,可那也是唐家内部的事。

    冯将军如果敢去管唐二爷要银子,信不信唐国公会不满?

    他唉声叹气地坐在妻子的身边。

    于氏难以相信。

    “难道就这么便宜了他们?”她舍不得那么多的金银,更何况金姨娘跟她好的时候姐姐妹妹多亲热,可是一转脸跑得比谁都快,一副跟她不熟的样子。如果叫金姨娘吞了自己的好处,于氏想想都觉得怄气。可冯将军却无力地摆手站起来说道,“我得赶快回军营了。宋家那里,你再想想办法。”他们这些武将本来都应该在军营里,作为仅次于宋如柏的武将之一,他隐约也知道一些这一次战事跟从前不一样,对于氏叮嘱说道,“陛下对北疆大概还有更多的展望,日后北疆或许前景不可限量。”虽然没有见到沈二小姐,可是那众多的商队是瞒不过人的,

    宋如柏叫那么多的商队去了对面,而且还派了精兵,现如今还所有的武将留在军营蓄势待发,冯将军能感觉到这种不一样。

    一定是皇帝给宋如柏了什么命令。

    可是皇帝除了宋如柏之外,没有再交待任何人这件事,还是叫冯将军的心里嫉妒。

    他自知在皇帝的心里比不过忠心耿耿的宋如柏。

    可哪怕是这样,他心里看着宋如柏得到信任,能舒服吗?

    “你这就要回去了?”于氏见冯将军就要回去,忙问道,“宋家这里咱们又该怎么办?那丫头是个油盐不进的人,软的硬的都不管。”

    冯将军犹豫了很久。

    “妹妹在家吗?”他突然问道。

    于氏一愣,急忙问道,“你问她干什么?”冯将军的妹妹冯家小姐正待字闺中,之前冯将军跟宋如柏说要把妹妹给他做二房,却被宋如柏给拒绝了,这件事还因此引来了到了北疆知道这件事以后的云舒的不满。而且这件事经过了一些北疆女眷的嘴,传得很是难听,冯家小姐因此在北疆就没有什么人搭理她,而且说亲也没有人愿意。当然,冯将军也不想把自己的妹妹说给北疆这地方的人家,所以也没有急着把妹妹发嫁,本想等以后回到京城,再给妹妹说一个京城的 门当户对的人家。

    当初他看中了宋如柏,只不过是因为宋如柏是个伯爵,妻子又出身卑微。

    妹妹出身好歹也算是不错的,云舒一个丫鬟出身的正妻是压不住她这个身份高的二房的,时间久了,没准云舒就得下堂,他的妹妹直接做了伯夫人。

    因为这样的原因,冯将军才愿意把妹妹给宋如柏当二房,谁知道宋如柏却没领情。

    于氏当然也知道这件事,本以为小姑子的事已经告一段落,却没想到冯将军又提起来了。

    “实在不行,叫她去宋家……”

    “让她去宋家干什么?”

    “认了那个丫鬟出身的做姐姐,进宋家的门。”冯将军咬牙说道,“如果妹妹能给宋如柏做了二房,宋如柏就跟我成了姻亲,好歹也得顾虑我的身份。”他想实在不行就把妹妹牺牲一下,认了云舒那个丫鬟出身的做主母,日后兢兢业业服侍云舒跟宋如柏,怎么也得把自己这难关也越过去才行。可是谁知道才说到这里,于氏便轻轻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更何况能给伯府做二房,也不算辱没了妹妹,不管这么说,也得叫她救救你啊。”她也觉得冯将军正是最关键的时候,叫小姑子牺牲一下也没有关系,还可惜地说道,“可惜那个丫鬟出身的现在已经生了儿子了。不然,她可比不得咱们妹妹。”

    如果云舒没有生了儿子,那以后忠义伯夫人是谁还说不定。

    冯将军已经无力地说道,“就算去了宋家,也别叫她摆冯家小姐的谱,先老老实实地球宋如柏把我的难关给过了。”

    虽然宋如柏当初拒绝了他,可是他妹妹也是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宋如柏见了,难道真的会不喜欢吗?

    冯将军对自己的妹妹很有信心。

    他正叮嘱于氏明天再带着妹妹去宋家一趟,却见于氏命去把冯家小姐给叫过来的丫鬟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

    明明是大雪天,外面滴水成冰冷得不行,可是这丫鬟却已经满头都是汗了。

    “老爷,夫人,不好了!”她匆匆忙忙地进来,声音都变了,大声说道,“小姐不见了!”

    “你说谁不见了?”冯将军一时听不清,疑惑地问道。

    那丫鬟见他和于氏都在看着自己,额头上热腾腾的汗滴落,忙带着哭音说道,“小姐不见了,奴婢在家里找了好久,都没有见到小姐。小姐的房间的桌子上还留了信,她的丫鬟说,小姐把自己的银子带走了不少。”她十分害怕地把一封看起来仓促而成的信递给于氏,于氏脸色不好看地和冯将军一起看过去,却见只有寥寥几个字而已,大意说的就是不会去做不要脸的二房破坏别人夫妻之间的感情之类的,知道哥哥嫂子是一心要把自己送走,她不麻烦哥哥嫂子了,自己先跑了。

    冯将军看着这封信,双手颤抖。

    “还不去把人给找回来!”这明显是妹妹刚刚知道自己和妻子的谈话,不愿意去宋家,所以就仓促地跑了。

    不管怎么说,冯将军对妹妹还是有兄妹之情的,一个孤零零的漂亮姑娘在北疆这种乱糟糟的地方出行,会发生什么事谁会知道。

    更何况冯家小姐还带着银子跑的。

    那不管是贪图财还是贪图色,冯家小姐都是危险的。

    他就算不为了功名利禄,也不能叫妹妹出了什么让自己追悔莫及的事,大吼着叫于氏去赶紧趁着人还没有跑远把人给平安带回来。

    于氏急忙答应了一声,叫府里的下人赶紧都出去找人,一边对冯将军抹着眼泪抱怨说道,“妹妹这是干什么?这不是想挖了咱们的心吗?不就是不想给宋家做二房吗?她自己为什么不来跟我们说?这闹成这样,如果出了什么事,你这个做哥哥的一辈子都没法过得去了。她也太自私了!”更何况给宋如柏做二房救救自己的哥哥都不愿意吗?非要闹成这个样子,叫冯将军此刻都十分焦虑,忙中添乱,于氏能不在心里生气吗?

    小姑子不懂事,不知家里的疾苦还有危机,甚至一点牺牲都不愿意为哥哥付出。

    还闹离家出走。

    离家出走是什么好玩的事吗?

    一旦出了什么事,冯将军这辈子都心里不能踏实,一辈子都要过不好了。

    她抱怨着,冯将军也怒气冲冲的,冯家闹得不像样。

    只是唯恐令人知道冯家小姐离家出走,坏了好名声,冯将军也只说是家里的丫鬟偷了家里的钱财,所以正在忙着找人。

    他还不得不先回了军营,把找冯家小姐这件事留给妻子去办。

    可北疆天寒,大雪茫茫的,冯家小姐竟然不见了踪影。

    于氏为了找这个要气死人的小姑子,也顾不上宋家了,云舒倒是因此得了几天的清净的时光。

    她不知道于氏为什么不来宋家闹了,不过也隐隐约约听说冯家是有丫鬟跑了,一时有些奇怪。

    冯将军家里生活得蛮富庶的,这两口子都是京城官宦人家出身,并不是没钱的,在他们家里当丫鬟也没什么不好的。

    她自己是做丫鬟的,倒是觉得在冯家做丫鬟没什么不好,觉得这丫鬟为了一点点的钱财就跑了,奇怪得很。

    只是想一想这样的寒冷的北疆,一个丫鬟到底是柔弱的女孩子,只怕对她也是困难的,而且还有别的一些风险,云舒虽然不会参合冯家的事,却也叮嘱了宋家在外面做事的下人,如果遇到了这样的孤身在路上的女孩子,多少留意着,别叫坏人欺负了也就罢了。倒是冯家找人的这阵仗越发地大了,竟恨不得把北疆的这个小镇给翻过来似的也要找人出来,不仅惊动了云舒,还惊动了不少的人家。

    云舒觉得于氏似乎格外大张旗鼓。

    “难道是偷了他们什么最重要的宝贝?”云舒念叨了一声也就罢了。

    保哥儿跟玉姐儿都在炕上玩,正巧今天段家两个孩子来看望云舒。

    他们之前一直都在军营,才回来看望云舒,云舒不由十分高兴,叫他们进来,先问了段二郎道,“听说你受了严重的伤,现在好些了吗?”她一副长辈的样子,其实也没有比段二郎大多少,段二郎很不好意思地看了哥哥一眼,对云舒很恭敬地说道,“回婶子的话,已经好多了。宋叔说婶子一直担心咱们哥俩,叫我和大哥过来给婶子看看,好能叫婶子安心。”他受了伤,现在看起来单薄了些,云舒也不说别的,就叫厨房给做各种好吃的,又对段二郎说道,“你受伤这件事,你祖母和你娘应该也已经知道了。现在看到你康复了,我也很高兴,可以给她们修书,叫她们也放心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